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千歲】 當河水湧進森林時

 「沒來過。」女孩語調平板的說。然後把一本剛收回來的書放到流動木櫃子上。
 
無視又是來追逐那三個男孩的女生。
 
「居然!還以為會看到白石君!」說畢,那女生就跑出去。頭也不回,看來真的
 
是為了追人才來。
 
「煩死。」看著女生漸逝的背影,她冷冷的說。然後再次埋頭於圖書館的工作之
 
中,彷彿剛才的對話沒發生過一樣。「當圖書館是交誼廳啊……」她皺眉,像是發
 
洩將書本重重擱在桌上。再一股兒的坐下,翻開記錄借閱圖書的記錄名冊。
 
「唔?」她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她先用食指穩住稍微滑下的眼鏡,再提起名
 
冊細看。「這……
 
千歲 千里。
 
又是這個讓她印象深刻的名字。
 
她發現這名字借閱圖書的次數很多,多到難以忽視其存在。而且那人所借閱的都
 
不是普通人能看懂,都是一些很有深度的書本。而且大多跟自然有關。
 
看來這位千歲 千里是一位熱愛自然的人。很奇怪,她對於這人從來沒印象。儘
 
管所有圖書進出都必須經由她手才能進行交還借閱—就是沒見過這個人。
 
這實在太詭異,卻成功的勾起她的好奇心。
 
她決定要逮到這個人。
 
她再一次翻開名冊,富有興味的勾起唇瓣。
 
「快到了。」食指掃上『借閱期限』一欄。還有幾天,他必然出現在這裡。
 
 
 
 
幾天過去了,很快來到了『期限』當天。這幾天她都提高警惕,以防千歲千里隨
 
時來到。
 
對於記名字什麼的她實在不大擅長,偏偏千歲千里這名字卻能夠牢牢的記住。即
 
使是見過好幾次的白石等人也要花一點才能記住。她的『記住』是包括人的樣貌
 
跟名字湊合起來的意思。老實說她連別人的臉也不會特別認真的看。
 
熱愛圖書館工作的她幾乎從沒正眼看過任何一位來圖書館的人—覺得沒必要也
 
沒這個需要。她頭一次強烈的對一個人提起興趣。
 
還要是素未謀面的人—也許曾經見過—但都因為她的忽視而錯過。所以這次她絕
 
不會看漏眼。不論是午休、甚至連放學的時間也不能放過。
 
 
 
