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仁王】 咖啡因

 
「畢業禮還有多久才開始......」穿在身上的和式裙袴讓她老不自然,行動起來很
 
不方便。她搞不懂為何不能穿西裝非要穿這種又熱又笨重的衣服。平常的她已經
 
甚少穿上正式的服裝,要不是人生才那麼一次的大學畢業禮,大概會隨便穿點什
 
麼胡混了事。
 
「還有、十分鐘。」慵懶的嗓音從她背後傳出。話語夾帶著各種口音的腔調,在
 
她認識之中從來只有一人—
 
「仁王 雅治?」她想也不想就叫出他的名字。「在人背後出現可不是紳士所為。」
 
言下之意是請別在她後面躲著不作聲。
 
「剛看妳在『忙』所以就、」大手搭上她的肩頭,「要幫忙?」從一開始就跟在
 
她身後,她的狼狽不堪的樣子統統都看在眼內。然而,就是沒意思要上前幫忙。
 
皆因看著她慌忙卻不願表現於臉上的宭態也是他的樂趣之一。說出來大概會被唸
 
上一頓,但若這樣能換來她的注意倒也不壞。
 
「『紳士』要扶著可愛的小姐進場了。」仁王裝模作樣伸出另一隻手,示意她牽
 
上。
 
她伸手,停在半空:「……你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畢竟眼前的這人前科太多。
 
「真傷人。」仁王故作受傷的說,主動握緊她的手。「明明是一個紳士。」
 
「紳士可不會欺砟。」她笑著,難得的沒拒絕他。
 
倆人走在櫻色之上,走過的地方花瓣都被吹散,遺下明顯的踪跡。
 
他跟她總算要跟大學的生活說再見。
 
 
 
 
「又不行嗎……」女孩垂頭喪氣的對著筆電喃喃自語,再一次按下輸入鍵。大學
 
畢業禮以後兩週過去,透過網絡傳送了好幾次履歷表跟作品出去,但每次就像石
 
沈大海一樣毫無回音。
 
女孩輕嘆,然後把馬克杯裡剩下的咖啡全數喝掉。「……難喝。」她這才注意到
 
咖啡早已涼掉。每次她一專注其他事情就很容易會忽略掉。
 
她沒好氣的拿起杯子走到廚房想要添一杯新的咖啡,然而裝有咖啡粉的罐子卻空
 
空如也。
 
「這也太衰了吧…...」她差點沒氣得把杯子摔到地上。可恨的咖啡因偏要她沒得
 
喝的時候才會作崇。越是緊張就越是渴望,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古怪。居然會因
 
為小事而焦躁起來,實在不像她。
 
女孩將罐子放回原處,死心的打算去換衣服外出買新的咖啡粉,順便散步一下好
 
讓緊繃的神經能夠放鬆。前提她的腦子真的可以停下來。
 
叮—噹—
 
好巧不巧,她正要去找衣服的時候門鈴卻響起來。
 
她很想直接無視響個不停的門鈴,但是基於禮貌還是走去開門。萬一是房東跑過
 
來就糟了,大概會惹來不必要的誤會。她可不想被逼去找別的房子。
 
「哪位。」深呼吸,女孩強行撐出笑容,極力的表現出禮貌的一面。「不好意思
 
若是推銷的話我拒—是你。」
 
頂有一頭醒目的銀髮跟痞痞的笑容—這裡的常客,她黑名單之中最不想看到的
 
頭號人物‧仁王 雅治。
 
Ciao☆(※)」仁王用著爽朗愉快的語氣說道,壓根不覺得自己的出現會造成
 
對方的困擾。(※義大利語之中你好的意思)
 
