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15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王短篇【仁王】生日賀文 Starry Present

 「哈—啾—!」

濕潤、冷冽的風從玻璃窗的縫子裡鑽進來。冷熱空氣的交纏惹得她的鼻子癢癢
 
的,禁不住打了個噴嚏。

「噗哩、沒事?」在旁邊駕車的仁王勾唇,一手拿過紙巾盒遞到她前。

……快死了。」她略帶粗暴的接過,然後拿了一張紙巾擦拭。「冬天已經夠冷還
 
要來這裡。」她打從出生的一刻開始就認定自己跟冬天無緣,或許是她出生在秋
 
天的緣故。
 聞言,他只是摸摸女孩及肩的髮絲然後繼續看著前方的道路。儘管女孩嘴巴多
 
壞,他也是一直維持一貫的態度—笑而耳語、不聞待問。

這是他倆的相處方式,從高中、到大學、成為社會人後亦然。
 
他知道,她懂的。
 
她知道,他曉的。
 
無聲的默契,有聲的言語。
 
「—不過嘛,為什麼會想來這裡。」她梳理著被風吹亂的髮絲問道。
 
「嘛—生日的最大不是。」他咧嘴笑著,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茫。
 
言下之意,今天她只能依著他。
 
「嘖。」把用畢的紙巾強行塞進他的手裡,然後頭偏到相反方向看風景。
 
他沒特別說什麼,只是將紙巾放到一旁繼續駕車。
 




 
「這是哪裡。」
 
當她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到郊外去了。女孩輕拂頭髮,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是平
 
靜的。眼前仁王實在太多整人的前科,這次不難猜想準是他的鬼主意。
 
「箱根。」他簡單的回答,再伸開雙手。「驚—喜—☆」然後用著戲劇性的口吻
 
說。
 
……幹嘛。」
 
「這裡最多的是?」
 
「溫泉、啊!」
 
「—想起來了啊。」仁王把車子停好,再伸手摸摸她的頭。「這裡人不多、很舒
 
服。」難得的他露出淡淡的笑,而不是平常那種惡作劇的笑容。
 
「仁王雅治……」她不禁有點感動。
 
「好了、」他拍拍她的頭,「上山吧。」
 
「上山啊……欸!」
 
「我們去拜會山神吧☆」
 
—她錯了,是他的話絕不會那麼簡單。
 
 
 
「什麼山神……小孩子啊。」她輕喘著,一邊歇力的走著。正確點,應該是『爬』
 
才對。
 
「登山不好?」相比氣喘如牛的她,仁王一派的輕鬆的走著。她真的不得不佩服
 
運動員的神經—而且他背上還挽著兩個人的行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就知道他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本來以為來到箱根能夠泡溫泉享受一下,怎料還
 
是要勞動一番。
 
所以她決意要無視他,只管把力氣投放在腿上好了。不然她不能保證自己能在成
 
功登山之前活著。


「哈、哈啊……到了沒啊。」她大口的喘著氣,稍微停下休息。她覺得這次真的
 
上了賊船。要不是仁王的生日,她才不會讓他任意妄為—但是生日一年才這麼一
 
次,結論她還是會由他去。
 
「不行了?」他溫柔的問道,一手扶著她、另一隻手則拿著行李。「需要抱妳上
 
去嗎,公主殿下。」
 
「不用了我自己走!」儘管在深山之中,她也不要幹這種丟人的事。

「噗哩。」他將行李背好,然後很輕易的一手把人抱起。「可是這樣會更快。」
 
「仁王雅治!」因為走得太累的關係,她連反應都變得遲鈍。當她意識到的時候
 
他已經在抱起她了。「這樣很難看啦!」
 
「沒人啊。」他一臉愉悅,相當享受她的表情。「而且……要走快點。」他瞄了一
 
下天色,「黃昏前要到。」說著,他連忙加快腳步。
 
「等、」她都來不及反應就被對方抱著走。她再次驚嘆對方的運動神經,明明背
 
上有一定的重量還要抱著她走。
 
 
「歡迎呢,公主。」
 
在叢林走了一小段路之後,突然豁然開朗。不同於剛才的陡坡與狹路,這裡是桃
 
花源,感覺幽靜、跟山下熱鬧的溫泉鄉截然不同。
 
佇立他倆前的一座和式邸宅,從裝潢上看應該是有著一定的歷史、帶有純樸的古
 
風味道。有叢林中居然會有這麼一大座建築物實在難以置信。這大概是仁王特地
 
為這次旅程找來的『旅館』—假設她的猜測沒錯的話。
 
「這……該不會、」
 
「沒錯。」他勾唇,富有興味的觀看她驚訝的表情。「是我們今晚的『旅館』。」
 
她再一次覺得眼前的人或許不是欺砟師,而是魔術師。
 
 
 
