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Free!】真琴夢 Hey,人魚王子‧ 3


 
 
 
「歡迎妳,學妹。」真琴臉上有著掩蓋不住的笑意,他擦著頭髮同時走近女孩。
 
水珠沿著茶綠色的髮梢滴落到地板。「真沒想到妳會—」
 
「—吶吶轉校生為什麼會來我們這啊?」本來還在纏著怜的渚,不知道什麼時候
 
已經走到真琴旁邊,還很不識相打斷他的話。
 
而怜倒是鬆一口氣,因為渚總算沒再煩他,他可以離開去沐浴更衣了。
 
遙則不語,默默的拿起江為大家準備的運動飲料來喝;顯然對於女孩的出現不大
 
關心。
 
「嘛、其實是江同學她—」被渚點名的女孩覺得渾身不自在。因為她會來這裡根
 
本非出自本意。只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因由下碰到江才會來到游泳部。她壓
 
根沒想到江就是游泳部的經理。
 
「渚,學妹都被你嚇壞了。」真琴沒好氣的拍拍渚的頭,把他的頭壓下。
 
「有什麼關係啦—」渚掙扎著,想要掙脫真琴的手。「是說轉校生真的長得很像
 
『王子』呢—」
 
「唔、」聽到『王子』這個關鍵詞,女孩的臉突然暗淡下來。
 
「我還是、」她別臉,很剛好就跟遙的眼神對上。遙一雙如大海般的藍眸讓她既
 
熟稔又陌生,就跟她記憶中的『某人』很像。
 
「我…...先告辭。」她半掩著臉,免得讓人看到她現在的表情。
 
「沒事嗎?」見狀,江連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走過去。「不舒服?」然後她溫柔的
 
伸手拍拍女孩的肩。
 
「我沒事,江同學。」女孩輕輕推開江的手,強行擠出一抹笑想要讓江放心。「我
 
一個人也行。」因為她早就習慣獨個兒,以前是、現在也是。「謝謝妳讓我來。」
 
女孩繞過江,揮揮手就推開社辦的門離開。
 
「糟了,小真我是不是說錯什麼!」看著遠去的女孩,渚直覺是他失言之過。
 
「嘛……」雖然真琴每次遇到女孩都會稍微跟她鬧一下,但這次似乎問題頗大。
 
大概是渚提到的某個關鍵詞才會這樣。「沒事的。」真琴拍拍渚的肩。「我去看一
 
下。」看來他打算追隨女孩看個究竟,他始終有點放心不下。個性推使,但同時
 
帶有個人私心。他隨便擦一下頭髮,就把毛巾塞到渚的手中。「這個麻煩了—!」
 
「啊、等等!小真!」渚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手中多出了一條毛巾。
 
「到底……」江疑惑的站在原地,手中還拿著沒收好的毛巾。
 
……我去洗澡。」對於剛才的小插曲,遙似乎沒多大的感想。
 
 
 
 
真琴越來越不懂自己。
 
他居然連拖鞋也沒穿就跑去追人。在泳池邊赤腳跑著可是很危險,縱使懂水性的
 
他也要避免。江跟美帆老師已經警戒過大家,真琴一直是一個遵守紀律的人—
 
現在卻在明知故犯。
 
原因是什麼,他不知道。
 
如果解釋為心血來潮,類似的『潮』也太多。凡跟女孩扯上關係,他一貫的理性
 
跟常理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池邊的地板很滑,只要他看準沒被水濺濕的位置跨過去還是很安全。他此時真的
 
