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Free!】真琴夢 Hey,人魚王子‧ 5


 
「七瀨前輩,回去吧。」優覺得既然前無去路就沒必要繼續待下去。
 
……嗯。」遙點頭,看來也不願待在這裡。
 
 
 
隆隆隆—
 
雷鳴震耳,還有雜亂無章的雨聲。
 
雨水有增無減,像是要侵蝕整遍大地。雨勢不但沒減退,甚至有惡化的跡象。
 
優看了看窗外的雨,不禁輕嘆一口氣。看來今天她應該找不著戲劇部了。只是踏
 
出第一步還是不夠,因為尚欠天時。光是她迷路這一點已經花費不少時間,她有
 
點懷疑這學校是不是真的有戲劇部存在。
 
「所以……只能沿著本來的路走回去嗎。」她自言自語,正在盤算要怎樣離開這
 
裡。「這樣的話—」優回頭看了一下,卻找不著本來在她身邊的遙。「七瀨前輩?」
 
……我在這。」
 
一把微弱的嗓音從狹小的房間傳出,優能聽出這是遙的聲音。
 
看來遙剛才迷失方向才會不小心誤闖進去。然後他想要離開,但因門過於陳舊而
 
被反鎖,最後困在裡面走不出來。
 
優側一下身子,試圖避開破爛的木塊,從殘破不堪的門鑽進去。她已經沒力吐糟
 
現在的狀況,她只想快點離開這鬼地方。
 
這種氣氛勾起她過去的回憶。她覺得這種感覺就跟小時候的經歷一樣,不同的只
 
是她跟遙的位置倒過來。她曾誤闖過這種地方,那裡很暗、狹窄,連半點陽光也
 
沒能照進去。當她害怕得快要哭的時候,有一個人找到了她。而她終於可以看到
 
光,是『那個人』那個人為她帶來的。
 
「居然……會想到那時候的事。」她勾起一個不怎麼明顯的弧度,繼續走進去房
 
間深處。這次不可能會有人來找她,因為那個人已經不會出現。
 
「前輩還好?沒受傷吧。」
 
……嗯。」遙心虛的看了優一眼,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起來。「謝謝。」
 
「前輩......剛才為什麼會跑進來了。」察覺到遙的臉部表情出現些微的變化,優
 
好奇的問。
 
「沒、沒什麼。」被戳中心事,遙明顯有點動搖。「……門。」
 
「唔?」
 
「門好像打不開了。」他扭一下門把,再回頭對她說。
 
 
 
