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仁王】生日賀文 東風起




 
她伸手,輕輕觸摸他銀白的髮絲。細膩的頭髮滑過她的指頭,然後垂下。女孩皺
 
眉,似乎不怎麼相信的樣子。於是她把手遊移到臉龐上,細細的撫著男孩的頰。
 
從男孩臉頰傳過來的熱度,讓她得悉這不是做夢。
 
「可惡的仁王雅治……」受起床氣的影響,女孩的心情比平常更惡劣。亂翹的
 
頭髮加上不怎麼好看的睡衣,讓她覺得他還真不會挑好時間才過來。低血壓讓她
 
腦子難以運轉,就連跟對方大吼的意欲也沒有。
 
「唔、」她想要起來,但她覺得腰間上似乎有『什麼』在壓著。而且溫溫的、軟
 
軟的。「欸!」女孩隨即想到什麼,於是馬上掀起被子—
 
她看到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間,手掌還要毫不客氣的貼在她的腹部上。
 
「仁、王、雅、治—!」她發颯的大吼,然後拍打環住她腰的手臂。
 
「唔.....早、」仁王沒理會的繼續閉眼,還要變本加厲的乾脆將人抱進懷裡。
 
「叫你放開聽到了沒—!」
 
一如既往的上班天,卻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噗哩。」仁王一臉愉悅的喝著剛泡好的黑咖啡,「我是妳睡得那麼香才、」
 
「什麼也不用說。」總算把頭髮梳好,女孩氣沖沖的從廁所裡走出來。「…...
 
還真的當這裡自己的家啊。」看到如此悠哉的仁王,她沒好氣的說。同時留意到
 
在她位置前放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跟一個小紙袋。
 
「給妳。」仁王放下手中的馬克杯,微微一笑。「當作是陪睡的獎勵?」
 
「什麼啦。」她有點哭笑不得坐下,提起還在冒蒸氣的杯子:「……謝謝。」
 
她飛快的道謝然後低頭喝咖啡。
 
「不用。」仁王輕笑,表情柔和的看著女孩。伸手拍拍她的頭:「待會駕車回去。」
 
「好啊…...啥!」她差點被咖啡嗆到要吐出來。
 
「嗚、」仁王連忙避開,回答說:「就字面上的意思。」
 
「什麼—!」
 
「字面上的意思。」仁王勾唇,相當滿意她的反應。再走過她旁,很自然的牽起
 
她的手:

「來,妳是第一位客人。」
 
 
 
「—你不是欺砟師,是魔術師吧。」她喃喃的說。儘管她想要裝作鎮定,卻難掩
 
興奮的心情。起初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他會把她的話放在心裡。
 
「是?」他笑意滿滿,拉她到車門前。「給。」再把車子的鑰匙放到她手裡。
 
「等、這—」她受寵若驚似的,想要把鑰匙塞回給他。「這不好。」
 
仁王勾唇,抓住她的手:「那一起。」
 
喀喳。
 
在車門打開的一瞬間,她覺得內心某個機關也同樣被打開。
 
 
 
「我先在這下車。」女孩敲了敲玻璃窗,跟仁王示意著。
 
仁王眼角瞄了她一眼,之後就把車子停在公司大樓的小巷旁。
 
「那……待會見。」女孩輕輕的拉開門把下車,「呃…..謝謝。」她不好意思的點頭。
 
「嗯。」仁王淡淡的隨便應和,就踩一下油門往地下的停車場去。
 
她依依不捨的站著,直到粉藍色的車子消失在她視線內才走進辦公大樓。
 
她感覺到仁王欲言又止。
 
他們之間似是甜蜜,卻有種淡淡的苦澀在其中。
 
 
 
