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白石】 親愛的感冒菌(2013年生日賀文)

 
『沒關係,真的。』
 
溫柔地回應對方的道歉。儘管很失落,但她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很抱歉、藏君……』電話裡頭傳來她嗚咽的聲音。
 
『不要緊,我明天來看你吧。』
 
—如是者,生日之行就變成在她家渡過。
 
「這也不壞?」自言自語的,像是自我安慰。停下步伐,頓足在她家的門前。然
 
後伸手按下門鈴。
 
「是誰……?」女孩強行撐起乏力的身子,靠著牆緩慢的走過去玄關。
 
「是我,白石。」


「呃、你怎麼—」知曉來者,女孩馬上把門打開。
 
「—怎麼來了。」白石笑著把話接下去。「當然是來照顧我可愛的女朋友。」
 
「唔!」不問還好,一問就是讓人臉紅害羞的回答。女孩覺得臉頰的熱度再次上
 
升,但是跟病情無關。「藏、藏君我不是說了叫你別來……」拚命的提高聲量說。
 
「傳染給你的話就不好。」
 
「沒關係。」臉上依舊掛著一成不變的笑容,單手按著門不讓人闔上。「我有帶
 
伴手禮來喔。」提起手中的塑膠袋子示意。
 
「算了……進來吧。」感冒菌作崇再加上力氣始終不及對方,只能乖乖就範。然
 
而,很高興對方為了她特地到訪。
 
「謝啦。」勾起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你……」手心擦過她的頭頂,撫摸。「……
 
體溫居然這麼高。」光是摸頭就能感覺到熱度,證明這次她得的感冒蠻嚴重。
 
「呃、我有看過醫生的。」聞言,女孩像是作了虧心事一樣緊張起來。「不過似
 
乎不怎麼好轉……
 
「我說妳……」白石皺了好看的眉,直接把人橫抱起來。「病人就該好好待在床上。」
 
溫柔的說,彷彿懷中的人是什麼瑰寶一樣。
 
「藏君!」她不好意思的掩著臉。
 
他笑而不語,平穩的、輕輕的把人抱回房間。
 
 
 
 
推開房間的門,每一個角落盡是女孩的味道。裝潢簡樸但不失少女的可愛風格。
 
他小心翼翼的把女孩放在柔軟的床上,再細心的替人拉好被子。然後他發現—
 
「對了。你的家人?」當為對方蓋好被子後,才察覺這點。就他記憶中,女孩的
 
家裡應該還有父母同住。
 
「都出差去。」她無奈的表示,「是常有的事。」揮揮手,示意白石不用太在意。
 
默默聽著女孩的話,白石的眉頭皺得更深。還是沒法把人置之不理—真是讓人苦
 
惱的女孩。褐色的雙眸漾起憐愛的眼光,大手撫上她小巧的臉龐輕掃。「現在,
 
全部都交給我吧。」柔情的表情跟語調,足以融化人心。「妳只需要乖乖的躺著
 
就可以。」低下頭,想要親一下對方作為結束。然而驚覺還是患病之身的她,
 
如此親密的舉動還是避免比較好。儘管他毫不介意。聞言,女孩這才安心的闔上
 
眼簾漸進夢鄉。
 
確認好女孩是否熟睡之後,白石小心的控制關門的力度然後退出房間外。
 
「好了、是時候開始。」摩挲下巴,打算進行『某個計劃』。
 
 
 
