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BG 一秋高中篇‧交往總要在雨天

 
儘管此刻陰雲滿佈,總有一刻能瞥見光明。她打從心底裡深信著。
 
雖然對專心教導國文的老師有點抱歉,比起聽課她寧願欣賞在玻璃窗外的景致。
 
春天逝去,迎接而來的是梅雨季。
 
是她、還有圓堂一眾人剛成為高中生的第一個月。眾人順利的升上雷門附屬高
 
中,然後理所當然的加入足球部。秋跟國中一樣,當上球隊的經理。同伴少不了
 
就是夏末,雷門理事長的掌上明珠。可愛的學妹‧音無春奈則升上國三,繼承前
 
輩們的意志在國中部的球隊裡奮鬥。
 
然後秋最重要的『那個人』也回到她的身邊。不再是頑疾纏身的他,而是完全
 
恢復健康、能隨心所欲踢球的一之瀨 一哉。
 
一想到他,小嘴不禁上揚。臉上漾溢著幸福的神情。
 
能夠在同一所高中就讀,這是多麼高興的事。然而,她沒想過對方是意外的受異
 
性歡迎。先不談歸國子弟這背景,光是清秀的外表已相當討人喜愛。在異性之間,
 
他的存在已成了一個小騷動。爽朗、陽光的一之瀨大概沒發現自己有多受歡迎。
 
然而,秋卻把一切看在眼內。不過他們沒在交往,也就沒什麼好嫉妒。
 
她如此的催眠自己。
 
 
 
「沒、沒在交往!」夏末大喊。很不優雅的讓手中的筷子跌落在地上。「木野你
 
不是開玩笑吧。」
 
「夏末同學太大聲了……」秋不好意思的說。把夏末的筷子拾回,用小毛巾擦拭
 
乾淨。「給。」溫柔的遞回。
 
沒想到那麼快就來到正午。直到夏末跑來班上找秋,她才知道自己足足愣了一整
 
個早上。這兩人自國二認識至今,待在球隊裡經歷種種難關。已經成了無所不談
 
的好朋友,戀愛的話題也不例外。
 
「因為……呃、謝謝。」夏末接過筷子,「木野妳們不是……接過吻了嗎。」提到
 
關鍵詞,夏末也有點不好意思。壓低嗓音說:「所以怎麼可能沒在交往。」
 
「就很自然……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秋回給對方一個牽強的笑容。「加上不希望
 
給一之瀨君添麻煩。他好不容易才康復跟適應這裡的生活。」說著,連進食的動
 
作也停下來。「只要能聽到他一句『我喜歡妳』已經足夠。」
 
「絕對—不夠!」夏末實在看不下去,提高嗓門說。「你怎麼這樣委屈自己?」
 
放下筷子,兩手抓住秋的肩頭:「幸福有時候是要自己主動爭取的。」「不要像我
 
那樣,不能見面才來後悔。」回想起之前跟洛可可待在一起的時光,既甜蜜又苦
 
澀。「妳已經失而復得,別再失去!」
 
「夏末同學……」秋不敢相信的看向眼前的女孩。沒想到之前高傲的大小姐居然
 
如此感性表達自我的情感。「—謝謝妳。」拍拍對方的手,表示感激。「有妳這個
 
朋友真好。」
 
「我、我只是……」被稱讚,夏末有點不知所措。「這還用說……因為是朋友。」
 
別臉,打算掩飾害羞。
 
「噗,真可愛。」
 
「木、木野!」
 
女孩兒的心事就是這樣的青澀跟可愛。聽到夏末一席話,秋決定了—果然要說清
 
楚才行。老是不明不白也不是辦法。
 
 
 
沙沙—
 
「啊、下雨了。」被敲打在玻璃窗子、響亮的雨聲吸引,一之瀨停下步伐。「雨……
 
專注的看著雨景。隨著雨聲漸大,腦海裡一縷縷的回憶逐漸湧現。
 
不其然想起『那一天』的事。
 
跟秋差點剖白的那一天。
 
那時候的他還是被病魔纏繞,能否再踢球也是一個未知之數—然而,守得雲開見
 
月明。在世界大賽後回到美國後得到適當的治療,身體在一年的復健後得以復
 
原。儘管復健多麼的辛苦,他都咬緊牙關熬過去。就像之前車禍後的那一次一樣。
 
他終於能夠抬起頭去迎接她。
 
木野 秋,他一之瀨 一哉這輩子最喜歡的一個女孩。
 
真是一個如夢似幻的回憶。
 
告白也說過、甚至連接吻也接過—就是沒正式交往。
 
「唔、」回想起那一吻,臉頰的熱度不斷。「真是。」就連在美國的好友‧土門
 
也老是唸他為何不把握機會作出最後一擊。在眾人眼中,這兩人早就是一對了。
 
「好!」心動不如行動。握拳,下定決心。「現在就去跟秋……
 
「喲、一之瀨。」
 
「嗚哇!」被背後的人聲嚇到,一之瀨手中的課本全數跌落在地上。「嗚…..
 