 
「呼。」女孩微微的嘆息,彈一下鍵盤又再次把一份新的文稿存檔。她正式投入
 
工作半年過去,已漸漸熟習了。不論是工作的流程、內容還有交稿的時間都能完
 
全的對應上司的要求。相比起當天菜鳥的她,現在的她確實成長了不少。然而有
 
些方面,她覺得自己還是沒法習慣—
 
「啊—是仁王君—!」
 
就是跟仁王在同一家公司工作。
 
儘管知道仁王很受異性歡迎,但對於不論到哪裡都會有的尖叫聲她還是一萬個的
 
不習慣。再者,現在的她跟他的關係已經『不普通』。
 
女孩挑眉,裝著不以為意的看向正被女生包圍的仁王。
 
「喲。」感覺到女孩的目光,仁王向女孩眨了一下眼睛。這一眨效果相當的大—
 
對那群起哄著的女生起了作用,放眼過去有好幾個已經滿臉通紅。
 
「無聊。」她小聲的咕嚕,低頭繼續處理下一個工作。她用力的敲打鍵盤,像是
 
發洩一樣—
 
她才沒在意仁王,絕對沒有。
 
 
 
喀。
 
女孩把馬克杯放到咖啡機下,然後用力的按下按鈕。熱騰騰的咖啡從機器裡注入
 
杯內,濃郁的咖啡香飄送。她拿起剛泡好的咖啡,呼了呼。乳白的水蒸氣冒出,
 
有股濕氣粘在她的臉上。她曾告誡過自己少喝咖啡為妙,因為這會成癮。
 
但她每次都會在仁王的引誘下失敗。因為他實在太懂她的喜好,都會買一些上好
 
的咖啡給她。想到這裡她不禁輕笑,再啜了一口咖啡。
 
「難喝。」這程度的咖啡充其量是粗品,還是仁王給的咖啡是最好。
 
今天的她工作順利,上司對她的表現很滿意。除了早上的小插曲跟剛才的騷動之
 
外幾乎沒什麼事要讓她煩心。
 
「最好是這樣……」她自言自語的說。在辦公大樓分別時的仁王表情像是欲言又
 
止, 讓她相當在意得很。雖然她認識的他老愛裝模作樣,但這樣的他可從沒看
 
過。女孩伸手掏出手機,打算查看時間。怎料卻發現一件讓她傻眼的事。
 
「什、」
 
手機顯示的日期是十二月四日。
 
是仁王雅治的生日。
 
她差點沒被咖啡嗆到。她連忙放下杯子,再查看多次。然而,不論她怎麼看也是
 
十二月四日。
 
「天啊、真的是十二月四日!」她開始重組今早開始到現在發生的一切,比如說
 
仁王為何會在早上跑到她家去,還很貼心的買了早餐還有她最愛喝的精品咖啡。
 
不過就過去倆人相處的模式這倒不是什麼稀奇事。反倒是車子才是問題點,她可
 
從沒聽說過他要買車子。還有從今早就開始吵鬧過不停的女生們,也是因為今天
 
是仁王的生日才會這樣騷動。
 
「該不會、」女孩思考著所有可能性,結果得出一個結論。「他該不會是為了今
 
天—?」她倒抽一口氣,洩氣的坐上茶水間的沙發上。她一口氣把剩下的咖啡喝
 
下,腦子快速盤算下一步該怎麼做。
 
……午休。」她雙手交疊,托著下巴。這是當她需要全神貫注才會有的動作。
 
雖然她總是搞不懂仁王的葫蘆裡賣什麼藥,但這次他的動機也相當的明顯。
 
他似乎想要跟她兩個人過生日。所以才會做著一些跟平常不一樣的事。
 
「真是。」這樣的話她可不能坐以待斃。「真不坦率。」最後一句話,也是說給
 
她自己聽。
 
 
 
 
「什麼……」女孩一副難以置信的看向堆積在筆電前的文件。「這、」她隨手的拿
 
起其中一份,卻不小心讓其他文件也一併散落到地上。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蹲下把文件逐一收好。她真不能小看今天的工作量。本來打
 
