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Free!】真琴夢 Hey,人魚王子‧ 7.5 番外篇


 
「就—你不覺得小江跟小優她們感情很好嗎。」

「哈—?」怜差點沒把眼鏡弄扔,「你在說什麼傻話啊,渚君。」怜用食指輕輕
 
推了眼鏡框一下,鏡片逆光。「這是當然吧—因為她們是好朋友不是。」怜雙手
 
放腰,理所當然的說。


「不不不—總覺得沒那麼簡單。」渚雙手托腮,若有所思。「不覺得感情也太好
 
了嗎—?」他故意拖長語尾,明顯的想要將話說給『某個人』聽。
 
…...渚你會不會想多了。」真琴笑容帶點僵硬的說。雖然他不怎麼認同渚所說
 
的話,少不免有點小動搖。自他發現喜歡上優之後就變得越來越敏感,只要跟她
 
有關就會變得很在意。
 
「嘛—誰曉得呢—」渚張開雙手,本來掛在脖子的毛巾就這樣滑落到地上。
                  
「渚君!你又這樣了!」看到地上的毛巾,江氣鼓鼓的跑來。「雖然待會送去清
 
洗也不能這樣啦!」
 
「渚同學也真是的……」跟隨著在江後面的正是剛才話題人物之一‧優。「你們的
 
經理人只有她一人,這樣她的工作量會很多啊。」語落,彎身拿起毛巾。「來,
 
給你、自己處理。」
 
—好帥、而且好紳士!
 
怜、真琴、江甚至連被『教訓』的渚也被優的王子氣勢給壓下去。
 
只有還在游泳的遙不為所動。
 
「啊、嗯。」渚老實的接過毛巾,「抱歉,小江。」然後很乾脆的表示歉意。
 
「不、不要緊啦。」江搖頭,「下次記得放進籃子裡就可以。」
 
看到如此的景象,優微笑。
 
她先是拍拍渚的頭,再輕搭江的肩。
 
「看、這樣不就行了。部員要互相合作才行。」
                                                                                                      
……只能說優君真的是一個『王子』。」怜小聲的咕嚕,生怕優會聽到。
 
......嘛。」真琴無奈的皺眉,不知道要怎樣回應。

他開始有點同意渚剛才的話來。
 
感情也太好—江跟優的這兩個女孩兒。

「是說…….小優怎麼會來?」總算把毛巾放好,渚這才想到這點。

「社團今天休息。」

「—所以今天小優來幫忙。」江笑嘻嘻的說,頭輕輕的靠在優身上。
 
比江高出一個頭的優自然的摸摸她的頭髮。

……真的很可疑。」在一旁觀察著的怜慣性的推一下眼鏡,自言自語的說。
 
「唔……」真琴嚥下一口口水,思考『很友好』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前不久才跟優多一點接觸,了解她多一點—不可能因為這種小事而卻步。加上女
 
性間這麼親密實屬正常,他班上很多女生也是這樣。
 
「從後面看還以為是一對情侶……」怜不知不覺吐出自己的想法,這次真琴不能
 
再一笑置之。
 
「哈哈,怜的玩笑還真不好笑呢。」真琴乾笑幾聲,卻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語氣有
 
多生硬。

他太天真了。以為她沒什麼異性緣,卻看漏了她很受同性的歡迎這點。

雖然這樣想對她有點不公平,但怜所說的話不無道理。
 
「你們感情真好。」從游泳池上來的遙淡淡的說。

這句話給真琴沉重的一擊。真不愧是遙,很自然的就把大家的心聲說出來。而且
 
不留痕跡的、非常乾脆。
 
「江。」他走到江面前,示意對方給他毛巾。

「啊!請等等!」江連忙轉身打算跑去社辦。

「—不用去了,在這。」優溫柔的拍拍她的肩。「剛才拿了一點過來—來、前輩
 
給你。」語畢,將毛巾遞給遙。

「謝謝。」遙接過,然後坐在一旁擦拭。

「小優真細心—」渚雙手放後腦杓,一副『果然嘛』的樣子。「小江有這樣的朋
 
友真好。」
 
「嘻嘻,小優可是我自豪的朋友。」江臉頰小泛紅,帶點不好意思的說。
 
「呃……小江、」聽到這麼熱情的讚美,優覺得難為情。
 
……果然。」怜凝重的看了渚一眼,倆人相視點頭。
 
真琴沉默。他覺得這越來越不妙。
 
原來最大的情敵就在他身邊。
 
 
 
