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Free!】真琴夢 Hey,人魚王子‧ 4


 
她害到的不只是一個人,甚至是整個游泳部。後來她從江那裡聽回她遇溺後發生
 
的種種,她差點羞愧得要找個洞躲起來。最後在江的勸說跟陪同下,她決意親自
 
回到游泳部跟各人道歉。
 
她害到的不只是一個人,甚至是整個游泳部。後來她從江那裡聽回她遇溺後發生
 
的種種,她差點羞愧得要找個洞躲起來。最後在江的勸說跟陪同下,她決意親自
 
回到游泳部跟各人道歉。
 
「嘛……其實還好?」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真琴。他泛起溫柔的笑容,好讓女孩的
 
罪惡感能減退一點。「總之妳沒事就好—對吧,遙?」真琴看向遙,想要爭取認
 
同。
 
「對。」遙簡單的附和,眼神故意飄向別處。他不知道怎樣面對女孩才好,畢竟
 
之前被擁抱過。要是眼神再跟她交接的話,他大概又會回想到了。
 
「哎喲!你們放鬆點嘛!」受不了這種尷尬到不行的氣氛,渚忍不住吶喊。然後
 
他很隨意的把手勾搭到遙的肩上。「這樣一點美感也沒有。」渚模仿怜的語氣說,
 
同時做了一個托眼鏡的動作。「你們看!小怜都這樣說!」
 
「……渚君,首先我沒說、然後我也不會這樣做!」怜用姆指跟食指輕輕托了眼
 
鏡。「還有托眼鏡的方式不對。」怜說完,眼鏡逆光了一下。
 
「你們吶—」整個對話都被打亂,於是江出言想要制止這倆人打鬧。
 
「總之就是很抱歉!」女孩吼道。
 
她大吼之後,換來了整個空間的寧靜。
 
「特別是七瀨前輩,我給你添麻煩了。」女孩仍然維持鞠躬的姿勢,害怕讓眾人
 
看到她羞愧到不行的表情。
 
「噗。」真琴就知道她會這樣。女孩是一個正經八百到不行的人,正是這點吸引
 
了他。他咧嘴笑著,眼神憐愛的看向還在鞠躬的她。
 
站在真琴旁邊的遙快受不了,明明事不關己卻被拖下水。
 
「不要緊。」遙良久才回以女孩一句簡短的話。因為他真的不知道怎樣面對女孩。
 
總覺得要是繼續看著她又會回想起她睡迷糊時抱住他的事。
 
「很抱歉!還有謝謝!」女孩抬起頭,一臉激動的說。「只有遙前輩,我真的很
 
想親口說聲道謝!」
 
「我什麼也……」面對女孩清澈的眼神,遙實在無法招架。他都不知道視線要往
 
哪裡放。
 
「我知道的。」女孩猛力的點頭,「是遙前輩把我從水裡救出來。」雖然她當時
 
意識糢糊,但剛醒來不久時的事她還是依稀記得。因為她一張開眼睛,在她的面
 
前的就是遙。
 
「不、唔!」當遙打算道出真相之際,突然有什麼撞了他的腰間一下。他低頭看,
 
發現原來是某個人的手肘。然後遙遁著手肘到肩頭往上看,發現手肘的主人是真
 
琴。
 
「真琴你怎麼……啊。」對上真琴那雙祖母綠的眸子,遙馬上就弄懂—
 
—真琴不希望女孩知道他才是真正的救命恩人。
 
遙輕嘆一口氣,看來他又被捲進麻煩當中。雖說被誤會的不是什麼壞事,但他總
 
覺得之後會變得越來越麻煩。
 
「……我只想感受水。」遙沒否認救命恩人這件事,只回給對方一個難以理解的
 
回答。
 
「噗。」真琴聞言禁不住噗嗤一笑。他就知道遙一定會這樣回答。因為遙從來不
 
懂說謊;所以這個答案也是真琴預料之中,並不會覺得驚訝。對於遙的配合,真
 
琴內心感激。
 
「很感謝前輩。」儘管聽到如此怪異的回答,女孩還是毫無懷疑。
 
「沒事的話,我去練習。」遙覺得再待下去一定會穿崩,於是連忙找個藉口想要
 
