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Free!】真琴夢 Hey,人魚王子‧ 1


 「呼!」這樣他覺得自己的精神回來了。
 
早起倒不是沒好處,至少他不用跟家中的弟妹搶著要梳洗。他很快的把頭髮梳
 
好整理好造型,用烘焙機弄一塊吐司喝點牛奶就出門。雖然比平常早了不少,但
 
真琴也是屬於比較早起的一群—因為每天他都有一項特別『任務』。
 
 
 
真琴緩緩的踏著細步,拐彎走到通往海灘的長樓梯。他沿著石樓梯一直往下,途
 
中還跟附近的小野貓打招呼玩耍,看來是常客。雖然他有點捨不得貓咪,但為了
 
不讓某人睡過頭還是狠下心跟貓咪分別。他走過鋪滿石板的路,不消一會就來到
 
海灘前。
 
鹹鹹的海風夾著微弱的海浪聲,早上的大海總是特別平靜。對於大海真琴總算沒
 
以前那麼抗拒—畢竟曾有過痛苦的回憶。
 
「呼……」真琴面對大海,伸伸懶腰抖擻精神。他雖然還是心有餘悸,但對大海
 
已經逐漸釋懷。畢竟現在他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身邊還有一群好伙伴。
 
「好舒服—」從海吹來微暖的風來予人放鬆,讓真琴禁不住瞇起雙眼感受這一
 
刻的美好。「—唔?」然而,當他想閉上眼那一瞬間好像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坐
 
在沙灘。
 
「遙?」背影逆光的關係讓他只能憑背影去判斷。瘦削的身材、一頭順服的頭髮
 
還有會對著大海發呆的人大極只有他的青梅竹馬。而且遙的家就在這附近。
 
「真難得你會那麼早—」真琴把書包擱回肩頭上,小跑步踏上沙灘跑向那人。
 
「遙—」
 
然而,近看才發現—『遙』身上穿的居然不是一如既往的褲子而是裙子。難道遙
 
有愛好穿女裝的癖好—這不可能,要是這樣當青梅竹馬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因為
 
過於驚嚇真琴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唔……?」真琴的行動似乎驚動到『遙』,然後『他』緩緩的轉過頭來—
 
—真琴看到的是晶瑩淚水。是眼前的人流下的。
 
淚珠在晨光下折射出小光點,反射到真琴的臉上。 逆光讓他覺得視覺不清,但
 
了解到『他』不是『遙』。『他』是一個女孩子。
 
真琴無意識的伸出手,想要替她擦去淚水。淚水滴落在他的指頭上,帶有溫熱感。
 
「嗚、」他的靠近驚動女孩,她條件反射的挪開身子。然後一手拿過放在沙灘上
 
的書包拔腿就跑。皮鞋跟刮起一縷縷沙塵,害真琴不禁退後。
 
「等、」本來還想看看她怎麼回事,卻被她先發制人逃掉。動作一氣呵成,讓真
 
琴根本來不及反應。
 
餘下的只有殘留在他指頭上還帶著濕熱感的淚水。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她的表
 
情已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那是我們學校的制服、」雖然時間很短暫,但真琴依稀的看到她身穿岩鷲的制
 
服。「她到底……
 
「早。」
 
「早……遙!」真正的遙總算出來了。卻讓真琴嚇得差點把手中的吐司弄扔。
 
「快遲到。」遙淡淡的說,對於真琴的驚訝並沒有過多的反應。
 
「呃、嗯!」真琴點點頭,再把吐司送進嘴裡。
 
 
 
 
心不在焉。
 
這句話恰好描繪真琴現時的狀態。
 
上課一向認真的橘 真琴,居然被老師叫了好幾次也沒有反應。此般光景讓眾人
 
覺得天快要下紅雨。就連身為同班同學兼青梅竹馬的遙也難得一開金口:
 
「你累了。」
 
「哈……也許。」真琴乾笑幾聲的應道。皆因他還在意早上遇到的那個女孩。不
 
過才見過一次就關心別人起來,連他也覺得自己實在太多管閒事。「可能最近太
 
忙。」他搔頭,打算隱瞞真正的想法。
 
「是嗎。」遙也不是遲鈍,雖然眼中幾乎只有游泳,但真琴表現得那麼明顯任誰也會覺得不對勁。但既然對方刻意掩飾,他也沒必要繼續追問。「中午了。」
 
「啊、對呢。」真琴靦腆一笑,再拿好裝有便當的小布袋跟遙一同離開教室前往
 
他們的『秘密基地』。
 
 
 