「唔……藏君?」女孩翻一個身,就發現人不在身邊。用力掙開厚重的眼皮,瞥
 
見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打著呵欠,一邊走下床。「睡了那麼久啊。」拉了拉因睡
 
姿不好而掀起的衣擺。
 
「唔?什麼味道?」整理到一半,突然嗅到一股甜甜的香氣。「藏君?」好奇於
 
白石是否幹了什麼『好事』。因為就她認識的白石,老愛製造『驚喜』。當然,『驚』
 
的成份較多。比如說有意無意的肉麻發言每次都會害她小鹿亂撞。不過實際上蠻
 
高興他為她所作的一切。他的心意她一直都看在眼裡。
 
隨手抓了一件外套披上,走出房間。
 
「藏君,你做什……這、」
 
她被眼前的光景嚇呆了。是一滿桌、剛做好的料理。光是看賣相已經被吸引。
 
大概是白石用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蔬菜,讓料理的色彩看起來非常鮮豔。真不愧是
 
完美的聖書‧白石 藏之介,就連作個菜也很完美。
 
「你醒來了啊。」看到來者,白石爽朗的笑著。一邊從廚房把其餘的菜肴拿出。
 
「先坐下吧。」拉開最接近她的一張椅子,「很快就可以吃。」徹頭徹尾的一個
 
家庭主婦—但這時候應該稱為主『夫』比較貼切。穿上圍裙,手執湯勺讓白石看
 
起來跟一個家庭主婦無疑。
 
「謝、謝謝。」她憨笑,然後坐下。「麻煩藏君。」
 
「不會。」他再次勾起迷人的笑容,可惜依舊一身滑稽的裝扮。將剩下的菜全數
 
端出,誘人的香氣充斥整個大廳。白石說著,提起湯勺盛了點稀飯放到女孩的面
 
前。
 
「呃、謝謝……這是稀飯?」盯看熱騰騰的稀飯,女孩覺得跟平常所看到的有點
 
不一樣。
 
「南瓜稀飯。」白石說,再把一盤沙拉推女孩那邊。「南瓜擁有很豐富的營養,
 
加上甘甜的味道、不用特地調味也非常美味。最適合現在的你。」
 
「先吃吃看,小心燙。」溫柔的示意對方吃下。
 
「嗯、嗯。」於是她拿起銀湯匙,喝下一小口稀飯。「好好吃—!」大眼眨著,
 
興奮的說。「藏君真的好厲害!」語畢,再吃多口。「實在太美味了……
 
「你喜歡就好。」勾起寵溺的笑,輕撫她長及腰的頭髮。「再吃多點?」順勢的
 
坐在她旁邊。
 
「藏君你不吃?」
 
「妳先吃,我之後就會吃。」
 
「不行,你做得那麼辛苦、」女孩放下湯匙,「所以也要一起吃,不然我也不吃。」
 
「妳……」聞言,白石有點哭笑不得。不過他很清楚她說到做到。「那……你親我
 
一下的話,我就吃。」眼裡的笑意更深,開始逗弄起眼前的人來。
 
「呃,不過……」沒想到白石居然會來這招,她有點不知所措。「唔……就、」
 
女孩越發越慌張,不知道怎樣找下台階。
 
「噗。」玩到這裡,白石終於忍俊不住噗嗤一笑。「妳真可愛。」伸手捏了粉嫩
 
的小臉一把,「當然是開玩笑,妳可是病人。」
 
「唔、真是……」輕輕推他的手,女孩埋頭繼續吃。
 
「很可惜?」她的反應實在太有趣,害他老是忍不住要逗弄。
 
「並、不、會!」她狠狠的表示。
 
「啊啦,那真是可惜。」語氣像是受傷,但臉上的表情卻不是這麼一回事。然後
 
繼續看人直到菜被吃光為止。
 
 
 