「你是什麼時候學會義大利語……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女孩深深嘆了一口
 
氣,沒力的倚在門上。「告訴過你別隨便來我家。」光是生日那一次已經足以讓
 
她後悔,曾多次下過逐客令請他回去,最後還是心軟的讓人留下。實際上她也有
 
責任,始終是自己助長他的行為。
 
「沒一次是隨便。」仁王瞇起雙眼,意味深長的說。右手抵在門上,壓低身子靠
 
近她。「我可是、相當認真?」
 
「管、管你認不認真!」他突然如來的靠近實在太過刺激,她覺得臉頰的溫度有
 
上升的趨勢。「所以快回去!」
 
「嘿—我可是有帶『伴手禮』來?」仁王笑意更深,搖著左手手中的小紙袋。
 
「這、」她好奇的看過去,濃濃的咖啡香飄送。「該不會……
 
Double expresso,沒加任何奶精跟砂糖。而且是剛煮好。」
 
「仁王你這混蛋......」她聽著仁王的描述也不氣下去,除了對仁王以外,能讓她
 
屈服的只有咖啡。「給、」
 
「不給。」仁王故意利用身高上的優勢把袋子拿得高高,不讓她有機可乘。「假
 
如讓我進去的話、可能?」他勾唇,提出了交易。
 
「你—!」她就知道他不會那麼輕易就順從,偏要讓她徹底投降才行。雖然她可
 
以就這樣衝出去—但眼前的美味讓她捨不得就此放手。
 
理智與欲望她應該選何者。
 
......你進來吧。」結果她還是屈服了。說到底還是心軟,不論是仁王還是他帶
 
來的咖啡。
 
他總會在她需要點什麼的時候出現。
 
這一點,她一直都不想承認。
 
她原來很需要他。
 
 
 