算午休跑去買禮物給仁王—但看來時間不夠了。
 
她將文件夾放進一旁的抽屜裡,再次投入工作。雖然有諸多阻攔,但她並不打算
 
放棄。因為她還有下班的時間可以跑去買。前提她要解決掉眼前用海量也不足以
 
去形容其數量的文稿。
 
 
 
「不……」女孩的趴在辦公桌上,洩氣的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她已經不想去看
 
那長長分針略過那十二的數字,因為每略過一次就表示她下班的時間越來越晚。
 
她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不論是工作還是愛情。
 
因為她的高傲跟無謂的自尊心,錯過了很多東西。每次都是仁王先伸手,而她老
 
是錯過握著那雙手的時機。
 
到了她決定要主動爭取的時候,卻諸多阻礙。
 
女孩伸手,往天花的方向抓著。手上的鋼珠筆隨之跌落在地上,連同桌上一大堆
 
凌亂的紙張。散落的紙張跟鋼珠筆,讓她頓時想通了什麼。
 
她昂首,像是要抓住點什麼似的,撐開五指、抓空。然後她輕闔眼眸,聚精會神。
 
「我要冷靜—」
 
 
 
 
「—還有時間。」她輕輕拍打自己的臉,抖擻精神。然後再整理亂掉的頭髮跟衣
 
服。整理儀容是她的認真起來時的習慣。「十一點。」女孩不忘看一下時間,「還
 
剩下一小時、」
 
還有一小時,仁王雅治的生日就要結束。她可不能在這麼重要的日子結束之前還
 
待在電腦工作。即使是工作狂也不應該這樣。
 
「好!」她決定豁出去,不然就會失去重要的東西。幸福不只是等待,而是要她
 
主動去爭取。她連忙把外套穿上,隨手拿起包包準備離開。
 
卻意外地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響。
 
喀、喀、喀、咚—
 
這聲響實在太可疑了。
 
照道理今晚除了她外應該不會有人還待在公司,即使有也只會是小偷。
 
「該不會、」想到這讓人絕望的可能性,她有點洩氣。她希望那討厭的預感不要
 
實現就好。不過還是要去看個究竟,她如此的想。
 
她小心翼翼的跨過地上的紙張跟文具,緩緩的踱步出去。同時放輕腳步,以免鞋
 
跟發出多餘的聲響。

女孩調整好呼吸,循著聲源的方向走去。聲源在長廊子的盡頭,那裡有著微弱的
 
光線想必是有誰開燈了。為了不打草驚蛇她刻意壓低身子走著,生怕那個誰會注
 
意到她的存在。
 
她很快就走到盡頭。
 
喀—
 
又是那種奇怪的聲響。
 
她下意識握緊拳頭,神經也隨之繃硬起來。她驚覺原來這裡是平常都在使用的茶
 
水間。大概是微弱的光線跟精神不振讓她大腦逐漸遲鈍,剛她走過來時都覺得有
 
點沒力。要是對方真的小偷無誤,這她可危險了。
 
想到這裡,她突然靈機一觸。
 
女孩馬上溜進茶水間旁邊的雜物房,翻出一把清潔用的掃帚。這樣即使發生什麼
 
她也能用它來保護自己。
 
她內心默唸著,決定數到三就跑進去。
 
一、二、三—
 
「看我的—欸?」她揮動了掃帚,可惜不果、揮空。
 
裡面什麼人也沒有。
 
「不可能…...」她不相信的到處張望。茶水間的空間有限,一目了然。根本不可
 
能會有『誰』能在她視線下躲藏或是溜走。因為連唯一的出口也被她堵住那就更
 
沒可能。她放下掃帚,決意要深入看清楚還有解開奇怪聲響的疑團。女孩輕皺眉,
 
覺得頭越來越痛。
 
「好香……」就在她覺得頭痛欲裂之際,她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氣。苦澀中帶甘的
 
味道,是上好的咖啡才會有的濃郁香氣。
 
而且是她最喜歡的味道—
 