 
……所以?」真琴把白襯衣最後一顆鈕子扣好,「我說……渚你為什麼會知道。」
 
練習結束後,四個男孩在更衣室裡開始閒聊起來。
 
「因為小優跟小江說話很大聲啊—我才不是特地偷聽。」渚燦笑,表示他是清白。
 
「她們這個星期天去約會啊—真不錯呢—」他一派輕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
 
題。
 
「哈哈,女生之間都會這樣不是?」真琴把東西收好,然後關上儲物櫃。「像我
 
們也會偶爾出去玩不是—」

「但……我總覺得沒那麼簡單。」怜推推眼鏡,「嘛……真令人在意。」
 
遙跟平常一樣目無表情,也沒要加入話題的意思。
 
「說不定那倆人的關係比我們看到的更親密—!」怜用充滿戲劇性的口吻說道。
 
「沒錯—小怜警探,你有什麼看法?」看到如此起勁的怜,渚也忍不住參一腳演
 
起來。

「在我認為,可以先從她們日常的互動下手……慢著,什麼警探啊!」自覺又被對方牽著鼻子走,怜馬上止住高昂的情緒。
 
「你們啊……」真琴快要急死了。儘管他認為優不會有那種傾向,心底還是有點
 
在意。戀愛中的人總是盲目,這就是當局者迷。
 
「在意的話,去求證不就好。」遙淡淡的投下一個爆炸性的發言。
 
「去—」
 
「—求證?」
 
怜跟渚兩個一年生同時表示疑惑。
 
聞言,真琴覺得頭更痛了。
 
因為他懂得遙所指的意思。
 
「真琴。」遙嘴角微揚,眼神對上真琴。

……雖然這樣說,但怎可能做到?」真琴無奈。
 
「嘿嘿—沒想到小遙也這麼想。」渚摸摸下巴,一臉得意的說。「—我們也來約
 
會吧!」
 
「約會?」怜有種不祥的預感。
 
「對,約會。」渚把食指抵在唇上,「就讓我們去『求證』吧。」
 
 
 
 
「—結果還是來了。」
 
真琴搔頭,站在車站前的超商等待著其餘三人的來到。他今天特地選一套不起
 
眼、顏色偏暗的衣服。這樣就不會太過惹人注目,方便今天的『行動』。
 
「真不愧是小真—很準時—」渚看到真琴就馬上揮手,小跑步的過去。
 
「渚君、這次『行動』是祕密進行,別叫那麼大聲啦。」在他後面的怜的連忙跟
 
上,動作表現得戰戰兢兢。「真琴前輩午安、遙前輩呢?」

「遙他啊……應該要遲到了。」真琴失笑,對於游泳以外的事物不感興趣的遙早
 
就習慣。而且他也不覺得遙會這麼熱衷於這件事。「嘛,我想他待會就來。」
 
「不要緊,反正現在的人數已經足夠。」渚一副司令塔的樣子,好不神氣。「以
 
我理解,小江最喜歡就是去這家商場購物—」他指了指手機上所顯示的電子地
 
圖,「大概是這裡、還有這裡。」
 
......我應該佩服你的偵探能力嗎。」看著渚如此詳盡的準備,怜覺得心情複雜。
 
「嘿嘿—但小怜還是警探!」

「嘛…...那我們應該從附近開始?」真琴哭笑不得,用食指比了一個方向。

「不,我覺得要倒過來。」渚燦笑,似乎有點想法。
 
 
 
 
「前輩,真難得你會想來買東西呢。」鮫柄學園一年生‧似鳥 愛一郎開心的說,
 
因為今天可以跟他最崇拜的前輩出來。
 
「啊啊……因為想買一個新的蛙鏡。」松岡 凜心不在焉的回答。其實他此行有另
 
外一個目的,就是要偵查到底是誰跟他的妹妹‧江約會。
 
昨天他因為社團暫休的關係,於是回老家一趟。怎料卻碰上江跟某個『男生』一
 
起的場面。凜曾有過一次的經驗,誤會江要買禮物給某個男生。到最後原來是一
 
場虛驚,知道禮物是買給他之後就沒再那麼敏感。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又有類似
 
的事件發生。本來他覺得沒什麼,但當他看到那男生的背影的時候就覺得很熟
 
悉。很像他認識的某個人。
 
而且是在孩提時代就認識的那個人。
 
「遙……」凜小聲的咕嚕。
 
「前輩?」
 
「沒什麼、走吧。」凜輕撥額前的髮絲,走進商店街。
 
 
 
