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 火神生日夢 喜與兔‧下篇



 「汪汪!」跟火神比起來,二號倒像是玩耍般認為火神正在跟牠玩追逐遊戲。
 
他們穿越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街巷,甚至連一些火神從沒踏足過的狹窄巷子也一併
 
走遍。相信沒有一次的生日能跟這次相比。火神一邊跑著的想。
 
心上人不但沒約到,就連生日也要跟他最害怕的狗在一起—真不是普通的難忘。
 
 
 
「唔?這裡不就是、」跟著二號走了一段路,火神不知不覺就來到大街上。前面
 
還要是他常去吃漢堡的那一家速食店。那裡依舊傳來陣陣誘人的肉香,讓火神很
 
自然的停下腳步。
 
「汪!」嗅覺比人類敏感的二號想當然誘惑更大,在火神停下之際牠就馬上溜進
 
店裡去。
 
「喂、等一下—!」這下子火神只好跟著二號進去。
 
碰—

打開門就是一聲巨響。
 
伴隨聲響、一縷縷彩帶跟紙屑從天花灑下。色彩斑斕的紙屑都黏在火神的髮絲
 
上,掩蓋了他那火紅色的頭髮。
 
Happy Birthday—!」接著是來自誠凜眾人的祝賀。直到彩帶跟紙屑全數跌落
 
到地上,火神才能看清前方的是誠凜眾人。
 
「欸?」火神都來不及反應,看來是被『驚喜』嚇到。
 
「汪汪—!」而二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跑回黑子身邊。黑子蹲下把牠抱起,再
 
拿下扣在牠頸項上的門匙。
 
「黑子、這到底……」看到門匙最後落到黑子手上,火神總算理解到是怎麼回事。
 
「不是我的主意。」黑子勾起淡淡的笑容,把門匙交到火神手上。「是她。」
 
「她?」火神皺眉,不解黑子說的是誰。
 
「是我—火神同學。」女孩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背。「我在這。」
 
「什麼、唔!」感覺到背部有點什麼在觸碰,火神下意識的回頭。正是他今天一
 
直最渴望見到的人,也是他的心上人。
 
「噗、這表情很好。」看到他這般逗趣的樣子,女孩忍不住噗嗤一笑。「驚喜嗎?」
 
雖然她早就料到他會有這種反應,但沒料到比想象中還要驚訝。這也代表他真的
 
單純得很,一點也沒看穿她的計劃。
 
……『驚』的成份較多。」火神已經無力吐糟女孩。
 
「火神啊,她可是籌備了很久你就應該表現得開心點嘛—」木吉難得的會說點像
 
樣的話,但正因為他沒想太多才能每次都戳中要點。
 
「欸?」這下子火神被弄糊塗了。
 
「呃—還是我來說吧。」站在一旁的理子快要看不過眼。「就是她建議在這裡替
 
你辦生日派對的,因為知道你最喜歡這裡。」
 
「對啊—而且還特地租用這家店一個晚上你真幸福。」在理子旁邊的日向繼續解
 
釋著,語氣聽起來滿滿的不爽。「身為學弟居然有這樣的待遇—火神你也太囂張。」
 
他說著,不自覺切換成裡人格。被學弟搶先讓他心有不忿。「應該是身為學長的
 
才有這種好康吧……
 
「租、租一個晚上!」忽略了日向那充滿殺意的眼神,火神驚訝的大喊。
 
「是一個晚上沒錯。」火神的反應讓女孩相當滿意,她笑瞇瞇的回答。「就靠了
 
一點點人事關係。」
 
…...我要重新評估妳。」火神從認識女孩開始就知道她很不簡單,但沒料到她
 
連這種事也能辦到。
 
「是啊?」對於火神的話不以為意,因為她的目的就是要為他帶來『驚喜』。
 
不過好戲永遠都是在後頭,她哪有這麼輕易就結束一切。「好了—先別說,大家
 
可是等了很久。」
 
「喂、還不是因為那頭狗…...等一下、」火神頓時理解到點什麼。「這麼說你一早
 
就知道我會來?」
 
「呃、這個嘛—」沒想到會有被火神反問的可能,女孩一時不懂反應。「是嗎?」
 
於是她決定裝傻到底。
 
「別裝。」到了這地步火神深信整件事她一定脫不了關係,至少也有份兒參與。
 
「唉唷,火神你就別掃興吧。」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等著的小金井終於按捺不住的
 
發話。「反正沒差不是。」
 
「對啊,二號只是很好心的替你把東西帶過來。」木吉點著頭,認真的說。明顯
 
又搞不懂狀況。「所以別這樣計較,牠很可憐喔。」
 
「不是這個原因……雖然有點關係就是。」火神輕嘆,「算了。」事到如今再追究
 
下去也沒用。
 
「這樣—」理子用叉子敲了敲一個高腳的玻璃杯子。「派對要正式開始!」
 
 
 