快點逃離這個讓他要窒息的空間。「真琴。」遙瞪了真琴一眼,示意他也要一起
 
出去。
 
「啊、我也要一起去呢。」感覺到遙那兇狠的眼神,真琴很識相的附和。
 
他很自然的把手搭上遙的肩,最後還不忘回頭說:「那學妹,這次回去要小心點。」
 
「真琴前輩放心,這次有我在!」江挽住女孩的手臂大喊。「前輩們不用擔心!」
 
「那麻煩了。」真琴揮揮手,就跟著遙出去。
 
「—我說、」從頭到尾甚少發話的渚終於開口。「不覺得那倆人有點可疑嗎。」
 
「那—」
 
「—倆人?」
 
江跟女孩很有默契的同時說。
 
至於怜只是皺起眉頭,默默的用著食指跟姆指托眼鏡。
 
「唔—怎麼說呢,小怜刑事!」渚用充滿戲劇性的口吻說道,然後用手肘撞了怜
 
一下。
 
「嗚!怎麼又扯到我身上……」怜感到無奈,同時對於被渚胡亂加上綽號有點小
 
不滿。「我覺得懷疑前輩不是一件好事。」一直很崇拜遙的他想當然是站在遙那
 
邊。
 
「嘿啊—我倒不是這麼覺得—」渚勾唇一邊說一邊摸著下巴,直覺告訴他事情沒
 
那麼簡單。「那轉校生咧?」渚想了想還是問當事人最直接,畢竟女孩才是這次
 
溺水事件的主角。
 
「我?」被點名的女孩愣了一下。
 
「就是—妳真的什麼也不記得?」
 
「我……」
 
「好了—!」江拉開女孩,「渚君別再問了—不要讓她回想到不快的事。」江生
 
氣的鼓起腮頰,替女孩抱不平。
 
「是、是。」渚攤手,他在部裡不敢惹的人就是江。「對了—轉校生妳、」於是
 
他決定把話題換一下,「妳的名字……好像一直都不知道呢。」老是喊轉校生讓他
 
覺得好饒舌。
 
「對呢,真的不知道。」連怜也忍不住想要知道。
 
「嘿嘿、我早就知道了。」江笑得好不燦爛,一臉得意。「不過她可不會隨便告
 
訴你—」
 
「若王子 優。」然而,女孩的回應卻是意料之外。她很乾脆的直接回答。
 
「小優你—」江驚訝的看向優,只差沒把手中的運動瓶子給掉了。
 
「原來轉校生跟我們一樣!」聽到優的回答,渚感到無比的興奮。因為這表示優
 
放下防線,願意跟他們做朋友。「不、是小優才對!」
 
「小、小優?」聞言,優受寵若驚。
 
「那是渚君的壞習……不、是習慣。」怜慣性的推眼鏡,心情似乎不錯。
 
「我想是因為妳的名字。」
 
「我的名字?」這下子她更搞不懂。
 
「嘿嘿—這時候還是需要我來說明才行。」渚摸著下巴,口吻像是推理劇裡的名
 
偵探。「就是—」
 
「就是小優跟人家一樣,明明是女生卻有著男生的名字!」江馬上把話接下去。
 
「這次比渚君快了。」江比了一個勝利手勢。
 
「江(gou)好砟!」
 
「不是江(gou),是江(kou)啦!」
 
「那優君有什麼打算。」怜已經放棄去阻止那倆人,任由他們繼續打鬧下去。
 
「龍崎同學所指的是?」雖然對於怜直接喊名字有點奇怪,但她還是照著回應。
 
畢竟她對於熱情的人最沒抵抗—至少不是跟渚聊天就沒問題。
 
「就是要加入游泳部的事。」從優看遙的眼神之中,怜感受到敬意。所以理所當
 
然的,他認為優會想要進游泳部。也許對於恐水的人來說加入游泳部是一件很荒
 
謬的事,但有了怜這個先例就不足為奇。像他本來就是陸上部,一開始連在水中
 
浮起來也很困難;但經過遙的指導還有自身的努力,最後也能一同參與比賽。
 
「—免了。」優搖頭,淡淡的說。「因為我已經決定要加入別的社團。」
 
「欸?」
 
「欸—」
 
「居然!」
 
聽到女孩的發言,就連吵架中的倆人也停下來。
 
「我已經決定了—」
 
 
 
「要加入戲劇部。」
 
 
 