 
 
跟隨著仁王走進和式旅館,發覺旅館比起來外面看起來還要寬闊、舒適。跟平常
 
那種華而不實的旅館不同,這家的給予人乾淨、幽靜的感覺。是一個可以放鬆享
 
受的好地方。
 
女孩沒想到仁王居然會為她找來這麼好的地方—而且還洞悉她的喜好,知道比起
 
新穎的西洋旅館,她更喜歡歷史感的和式旅館。
 
…...真是。」明明不是她的生日,立場都倒過來了。雖然驚多於喜,但也很窩
 
心。其實她不求什麼,只要有他在就好。
 
「喜歡?」仁王嬉笑著,懂她的喜悅。他每次都很享受她的表情,總是百看不厭。
 
所以他才想要一直給她帶來驚喜。不過這一次他倒是有點私心,想要找一處人煙
 
稀少的地方。
 
……喜歡啦。」她不好意思的小聲說,把頭輕靠他的肩上。「真服了你。」
 
「我可以當作是讚賞?」他伸手撫摸她柔軟的髮絲。「這樣的話,是我的榮幸。」
 
 
 
 
「嗚哇。」她走進去事前預訂好的和式房間,一臉驚歎。「這不得了!」她拋下
 
還在拿行李的仁王,興奮的跑到窗邊去。就像個孩子一樣,雙眼發光似的雙
 
手的貼在玻璃上眺望。「你看你看!」
 
仁王寵溺一笑,沒特別回答只是把行李放好。
 
「看來很滿意。」然後才走到她身旁。
 
「因為—呃—景色很漂亮?」女孩自覺興奮過頭,於是收斂一下。
 
「噗哩。」他伸手拍拍她的頭。「今天就盡情享受……各方面上。」
 
「當然。」她欣然接受他的觸碰,還主動的抱住人。「……謝謝你,雖然反了。」
 
「不用、」他環抱她的腰,把下巴抵在她的額前。「如果想要道謝……有很多方法。」
 
語畢,在她的鼻尖上點吻。「比如說,以身相許。」他的語氣中不帶有任何笑意,
 
讓人難以猜測真偽。
 
「笨……笨蛋!」她輕輕的推了仁王一下,臉頰泛紅。「說、說什麼傻話......」明
 
明室內沒開暖氣,她卻覺得好熱—大概是仁王一臉認真的說出肉麻的話,害她內
 
心小鹿亂撞。
 
「嘛、」仁王掙開雙臂,「距離用餐還早,要去泡一下溫泉?」故意忽略她那嬌
 
羞的表情,他把話題移開。
 
「也是,一起去泡吧。」
 
「『一起』啊。」他勾唇。
 
「一起去,但是分開泡。」她不慌不忙的補充著。
 
「真可惜吶。」
 
 
 
 
水蒸氣冒著,女孩幾乎把整個人浸在水裡。
 
真不可思議,她覺得今晚的自己莫名雀躍。遠離煩囂比想象中的要放鬆,加上這
 
是第一次兩個人外宿。
 
……慢著。」她坐起身,拿過小毛巾抹一下臉。
 
她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她跟仁王第一次在外留宿,而不是自己的家。
 
就各方面上還真是新鮮。
 
「啊、嗯!」她想到失神,整個人差點沒沉到水裡去。「幸好…...」她伸手,抓住
 
浴池邊穩好重心。「…...可惡的仁王雅治。」雖然跟他沒直接關係,卻忍不住要怪
 
到他身上。
 
從國中到高中、從高到大學甚至到現在,原來不知不覺他已經成為她生活的一部
 
份,最後更成為她的戀人。這是她最不能料到的事。
 
到底她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這個人。
 
大概從一開始就被他那雙金褐眸子所吸引。從他的眼中看到同樣的自己,然後互
 
相吸引。
 
她低下頭,看著映照在熱水中的自己。
 
「唔……」看了一會,總算有點不好意思的把目光移開。因為她想到『另一方面』
 
的事情去。
 
一對年輕男女去外宿,而且又是戀人的關係任誰也會想到『某方面』的發展。雖
 
然她不覺得仁王會有如此的目的,但她也不排斥會有這可能性。
 
畢竟是男生嘛—她有時候會這麼想,因為男女有別她永遠不會知道男生的腦袋裡
 
裝的是什麼。而且是那個仁王雅治的話更難猜透。
 
「呼—煩死了—」
 
她放鬆身子,被整個人浸泡在熱水。
 
既來之則安之,一個人瞎猜想也是徒然。還是順其自然好了。
 
 
 