轟隆—

在他們背後再次響起一陣雷聲。
 
簡直是晴天霹靂。沒想到這房間的門只能從外打開,而他們就被反鎖在裡面。
 
優覺得今天簡直是她人生中最倒霉的時候,被反鎖在房間這種劇碼她覺得只會在
 
小說或是連續劇裡才會有。但好死不死卻讓她遇上了。縱使合倆人之力把門踹
 
掉,也會把門鎖弄壞。
 
「嗚—啊—」這次優嘗試用推的,看門會不會能打開。
 
然而,門還是動也不動。
 
遙意味深長的嘆了一口氣,找了一個比較乾淨的位置坐下。
 
然後他拍拍旁邊的位置,示意對方坐下。因為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他們實在進退不
 
得,只能先休息來好好考慮對策。雖然情況變得惡劣,遙卻沒因此而洩氣,反
 
而意外地淡定。可能他開始習慣跟優待在一起,至少沒一開始那麼抗拒。
 
他很少會那麼在意別人,要不是真琴他這輩子都不會跟優有所交集。遙輕撐首,
 
偷偷的瞄了旁邊的優。他並不是好管閒事的人,一開始會答應優的請求也是因為
 
真琴的緣故。因為他知道他的摯友很在意眼前的人。
 
「不知道江同學有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沒注意到遙的視線,優低頭思考著
 
如何離開這房間。
 
「—那傢伙會來。」藍色的眼珠子蕩漾,遙若有所思的眺望窗外。眼神似乎是朝
 
向游泳部的位置。
 
「那傢伙?」優停下翻弄手機的動作,一臉不解。
 
「真琴。」
 
「橘前輩……嗎。」聞言,優馬上就弄懂遙的意思。
 
心有靈犀一點通。也可以說是默契。
 
不需要經過言語,總會知道對方在需要自己—她真的好羨慕,羨慕到不得了。
 
可惜她已經沒有這個機會,永遠都沒有。
 
「我……也曾擁有過這樣的人。」優垂下眼簾,蜷縮身子雙手環抱大腿。反正都
 
要等待,她乾脆來聊天。「不論我在哪,他總會在我有需要的時候出現。」優說
 
著,臉上的表情暗淡了不少。「但那個人已經……不會再來。」
 
遙靜靜的聽著優的話,沒給予任何感想,似乎想要優自己主動說下去。優意識到
 
遙有在好好的聽,又繼續說:「我很開心能夠認識到游泳部的大家,特別是江同
 
學。因為......」說到這裡,優欲言又止。「因為……我有種很奇怪的體質—」


「一種只會吸引同性的體質。」
 
「欸。」遙錯愕,大概是沒料到優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他。
 
「不可思議吧?居然會有這種體質。」優自嘲的輕笑一聲,「但這是事實。自國
 
一被某個女生告白後這狀況就一直持續,甚至惡化。因為這樣害我每到新學年就
 
要被迫轉學,原因幾乎都是『跟同性不純潔的交往』,真的有夠荒謬。」她聳肩,
 
表情無奈。


「明明是她們主動黏上來,但卻老是把錯誤推到我身上……又不是我想要這種體
 
質。」每次只要有同性稍微熱情一點,她就會心生恐懼。「所以葉月君提過的稱
 
號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真有其事……不過誰會稀罕當這種『王子』?」
 
「的確。」遙回給她一個簡潔的回應。他雖然話不多,但確實有在思考。

他認為誰也有不願被揭露的往事,包括他本人在內。
 
「妳不喜歡海?」遙突然把話題跳開,一點連貫性也沒有。然而,優卻莫名地懂
 
得他的用意。
 
「我……喜歡、大概。」優勾起一個苦澀的笑容,「不過它不喜歡我。」紫靈細長
 
的鳳眼瞇起,眼神暗淡下來。
 
「妳要去感受它。」遙輕闔眼簾,「水是要去感受。」語落,遙把手張開。就像
 
是他在游泳時做的一樣。
 
「像這樣。」
 
在旁人眼中這樣做大概會很奇怪。優看著遙如此的想。
 
不過現在只有他倆倒沒什麼所謂,像是她也比平常敢言。對於遙她有種說不出的
 
熟稔感,明明才剛轉學來到這間學校不久。即使他有一張跟她酷似的臉容也不可
 
能會有這種感覺。遙那張跟她有幾分相似的臉蛋,外人乍看之下搞不好會把他
 
倆混淆了。就連遙的青梅竹馬‧真琴第一次看到她的背影時也把她認錯做遙。
 
不過對她來說,他倒是很像『某個人』。
 
「是……這樣?」優學著遙的動作,張開雙手。
 
遙稍稍掙開雙眸,瞄了她一眼。
 
「對。」遙露出難得的笑容,看來很滿意對方的動作。「妳有什麼是想要做的。」
 
…...戲。」優害羞的小聲咕嚕。
 
「大聲一點。」
 
「我、我想演戲。」她總算把話吐出來。「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演戲。」
 
「還有咧。」遙笑意更深,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還有唱歌—」她決定要豁出去了。「—我喜歡唱歌!」
 
「好。」遙大聲的叫喊,「把想說的通通都說出來。」

「我想當一個普通的女生、很普通的女生—想幹自己喜歡的事—不、不要再當妳
 
們的『王子』了—!」最後一句優幾乎是用喊的說出。這一喊讓她覺得整個人身
 
心舒暢起來,心裡的包袱都放開了。她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才喊一下就能把所
 
有積壓的情緒就舒發出來。說實在她不想要當什麼『王子』,這一切都是別人強
 
行加諸在她身上的東西。
 
「感受到吧。」
 
「唔?」優抬頭,對上遙那雙清澈的藍色瞳孔。

「內心所渴求、想要的。」遙回給她一個鮮少的笑容,「這跟水一樣是要去感受。」
 
優看呆了。有那麼一瞬,她看到遙跟某人的表情重疊在一起。
 
是她內心一直最想要再次見到的『那個人』。
 
優終於弄懂為何怕生的她會對他有種熟悉感。因為他跟她『那個人』本質上很
 
相似,所以她才會下意識的想要接近遙。
 
「哈……原來是這樣。」
 
「唔?」
 
「那個、」
 
碰!
 