 
「小遙跟小真來了!」葉月 渚興奮的揮手,坐在隔壁的是同為一年生的龍崎
 
則禮貌性的點頭。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自從成立了游泳部,只要到中午四個少年很自然
 
就會聚起來共進午餐。而天台就很剛好成為他們的聚點,也是四人專屬的『秘密
 
基地』。
 
「啊、抱歉都是我。」真琴不好意思的搔頭,然後找了一個位子坐下。遙則像往
 
常一樣,一言不發馬上打開便當。
 
「嘿—小遙又是青花魚。」渚看了看遙的便當,見怪不怪的樣子。
 
「因為好吃。」雖然語氣依舊的平淡,但遙的表情明顯比剛才豐富。
 
真琴一邊吃著便當,一邊看著他們的互動。雖然跟平常一樣一起吃便當、打鬧—
 
但今天卻很不一樣。今早他遇上了她。那一位跟遙有幾分相像、哭泣的女孩。
 
「吶—」渚突然沒頭沒腦的大喊。「你們知不知道岩鷲最近來了一個不得了的
 
人—?」他故意拖長語尾製造戲劇性。
 
「有那麼誇張,還不是轉校生……」對於渚的行為早就習慣,怜淡淡的說,「雖然
 
我確實有點嚇倒。」說畢,他往遙投了一個詭異到不行的眼神。
 
「唔?」感覺到怜的視線,遙不解的回看。
 
「轉校生啊?」連真琴也開始好奇。「這種時候真難得,都第二學期了。」
 
「嘛嘛嘛—」渚放下筷子,動作開始誇張起來。「聽說是一位王子殿下呢。」
 
「王子—」
 
「—殿下?」
 
真琴跟遙不約而同感到疑惑。
 
「還是讓我來解釋吧。」怜推了推眼鏡。「最近就是班上來了一位長相俊美的轉
 
學生,在女生間造成了不少騷動。」
 
「是啊。」真琴半懂不懂,「所以是王子殿下?」長相俊美,深受女生歡迎就這
 
兩點上的確是符合王子殿下的稱號。
 
「嘛—其實不只這點。」怜突然把嗓音壓低。「那轉校生居然是—」
 
「—是一個女生!」渚搶先把話說出。
 
「欸?」
 
「青花魚……
 
真琴一臉驚訝,遙則目無表情把注意力放回便當上。
 
真琴頓時恍然大悟。說不定今早他遇到的人就是這位『王子殿下』。沒想到這麼
 
輕易就知道她的下落。真琴內心暗喜。
 
「不過不光這點—」怜似乎不甘心被渚搶先,於是急著說下去。
 
叮—噹—
 
好巧不巧,響亮的鐘聲卻硬生生的打斷他的發言。同時宣告美好的午飯時間要結
 
束。
 
「很可惜呢—小怜—」渚嘴巴雖說可惜,但表情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不、我還沒說完……
 
「不啊,要遲到了—」
 
「等一下—學長—」
 
然後渚就這樣把怜帶走,剩下真琴跟遙倆人。「哈哈,他們感情真好。」真琴乾
 
笑幾聲,趕快收拾好東西。
 
遙看了他一眼,然後收好便當盒子。
 
「好了。」對於剛才的話題遙不感興趣,也沒要討論的意思。但他發現有一個人
 
對此非常感興趣—就是真琴。雖然沒表現出來,但從他僵硬的神情中理解得到。
 
不過遙倒沒要管閒事的意思,因為他知道真琴自身會有辦法。這是當青梅竹馬才
 
有的觸覺。
 
「走吧。」遙越過真琴,往前走了幾步。「快點。」
 
「啊、嗯!」真琴馬上跟隨在後,內心很在意剛才渚所說的那一位轉學生。
 
到底『王子殿下』會不會就是他今早遇到的那一個女孩。那張哭泣的臉他還記得
 
一清二楚,還有滑過他手心那溫熱的淚水跟濕潤感。
 
他抓緊手,想要憶起那種感覺。
 
然而,什麼都沒有。
 
 
 