「—仁王?」
 
她不自覺吐出仁王的名字。因為這世上除了仁王之外,沒有誰能如此了解她的喜
 
好。女孩很自然的把剛泡好的咖啡拿起,輕嚐一口。熟悉的苦澀跟甘甜滑過她的
 
舌頭,濃濃的咖啡充斥在味蕾間。「果然、」不想多想,她能肯定這杯咖啡是仁
 
王的傑作。「是你,仁王 雅治。」

「在。」聞言,仁王從門的另一邊走進來。「總算注意到?」
 
「我還以為是小偷。」她淡笑,沒因為仁王的出現而嚇到。「生日還待在公司,
 
我倒要跟你看齊?」她像是要揶揄對方,但實際上也是說給自己聽。
 
「噗哩、不是小偷。」仁王說著,一邊走到她旁。然後把手撐到桌上,視線對上
 
她的。「—是神偷。」他稍稍壓低身子,故意在她的耳邊細語。「現在要來偷走公
 
主了☆」
 
「欸—!」聽到仁王的話,女孩原本的冷靜一瞬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驚訝,
 
手中的咖啡也差點拿不穩。
 
「噗哩、」仁王敏捷的一手拿過女孩的咖啡,然後放回桌上。「真危險吶。」
 
「謝、不對!」女孩一頭霧水,她快要搞不懂到底仁王在搞什麼。「你為什麼—」
 
「—為什麼會在這。」洞悉女孩的心思,仁王把話接下去。「在等妳。」
 
「等我?」女孩明顯狀況外,大概是工作過度的關係連思路也變得遲鈍。
 
「今天是什麼日子?」仁王淺笑,輕輕的抱住女孩。
 
「唔!」難得的女孩沒阻止仁王的行動,因為她被另外一件事困擾著。「對不起!」
 
……怎了。」這反應讓仁王覺得意外,因為這跟他所預期的有出入。
 
「你今天生日對吧我居然記錯日子而且什麼也沒準備還要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
 
加班所以你生氣是對的。」女孩一口氣把話說完,連氣也沒喘。「抱歉。」
 
「噗、噗哈哈哈……」仁王實在忍不住了,果然女孩的反應很有趣。他抱著她不
 
斷笑著,難得地他也會如此失控的大笑。
 
「笑、笑什麼!」女孩被仁王弄糊塗。先是莫名奇妙的等她,現在又抱住她大笑。
 
她實在理解不能,腦內的疑問快要爆滿。
 
「噗、覺得妳可愛。」仁王總算忍住不再笑。「今天不是我生日。」
 
「騙人,你生日不是四號嗎。」她掏出手機,指著螢幕上顯示的日期。「今天就
 
是四號。」
 
「你確定這時間是對的?」他勾唇,「說不定手機有誤。」
 
「什、」她馬上理解到什麼意思。「你居然敢動我的手機!」
 
「不,是妳自己要我幫忙修理不是。」仁王笑意更深,將人抱得更緊。「反正就
 
結果上來看,大家也有好處。」
 
「哪裡有、」她覺得臉頰越來越熱,「別抱住我要是有人看到—」
 
「這種時間、有誰?」仁王心情大好,享受著女孩的一舉一動。「只有重要的人
 
在。」
 
「你、」女孩瞬間就明白所有的事情,想到一切也是仁王計算在內。他先故意把
 
她手機時間調快,再讓其他人誤會今天是他的生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同時製
 
造錯覺讓她誤會自己記錯日子,目的是要製造兩個人能夠真正相處的時間。
 
「真不坦率。」她沒好氣的說。然而,臉上是帶著笑意。
 
「彼此彼此。」他很清楚不耍點手段懷中的人不會如此坦率。而他也是這樣的人,
 
所以他懂她、她也會懂他。他輕輕的撫著她後腦杓的髮絲:「我說、」他低頭,
 
認真的注視著她。
 
「啊!」她突然想到什麼,於是叫了出來。
 
……怎了。」仁王洩氣的說,覺得難得的浪漫氣氛被打斷。
 
「禮物什麼都沒準備好……哈、」女孩乾笑幾聲。「本來是想午休時跑出去買、結
 