伴隨一聲巨響,房間的門應聲倒下。這巨響就這樣硬生生打斷優的話。

「呃—似乎做得有點過頭呢—」門倒下同時有一個身影走進房間,似乎是把門踹
 
掉的始作俑者。
 
倒下的門惹得整個房間塵埃揚起,讓優跟遙無法看清來者是誰。但不論怎樣他倆
 
算是得救。
 
「的確如此,渚君難道你沒其他比較溫和的方法。」
 
「因為—沒有其他更快的方法嘛—」
 
……怜還有渚。」遙心想幸好自己的位置跟門有點距離,不然爛掉不是門而是
 
他的頭。
 
「好了,別吵啦。」最後進來的是滿臉汗水的真琴,為了找到人他幾乎整個校園
 
都翻了一遍。他繞過還在吵鬧的二人,走到遙跟優前。
 
「抱歉—我來晚了。」他先看了優一眼,才把視線轉到遙身上。雖然只是一閃即
 
逝的舉動,遙卻看得很清楚。
 
「喔。」 遙簡單的回應。
 
「沒事就好。」真琴一如往常的泛起溫柔的笑容,不怎麼在意遙的反應。
 
就像遙懂他一樣,他也懂得遙。
 
「謝謝。」優小鞠躬,恭敬的道謝。對於真琴她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大概是
 
之前在沙灘的偶遇被他看到她哭泣還有唱歌的樣子。那些都是她最不願讓別人看
 
到的姿態。就連江也無法踐踏、只有在某人前才會展現的姿態。

「不用。」她防衛性的態度讓真琴不禁有點小受傷,不過他不會因此而退縮。「還
 
好?沒受傷?」他完全一副騎士的狀態,站在隔壁的遙一臉快要受不了。
 
「我沒事,謝謝—」
 
「—橘前輩。」她連忙補回一句。
 
「沒什麼。」真琴笑意更深,因為她終於記住他的名字。「對了—」
 
「小—優—!」沒理會還在跟優說話的真琴,江已經衝過去把人抱住。「妳沒事
 
真的太好了……」江用力抱緊眼前的優。「如果人家陪妳一起來找就不會這樣。」
 
她表情自責,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江同學……」優抬頭看向比她矮一點的江,覺得很窩心。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
 
來自朋友的關心。她不自覺也抱住了對方:「放心,沒事。」然後很順勢的輕撫
 
她的背。
 
「小怜啊。」渚拉了拉怜的衣服。
 
「怎了。」
 
「總覺得這倆人氣氛有點不妙……」渚輕抬下巴,用著刑警搜查時的口吻說道。「你
 
有什麼看法,小怜刑事?」
 
「嘛。」怜托一下眼鏡,「我只能說優君真不愧『王子』……不對,為什麼我要回
 
應!」
 
「有什麼關係嘛—」渚把手放在後腦杓,完全事不關己的姿態。「不過小優她看
 
來沒什麼自覺呢。」自真琴走進來房間以後,渚感覺到整個氛圍的轉變。至少從
 
真琴的反應跟態度上,也能理解到什麼。
 
「啥?」怜不解,「優君沒自覺?」
 
「嘛嘛,這種事小怜不用在意啦—」渚愉快的揮揮手,語調輕鬆的說。「不然會
 
很麻煩啊。」最後一句他小聲的表示。渚覺得少說為妙,免不得就會被捲進麻煩
 
事當中。
 
……你也會覺得麻煩啊。」怜不禁吐糟著。一個麻煩製造者居然會嫌麻煩,看
 
來天要下起紅雨來。
 
「回去吧。」既然門也都打開,遙認為沒必要再待下去。他可不想浪費跟水接觸
 
的時間。


「啊、遙!」真琴本來還想跟優繼續說話,但眼下遙快要溜掉的就馬上衝過去抓
 
住他。「你…...去哪?」說著同時不忘瞄一眼正在跟江聊著的優。
 
「游泳。」遙很直接的回答。
 
「可是在下雨啊?」真琴無奈的搔了搔自己的臉頰,他就知道遙不會錯過任何能
 
游泳的機會。「而且—我想你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比較好。」雖然語氣淡然,但
 
卻在某個代名詞上加重語氣。
 
「我控制不了。」遙挑眉,似乎聽懂真琴的弦外之音。「走吧。」不過即使他懂
 
得真琴所指的意思,他也不打算去理會或是制止優。真琴像是不滿微怒的言辭他
 
並不打算回應。
 
......嗯。」真琴輕呼一口氣,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他不應該遷怒到遙身上,
 