很感激設計這游泳池的人。因為離開這裡必需要繞游泳池一圈才行,這樣表示女
 
孩怎樣也要花上一點時間才能離開。這空隙之間他已經有足夠的時間追上對方。
 
果然不消一會,他就要追上女孩。
 
果然男生跟女生的體能上是有差。即使女孩的身高在女生中屬於比較高那一型,
 
但始終是女生,跟男生的真琴不同。
 
「學—妹—」
 
「你怎麼、」聽到真琴的聲音,女孩下意識的回頭然後很自然停下步伐。「怎麼……
 
追過來。」
 
「什—麼—」因為逆風的關係真琴聽不清楚她的話。縱使是眼能所見之處,還是
 
有一定距離。所以他只好用喊的,同時朝著女孩的方向走。
 
「請—別—跟—過—來—」女孩拉開嗓門,示意對方別再跟來。
 
她覺得自己真的有夠笨,居然這麼隨便就跟別人來到這裡。她恐水這毛病還沒治
 
好,可以的話真的不能太接近水。她現在能看一下海已經很厲害了。
 
她覺得跟江能成為朋友是一件好事,但沒料到江的社團就是游泳部。也許是命運
 
帶她來到這裡,看來她注定跟『水』脫離不了關係。
 
想到這裡,她不禁低下頭往下看。
 
她看著映照在水中的自己。


突然清勁拂來,惹起泛泛漣漪。在水中的倒影隨之變得扭曲,形成小漩渦。
 
「不—!」看到泛起的漩渦跟漣漪,勾起女孩記憶裡的某個片段。是她內心的最
 
不願回顧的陰霾。女孩用力捂住耳朵,想要逃避一切—
 
她害怕水,她也害怕風的聲音。因為就像『當天』一樣。
 
聽到女孩的叫喊,真琴馬上衝過去。他已經顧不了安全守則那種東西,他三步併
 
作兩步的跑到她前。
 
「妳沒事吧—」真琴彎腰,伸手想要抓住女孩的肩。
 
「別碰我、」恐水症發作的關係,女孩的情緒很不穩定。她甩掉真琴的手,反作
 
用力讓她失去平衡—
 
「唔!」
 
撲通—

然後掉下去。
 
掉進漩渦之中。
 
 
 
 
她意識變得越來越迷糊,四肢也冰冷起來。恐水症加上運動神經近乎零的她,根
 
本無力自救。她只能往下沉。
 
但她倒發現了一件事—
 
原來水底下的景色是很漂亮。
 
陽光灑下、光線透進水底,因折射而產生的波紋發出無數的小光點。
 
這是在水底下才會有絕景。
 
如此的景色她到底多久沒看過。
 
她覺得眼皮越來越重,快要闔上了。
 
水在流動著,而她墜落、墜入水裡去了。
 
 
但似乎有誰找到她、抓住她。這隻手可能是『他』也說不定—
 
 
 
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這一次他能夠帶走她。
 
 
 
 
一個身影從水裡冒出來,伴隨水花、四灑在水面上惹起無數漣漪。
 
「唔……啊!」真琴大口的吸氣,調整呼吸。剛才可真是驚險非常,他差點被嚇
 
壞了。他沒想到女孩居然會掉下水,更沒想到她會是旱鴨子。
 
「沒事吧!」真琴輕輕拍打女孩的臉,沒反應。
 
「失禮了!」他小聲的道歉,然後稍稍用力刮打女孩的臉龐。可惜對方依然沒反
 
應。於是他直接將耳朵貼到女孩的胸口上,因為聆聽心跳聲是最快的診斷方法。
 
「糟、」他發覺女孩的心跳聲越來越微弱,而且節奏雜亂。這表示他必須馬上進
 
行急救。倘若現在要跑去找人來幫忙恐怕有誤,女孩會隨時失救。如此緊急的狀
 
況下他除了進行人工呼吸就別無他法,而且要馬上不能再拖。
 
「—沒法子了。」真琴把女孩放到池邊,讓對方躺好。然後再次聆聽女孩的心跳
 
聲,果然還是跟剛才一樣心律不正。
 
情況刻不容緩。他決定要豁出去。
 
真琴壓下身子,徒手扳開女孩的唇瓣、再大口的呼氣到她的口腔內。真琴溫熱的
 
唇瓣跟女孩冰冷的唇形成強烈的對比,他甚至能感覺到她的身體有變冷的跡象。
 
想到這裡,真琴覺得要加快急救。
 
吸氣、呼氣。他不斷的重複著這兩個動作,還不時替女孩進行心臟按摩。
 
他甚至透過擠壓對方的胸口來扶助女孩加速呼吸。
 
「咳、」過了一小會,真琴的急救似乎起了作用。身下的女孩起了些微反應。
 
「唔……」她胸口開始上下起伏,證明她的呼吸順起來。他還看到她吐出幾口水,
 
這表示真琴的急救跟人工呼吸做得很成功。
 
「太、太好了—!」看到逐漸甦醒的女孩,真琴欣喜得抱住她。「妳沒事實在太
 
好了!」
 
「果然……是你。」意外地女孩沒有推開他,反而用力的回抱。看來是意識糢糊
 
的關係,女孩沒發現自己正在抱的是誰。女孩的眼神充滿笑意,這是真琴從沒看
 
過的。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女孩幾乎是用盡氣力來說話。連最後一句話都還沒
 
說完,她就昏倒在真琴的懷裡。



 
 