 
「呼……」女孩擦著頭髮,一邊從浴場走出來。
 
「喂。」不知道從哪來的一隻手毫不客氣搭上她的肩。
 
「啊啊—!」
 
「噗哩、有必要那麼驚訝?」看到她慌張的表情,仁王忍不住笑了。「幹了壞事?」
 
「才、沒、有!」她轉過頭,氣鼓鼓的說。「呃、你……
 
眼前的仁王把頭髮放下,隨意的散落到胸前。沒束頭髮的他有一種說不出的性
 
感。她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適合穿浴衣,她都要看入迷了。
 
注意到她帶點熾熱的眼神,他說:「—妳、」
 
 
 
 
 
 
 
「看入迷了?」仁王瞇眼笑著,壓下身子低語。「看我。」最後還不忘在她的頰
 
上輕輕落下一吻。自她身上散發洗髮精的香氣,加上帶點微紅的臉頰讓她看起來
 
很可愛。濕漉漉、還沒抹好的頭髮,髮梢上殘餘的水珠弄濕了她肩頭。
 
溫泉真的太棒了,他如此的想。
 
……嗯、」女孩沒正面的回答,害羞的把人推開。「快、快點回房間!」然後再
 
掩著剛才被親的部份,自顧自的走在前。
 
「噗哩。」
 
 
 
「感謝招待。」她雙手合十,把豐富的懷石料理都吃光光。剛才的小插曲似乎沒
 
發生過,吃飽過後她都通通拋諸腦後了。
 
然而,卻有另外一人感覺不是味兒。
 
「我說妳、」待旅館的人把餐桌上的東西都收拾完、確定房間只剩下倆人仁王這
 
才發話。「到底在意什麼。」
 
……哪有什麼。」聞言,她馬上就弄懂他的意思。眼珠子打轉著,眼神飄移到
 
別處。
 
「眼神、出賣了。」他伸手,輕輕握住她的手。「難得來了,放輕鬆點。」
 
不是戲弄、不是玩弄,而是真誠的慰撫。
 
她頓時覺得自己真的好笨。胡思亂想讓氣氛都被搞砸了。
 
……聽了可別笑我。」
 
「嗯。」他把她的手湊近唇邊,輕吻手心表示他在聽著。
 
 
 
 
 
 
 
 
 
 
 
 
 
 
 
 
 
「我今天還沒準備好。」她幾乎是用著吃奶的力氣說出來。即使在她眼前的是自
 
學生時代就熟悉的人,就男女關係方面還是顯得青澀。實在既難看又羞澀—特別
 
在他面前,她覺得無法隱瞞自己的想法。
 
「噗。」看到她一臉認真,他不禁笑出來。「—我知道。」然後溫柔的撫摸她的
 
頭,「小傻蛋。」他用著充滿愛意的口吻說。儘管平常老愛戲弄她,但總不希望
 
令她感到難堪。
 
「誰、誰是傻蛋!」仁王寵溺的舉動反倒讓她不好意思起來。
 
「誰回答就誰。」
 
「真是、好了,那現在怎辦。」她像是撒嬌的靠在他的懷內。
 
「嘛......其實機會難得、」他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輕抬她的下巴。「—來做點快
 
樂的事?」
 
「慢、慢著!」她瞪大雙眼看他,「又說不會那樣、」
 
「『那樣』?」他笑意更深,「『那樣』是哪樣?」
 
「別給我玩文字遊戲!」
 
「嘿—我最愛遊戲了。」他瞇眼笑著,把人橫抱起來。
 
「呃、仁王雅治—!」
 
「抓好了,公主☆」
 
 
 