 
「呼……」吃掉一滿桌的菜之後,女孩就被白石趕到沙發去。原因是『病人應
 
該多休息』。
 
明明就沒那麼嚴重—她本想這樣說,不過大概會遭來對方的訓斥。
 
每次看到他露出擔心的神情就很不好受。高興於他的到來,然而老是處於被照顧
 
的一方覺得很不是味兒。特別今天是一年才有一次的生日—卻因為她生病而被迫
 
待在家裡。雖然知道他不會介意,還是過意不去。
 
沒蛋糕、禮物的生日。還要照顧病人,任誰也覺得不夠滿足。不過白石就是這麼
 
溫柔的一個人,無時無刻對她無微不至。
 
「我太幸福了……」輕嘆,女孩側身的半躺在沙發、小聲的自言自語。
 
「想睡了?」總算把碗碟洗好的白石,一邊脫下圍裙說。「別睡這,這樣會讓感
 
冒惡化。」蹲下,跟她平視。眼神好不溫柔。
 
如此的溫柔,讓她的罪惡感越發越大—
 
她撐起身子,對上褐色的瞳孔。
 
「藏君,其實……你會不會覺得很可惜?」她用力抱緊手中的抱枕,戰戰競競的
 
道出心中的憂慮。
 
「可惜?」不解她所指的是什麼,白石一臉疑惑。「可惜什麼?」
 
「就是難得的生日都不能出去,陪我在家裡熬……」越說越小聲,下巴抵在抱枕
 
上。「我覺得…..對你很不公平。」
 
「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從吃飯的時候就察覺到不對勁,原來是這個原因。大
 
手覆上小手,緊握。「我從來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提起她的人,在臉頰上磨
 
蹭。最後在手背上落下一吻。「—為了妳,我甘願。」
 
「但、但是……」她感覺到臉頰的溫度上升,手背微微發燙。「唯一的一天,就這
 
樣浪費掉。」表情盡是愧疚,「都因為我。」
 
他感覺到小手的顫抖,了解到她的自責。實在太遲鈍,怎麼沒考慮到她的心情。
 
本來一心一意的來照顧人,反而造成她心理的負擔。這就叫弄巧反拙。白石
 
之介自以為體貼的結果。
 
「不要內疚……」加重手的力度,白石乾脆坐在她旁邊。大手一撈,很輕易就連
 
人跟抱枕擁進懷內。「我可不是要讓妳露出這種表情而來,嗯?」最後加上一個
 
燦爛的笑容,希望讓懷中的人兒感到安心。
 
「藏君……」伸手,環抱人。「我懂的,不過、」
 
「不過?」撫摸女孩的臉頰,鼓勵她說下去。
 
「不過就控制不了自己。」將手覆上他的。「一方面很高興你來,但同時內心的
 
罪惡感揮之不去。結果就……
 
「結果就扭結起來,不知所措?」聽著女孩的話,白石細心的分析。「我是你的
 
男朋友,這時候你應該要更依賴我才是。」回想起電話中她的嗚咽跟婉拒就很心
 
疼。比起生日這玩意,她比一切都來得重要。應該說連比較也省去,他從來都把
 
她的事情放在首位。既自私又一廂情願的想法,但是他最真實的情感。
 
「人生不只一個生日,你這樣表示我在這個生日之後過不了其他的?」故意把話
 
說得重一點,目的是要讓她學懂不要自責。
 
「我當然不是這樣想!」昂首,女孩緊張的說。「藏君的生日還有很多很多個……
 
才不會只到這為止。」
 
聞言,白石滿意的笑了。
 
「看吧—答案就在這。」伸手的戳了戳她軟滑的臉。
 
「在哪?」歪頭,搞不懂。
 
「妳就是答案。」親吻她的指尖,「人生還有很多生日,然而妳只有一個。」呼
 
一口氣,他又繼續說下去。「最重要妳在身邊,不然一切都變得沒意思。」
 
「傻瓜……」她覺得鼻子越來越酸,「你應該要自私一點…...傻瓜藏。」
 
「如果要成為傻瓜才能待在妳身邊,我甘願。」再次勾起迷人的笑容,「倒是妳,
 
不介意我那麼傻?」笑嘻嘻的半開玩笑。
 
「才不會!」女孩馬上回答。「你才是……不嫌棄我笨、遲鈍,什麼也不懂。」就
 
連她自己有時候都在懷疑是不是做夢。像白石那麼完美的人,居然會看中她。這
 
種自我質疑的想法老是甩不掉。
 
「但我就是喜歡妳。」牽起她的手,另一隻手再覆上、輕輕的磨蹭。「我是不會
 
放開手的。」親吻手背,表示他的心意。
 
「唔、藏君……」象徵害羞的紅暈泛起,兩頰染上淡淡的粉紅色。羞澀的反應跟
 
表情,無疑是一種誘惑、在挑戰聖書‧白石的理性。
 
到底要做到何種程度,才能讓她了解他有多喜歡她。他是君子,從不強人所難。
 
偶爾的逗弄總是點到即止,絕不強迫心愛的人。但似乎他不再下重藥,她是不會
 
懂得他的愛。
 