 
女孩放學後如常跑到圖書館,卻發現預期中要歸還的書本居然就放在辦公桌上。
 
人沒來,只有書來。她臉上盡是失望,還以為終於能逮到人。
 
她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原因。圖書館的面積不大,幾乎一眼就能盡收眼底。加上她
 
事前把老是堆積在前頭的書本移開,這樣有誰來就能馬上看到。然而,一直都沒
 
碰到『千歲千里』來還書。不過她卻想到另一個可能性,就是非本人親自來還書。
 
即使如此,還得要經她的手才能成功交還。盡忠職守的她每次有人還書總要再三
 
查看有沒有損壞才肯放人走。
 
「可惡。」難得的遇上讓她這麼難以捉摸的人。儘管是她單方面的對他有興趣。
 
她決定要整理好混亂的思緒,於是坐下,好讓頭腦能夠運作起來。絕不能因為小
 
事而萌生挫敗感。她隨手拿起一本筆記簿扇涼,午後的悶熱也是讓她感到惆悵的
 
原因之一。
 
「那個—」
 
突然有一個偌大的身影蓋在她前。原本在上方的光源一瞬被奪去。
 
「誰。」她下意識的抬頭看人,是一個身材高挑的男生。然而,挑高已不足以形
 
容他。目測所看他幾乎跟書櫃的高度沒差多少,可能還要再高一點。就一般來說,
 
女孩的身高在女生中也算是中上。實際高度跟一般男生沒差多少。然而,即使她
 
坐下還是能感覺到跟男孩之間的距離感。
 
「原來圖書館是有人在。」男孩瞇起眼睛笑著,毫不在意女孩驚恐的表情。似乎
 
早就習慣別人對他身高的反應。「我想—唔?」
 
「千歲 千里。」女孩不怎麼禮貌的打斷他的問話。不知道是打從哪來的勇氣,
 
讓她很直接的道出腦裡的那一個名字。
 
「—是?」千歲慵懶的回答。沒驚訝於女孩知道他名字這件事。他就是這麼不拘
 
小節的人。「我要續借這本書……」他指著女孩手中的書,「這實在太好看。」
 
女孩覺得跟預期中的他有著很大的落差。
 
到底是她過於期待千歲還是怎樣。沒錯,確實是充滿意外性—不過跟她想像中來
 
得普通。除了身高跟獨特的腔調之外,其他就跟普通的男生沒差。
 
「我知道。」女孩站起來,快速辦好手續再把書遞回給千歲。
 
「你知道……?」拿好書,千歲富有興味的看向女孩。先不說女孩為何知道他的
 
名字,因為就圖書館委員這一個身份是不難理解。但連借閱記錄也能記得如此詳
 
細,這點倒是挺讓他佩服。
 
「別再翹課。」女孩補上一句。
 
「謝謝……唔?」千歲打算接過書,卻聽到意外的發言。
 
「你常翹課來還書。」她幾乎是用肯定的語氣說出。
 
「嘿—是啊—」沒覺得有什麼問題,千歲很乾脆的承認。他發現眼前的女孩比書
 
更有趣,只是一直看漏了眼。大概是女孩刻意掩飾著其存在,他這麼的想。
 
不怎麼修飾的外表、不擅言辭的個性—的確是校園中不受歡迎必須具備的因素。
 
女孩完全符合以上因素。她知道他的名字,卻不知道他是『誰』。就這點已經讓
 
他覺得很有意思。「因為、書很好看。」千歲隨便道出一個理由,想要試探女孩
 
的反應。
 
「跟翹課有什麼關係。」女孩直接了當的說。她並不是要當什麼好學生或是好抱
 
不平,只是單純不爽他迴避問題的態度。她跟別人抬槓的次數實在多不勝數,但
 
她主動找碴卻是第一次。大部份都是別人先找上她—不過也是她的語氣和態度所
 
致。
 
千歲嘴角上揚,並沒因女孩的回答而有所退縮。
 
「是沒關係啊。」他很漂亮的反駁回去。他知道她並不是要當正義使者而去指摘
 
翹課的問題,只是想要一個確實答案而已。儘管是很沒意思的回答。「而且、天
 
氣很好。」然後他馬上把話題扯到毫無關係的事上。這就是千歲 千里。一個行
 
動飄忽,讓人難以捉摸的人。
 
她覺得被對方耍得團團轉。打從一開始千歲根本沒打算認真在回答任何問題。也
 
許是她單方面的在意。
 
她從來都不會在意或是介意別人做什麼、說什麼—現在竟然會對第一次見面的千
 
歲有這種感覺。再想下去只會傷害腦細胞,所以她決定無視。就像對著白石、謙
 
也他們的時候一樣。
 
看她沒回答,千歲沒繼續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她整理著書本。明明他已經常常
 
進出圖書館,卻沒注意過她的存在。即使有時候從白石他們聽過她的『事蹟』還
 
是不以為意。直到他親眼看到她。
 
他是一個男生,不可能沒留意女生的長相。但先撇開長相不提,她的個性也很吸
 
引他。跟他的搭話的女生很多,但像她言語間帶有挑釁性的沒多少個。對他來說
 
實在很新鮮。
 
「吶、」千歲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她隔壁。可是她依然埋頭繼續進行工作,完全沒
 
打算搭理他。不在意她的冷淡,他繼續說下去:「妳、很在意我?」直球,而且
 
是充滿爆炸性的發言。
 
「是。」女孩馬上回答,因為她從不會說謊。回應同時手不忘繼續手中的工作。
 
千歲愣住,沒想到她比他還直接。
 
「我只是很想知道,經常看這種書的人是一個怎樣的人。」沒聽到千歲的回應,
 
女孩就繼續把心裡的疑問說出。
 
「怎麼說。」知道對方對他很有興趣,千歲越來越興奮。「你也喜歡?」他嘗試
 
用反問形式釣她上勾。
 
「不是。」女孩淡淡的回應。她可不是那麼輕易被人牽著鼻子走的人。「只是—
 
覺得喜歡大自然,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這樣、」千歲笑意更深,「要不要一起去。」
 