「還真亂。」難得他也會露出驚訝的神情,因為地上的凌亂不堪的衣服實在難以
 
讓人忽視。在他印象中她的家應該很整齊才對。有點小潔癖的她絕不會容許這
 
樣,應該是有點什麼才會造就現在的光景。馬上瞄了一眼她慣用的書桌,快速掃
 
視。
 
「又是你要進來。」基本只要是他,她也沒需要加以掩飾。再者她已經沒什麼精
 
力去處理打掃這種瑣碎的小事。就找工作這事上她幾乎用上畢生的精神跟心力。
 
「隨便坐。」她隨手將放在床鋪上的東西掃到一旁,騰上一個空位示意仁王坐下。
 
仁王看了她一眼,默默的將紙袋放到書桌上才坐下,再一臉複雜的盯看女孩。而
 
她早就開始享用那杯咖啡,沒發覺仁王正在看她。
 
「我說、發生了什麼。」直到女孩把咖啡全數喝掉,仁王才再次發話。
 
……會有什麼。」她將空空如也的杯子放在一旁,假裝不懂。「你想太多。」
 
「別裝。」仁王輕皺眉頭略顯不悅,「瞞不過我。」堂堂的欺砟師豈會輕易相信
 
她的話。加上早就熟悉女孩的個性,就算有什麼都不會主動說出口只會暗自解
 
決,從不尋求他人幫助。
 
女孩愣住,沒想到仁王居然會那麼直接的問她因由。因為倆人的相處從來都是互
 
不侵犯、干涉,再者仁王老是用故弄玄虛的方式說話就更不會直接的把真心話說
 
出來。所以仁王這次主動性的問話讓她有點意外。
 
她抿下唇,想著要怎樣回話才能迴避話題。無奈她最近腦子思考過度,精力已經
 
耗盡,無力去思考找工作以外的事情。
 
「不會說『不勉強妳』這種話。」仁王似笑非笑,「我可不是紳士?」他說到這
 
份上不過是要她說出真相。哪怕一句也好,他也希望她能夠依靠他多一點。
 
「哪有這樣強迫人。」無視他的問題,女孩故意不看他一股兒的坐上椅子。
 
「不是強迫。」他站起來,一躍跨過地上的文件到她旁邊。「只是關心。」
 
仁王稍稍彎腰,眼神對上她。雙手則放到書桌上,將她困在懷裡無從躲避。
 
「你、」仁王突然如來的靠近讓她不知所措,不知道眼神該放哪裡才好。因為不
 
論她進或退都不是上策,可以說是四面楚歌。還有他那爆炸性的發言,讓她覺得
 
他的頭是不是撞到了。
 
「你確定你沒事?」伸手覆上他的額頭。「沒發燒啊……
 
「我說你、」仁王蹙眉,「才是最狡猾……」專屬少女的髮香刺激他的嗅覺,額頭
 
上柔軟的觸感讓他本來緊張的情緒也緩和下來。髮梢刷過的肌膚都有種痕癢感。
 
「欸?我哪裡!」聞言,她馬上鬆開手想要拉開距離。
 
「想知道?」在她收回手之際很快抓回,他勾起勝利的笑容。「那就告訴我、剛
 
才的問話可還沒完。」
 
「哪有這樣!」她投一個自以為相當凶狠的眼神。
 
「等價交換?」看到她的眼神仁王笑意更深,抓到主導權讓他感覺愉悅。「我倒
 
覺得這條件不錯。」故意再靠近一點,目的是讓她乖乖就範。
 
「什麼條件……等等你幹嘛!」她感覺他靠得越來越近,還有貼在她腰上的手開
 
始不安份起來。
 
「沒啊?」仁王沒理會的她抗議,挑起她的下巴:「那妳的回答是?」
 
「我、我知道啦—!」她雖然不太願意把事實說出,但是當下的狀況不容許她拒
 
絕。「聽你的就是!」
 
「成交。」聽到她的答應,仁王也就鬆開了手。
 
「可惡、」被鬆開她馬上逃開,「這對心臟可很不好…...
 
「然後,你答應我的事。」仁王眼神突然認真起來。雖然他很想繼續剛才的事,
 
但還是希望她趕快把心事說出。
 
「就、」每次她只要直視那雙金褐的眸子就老不在自在。他銳利的目光像是能夠
 
看穿她的內心,洞悉她的想法一樣。就連本人也不清楚的事他也會理解實在很不
 
可思議。恐怕世上如此懂她的人只有仁王 雅治。同樣地,他渴望了解的也只有
 
她一人。
 
「我很不安。」過了半晌,她總算把卡在喉嚨的話說出。「越是希望做好,越是
 
把自己逼進死胡同。」
 
「怎麼說。」仁王反問。
 
「就職活動的事。」女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單手撐首。「就不怎麼順利,因為
 
文系畢業生的競爭相當大。」她自認有著不輸於人的能力,然而世事豈能完全盡
 
人意。所謂的運氣在某程度上也是必要的。「特別是我投的公司,大多門檻都很
 
高。」說著,她伸手梳理自己的頭髮。
 
「不同於你建築系的學生,文系生要多少就有多少。加上翻譯、寫文稿的工作向
 
來也是大熱之選。」
 
「所以?」仁王沒特別下什麼評價,只是一直用反問的方式引導對方逐步把話說
 
出。始終需要由本人親自踏出第一步才行,他深信她能夠靠自身找到答案。大手
 
覆上她的頭,輕輕撫著,像是一種無聲的鼓勵。
 
「所以我要分秒必爭,這樣才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她沒阻止仁王的動作,反倒
 
很自然的輕輕靠上他。從仁王衣物身上散發出的氣味讓她有種安心感,可以冷靜
 
下來。「仁王 雅治。」
 
「唔?」專屬她的髮香成功誘惑到他,他禁不住親吻她額前的髮絲。
 
「我不希望只站在原地,一直等待你的安慰。」她伸手環抱仁王,這是她第一次
 
的主動。她希望這樣能讓對方明白她的決意。
 
「雖然我很喜歡妳這麼主動吶……」仁王很自然的回抱女孩,但對於她的決定不
 
怎麼認同。他從來不是一個會聽人話的人,特別是面對她的事。
 
「但若要不管妳,我拒絕。」
 
「怎麼這樣、」
 
「看看妳的表情。」他蹙眉,食指戳在她的眉間。「好緊、這裡。」
 
「唔、哪裡!」
 
「全部,都好緊繃。」他皺了好看的眉,表情難得認真起來。「這不像妳。」
 
「可惡、」
 
每次都是這樣,她希望他不要再管她的事,結果都會變成這樣。她大概這輩子都
 
離不開仁王 雅治這個人。
 
「這不好?」仁王收緊手臂,將她抱得更緊。「妳的話,什麼也做到。」他勾起
 
薄唇,話中似乎有著雙關的意思。
 
「仁王 雅治你這混蛋……」女孩沒鬆開懷抱,卻用力抓住他的衣服。
 
「噗哩。」他笑著,露出一副勝利的表情。
 
 
 