 
嗖嗖嗖—
 
她聽到風在耳邊略過的聲音。
 
晚上讓她視野變得狹隘,都看不清楚路。只能依著仁王,任他抱住自己走。很不
 
可思議,明明看不見也不覺得害怕,只要他在她就覺得安心。
 
「你想帶我去哪。」她咧嘴笑著、稍稍用力抓住仁王。雖說眼前漆黑一片,卻讓
 
她有種莫名的刺激感。
 
「已經到了。」他突然的把她放下,然後伸手扶住她的腰。「看吧。」
 
「欸、什麼—」她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子就被放下,然後發現他們原來身處在一個
 
展望台上。在他們的腳下整個箱根盡收眼底,燈火的鼎盛不下於東京般的都市。
 
稍抬頭、就能看見在夜空之中的星星,它們似乎要跟地上燈火和應著、閃爍不斷。
 
「好漂亮……」她讚嘆著,被眼前的致景吸引。
 
看到她的表情,仁王滿意的笑了。

「—能來這裡,實在太好。」他把身上的外套褪去,放在她的肩上。「喜歡這裡?」
 
「喜歡、啊、」肩上的重量讓她有點小吃驚,「現在很冷耶……」她感動於他的體
 
貼,但不願讓他因此而讓自己受委屈。「來。」她把外套的其中一邊拿過,示意
 
他一起披著。
 
「妳啊、就這麼喜歡黏著我?」他勾唇,老實的讓人替自己披上一半的外套。
 
「笨蛋—我是不想你得感冒後來煩我。」她開心的笑著,依偎在他的懷裡。
 
「真傷人。」他稍微用力的把人抱住。「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
 
「啊!」聞言,她才驚覺到這件事。「生日快樂!」
 
「噗、看看妳的表情。」他快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一下子生氣、一下子笑—實在
 
讓人難以捉摸。但這種變幻無常的表情卻是他的最愛。「嘛……既然是我的生日、
 
總要有人有點表示才行?」
 
……知道了。」她就知道眼前的傢伙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但看在他為她準備
 
了這麼豐富的餘興節目,她總該要做點什麼回報他才行。
 
她抓起他的雙手,用手心摩挲著、再呵氣。
 
「—仁王雅治,我愛你。」語落,再把額頭抵在人手上。「現在、今後也會一直
 
愛著你。」抓住對方的手越發越用力,快要冒出汗來。同時臉頰間的溫度不斷上
 
升。

……妳啊、」他勾起幸褔的笑容,同樣用力的回握女孩的手。「老是把立場倒過
 
來—『我愛妳』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給回妳。」對著眼前的她投以深情的目光,
 
薄唇親吻她的指尖。「我說、」
 
 
 
 
 
 
 
 
 
「我的生日禮物就是要下妳的下輩子,期限是永遠。」
 
「仁王雅、唔。」
 
不等她的回答,他把唇瓣覆上她的嘴唇。溫柔的細細吻著,大手撫摸著她的髮絲、
 
再落到她的肩膀、腰肢上。最後緊緊的將她擁進懷裡。
 
「—和我結婚吧。」
 
「嗯!」她輕輕的點頭,泛起幸福無比的笑容。因為她知道今後的人生將會變得
 
很不一樣—多年前的邂逅到今天的結緣,仁王雅治是她現在、未來的唯一。
 
「我愛你…...很愛很愛你。」她帶點忘形的在他的耳邊細訴,此時此刻她很想要
 
把自己的喜悅告訴他。
 
……對了。」
 
「怎?」
 
「既然要結婚的話,妳就要叫我『雅治』。」他痞痞的說,「總不能老是叫全名,
 
這樣不是很怪?」
 
「怎、怎能說出口…...」怎能讓他知道她因為是害羞才沒喊過他的名字。
 
「呼呼、來練習一下?」
 
「雅......
 
「是?」
 
雅治、雅治。
 
她不斷小聲的重複著。
 
 
—往後的日子真讓人期待。他與她的新生活。
 
「生日快樂,雅治。」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是拖得有夠久的生賀!
2015年我還拖到三月才發這文XDDDDD首先是因為自己沒空,然後就是家裡鮮電腦不能上網XDDDDD真的多災多難XDDDDDD

這網次的文章真的沒什麼劇情(?)可言,是一篇很單純的夢文這樣。不知不覺喜歡仁王也很久,而且也寫了好幾篇生賀—現在終於寫到最後(?)的階段了。真的可喜可賀。


連自己也沒想到對於這個角色可以堅持這麼久。一方面我不太喜歡變成科幻類的網王,但另一方面又很感謝作者創作出這麼棒的角色我希望以後我都可以再寫一下有關網王的各式各樣的文章。
 
是說自己現實中真的挺忙這樣真的沒問題嗎(乾笑)怎麼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啦!我還是很喜歡寫文的!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