 
滴答滴答。
 
沒理會濕漉漉的頭髮,遙緩緩的從社辦的淋浴間走出來。然後慢慢的踱步進更衣
 
室。他一邊走著,殘留在髮梢上的水珠不斷滴落到地板上。水珠落在地上化開,
 
讓地板渲染了大點小點的水滴痕跡。
 
真琴洗好澡也跟著走出來。怎料他才踏進更衣室就差點被水滑倒。
 
「這……」他很自然的往下看,馬上就洞悉到是遙的所為。他輕嘆,伸手拿過擱
 
在牆角的掃帚把漬水給掃出門外。
 
他很清楚這是遙無聲的抱怨。但他自知自己是始作俑者,也就沒什麼好抱怨。畢
 
竟是他把遙扯進來,他早就做好被對方宰掉的心理準備只差遙沒明說而已。所以
 
真琴能夠理解遙並不是故意的。
 
「來、給你。」真琴把一條新的毛巾遞給遙。「快把頭髮擦乾,這樣會感冒。」
 
遙抬頭,瞄了真琴一眼後就接過毛巾。然後跟對方拉開一點距離坐在較遠的位置
 
上,再低頭擦拭頭髮。
 
真琴聳聳肩,沒因為遙的冷淡反應而感到沮喪。反而遙這樣對他來說會好過一
 
點。畢竟是他先拖對方下水,所以會生氣也是正常。
 
「—謝謝。」真琴小聲的表示。他是打從心底感激遙為他隱瞞事實。
 
儘管很小聲,這一句道謝還是很清楚的傳進遙的耳腔內。遙輕呼一口氣,再將用
 
完的毛巾甩到真琴的臉上。
 
「給我處理。」言下之意,他不打算要責怪真琴。
 
「嗯、嗯!」真琴拉下毛巾,內心滿是感激。身邊有如此了解、包容自己的朋友
 
實在太好了。他如此的想。
 
遙一邊穿上制服上衣,一邊觀察著真琴的一舉一動。他搞不懂真琴為何要隱瞞事
 
實,而且還要把這件事推到他身上—
 
看來事情很不簡單。
 
遙輕嘆,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戲劇部……啊咧、不是這裡。」
 
優正站在空無一人的廊子。
 
她放眼看去,每一間教室都是空蕩蕩的、沒一絲生氣。
 
到底是她搞錯還是別人指示錯誤,她已經分不清了。不論她怎麼走還是找不著戲
 
劇部專用的教室。她又不敢隨便抓個人來問,生怕又被女生纏上。光是避開那些
 
女生已經讓她花很多時間了。
 
「枉我還特地過來。」她可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走過來,如是這樣空手而回實在讓
 
人洩氣。她低頭,想要確定手中的宣傳海報上寫的有沒有錯。「難道是把大樓弄
 
錯?」優皺眉,她覺得這種鄉村學校還真不是普通的大。不過正是鄉下的關係學
 
園的面積才會這麼大。 
 
所以她必須要找個人來問才行,不然太陽下山也找不著。然而,她從剛才起就沒
 
碰到半個人—感覺這裡就跟廢棄沒兩樣。
 
「不會吧。」雖然她個子高大,但膽子卻是成反比、小得很。她從小就很怕有關
 
靈異的東西,就連聽個鬼故事也會怕得要死。
 
嗖嗖嗖—
 
是風吹過的聲音。
 
「嗚啊!」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的關係,她開始覺得這裡越來越可怕。
 
「你……」突然從她的背後傳來一把聲音。
 
「啊啊啊啊—!」她差點沒揮拳出去,連對方的臉都還沒看到就先大叫出來。
 
「……我是七瀨。」
 
「七、七瀨前輩!」優看到熟悉的臉隨即冷靜下來,連忙把拳頭收下。「你怎麼
 
會在這。」
 
「這裡也能過去游泳池。」遙說著,眼神飄向在她身後的一扇門。
 
「啊?」她很自然的遁著對方的視線看去。「原來、」
 
「那我先走。」始終遙還是很怕跟她相處,但礙於禮貌的關係他還是跟她打個招
 
呼。當然只是打招呼而已。
 
「等一下!」優伸手抓住遙的肩。「請前輩再待多一會!」
 
「欸、」
 
「—請救救我,七瀨前輩。」
 
遙開始後悔自己上前跟優打招呼。
 
 
 