「小優,你覺得這個怎樣?」江一手拿著一件連身洋裝,另一隻手就則拿著一套
 
休閑服。
 
「唔…...都很可愛。」優感覺有點不自在,因為自她走進店裡那一刻就發現很
 
多女生都看著她。雖然這狀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但還是很難不去在意。「很適合
 
妳。」
 
「不不不—」江搖搖頭,「這不是要選給我的。」
 
「那是給誰?」
 
「妳啊!」江理所當然的說。「優也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所以人家想要給你選
 
衣服。」
 
「呃......我就不用、」優覺得有點不慣,因為從沒有同性朋友為她做這種事。
 
「小優啊……今天就聽我的好嗎?」江嘟嘴,裝作生氣。
 
「唔……好吧。」



 
 
「啊—找到了—」渚興奮的指著在他們對面的一家服裝店,口吻像是發現新大陸
 
一樣。「果然從遠處開始找是最好—」

「渚君!」隱約看到兩個目標人物的身影,怜連忙把渚帶到樹幹後。「這樣會被
 
發現的啊……
 
「沒想到會找到呢…...」真琴也跟著他們躲到另一顆樹的後面。
 
既然讓他們遇上,他就再沒理由要走。但是接下來要怎樣做他倒是毫無頭緒。假
 
如被她們發現的話,大概會被當作跟蹤狂。
 
「是說…...我們應該、」正當真琴苦惱之際,不遠處有兩個身影正朝他們的方向
 
走過去。
 
是一個留有酒紅頭髮、跟隨在後是一個擁有銀灰色頭髮的人。不知為何真琴覺得
 
這倆人感覺很熟稔。

「那不就是—」
 
 
 
 
 
 
 
 
 
 
「—真琴、渚還有怜。」
 
「你們在幹嘛。」凜帶點驚訝的說。
 
「啊!是岩鳶!」然後不意外,在凜身後的是似鳥 愛一郎。
 
「你們……」凜撥弄額前的頭髮,覺得實在巧得太過份。他想要追蹤江跟某個人
 
的行動時居然會遇上最不應該遇上的一群。
 
「小凜還有小愛!先過來!」渚把倆人拉近,「你們這樣站著……會被發現的。」
 
他壓低嗓音,指了指前方。
 
「什麼……唔!」凜瞄了一眼,馬上就看到自家的妹妹‧江。他把頭上的帽子壓
 
下,「原來她在這裡……」而且身旁還有一個男生在。
 
凜馬上環視四周,都沒看到遙的身影。


「這麼說……」證明跟江在一起的人就是遙。加上岩鳶的人全都在場,足以肯定
 
他的猜測沒錯。

「—凜前輩,要進去嗎。」
 
在眾人皆陷入混亂之際,似鳥人提出了關鍵性的建議。

「你的妹妹好像在這家店裡。」他接著說,明顯狀況外。
 
「呃……也是。」本來凜還在遲疑,但聽到似鳥的話他決定要直接進去。「你們也
 
要進去?」他撐起身子,拍拍身上的落葉。
 
「也對呢!既然碰到,沒理由不進去打招呼。」真琴打哈哈的說,這樣他就可以
 
順理成章的跟凜他們一起進去。
 
「但是—」渚輕拉怜的衣角。

「嘛、如果拖拖拉拉的話說不定她們就會走掉啊。」怜如此分析著。「而且凜前
 
輩也在!不要緊!」
 
凜深呼吸,整理好有點歪掉的外套就往前踏步。
 
他覺得很尷尬,不知道如何面對遙還有江。既然命運讓他們遇上就無法逃避,江
 
始終一天會交上男朋友。只是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是自己的競爭對手兼童年好友‧
 
遙而已。他決定豁出去。反正他們要公開關係也是遲早的事,乾脆給他這當哥的
 
一記痛快。長痛真的不如短痛。
 
他用力推開門鋪的門,牽動了店家掛在門邊的小風鈴。
 
銀鈴的聲響惹來了店裡的人注意,凜有點不好意思的裝作看衣服。
 
然後他發現了江還有『遙』。
 
在凜旁邊的似鳥察覺到不對勁,識相的不作聲。至於真琴他們則待在門外觀察
 
著。
 
…...這真的很適合妳啊!」江又拿了一件洋裝抵在優身上。
 
「我想我還是、」
 
「前輩,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似鳥小聲的說。「七瀨前輩怎麼會跟前輩的妹
 
妹在選衣服……
 
「的確、不可能。」凜盡量抑制著自己別衝過去。他已經不想承認他們的關係親
 
密到能夠互相替對方選衣服的程度。
 
「還是進去吧、」在外頭靜觀著的真琴快要按捺不住,想要不顧一切的進去。
 
「真琴前輩我想還是先—」怜伸手,想要阻止他。
 
「真琴、渚、怜。」
 
「啊啊—是小遙!」聽到一把熟悉的嗓音,渚連忙往後看。「你終於來了!」
 
「抱歉。」
 
「遙?」
 
這下子,故事中的人物全都到齊了。
 
「裡面的該不會是……若王子還有凜?」遙皺眉,不解的說。「怎麼都在這。」
 
這簡直是修羅場。
 
真琴實在進退兩難,不論待在原地還是衝進去他的身份跟立場都很不對。
 
 
 