 
「呼。」火神喝著飲料,坐下看著誠凜眾人玩樂。開始回想整天下來發生的種種。
 
雖然發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比如被狗追或是倒追牠這種經驗真的不想再有第
 
二次。他肯定始作俑者絕對是女孩沒錯。能想出這種『驚』喜除了她之外應該別
 
無他人。雖說有點吃不消,但就為了讓他能有一個難忘的生日這點倒是能夠理
 
解。再者,他也暗自高興著她這麼賣力的在籌備派對。
 
「啊、」想到這裡,火神差點連手中的飲料也弄翻。「幸好……」馬上穩住杯子,
 
不然給人發現就糗大。
 
「幸好什麼?」
 
「沒、就差點……你什麼時候在、啊!」女孩突然的出現,結果讓火神弄翻了飲
 
料。甜膩的果汁從杯口洩出,濺濕了火神的制服。黏黏的感覺讓他覺得有點不大
 
舒適。「不……
 
「啊、這真是……」女孩替他接過杯子,以防再次弄翻。「來、去洗一下衣服。」
 
她放下杯子,很自然拉起他的手。
 
「唔!等一下—」突然如來的接觸讓火神有點不不知所措。他感覺到手腕傳來女
 
孩手心的溫度。
 
「不用客氣,反正今晚這裡只有我們。」無視火神的反抗,女孩就這樣把人帶走。
 
 
 