果工作做不完趕不及。」她輕嘆一口氣,又繼續說:「然後打算下班後就去找你,
 
怎料要加班最後耗到現在。」
 
「噗嗶那。」他實在哭笑不得。眼前這小妮子很聰明,但同時卻有著極其脫線的
 
一面。「禮物的話、有。」
 
......哪裡。」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妳。」他壓低身子,把唇覆上她的唇瓣、溫柔的吻著。女孩先是驚訝,但很
 
快就恢復回來。她像是了解到什麼,同樣的回吻著。這是有著淡淡咖啡香的一個
 
吻,是女孩還殘留在唇上的味道。由淺嚐到深吻,仁王覺得這吻的味道像是咖啡
 
一樣越嚐越甜。「我喜歡妳。」最後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結束。
 
「我也是,還有—」她笑著,輕輕撫摸他的臉。
 
 
 
 
 
 
 
 
 
 
「生日快樂。」很剛好的,她看到牆上時鐘的分針略過『12』的數字。

「明天、要騰出來。」仁王從沒如此的愉悅過,只有她才能讓他有這種感覺。
 
「明天要上班耶!」聞言,她隨即鬆開懷抱。「來不及請假、」
 
「噗哩、」他笑得好不愉快。「請假申請我已經替妳交出去。」欺砟師‧仁王
 
治從不是有勇無謀的人。「雖然萬事已經俱備—」
 
「—但是需要東風的答允。」他充滿笑意的注視她,等待著回應。
 
「東風啊。」她同樣笑意滿滿。「只好捨命陪欺砟師?」
 
「噗哩、」他低頭親吻她的額前的頭髮。
 
 
 
 
「我的榮幸。」
 
他與她,同樣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味深長一嘆)仁王生日,124號。
現在….已經是20142月了!!!!這樣說我已經拖了快兩個月!啊娘喂QQQQQQ!←這人真的瘋了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看這裡XD因為真的少更新了XDDDDDD本來生賀就沒打算當天能發文,本來想著至少在十二月內發、結果拖到二月頭才完成XDDDDDDD
希望這一年發文的次數穩定點、多點,因為現實生活太忙所以是時候要調整(先不談寫文,連休息也比較少)所以真的要調整一下才行…. (汗)

這次寫的生賀也是延續仁王上一次的夢小說。不知道大家看懂與否,我就這在這裡稍微解釋一下XD仁王跟女主角是在同一定公司上班,倆人的關係已去到仁王有女主角家門匙的程度(不是同居)所以偶爾會不說一下就亂闖對方家的習慣XDD

仁王跟女主角算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在公司沒特別公開)女主角也比之前稍微坦率一點。女主角之前手機壞了請仁王幫忙修理一下,結果對方居然把手機調快、所以才會做成雙方的時間差。

讓女主角一直覺得『今天』是仁王生日,結果今天原來是三號、四號是明天。仁王知道熱衷工作的女主角不會隨便請假,於是就代對方請假(車子也是為了去玩而買)
而公司的人也一直覺得仁王的生日是三號(女主角知道是四號,但把日子弄錯)這樣在四號當天也就沒人煩他,因為大家都誤會前一天(三號)是他的生日。至於為何要騙女主角,是因為他認為她不會乖乖就範(笑)
但加班是仁王意料之外的事,所以才留下來等她。結果就做成女主角以為有小偷跑進來了。
 
以上希望大家弄懂了XDDD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還有仁王生日快樂!(雖然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