「真的好可怕—小真—」渚眨著眼睛,用著充滿戲劇性的口吻說。「你是怎麼讓
 
人家掉下水啦—」
 
「葉月君,真琴前輩已經盡力了。」怜替真琴抱不平。
 
「大家都安靜點!吵到病人怎辦!」江壓低嗓音說道,然後把食指抵在唇上。「真
 
是—來到這裡就不要吵啦。」
 
「小江(gou)她只是遇溺,不是生病啊。」渚反駁。
 
「說了很多次不是江(gou),是江(kou)啦—」
 
「好了。」遙低聲的說。「都出去。」
 
「欸—連小遙也—」渚像是被潑冷水一樣,表情瞬間塌下來。
 
「渚,出去。」遙雖然還是目無表情,但語氣卻比剛才重了一些。「這裡交給真
 
琴。」語落,遙像是打眼色般眼角餘光瞄了真琴一眼。「走吧。」
 
「嗯……」看到遙的表情,渚也就沒再說什麼乖乖的跟著人走。怜則是乖乖的跟著走,沒再說話。江也只是投以擔心的目光給真琴跟女孩後,就一同出去了。
 
「呼……」真琴頓時鬆了一口氣,因為總算能夠得到寧靜。他隨便拉了一張椅子
 
到床邊坐下,盯看女孩的睡臉。
 
直到能聽見女孩那微弱的打呼聲真琴才安心下來。畢竟剛才所發生的實在嚇人
 
了。真琴用力握緊拳頭,輕輕的呼著氣。其實他真的很怕,怕得很。
 
害怕女孩會因為他而消失。
 
他不得不承認對女孩有著非一般的好感,而害怕她會出什麼意外—但撇開這點,
 
他覺得自己還是懼怕著水。縱使曾克服過的還是會有復發的一天,沒有比這更可
 
怕的事。
 
「唉。」真琴重重的嘆息,撐首。「真是……
 
「嗯……」在他自言自語同時,床上的人兒似乎起了點反應。他能看到女孩的眼
 
皮微微抖動,微翹的眼睫毛在躍動。真琴覺得對方大概要起來了,於是稍微往床
 
靠過去。輕聲的說:「還好?」
 
「嗚……」然而,女孩似乎沒有掙開眼睛只是表情痛苦的低吟。
 
「學妹?」真琴嘗試喊一下對方,打算確認一下對方是否清醒。
 
「不…….」沒回應真琴的叫喊,女孩還是一臉痛苦的樣子。大點的汗珠自她的額
 
頭滑下,沿著臉龐的輪廓滴落在床單上。她用力的抓緊被子,指甲幾乎要陷進被
 
子裡。
 
「別走……」女孩無意識的伸出一隻手,在半空中亂抓著。真琴見狀,很自然的
 
抓住她的手再裹著。女孩感覺到真琴雙手的溫暖,再沒有亂動。看她總算平靜下
 
來,真琴有點欣慰。
 
「我在。」他柔聲的說,就像是安撫弟妹般輕拍女孩的頭。在真琴看來對方無疑
 
是在做惡夢。對於過去的她到底遭遇過什麼事,真琴實在很想知道、了解。
 
不論是剛才在游泳池裡的她、在海邊哭泣的她、還有躺在這裡作惡夢的她—
 
只要是她的事,他也想知道。
 
真琴如此的想著,同時他握緊女孩的手不自覺加重力度。
 
他那雙祖母綠的眸子充滿著憐愛的情緒,對於女孩他已不能稱為『好奇』。他大
 
概是—
 
碰。
 
是門拉開的聲音。
 
「唔!」真琴差點嚇得要往前倒。想到自己差點就撲到女孩身上,真琴馬上穩好
 
重心,才敢往後看個究竟。「遙?」
 
「嗯?」蔚藍的雙瞳十分疑惑,「怎了。」遙淡淡的說,同時不忘把門關好。
 
「沒、沒什麼!」真琴有點心虛的猛力搖頭。因為他還沒鬆開女孩的手,只是藏
 
在被子裡。「是說、遙你怎麼回來?」他決定把話題扯開,好讓遙的注意力從他
 
身上移開。
 
「只是有點擔心。」遙簡單的回答,實際上他沒注意到真琴在被子下的手。
 
「因為剛才你的表情就像那天一樣。」
 
「遙……」真琴懂得遙指的是什麼。正如他懂遙在想什麼一樣。「我沒事,真的。」
 
真琴不知不覺鬆開握著女孩的手。「我只是有點—」
 
「唔、」就在真琴想要解釋之際,床上的女孩開始不安份起來。
 
「欸?」
 
「嗯?」
 
兩個男孩不約而同的看過去。
 
「嗯……」女孩坐起,伸伸懶腰。
 
「醒來了啊!」真琴開心的說,靠近床邊。「妳沒事實在太好。」
 
「對呢。」遙也難得勾起笑容,「幸好、唔—!」
 
遙愣住,蔚藍的眼眸出現鮮少的驚恐跟錯愕。
 
至於在他們旁邊的真琴也是一臉受到衝激,只差沒驚訝得下巴要掉到地上。
 
因為女孩居然抱住遙。
 
「好想你......」女孩越抱越緊,還撒嬌般蹭著遙。
 