 
「戲劇部?」遙從優的手中接過宣傳紙張,皺眉。
 
「對。」優點點頭,伸手指著。「這張紙上寫的……不是這裡?」她不確定的問道。
 
優才轉校不久,所以對這裡的校舍還很不熟悉。加上岩鷲的校園真的很大,除了
 
主校舍之外還有好幾座教學大樓。
 
「唔......」遙把紙張拉近一點,認真細看。 「如果上面寫的第三校舍是指舊校舍,
 
那就是這裡。」語落,把紙塞回優的手裡。
 
「那為何我還是找不著。」她已經徘徊在這廊子一段小時間,如果能找得到早就
 
找到。然而,她發現沒一間教室是有人在。
 
「但七瀨前輩不可能會弄錯。」她摸摸下巴,思考著。她總覺得事有蹺蹊,不會
 
那麼簡單。
 
—該不會有『什麼』要出現吧。
 
她不禁的想。
 
「那我先走。」遙不想再搭理她,於是轉身打算離開。
 
「七瀨前輩。」她下意識的抓住對方的衣角。
 
「……怎了。」他臉色一沉,視線落在優的手。他應該從一開始就別理會她,這
 
下他真的逃不掉。
 
「請帶我去戲劇部的教室。」優的語氣像是請求,但就遙看來是半強迫的成份較
 
多。
 
「不。」遙果斷的馬上拒絕,他可不想跟她再纏繞下去。「我要練習。」
 
「前輩。」優加重手中的力度,一臉誠懇。「拜托你—」
 
「......快點。」結果他還是屈服了。
 
「謝謝。」聽到遙的回答,優這才鬆開手。她頓時放鬆了不少,大概是身邊能多
 
一個人陪著她的關係。
 
她覺得他真的跟『那個人』很像。
 
同樣的溫暖、拿她沒輒。
 
「快點走。」遙眼神瞄向廊子的另外一邊,示意她走快一點。他可不想浪費跟水
 
接觸的時間。他走在優前面,自告奮勇的打算先踏出第一步。
 
「等一下,七瀨前輩。」優一臉戰戰競競。「你確定是這方向?」
 
「……嗯。」他遲疑了一下,然後點頭。實際上他只對通往游泳池的路比較熟悉,
 
其他的真的不大認識、同時也沒興趣去了解。但既然答應了優,他就要努力去幫
 
她一起找戲劇部的教室。
 
這時候他真的好想真琴。
 
這燙手山芋本來是屬於他的,而他不過是代罪羔羊。
 
「快點。」他撇頭,再往上走。
 
「啊、是的。」優摺疊好宣傳紙張放進裙子的口袋,就跟著遙走上樓梯。
 
 
 
真的很不科學。
 
這是優走上樓梯後第一個想法。
 
「前輩……」她滿臉疑惑,聲音顫抖著。她還是頭一遭害怕水之外的東西。
 
「唔……」遙臉色越發越難看,對於眼前詭異的景象同樣的感到恐懼。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清空了的廊子,兩旁的是全上鎖的玻璃窗。整個空間的結構
 
表露無遺,乾淨得惹人心寒。
 
廊子的盡頭有一扇鐵製的門,而且還上了鎖。完全就是一個封閉的空間,要讓人
 
進不得、離不開。優總覺得事有蹺蹊,所以她還是停在樓梯間不欲往前走。
 
「唔?」看到優停下步伐,遙好奇的看向她。
 
「前輩,我想前面應該沒路了。」她淡定的說,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是平靜的。因
 
為她真的很怕有關靈異的東西。「所以還是走回去吧。」因為任誰看到這景況也
 
會覺得可疑,所以沒必要繼續往前走。
 
「不是要找戲劇部的教室?」
 
「……這裡很可疑不是。」優不自覺的壓低嗓音,伸手指著清空了的廊子。
 
「是?」遙站在原地不動,沒有理解到對方所指的意思。
 
「總之先回去—唔?」
 
碰。
 
「前輩……你聽到嗎。」
 
「…...嗯。」遙點頭,然後嚥下一口口水。「走,快點。」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好—欸!」
 
碰、碰!
 
「嗚啊—」
 
優用力捂住耳朵想要逃避一切,遙則是愣住站在原地。
 
窗外枯萎的枝葉被風刮起,敲打在玻璃窗上發出不怎麼和藹的聲音。加以空氣從
 
鐵製門的縫子間洩進,惹得門吱吱作響。
 
—似乎有什麼要來了。
 
遙再次後悔自己答應了優。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啊!這次終於不是月更了!(灑花)因為之前太累的關係(同時也想寫文),我三月就盡量控制自己不要外出太多所以相對的寫文的時間會多了
 
這篇的後半部份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覺得詭異了XD如果有我會很高興XD(?)
故事的進展還是相當緩慢,不過大致上的方向….大家懂嗎?(不確定)
下星期將會釋出女主角人設wwwwwww(終於)
 
而下週會寫黑籃相關,下篇大概要四月頭那個禮拜才會再有!(大概)
最近蠻熱衷於JOJO跟弱虫,我發覺弱虫真的很有潛力拿來寫夢小說wwwww(懂的會懂)儘管漫畫都看了,但還是覺得自己跟角色不熟所以不怎麼敢去寫
之後可能會好點也說不定(?)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歡迎來問任何問題→http://ask.fm/mtdeep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