 
「取消—」
 
「—練習!」渚跟怜這兩位一年生很有默契的同時大喊。「為什麼!遙學長!」
 
比賽將至,加上出自於遙口中實在沒說服力。此舉讓同為練習狂人的怜無法接
 
受。
 
「沒為什麼。」遙依舊一臉平淡,然後眼角餘光瞄了真琴一下。「總之,解散。」
 
他拿好包包就頭也不回走出社辨。
 
「遙學長居然……」怜差點要跌破眼鏡。「天要下紅雨了。」他低下頭,洩氣的把
 
泳裝跟娃鏡全數放回包包裡。
 
「小怜—難得休息不好嗎?」渚倒是一派輕鬆,毫不客氣的將手搭到對方的肩。
 
儘管倆人的身高上有點小距離。
 
真琴失笑,無奈的看了兩位後輩一眼也離開了社辨。內心默默的感激遙的體貼。
 
「那我也告辭了。」他最後不忘回頭跟兩位可愛的後輩道別。然而似乎那兩位還
 
在打鬧並沒發現他的行動。他聳肩,輕輕推門出去。
 
 
 
幸好有遙的理解,不然他真的無法專心參與今天的練習。真不愧是青梅竹馬,無
 
論他怎樣掩飾還是會被遙看透。
 
對於那女孩他是很在意,但讓他更在意的是大海。
 
他跟大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既是苦又是澀的過去。他在海邊成長,因為海而
 
跟水有所接觸繼而愛上游泳—
 
但海卻背叛了他,把他所珍視的人奪去。
 
「哈…...」他乾笑幾聲,伸伸懶腰。每次他經過這裡都不其然想起不快的往事。
 
不過現在他已經沒什麼好怕,因為有可靠的同伴有身旁他並不是獨自一人面對。
 
所以他才會那麼執著那個女孩,因為從她的眼神之中看到以前的自己。對大海同
 
樣有著揮之不去的陰霾在徘徊著。
 
他放下了,但女孩貌似還沒放開的樣子。
 
 
 
If you wander off too far, my love will get you home
If you follow the wrong star, my love will get you home


「唔……?」鹹鹹的海風迎送悠揚歌聲,讓真琴不禁頓足回首。「歌聲?」他下意
 
識的下去海灘,循著歌聲傳出的方向走著。
 
If you ever find yourself, lost and all alone 
get back on your feet and think of me, my love will get you home
 
歌聲越來越近,真琴覺得自己的心跳越來越頻密。

Boy, my love will get you home
 
在那棵樹下,唱歌的那個人。
 
真琴伸手撥開樹梢,些許葉子落下。然後在他眼前的是—
 
「終於—」


 
 
 
 