堂?」
 
「呃、抱歉!」驚覺是自己的過失,圓堂連忙彎下身子替把課本拾好。
 
「不是你的錯。」同樣蹲下整理著書本,一之瀨說。「倒是今天……」說著,瞄了
 
窗外一眼。「練習要取消吧。」都下到這種地步,就算多愛足球的圓堂也不會如
 
此無謀的繼續進行練習。
 
「當然取消啊。」圓堂馬上回答。
 
「是啊。」有點小錯愕,一之瀨撐起身子來。「還以為……
 
「以為我會無視風雨繼續?」將最後一本書放到一之瀨手上。「換作以前的我或
 
許會這樣。不過人會成長。」圓堂雙眸閃爍著跟過去不同的光芒。大概至國二
 
開始遇上不少對手、經歷不少,逐漸變得冷靜、成熟。
 
聞言,一之瀨泛起濃濃的笑意。
 
「—我能來到雷門真好。」沒頭沒腦冒出這句。
 
「唔?你一直也在喔。」圓堂在各方面是成長不少,但其他方面還是一貫的遲鈍。
 
「算了—是說你來幹嘛。」好奇對方的來意。「你不是這班上的吧?」雖然他也
 
不是,但來找人另當別論。
 
「啊、來找小秋。」圓堂很直接的表示。「跟她說今天的練習取消。」儘管雨下
 
多大,通知也是必要的。
 
「讓我來跟她說!」聽到圓堂的話,一之瀨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是上天賜予的
 
一個絕好機會—一個完美的找人藉口。「不用麻煩你,我剛好也有事找她。」
 
「喔、那好吧。」沒深究一之瀨的結巴跟不協調感,圓堂也就順他的意。「麻煩
 
你了,那我去通知豪炎寺他們。」揮揮手,就往相反方向走掉。
 
「嗯!就這樣!」這樣就得到一個合理的藉口去找人。一之瀨心想。
 
 
 
 
嗒、嗒、嗒。
 
從社辦屋簷滑下無數水珠,敲落在門前的石板上。秋正獨自待在的房間裡,等著
 
眾隊員的到來。即使雨下得很大,她還是過來。因為在還沒得到通知的情況下絕
 
不能就此翹掉社團。先來把地方打掃得一塵不染,然後再把資料整理幾遍還是沒
 
半個人來。就算她多有耐性,少不免還是有點在意。
 
「大家……都跑到哪裡去。」洩氣的把掃把放回原處,一股兒坐在椅子上。
 
碰。
 
似乎有誰碰撞到社辦的門。
 
「誰?」聽到聲響,秋連忙從椅子上離開走近門扉。「這裡是足球部。」
 
「是我。」在吵雜的雨聲中混著一把男聲。「一之瀨。」一之瀨故意扯高嗓門,
 
以免被雨聲蓋過。
 
「一之瀨君?」得悉來者是熟人,秋馬上把門打開。「你怎麼、唔。」門扉大開,
 
讓本來困於緊密空間內的空氣產生流動。從門縫飄送外來的風雨。
 
「呃、快進去。」意識到這樣不好說話,一之瀨連忙擋在對方前面。「來、你先
 
進去。」冰冷的雨水打落在背部,讓一之瀨不禁挺直身子。不過還是護著眼前的
 
女孩。
 
「嗯!」感覺到這樣很不妙,秋連忙退到室內。「一之瀨君也快進來!」伸手抓
 
住對方拉人。
 
「呃、嗯。」任由女孩拉著,一之瀨也趕快進去。手上的觸感讓他覺得剛才被雨
 
淋到是值得的。
 
總之,計劃成功了。
 
 
 