 
火神從不覺得一天可以那麼漫長。
 
特別是這一刻,他覺得時間彷彿停止了一樣。
 
看著那正替他清洗弄污了的白色襯衣的嬌小身影,內心再次泛起漣漪。可以的話
 
真想繼續這樣下去,然而一直赤裸上身不論對她還是他都一樣尷尬。加上被其他
 
人發現就真的糗大。他可不想被人當笑柄。
 
「哈、哈啾—!」火神坐著,開始感到些微的涼意。畢竟夏天的晚上還是挺清涼,
 
而且他身上又沒穿衣服。
 
「還好?」還在洗衣服的女孩聽到馬上轉過頭來。很剛好視線就落到火神的胸肌
 
上。「啊、抱歉。」她連忙別開臉,不好意思的繼續清洗著衣服掩飾害羞。
 
速食店開放給員工的休息室實在太狹窄,所以倆人的距離不過才差幾步。因此剛
 
才她幾乎完全看清火神赤裸的上半身。
 
「呃、嗯…...還可以。」雖說女孩不是要故意看到他的胸膛,但少不免也會覺得
 
心跳怦怦。男人裸露上身並不是稀奇事,也習慣了這樣—但不知為何被她看到總
 
有點不好意思。
 
她拚命忍住笑不出聲。即使沒看到,她也知道現在的他多麼的緊張。「洗好了—」
 
她拿起衣服,充滿成功感。「不過我想先扔去乾衣機,這樣會比較快。」女孩說
 
著,就走過去把衣服投進去機內。
 
「啊—這個—」火神總算調整好情緒,能夠正常的發話。
 
「唔?」她的目光從乾衣機移到火神。「怎了?」
 
「就—謝謝。」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跟她道謝。
 
「嘿—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應客氣?」她半是揶揄的笑著說。「這可不像是火神君
 
呢。」最後一句話故意模仿著黑子的口吻。
 
「你、」本來氣氛還好好的,卻提起最不該提起的人。火神還是很在意她跟黑子
 
的關係,但礙於現下的狀況總沒理由質問她。加上他的身份跟立場根本沒有這個
 
資格。
 
「唔?」察覺到火神欲言又止,她好奇的靠近。「怎麼了,火神君。」然而卻沒
 
發覺到她的玩笑觸發到他不快。
 
「別再學了。」他蹙眉,又想到當天看到她跟黑子待在一起的場面。
 
「火神同學?」她不解的眨著眼睛。
 
「我很在意。」火神決定還是要說出來,始終拖泥帶水實在不像他。「—妳跟黑
 
子的關係。」
 
「火神同學。」她抬頭,對上他的視線。「跟你說,我眼中從來只容下一個人。」
 
女孩表情好不認真,不同於平常嬉戲的模樣。「所以跟黑子同學沒關係。」
 
……真的?」他不確定的再問。
 
「好了、衣服似乎快要乾了。」她輕笑,沒再正面的回答。轉過身把乾衣機的蓋
 
子打開。「來、衣服。」然後很順手把暖烘烘的襯衣遞給他。「快穿,不然會著涼。」
 
「啊、謝謝。」
 
「我在外面等你。」女孩說畢就離開房間。
 
「等、」動作之快讓衣服只穿到一半的火神來不及叫住她。他覺得自己做錯了,
 
所以她才會急不及待的跑走。他撇頭,把衣服穿好再走出去。
 
 
 
 
女孩在室外找到一個可以乘涼的位置坐下,等待火神換好衣服出來。無雲的夜空
 
佈滿繁星,讓她不禁昂首觀賞著。難得在都市裡也能觀賞到如此漂亮的星空。微
 
風吹拂,不同於日間的熾熱。微涼的氣溫反倒讓人有種秋意漸近的錯覺,但她偏
 
偏喜歡這種日夜有異的反差。
 
火神總算把衣物整理好出來。打開門迎面而來就是陣陣微風,風擦過臉龐讓他不
 
禁放鬆起來。「呼……」他伸伸懶腰,很自然在女孩的旁邊坐下。「久等了。」
 
「唔?」聞言,她往旁邊的火神看去。「啊、什麼時候在。」這下她才意識到自
 
己看星看到出神。
 
「就剛才而已。」火神忍耐著不笑出聲,因為鮮少看到她會這樣的表情。然而憨笑的動作還是騙不過女孩的眼睛。
 
「你笑什麼、」這樣明顯不過的神情她馬上就看出來。
 
「啊……就忍不住、」火神搔了搔後腦杓,「沒想到妳也有這種表情。」真不愧是
 
個性天然的火神,就能很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我什麼表情。」這下子她倒過來被將一軍—儘管火神本意並非如此。她覺
 