「江。」凜決意要踏出第一步,因為他快受不了江跟男生約會—而且還是遙。
 
「你怎麼在這。」
 
「你看、啊!是哥哥!」江又驚又喜,「因為跟好朋友出來選衣服啊!」她不忘
 
牽起優的手。
 
「呃、你好,哥哥。」優反應不過來,於是跟著江喊哥哥。然而,她卻沒想到這
 
句『哥哥』會惹來暴風雨。
 
「誰是你哥。」凜已經忍耐不了,狠瞪過去。「你這樣很噁心。」
 
「哥、哥哥!」聞言,江驚恐。
 
「前、前輩這樣似乎有點……」連似鳥也阻止不了他。
 
凜慣性的輕撥額前的髮:「說,你什麼時候跟江在一起。」
 
單刀直入,凜不想要拖泥帶水。
 
「我跟小江在一起?」對於凜的態度優並沒有所畏懼,反而有點疑惑。
 
「『小』江。」凜語調沉重的說。「遙、我怎麼不知道你原來這樣喊他—」
 
「遙?遙前輩?」江開始混亂起來。
 
碰。
 
「—到此為止,凜。」
 
店鋪的大門再次被打開,門鈴叮噹作響。
 
「你—遙!」凜雙眼瞪圓,來回的看向遙跟優。
 
 
 
 
 
 
 
 
「你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弟弟!」
 
結果,誤會還是沒有馬上解開。
 
 
 
 
「抱歉,是我誤會江跟……」凜不好意思瞄了優一眼,「若王子……對吧。」


凜只差沒找個洞躲起來而已。他居然認錯別人做遙,而且對方還要是一個女生。

「呃,松岡前輩不用道歉啊。」這倒讓優不好意思起來,畢竟她不是第一次被人
 
誤會。只是被誤會做遙感覺有點微妙。
 
「害我以為江跟遙……
 
「哥哥!你怎麼這樣!」江鼓起腮子表示不滿,「優可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耶!」
 
「是、是……這次是我不對。」凜沒好氣的拍拍江的頭。
 
「總之沒事了。」遙淡淡的說。他對於整件事的經過並沒太大的興趣,只想快點
 
回去游泳。

「—為何遙前輩會在這。」優疑惑。「還有真琴前輩你們。」要說碰到也太巧,
 
總不可能全都會碰到。

「呃—是社團活動!」真琴連忙解釋。「因為渚跟怜想要買東西,所以就找大家
 
出來一起去看一下……遙因為睡過頭所以現在才來,沒想到剛好碰到凜還有似鳥
 
君呢。」他幾乎一口氣說出來。聽起來像是辯解,就事實上他也沒說謊。只是隱
 
瞞了一點點事實而已。
 
「我還以為—」
 
 
 
 
 
 
 
 
 
 
 
 
 
「—是前輩特地來找我。」
 
「哈啊?妳說什、」
 
「沒什麼啊?」她搖頭,微笑。「我要跟小江回去了,就這樣。」
 
「等—」
 
就像風一樣的女孩。他看著她跟上江、凜還有似鳥的步伐,然後逐漸消失在他眼
 
前。而他一直在恍神,不知不覺的跟遙他們走到車站。
 
……遙。」
 
「唔?」
 
「今天……我想任務成功了。」
 
「欸。」
 
弄清江跟優的關係已經變成其次—
 
重要的是他跟她的距離拉近,才是最大的收穫。
 
說不定騎士也能接近王子。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啊!總算能更新文章!
希望今後可以一個月更新兩次就好~我會努力的!

因為在正篇裡沒有凜的出場機會,所以特地安排了他在番外篇出現一下XD(但也是劇情需要)一開始製造出一點點百合的氣氛……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種感覺呢(?)
 
嘛、這篇主要是歡樂向這樣。而女主角也是對真琴逐漸起了點好感(但不到愛情的程度)總之,就是歡樂向(?)
最後也要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