「真琴……?」被抱住的遙對真琴投以求救的眼神。對於眼中只有水的遙來說,
 
從沒女生這樣抱過。而且他考慮到女孩才剛遇溺不久,所以不敢隨便推開對方。
 
「遙、你先依她!」真琴小聲的說。實際上他也一樣驚魂未定,思考不能。但若
 
他不再想點辦法,遙就很難脫身。
 
……我只會自由式。」遙小聲喃喃,臉色越來越難看。不過他倒有把真琴的建
 
議聽進去,不再亂動任由對方抱著。
 
真琴覺得今天未免太倒霉。
 
先是碰到遇溺事件,現在還發生這種事實在讓他哭笑不得。雖然遙看起來有點可
 
憐,但真琴卻希望現在被抱住的人是他。嫉妒心已經讓真琴開始想些有的沒的。
 
「真琴……」遙覺得他就像被一片甩不掉的口香糖黏在身上。礙於對方是女生的
 
關係,遙不敢輕舉妄動。要是不小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就不好。
 
「唔……」然而女孩還是睡得正酣,絲毫沒發生自己製造了多大的麻煩。
 
再這樣下去很不妙。真琴如此的想。
 
「遙。」他捲起運動外套的袖子。「讓我來吧—」他決定要把他們分開,他快看
 
不下去。
 
「遙前輩、真琴前輩你們還在嗎?」從門的另一邊傳來軟軟的女聲,正是他們的
 
經理人‧江。「她醒來了嗎—唔!」江才剛打開門就看到相當詭異的畫面。
 
女孩像無尾熊般抱住遙,遙一臉快要往生的樣子;還有抓住女孩雙臂表情驚訝的
 
真琴。不論怎樣看也是讓人覺得莫名奇妙的畫面。
 
「小江你來得正好!」真琴隨即鬆開抓住女孩的手,「救救我們!」
 
「呃、是!」江連忙走過去,把女孩抱回到床上。「那個……遙前輩還好?」
 
……嗯。」遙拚命的擠出單音回應。儘管他的臉早就鐵青。「我……沒事。」
 
真琴一臉惋惜的瞄了遙一眼,然後拍拍他的肩。身為好友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對方
 
在逞強。
 
「遙的話我想不用擔心。」真琴輕描淡寫的帶過去,好讓江的焦點從遙身上移開。
 
「嗯!」江點頭,「那我替她拿書包過來!」
 
「會重?要不要幫忙……
 
「我去。」聞言,遙馬上站起來。「我陪她去。」他巴不得快點離開這裡。
 
「那麻煩遙前輩了!」江隨即拉開門,「她就拜托真琴前輩看一下喏!」
 
「好的。」真琴揮揮手,微笑目送倆人離開。
 
房間瞬間變得寂靜,只剩下女孩帶有節奏的打呼聲。
 
真琴拉開床邊的椅子坐下,稍稍壓低下身子看著女孩。
 
他回歸原點了。
 
縱使他跟她的距離伸手可及,他還是覺得離她很遠。
 
他越來越想要了解她的一切。
 
她獲救後說的話,還有把遙錯認做『某人』這兩點都讓他十分在意。他知道憑現
 
在的他根本沒資格去了解她的過去。
 
如果有一天她能夠親自告訴他—
 
「好好睡一下吧。」他輕輕的說,伸手撫摸她的髮絲。他會等待,直到她能夠親
 
自剖白的一天。
 
「真是一位讓人傷腦筋的人魚王子。」
 
她是王子的話,他大概是騎士。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RYYYYYYYYYYYYYYYY(別加進別作品的梗X)大家安安!(泣)我我我我…. 又來月更了!!!!!!說好的週更呢?我真的…..我有點想揍自己orzzzzzzzzz
 
不忍說自新年後工作跟私事上都很忙碌,大概是放了一個悠長的假期吧?
儘管下班後回到家還是會很累。打開電腦後根本不是認真要打文梗本來就有了,但無奈都認真要打時就偏偏會卡住。
 
下回的後記將會加進女主角的人設,是說這還是我頭一次那麼認真想女主角的人設XD(仁王那篇雖然沒人設,但篇數多、女主角個性比較穩定)
其實早就有構思,但就沒心力去寫一下XD還有下回會出現她的名字XDDD


請大家多多指教!儘管更新緩慢,但希望喜歡真琴跟夢小說的讀者看得愉快!
最後也放一下ASKhttp://ask.fm/mtdeeper
雖然很少回(X)但會盡力回,回覆比較慢而已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