得自己心漏跳一拍一樣。
 
雖然戶外光源昏暗,但是她卻能清楚看到火神的臉孔。然後她才發現倆人的距離
 
原來相當的近。女孩嘗試往後挪一下身子,然而她發現坐著的位置已沒空間。
 
「就跟平常不一樣。」沒發現她的不對勁,火神依然一故的天然。「怎麼了?」
 
他伸手,輕輕撫摸她的臉頰。「不舒服?」對於別人來說大概是曖昧的舉動,但
 
對火神來說是親切的關心,壓根沒想到要惹人誤會。
 
粗糙的大手掃上她的小臉,惹她覺得又羞又癢。來自火神手心的溫暖在她的頰上
 
化開,與微涼的空氣截然不同有著強烈的反差。害她捨不得就這樣推開如此的溫
 
暖。她覺得心臟的律動越來越頻繁,快要不能自控。
 
火神繼續摸著,似乎沒要停止的意思。從來沒觸碰過異性的肌膚,對於這種觸感
 
既好奇又陌生。女孩軟綿綿的臉頰還有自髮間飄送的香氣有一種無形的魔力,讓
 
他捨不得停止。大手繼續往下摸著,輕撫她的頸項最後落到後頸。粗糙的手指梳
 
上她的頭髮,髮絲滑過指縫落下。
 
「今天……謝謝你。」他眼神認真的注視她。
 
「噗。」她忍不住噗嗤一笑,因為他認真的表情實在太逗趣。
 
「欸。」他愣住,不解她的反應。「妳笑什麼?」
 
「就、就哈哈哈—!」越被他認真的追問,她就越控制不了笑意。剛才的好氣氛
 
通通被他的話打斷了。對於他的天然她實在哭笑不得。「沒什麼啦……
 
「喂!」他總算放開了手,改以抓住她的肩膀。「沒解釋清楚不能走!」
 
「欸、怎麼這樣。」這下換她愣了。
 
「因為你突然大笑所以、」
 
「所以怎樣。」她歪頭,假裝不懂。
 
「就……很在意。」他不好意思的搔頭。「在意你不行嗎。」
 
…...算了、我帶你出來其實有東西想讓你看。」她直覺告訴她再說下去將會不
 
妙,於是巧妙的把話題帶過。
 
「什麼東西?」幸好對象是火神,很輕易就能把話題轉移。「有好吃的?」在速
 
食店少不了的就是漢堡,他猜想女孩應該要送漢堡給他。
 
「不是。」她已經沒打算要吐糟這嘴饞的傢伙。「我要給你看的是—」抬頭,視
 
野往上。「是上面的『小東西』。」
 
「『小東西』?」他循著她的視野往上看去—
 
映進他的眼簾是閃爍不斷的繁星。在繁華的鬧市居然還能看到這樣的夜空實在難
 
得。大概是速食店佇立於燈光較少的住宅地段,讓星星不被人間煙火阻擾的發光
 
發亮。如此美景不論誰都會為之動容。他就這樣維持著本來的姿勢觀賞著。
 
她咧嘴笑著,滿意的看向他。然後把某個東西輕輕的掛在他的脖子上。
 
「唔?」脖子上突然增加的重量讓火神回過神來。「什、欸?」他發現脖子多出
 
了一條紅色的汗巾。他伸手把汗巾拉下:「這不是我的汗巾吧?」
 
「送你的。」女孩笑意更深,似乎早就知道他會有這樣的反應。「紅色很漂亮吧,
 
很適合你。」
 
「送、送給我!」火神這才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用力的握著毛巾說:「呃……
 
謝。」他知道這時候是應該要說點什麼,但無奈他能想到的就只有道謝。
 
「不喜歡?」儘管她知道他的心意,還是忍不住戲弄一下。
 
「當然不是!」他連忙否認。「這…...掛在身上很好看!」為了證明給女孩,火神
 
馬上把汗巾掛到脖子,裝成剛打完球的樣子。「Nice—!」然後拿起汗巾的一角
 
假裝擦汗。
 
「你……
 
「我?」
 
「你這樣很傻、噗哈哈哈—!」火神裝模作樣的樣子實在太好笑,害得她捧腹大
 
笑。「火神同學、你實在太有意思。」
 
「我只想、欸?」他沒好氣的把汗巾拿下,再摺疊好。
 
「呼呼—沒什麼?」她乾脆站起來,但發覺跟他的身高還是有一點距離。她把雙
 
手輕輕搭在他的肩頭上:「我說、」
 
—要來了嗎。火神心想。
 
他不禁屏息起來,準備接受女孩的行動。
 
……閉上眼?」她小聲的說。
 
聞言,他很識相的閉上眼睛。火神覺得肩頭上的雙手抓得好緊、她的指頭幾乎要
 
陷進去他的肌肉裡。
 
她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再靠近他一點。他能感覺到專屬她的鼻息正在他頰上化
 
開。本來還抓住汗巾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她的腰間。
 
「火神同學。」
 
「什麼……唔!」火神還沒來不及反應,就被某個東西綑縛住他的臉害。視線被
 
遮掩讓他頓時有點不知所措,但又不能隨便亂碰什麼,因為看不見總覺得很不
 
妙。
 
What happened—!」
 
……Happy birthday, Taiga.
 
然後,她輕輕的在他的頰上落下一吻。取而代之是他的安靜。
 
My star.
 
 
火神突然慶幸自己現在是被毛巾裹著臉。
 
不然—
 
他可不保證什麼。
 
 
 
FIN.
啊啊啊啊啊—!(一定要這樣開始後記嗎)
大家好啊!我真的、我真的……!(說人話)我成功在九月前把生賀打好了!!!本來還覺得會趕不上……(擦淚)因為這陣子還是持續的忙,就家事方面有點煩
 
但工作倒還好這樣~這次感覺寫得蠻順~我想是因為搞笑吧(?)一搞笑就覺得很得心應手這樣wwww
最後那裡其實我有想過就這樣親下去,但考慮到這倆人還沒去到要告白的地步、就互相喜歡這樣
加上親了就字數不夠寫(居然)會有後續的!祝青峰生日快樂!(居然拖了一個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