然後—他想通了什麼。
 
「我說。」收起笑臉,白石換上嚴肅的姿態。「我們、結婚吧。」
 
「欸?」她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結什麼?」
 
「—結婚。你願意嫁給我?」微笑,提起她的右手。用著指腹摩挲無名指。「雖
 
然現在沒法給妳什麼,但總有一天我會親自替妳戴上屬於我的『承諾』。」親吻
 
她的無名指,「這是訂金。」
 
「藏、藏君……」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態下,讓她頓時不懂給予反應。
 
「不要緊,我會等妳。」看穿她的心思,白石溫柔的表示。大手順著她的頭髮落
 
到她的肩。「我絕不是希望讓妳困擾才這樣說。」畢竟他最重視的就是她的意願,
 
作為一個男人也不應該強行。特別結婚這種人生大事,他懂得女兒家是不會那麼
 
隨便下決定。
 
「嗯、嗯……」她害羞的點頭,「不過—我也很高興。」依偎在他的懷裡,就像一
 
隻溫順的小貓一樣蹭。「很高興能聽到藏君這麼說。」笑嘻嘻的說,抬頭對上褐
 
色的眸子。表情好不可愛,加以感冒讓她的臉頰微微發紅、誘惑性更大。
 
……是嗎。」白石盡量抑制住慾望,不去親她。然而懷中的人實在過於沒防備,
 
他開始覺得理智有點崩塌的跡象。
 
但總沒理由推開她。他這麼說。
 
—不過她主動的話又另當別論。
 
「藏君?」發現對方在愣,伸手拉拉他的衣角。「怎了?」大眼睛眨巴,睫毛躍
 
動。倆人的臉越靠越近,但女孩似乎沒發現這舉動有多曖昧。
 
「我在想為什麼沒有生日禮物。」稍微將頭往下壓,低笑。「就有點可惜。」輕
 
皺眉,故作失落。
 
「呃、這……」看到白石的表情,女孩頓時有點不知所措—其實她一直為著這天
 
進行了不少準備工作,比如說在網絡找一些好的食店去預訂位子之類。或是有什
 
麼特別的地方可以帶對方去,進行一個浪漫且愉快的約會。卻偏偏要這幾天讓她
 
患上感冒。約會先不談,就連去選禮物的力氣也沒有。
 
「這樣吧,我有什麼可以做的。什麼也行。」事到如今,禮物也沒有只好出賣自
 
己。畢竟要馬上弄禮物什麼的,她沒可能做到。「只要是我範圍之內。」
 
白石愣住,撫摸頭髮的手停下。
 
……什麼也行?」他盤算著什麼,小心的再次確認。
 
「我說了就是。」她拍拍胸口。
 
「真的?」手換了位置,從後腦杓到脖子、臉頰、最後落到她的下巴。輕掐、抬
 
起好讓她視線對上。
 
「嗯!」
 
「那、」他輕笑,「我不客氣了。」
 
然後,她的唇瓣有什麼軟軟的、溫熱的覆上。
 
舌頭滑過她的下唇,享受專屬她的美好。
 
大眼睛瞪圓,完全不懂作回應。
 
「祝我生日快樂。」
 
 
 
 
「咳、咳咳!」男孩咳嗽,拉了拉滑落的被子。「抱歉,要妳特地來照顧我。」
 
語氣雖表示抱歉,但表情上並沒感到絲毫的悔意。
 
……誰叫你、」同樣臉紅紅的女孩,不過這次卻是因為害羞。
 
「叫我?」將放在額上的冰枕拿下,白石不解。「我怎麼了。」勾起人畜無害的
 
笑容,像是事不關己。
 
「唔、藏君!」她忍住把冰枕摔出去的衝動,「都是因為你亂親啦……」語落,臉
 
就更紅。
 
「哈哈,我還是頭一次收到感冒菌當禮物。」
 
「你還說!」
 
「再來一次?」眨眼,給了女孩一個媚眼。
 
「門也沒有!」
 
「嗯—這表情真絕頂。」
 
 
白石 藏之介,頭一遭收到名為『感冒菌』的禮物。送出者就是他最可愛的女朋
 
友。是一份讓他難以遺忘的賀禮。
 
 
 
FIN.
 
大家好久不見!(跟誰說)
 
快要到五月才再更文,上一次更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
我終於變成失業青年了(哭?)最近都一直忙著找工作的事,很多文都很想寫、很多動漫也沒時間看了……希望能快點找到工作,這樣時間也容易安排些。
 
預定想寫的文是高中篇一秋!想寫超久!連大綱也想好了,剩下的是時間問題(到底)最近正熱衷於MAGI辛裘這對CP之中,未來也許會寫一下這對CP的文也說不定?
 
不過重點還是時間夠不夠(?)想做、必須去做的事實在太多,希望我能夠順利的安排好吧!
 
最後感謝看此文的你!
 
贈友人生日‧咩跟白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