畢竟那遙跟優困在一起只是一個意外。
 
—他真的覺得沒什麼。
 
不論優跟遙在一起說過什麼、做過什麼。
 
「你們要待到什麼時候。」無視一臉憂鬱的真琴,遙乾脆的趕人離開這裡。眾人
 
聞言,紛紛停下打鬧跟聊天。連渚都老實的跟著人走沒嚷著要留下。
 
「遙前輩心情好像不大好。」江跟隨在優的身後,探頭看前面的狀況。
 
「嘛......」優帶點擔憂的看著遙還有真琴的背影,直覺得告訴她這倆人似乎有點
 
什麼。
 
 
 
滴答、滴答。

雨水延綿不斷,雨勢有增無減。
 
送完江跟優兩個女孩子回去後,渚就被怜抓回去一年級的教室,現在剩下的真琴
 
跟遙這倆人。下課後的廊子沒什麼人,餘下的只有倆人的腳步聲跟雨聲。

自剛才廢棄校舍裡小插曲後他們就再沒說過話,氣氛尷尬得很。縱使多要好的朋
 
友也會有吵架的時候,即使是青梅竹馬也不例外。
 
此時應該先冷靜下來,別過於衝動和質問對方—真琴如此的告誡自己,不要挑起
 
無謂的情緒鬥爭。
 
不可以、絕不可以。
 
真琴內心默唸,想要催眠自己一樣。然而內心深處名為嫉妒的火正在不斷燃燒,
 
即使是身為好好先生的他也快要按捺不住。
 
在意遙跟她說過什麼。
 
在意她跟遙做過什麼。
 
在意倆人發生過什麼。
 
真琴快要受不了。明明一開始對優只是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但現在已經完全的
 
變質。
 
「遙。」真琴停下腳步,想要問清一切。「你跟她…...怎麼了。」不是疑問而是肯
 
定的語氣,他敢說優的改變是因為遙。雖然是很細微的變化,但真琴卻看出來。
 
「有關係?」遙一貫的淡然,情緒不帶起伏。他輕皺眉頭:「那麼想知道,一開
 
始就承認好了。」言下之意,遙對於真琴隱瞞他救了優一事還是感到不滿。
 
「我、」聞言,真琴頓時語塞。因為遙說的不是沒道理,要不是一他一開始擅作
 
主張現在根本不用擔心或嫉妒。
 
這樣的自己實在太難看了。
 
「遙、我……
 
……算了。」遙輕嘆一口氣,「好好想清楚。」他拍了拍真琴的肩膀表示鼓勵。
 
儘管剛才的真琴的話稍微惹怒了他,他倆還是好朋友。他生氣不是因為真琴的
 
話,而是覺得真琴的嫉妒實在太難看。明明對優產生了某種感情卻老不承認,
 
硬要欺騙自己、欺騙別人真的要不得。

「謝謝你,遙。」聽到遙的鼓勵,真琴不禁鬆一口氣。他以為自己很了解遙,其
 
實是遙比較了解他才對。所謂的摯友就是指眼前這個不苟言笑的男人‧七瀨遙。
 
—他要徹底擺脫過去,不能老是被過去的陰霾掩蓋前方。


這樣才能看清重要的事物。
 
看來騎士不好當呢。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囉,這裡又好久沒更新了。距離上一次更新是四月中…….說好的一個月兩次的更新呢(泣)當私事不怎麼忙的時候就輪到工作忙,這就是人生嗎(?)
上個月某位同僚要辭職,四月尾開始接手他的工作然後就開始忙了


雖然不至於要加班的程度,但是要一下子接收一些新的工作真的有點吃不消。因此每天下班都很累,連想梗的心力也沒……連寫文的機會不多,到想要寫的時候都在卡文卡、手感超不好(扶額)我曾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不會寫了(嘆)

不過最近漸漸習慣新的工作內容,也有點精神來寫一下文了。寫著我發覺自己有點偽真遙的傾向XD但我要澄清這篇是BG文啊wwwwwwww(到底)在文章最後的部份總算帶出這連載的中心!(真琴X自創女角)真琴總算正視自己的感情,不是單純的『在意』。(雖然裡面沒有明確的寫出來)

希望未來工作能夠順利,文章能夠寫順一點!最近弱虫、JOJO熱衷中,不知道之後有沒有機會寫咧(欸)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