「—找到妳了。」
 
真琴此刻的喜悅實在難以形容,只有嘴角不斷上揚。然而,他卻沒發現女孩極為
 
錯愕的臉。
 
本來這應該是一個很戲劇性、浪漫的重逢。他在早上的海灘邂逅了她,然後在同
 
一個地方憑著女孩的歌聲找到她。這樣就跟童話裡的人魚公主一樣,王子被歌聲
 
吸引從此愛上公主。
 
「你是誰。」女孩警戒性的問道。
 
可惜現實是殘酷的。她並不是公主,而且已經忘了早上的事。
 
「我?」但對於有點小天然的真琴,倒不是什麼打擊。「我是橘 真琴。今天早上……
 
是妳吧?」他無意識的搔頭,還要靦腆一笑。
 
......不是問名字。」女孩盡量控制不要讓自己發颯。「早上、唔!」這下子她總
 
算想起來,早上她在海邊哭的糗事。「你…...認錯。」她隨即穩住情緒,以免被真
 
琴看穿。
 
「不可能啊?」雖然他是有點小迷糊,但早上的事實在太深刻—而且她跟遙有幾
 
分相像就更不可能忘記。「因為妳跟我朋友有點像,所以我很肯定。」
 
「這更不可能。」她冷冷的看了真琴一眼,「不會有人像我。」她眼神深邃,若
 
有所思。
 
「那…...妳為什麼哭。」像誰不像誰這話題看來要點到即止。真琴心想。始終他
 
不是要為了難她才來到這。他人就是愛多管閒事,也愛操心。可能是因為她看大
 
海的眼神讓他無法遺忘。
 
「我沒必要告訴一個才剛見面的人。」她乾脆不用敬語直接跟對方說話。
 
「呃。」真琴微笑,「看吧,早上的果然是妳。」
 
「你!」女孩臉頰馬上刷紅。
 
「因為你沒否認不是?」真琴笑得更燦爛。雖然這樣的逗弄不大好,但確認了她
 
是他要找的人。
 
「隨你怎麼說。」她覺得自己快沒形象,於是連忙收斂一下態度。始終這不是『她』
 
應該要有的表現。「好了、我還有事—」
 
「啊啊、等一下!」真琴伸手,阻擋她的去路。不意外換來女孩不滿的眼神,但
 
他就是不想這樣放她走。
 
「妳......是學妹吧。」真琴笑嘻嘻,指了指自己還有她的領帶。因為岩鷲高中制
 
定了年級不同領帶上的顏色就有不同,他是代表二年級的綠色;她則是代表一年
 
級的紅色。所以才會生臉孔—不過就他錯認了她是遙倒不算是生臉孔,只能說是
 
有點『陌生』。
 
「我……是的。」她沒好氣的回答。畢竟是事實,而且身上的制服已出賣了她。
 
「還有……」真琴表情認真起來,雙眼瞇長。「你是『王子殿下』吧?」他的表情
 
就像是遊戲節目裡的藝人猜對答題一樣。
 
「我不知道。」女孩輕皺柳眉,雖說不怎麼認同也沒有要否認的意思。
 
「但……」真琴認真的注視她,「我怎麼看也覺得……
 
「覺得……什麼。」
 
「也覺得妳很可愛啊,怎可能會叫妳做『王子』?」所謂天然的直球。真琴很單
 
純的道出他的想法。「即使短髮也不可能……」他摸摸下巴,喃喃自語的開始思考
 
起來。
 
「唔、」她立馬語塞,無法反駁。先不提對於『王子』這稱號的感想,她就被真
 
琴的直球攻擊打中。
 
「真的要說…….也是『公主』才對?」真琴像是恍然大悟的拍一下手掌。「而且
 
唱歌很好聽。」他就是被她的歌聲牽引過來。他覺得自己大概著迷了。像是童話
 
裡的王子被人魚公主那天籟的歌聲吸引一樣。
 
「慢、慢著—!」真琴一而再,再而三的話語讓她很不好意思,似乎她的忍耐來
 
到臨界點。「不管是『王子』也好,『公主』也好—」
 
 
 
 
「—也請你別再說。」她瞇眼,警告性的說。「告辭。」一個帥氣的轉身就跑,
 
不讓真琴有任何反應的機會。
 
她的皮鞋跟擦過沙子,掀起一縷縷沙塵—然後她又像早上一樣消失在沙塵之中。
 
「呃、等一下—」真琴伸手想要找住她,可惜被沙塵眼前的妨礙了。他下意識的
 
瞇起眼睛,想要追過去。然而沙塵卻完全的擋去他的視線,他只能看到她逐漸糢
 
糊的身影—
 
「真是的。」他不禁噗嗤一笑。這位『王子』還真難搞,不過他何嘗不是一個難
 
纏的人。這樣他跟她就互相扯平了。
 
「王子……嗎。」對於她實在有太多數之不盡的好奇。如果像童話般讓他倆在海
 
邊相遇的話,相信這邂逅絕非壞事—
 
「是命運?」他張開雙手,感受從海邊吹過來的風。跟早上的同樣鹹鹹的、有著
 
苦澀的味道。就像她留下的淚水一樣。
 
「如果是『王子』……
 
 
 
 
大概是人魚。擁有悲傷故事的人魚『王子』。
 
讓人又憐又愛的『王子』。
 
 
TBC.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冷靜)
又是月更文章了!(泣)最近家裡真的發生很多事…...工作過後都很累沒心力寫文,不然就很忙、即使有梗也很難有空打文(抹)
 
Free其實開播不到幾話已經被真琴剎到,而且是達央!更加冷靜不能啊!
然後這篇應該會演變成長篇連載也說不定—在一秋之後似乎沒有什麼能讓我這麼拚命了(?)
 
也可能是想心情上轉換一下,想讓自己稍微認真起來。
畢竟成了長篇連載就不是玩笑。不但要定期更新,還要控制故事的整體發展。雖然很辛苦,但偶爾再來像一秋那種熱血的連載(?)也不失為一件好事!至少可以給予自己動力去定期更新(雖然不能百份百保證)
 
內容都是正經跟輕鬆,可能會有點小悲向也說不定。女主角的個性是設定為很『王子』,不過這章因為被真琴看到『真正』的她才讓本來的『面具』破滅。雖然女主角對於王子的稱號沒多大的興趣,但個性跟行為卻不知不覺變得跟王子一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P54hjfSejc

文章中英文歌曲的連結,有空可以去聽聽!
 
下一章或是之後的章節會交代多點,現在就先不劇透(真敢說,其實還沒寫(?!))
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