「什麼。」她抬頭,對上千歲的雙眼。眼神堅定且認真,不像是玩笑。
 
「跟妳說,我翹課就要去感受這一切。」語落,千歲牽起女孩的手。他不等她的
 
回應,就直接拉人跑出圖書館。
 
 
 
 
她告訴自己,這是不對的。因為上課的時間快到,她應該待在的地方絕不是這裡。
 
但無奈就是沒法甩掉千歲的手。或許,是她心底還是有所期待。
 
繞過中庭,穿過叢林就是後庭。在一遍嫩綠後面是一道鐵門。從鐵門的鏽斑上看,
 
甚少有人打開過。然而,千歲卻非常熟練的解開門的鎖。完全不留痕跡,看來已
 
經是慣犯。
 
「來、」輕輕的鬆開手。撇頭看了她一眼,彎下身子穿過鐵門。木履子跩過門框,
 
一躍就穩在石地板。他淺笑,看向在門另一頭的女孩。等待著她的主動。「應該
 
不用扶你?」

女孩不作聲,稍微助跑跳躍—
 
一下子穿過狹窄細小的框框。連身材高大的千歲都能過她不可能做不到。
 
「啊、很好。」千歲比了一個姆指。然後轉身繼續往前走。女孩跟隨在他後方,
 
既沒走上前跟他並肩也沒有要折返的意思。
 
一路上他們就這樣一前一後,沒語言上的交流就這樣安靜的走著。只能聽到風聲
 
跟木履敲在地上的聲音。儘管她跟他才認識一會。女孩並沒因此有所懷疑反而很
 
享受這種感覺。但就像跟千歲認識很久一樣,所謂的精神交流。
 
她從書本知道了他,他因書本知道了她。
 
 
 