「真是……怎麼就這樣跑過來。」秋語氣帶點責備的說。一邊從裙子的口袋裡掏
 
出嫩綠色的手帕替一之瀨抹去沾在制服的淚水。絲毫沒發現二人的距離非常貼
 
近,幾乎她一抬頭就能直接對上他的臉。
 
他感覺到自她呼出的溫熱氣息。左胸口內的跳動越來越頻密。
 
寂靜且密封的空間只能聽見外面的雨聲—其次是他的心跳聲。不過秋聽到與否,
 
他倒不清楚。他只聽見耳腔內迴盪著『撲通、撲通』的聲音。
 
現在他的身高已經比她高出一個頭,不像以前平視看人。低頭看著她為了他所作
 
的一舉一動,細心、溫柔。似乎一伸手就能將人環住的距離。當然他很想就這樣
 
抱緊她不放,但這樣實在太自私。
 
雖然他們曾互相表白過心跡,也不代表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一之瀨君?」總算替一之瀨擦乾制服,但發覺對方老是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
 
思考什麼。
 
「呃、謝謝。」秋的輕喚讓他回過神。「不好意思,麻煩到妳。」幸好在沒出手
 
前被叫住,不然他就會做出難以挽救的事。


「不會。」秋輕笑,把手帕摺疊好、放回口袋裡。「對了,為何只有一之瀨君。
 
圓堂君他們呢?」
 
「呃、就是……」一之瀨心虛的把視線移開。「今天練習取消,我代替圓堂來告訴
 
妳。」
 
「欸。」秋大喊出來。「害人家等那麼久……圓堂君真是。」
 
聽到秋的話,一之瀨的良心隱隱作痛。
 
「唔……總之你現在知道就好。」雖然很有罪惡感,但為了他倆的幸福,只
 
能讓圓堂蒙上不白之冤。即使說謊也要達到目的。一之瀨內心默默跟圓堂道歉。
 
「也是。」看來秋並沒有任何懷疑。「那我要回去了、一之瀨君。」
 
「那個、秋。」條件反射的馬上叫住她。「我……」支支吾吾的,眼神認真。
 
「怎麼了?」碧綠的大眼睛眨著,抬頭對上深褐的眸子。
 
「其實我、」一之瀨吞口水,一臉苦惱。「就是……
 
「有事?」這下害秋有點緊張起來。
 
「就是我忘了帶傘…...哈。」他不好意思的搔臉。
 
秋輕嘆一口氣。
 
「一起回去吧。」對於眼前一之瀨,秋實在無法撇下他不管。「我送你。」
 
 
 
 
一之瀨不後悔自己撒了小謊。其實有好好的把摺疊式雨傘帶在身上,然而一聽
 
到秋說要走了—不其然就掰了一個理由出來。人類是自私的生物,特別在愛情上
 
尤其明顯。就是希望她能繼續待在自己身旁。畢竟最重要的話還沒說。清楚秋的
 
個性絕不會袖手旁觀,會主動提出一起撐傘回家。
                            
一之瀨撐著印有可愛小花圖案的草綠色雨傘,跟秋並肩走在濕滑的石路上。
 
天雨路滑,石路不好走。他體貼的放慢步伐配合秋的速度。不得不說這把傘實在
 
太小,但卻巧妙的造就二人親密接觸的機會。他能感覺到她的手臂擦過肌膚的觸
 
感。
 
「一之瀨君。你今天好奇怪。」覺得今天的他老是神不守舍,心事重重的。即使
 
現在倆人靠得多近,她依然看不透他的心。「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想事情。」一之瀨停下腳步。水珠串因他的停頓而紛紛落下,滴落他倆
 