 
「—結果,還是要衝。」女孩一身黑色的套裝,手上提著同色系的皮製公事包。
 
「噗哩。」
 
「然後、你為什麼會在這。」她稍微把身子挪開一點,上下打量著旁邊頂著醒目
 
銀髮的男孩。
 
「我不可以來?」仁王往前踏步,想要把倆人的距離拉近。
 
「不可以。」女孩直接了當的說。「你會妨礙到我。」
 
「吶、我說…….」無視她像是威脅的言辭,他逕自把手搭上她的肩。「就沒想過
 
我來這裡的原因?」
 
「你該不會、」她雙眼瞪圓,驚訝的對上他的雙眸。
 
「不是為了你—」仁王把手從她肩上移開,「這樣可以?」
 
「隨便你,總之我要進去了。」她整理好頭髮,調整好衣裝之後就進去大樓。
 
「祝好運。」他勾唇,揮手目送人直到身影漸逝。
 
 
 
女孩緩緩的踏著細步,還不習慣穿高跟鞋的關係走一步都要很小心不能有任何失
 
禮的舉動。這次的面試不容有失,不成功便成仁。她想要集中精神,然而她感覺
 
胃內有什麼滑過似的,起了一陣小絞痛。
 
「不……
 
又來了,無形的心理壓力。
 
每當她要面試的時候就會這樣。胃根本就好好的但總會在這種時候莫名的痛起
 
來。眼前的機會的會再次溜走嗎—她不禁如此的想。
 
「不。」她抿唇,握緊雙拳。「我可以的……」小聲的喃喃,自言自語的自我鼓勵
 
著。她摸了一下肩頭,還殘留著仁王剛才的觸感。她已經沒有什麼好怕了。因為
 
她現在有他在,儘管她不想承認。
 
她挺直身子,為衣裝作最後一次檢查就推開面試會室的門。
 
 
 
 
「什麼時候才會有消息……」她忐忑不安的在房間內來回打轉。
 
「『大概』一個禮拜才會有通知—」相比女孩的緊張,仁王一臉輕鬆的躺在床上。
 
「『大概』是一種不肯定的詞彙,有著不確定的意思。」語落,繼續翻看手中的
 
雜誌。
 
她決定不再理會他,畢竟他只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你還真是老實不客氣……」她再次坐到筆電前,打算重刷電郵接收新訊息。
 
「是?」他把手上的雜誌闔上,隨手扔到一旁。
 
「沒事了—唔?」她突然沉默下來,盯著筆電。
 
「唔?」好奇於她的沉默,於是仁王湊過去。「這、」
 
「仁王 雅治。」她轉過頭,眼神認真的對著他說。「這是不是成功了的意思。」
 
她的手不斷發抖,食指胡亂的戳在『恭喜你加入本公司』一行字上。
 
「是。」他抓住她正在發抖的手,緊緊的握著。「恭喜妳跟我一起加入。」
 
「天啊!沒想到真的成功了—」激動、喜悅的心情一湧而上,她禁不住大喊起來。
 
然而她好像聽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等一下,你說什麼。」因為太高興的關係沒認真在聽仁王最後的一句話。「你
 
剛才是不是說、」
 
「是?」
 
「不是!」
 
「啊啊—」他勾唇,一把拉她進懷裡。「—恭喜妳跟我一起加入。」
 
「欸?」她眨著眼睛,明顯不懂。
 
「難道妳不知道自己投的是什麼的雜誌社。」
 
「什麼……啊!你!」
 
「沒錯—就是建築的。」他瞇眼,笑得燦爛。「以後、請多多指教。」
 
「所以你才會出現在那裡!」
 
「噗哩。」
 
似乎她之後的人生的新階段上並不寂寞—『大概』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因為從此多了一個仁王 雅治。
 
他就跟咖啡因一樣,不可或缺。
 
 
FIN.
 
噢耶!我月更了!(欸)上次應該是一個月前更新吧(泣)
因為工作的適應還沒好,加上最近真的蠻忙結果很少寫文……本來還想一個月更兩次,結果卻變成了一個月一次我真的情何以堪orz
 
久違的仁王文!他文的梗都是很現實的梗(?)就是拿我本人的經歷來作梗這樣(?)希望大家喜歡吧!八月要更新的話應該是火神的生日賀文了!我要加油來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