 
「到了。」千歲停在一個巷口前。「—天堂。」
 
穿過巷子,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狹小的空間。看來是放置廢棄家具大型垃圾的場
 
所。
 
「喵—」在巷子裡傳來貓咪的叫喊聲,似乎是嗅到千歲的氣味。
 
「是貓?」女孩順著聲源看去。她沒想到在四天寶寺的附近也會有類似廢墟的地
 
方,而且還住在一大群野貓。
 
「大家,我來了—」千歲張開雙手,彷彿回到自己的家一樣。
 
看到熟人,貓咪一湧而上,繞在千歲的腳邊打轉。他一臉享受的彎下身子,摸了
 
摸離他最近的一隻花貓。被千歲溫暖的大手撫著,貓咪舒服的伸展身體。
 
「大家,今天我帶了新伙伴喲。」他伸手,很輕易就將女孩拉進貓群之中。因身
 
高的關係,女孩就像被抱在他的懷中一樣。
 
「千、千歲!」
 
「貓很可愛,要摸?」千歲沒理會女孩的抗議,只想分享眼前的美好。抓住她的
 
手,在貓的下巴搔著。
 
「你!」女孩覺得自己的臉頰正在升溫。「這是?」她的指頭接觸到毛茸,然後
 
貓就很舒服的躺下。
 
「牠很舒服。」千歲解開她的疑惑,卻沒注意到小臉的紅暈。「牠已經被妳馴服
 
了,跟牠玩吧。」他溫柔的拍拍她的肩,鼓勵著。
 
「這就是你要給我看的東西?」女孩總算習慣親密的接觸,冷靜下來。
 
「對。」他隨即想到什麼。「啊、還有舊的將棋盤—可以來下一局。」說畢,他
 
指指在角落的一個小紙箱。「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現在,多了一位新成員加入。」
 
「誰。」她盡量保持冷靜,不希望表現得太突兀。
 
「妳啊—」千歲低頭注視懷裡的她,順手讓她轉回面向自己。「就是妳。」他重
 
申多一遍。「啊、該不會—」
 
「怎樣。」她已經放棄掙扎,乖乖的就範。
 
「該不會是妳怕貓?貓很可愛啊。」千歲輕皺眉,一副受到委屈的樣子。
 
……不討厭。」
 
「那就好。」聽到她的回答,千歲總算鬆一口氣。「因為這裡的美好,真的很想
 
讓妳感受一下。」
 
她沒特別回話,蹲下、再把花貓抱起。她輕輕的用手撫上牠的背,貓舒服的依偎
 
在她的胸前。
 
「啊啊,不錯。」千歲開懷的笑。「牠喜歡上妳咧—」大手拍拍她的頭。
 
「喜歡?」大眼睛眨巴,她抬頭對上千歲的褐眸。
 
「對、喜歡。」千歲強調。「太好了—以後也要來,圖書館委員。」
 
「會考慮。」女孩嘴角微揚,把貓放到他手裡。「那請你不要再翹課來還書。這
 
會增添我的麻煩。」對她來說,沒有比圖書館的工作還要重要的事。至少就目前
 
來說。
 
「欸—這樣啊—」他抓抓蓬鬆、帶點捲曲的頭髮無奈的說。「就不能通融一下?」
 
「翹課不是一個學生應有的所為。」她馬上駁回。
 
「可是—」千歲將貓咪放回地上,走近她前。「你現在也不是翹課了?」他笑嘻
 
嘻的捏了捏她的臉頰。「所以是共犯—」
 
「你……」原來這一切都是他的計算之中,她失算了。「原來早就計算好……」女
 
孩臉色一沉,伸手回捏他的臉。
 
「嗚!」被她捏臉,他輕叫一聲。「不是耶、只是下意識想帶妳來……不知為何有
 
這種感覺。」
 
女孩回他一記狠瞪作為回答。
 
「嘛……我會注意出席率。」他從她的眼神中知道不能再說下去。「就……盡量少
 
翹一點。」
 
「總之書要在我的情況下才能還。」她關心的始終還是書本。「你要翹課也跟我
 
無關,但是書一定要檢查過後才能放你走。」
 
千歲愣住,沒想過女孩說別翹課居然是衝著書來,不是因為他。他頓時有點小失
 
落,但卻覺得女孩越來越有意思。
 
「噗哈哈哈哈!真有妳的、圖書委員……」千歲實在哭笑不得。「我很中意妳。」
 
大手毫不客氣的揉亂她的頭髮,不知道已經踩到地雷。
 
「喂、別亂摸。」她語氣低沈起來。
 
「有什麼關係—」
 
「千歲,我勸你趕快停止。」
 
「唔?」他不解看人。
 
「不然你要在這睡一會。」
 
下一秒,千歲覺得整個世界變得黑暗起來。
 
 
 
 
 
「唔!」千歲驚醒,疑惑的眨著眼睛躺在床上。
 
「啊、你醒來了。」看到千歲醒來,保健室委員‧白石 藏之介馬上走到床邊。「
 
還好?」看來白石就是今天當值的委員。
 
「白石……?」千歲坐起身子,表情狐疑。
 
「你應該見到『她』了吧。」白石淡然的說。「圖書館委員。」
 
「是啊、沒想到連白石也認識她。」
 
「當我看到你時,你是倒在路邊。」白石壓低嗓音。「然後……是她叫我來接你。」
 
白石眼神詭異的看向千歲,猜想兇手就是女孩。只有她才會出手那麼狠而且一擊
 
就能把人打倒。就算是比她高大的人。「大概是你被她打昏了。」白石很想知道
 
千歲對於真相會有何種的反應。
 
「是嗎。」千歲眼前充滿著笑意,並沒因為真相而受到打擊。「白石啊。」
 
「唔?」
 
「—她很有趣不是。」
 
千歲自知惹上了一個麻煩的人。
 
但他是比她還要麻煩、難纏的人。
 
一旦看中了就不會放手。
 
這就是千歲 千里。
 
河水已經氾進森林,一發不可收拾。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安!
沒想到真的是兩個星期更一篇文章~有好消息就是終於找到工作!!
希望能夠盡快熟習到工作就好~至於寫文方面也不希望荒廢就是~


四天寶寺的系列到這篇為止是第四篇,希望能把全部的四天寶寺成員寫完!
總算有點戀愛情節出現了~~~現階段千歲只是對女主角有興趣而已,還不到喜歡這樣不過謙也是真的喜歡上女主角(爆笑)但看來他的前路還是相當艱難?(魔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