人的肩頭上。水點化大,弄濕白襯衣。
 
「什麼事?」秋好奇的反問。
 
「妳的事情。」他直接的表示。比起思前想後,倒不如直接剖白來得乾脆。「對
 
於我,妳有什麼想法。還有我們的關係。」
 
「一、一之瀨君。」聞言,碧綠瞪圓。沒想到一之瀨居然跟她有同樣的疑問。「就、」
 
一下子的爆發性的發言讓她思考不能,難以回話。
 
「不要緊的。」洞悉她的想法,一之瀨溫柔的拍拍她的肩。「不用勉強自己去想。」
 
「一之瀨君總是那麼溫柔。」小手輕輕覆上肩上的手。
 
「秋……」手的觸感像是觸發了什麼。
 
忍耐不下去了。
 
抓緊小手、順勢將人擁進懷。
 
「其實我不是妳想像中的那麼溫柔。」用力抱住她同時拿好傘。「只是一個很自
 
私的人。因為害怕關係改變,一直都沒把『交往』這件事說出來。」說著,握在
 
手中的傘有點搖晃。秋能感覺到他有多緊張。「我喜歡妳,很喜歡很喜歡—這種
 
心情絕不虛假…..我實在太軟弱,連一個承諾也不能給。」明明連艱辛的物理治
 
療跟復健也能耗過去,偏偏提出交往這種事就難以啟齒。
 
「不要自責。」從剛才就聽著他真誠的剖白,說實在不可能無動於衷。曾想過對
 
方是不是不大喜歡她—看來這想法是多餘。「不安、不知所措是人之常情。」輕
 
輕的回抱他,「我們真的走了一段很漫長的路。從美國到國中—然後在世界大賽
 
上再一次見面。當然、三月的時候也是。」國中畢業禮當天得悉他完全康復的消
 
息,比世上任何東西都要珍貴。
 
「所以決定了,不會再放開你。」小手抓緊他握著雨傘的手,施力。「如果一之
 
瀨君不敢說,就讓我來。」現今世代男女平等,秋覺得女性是應該主動一點。
 
「呃、不,這個……」雖然知道秋是進取的人,但卻料不到對方會如此的積極。
 
「因為我喜歡一之瀨君所以沒關係。」微笑,想讓他安心一點。「所以,我們交—」
 
「等、等一下—!」一之瀨大喊,將秋的話打斷。
 
「一、一之瀨君?」此舉讓秋一頭霧水。
 
「始終還是身為男生的我來說比較好。」
 
一之瀨嚥下一口口水,深呼吸。
 
「木野 秋,請跟我交往。當我的女朋友好嗎?」他幾乎一口氣把話說完。
 
秋沉默不語。臉頰上的溫度不斷上升。儘管是預料中事,但心臟還是承受不了這
 
般衝激性的告白。
 
「秋?」沒得到預期中的回答,一之瀨小疑惑。輕輕掃過她的背,在是不是他讓
 
她緊張了。「沒事?」
 
「沒、沒事。」她高興得快要屏息。「只是太高興才、」紅暈漫延到耳根,她低
 
頭、不敢直視對方。
 
「那……是答應了?」雖然知道這問題很白癡,但還想要一個肯定。
 
「嗯、請多多指教……男朋友。」她不好意思的說。
 
Aki(秋)—!」再次用力抱住人。
 
「一、一之瀨君!」雖然早已承認彼此的關係,但親密的舉動還是讓她害羞得很。
 
「就這樣多一會?」他笑著,禁不住想要捉弄她。
 
「現在在街上啦!」她有點哭笑不得。
 
儘管下著雨,還是也能夠前進。
 
在這下雨天,一對男女在傘下的互擁歡笑。
 
 
 
 
「—真能幹呢。木野同學。」咬一口煎蛋,夏末富有興味的笑著。「沒想到下雨
 
居然帶來機會。」今天這對要好的女孩兒再次聚在一起享用午餐,一邊說著感情
 
事。「然後道具只需要一把傘子就可。」
 
「夏、夏末同學!」秋不好意思的放下筷子。「雖然……我也這樣想啦。」
 
「看吧。」
 
「別笑我啦!」
 
「搞不好我也能用這招?」夏末半開玩笑的說。「忘了說、恭喜妳們。」
 
「謝謝。」秋微笑的點頭表示謝意。「實在、太好了—」
 
 
 
從國小到國中,國中到高中。他倆終於能夠在一起。
 
雨天既是結束,也是開始。
 
亦是契機。
 
至少對一之瀨來說,他人生頭一次的小技倆奏效贏得美人歸。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啊啊啊啊—很久不見的一秋!(叫啥)上一次寫一秋好像都是兩年前了(大笑)到現在還很喜歡這小倆口,特別在雨天時更會想起他們……喜歡這CP已經不知不覺好幾年。
 
之前已經很想寫他們高中的待續,但恰好(?)碰上忙碌的時候、之後又迷上黑籃結果就放置了XDDDD其實不只一秋,一秋身邊好幾對BG都很想寫~比如說因為這兩人一起,其餘的人關係會是如何—也是很有趣的題材。(特別是莉佳跟夏末、冬花)
 
GO已經很久沒看lllb大概是看到跟次世代之子對決初賽吧(?)京葵個人真的蠻喜歡,但就沒一秋愛那麼深(真敢說)不過這對算是我在GO裡最喜歡的一對,希望有機會寫看看!還有蘭茜、拓茜三角關係也不錯這樣。
 
但首先要補完動畫,不然好難寫XDDDD最後感謝點閱這文的你!還有一直喜歡一秋的朋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