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648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 火神夢 海與兔

 「這種感覺到底是怎樣。」
 
「火神君,這叫『嫉妒』。」
 
「喂!你什麼時候在!」本來還想把球鞋放進櫃子裡,怎料撇頭就是黑子目無表
 
情的臉。
 
「在你嘆氣的時候。」淡淡的回答。冰藍色雙眸還是依舊平靜,沒半點起伏。
 
這種相處模式顯然是家常便飯,然而火神的情緒卻起了很大的變化。別人或許看
 
不出來,但身為拍檔兼好友的黑子就清楚得很。因為球是不會說謊,從火神傳過
 
來的球就知道。技術如常,只是穩定性起了些微的偏差。如此細膩之處,深信只
 
有黑子才懂得。說到讓火神動搖的原因,大概只有一個。
 
……是嗎。」將球鞋放好,火神依然心事重重的樣子。「對了、黑子。」
 
「是。」從剛才開始站在原地,只是等待著火神的主動。
 
「有一件事、我很在意。」
 
「轉校生的事。」沒讓對方說完,黑子擅自接下去。「還有約會。」
 
「你怎麼、」赤色的瞳孔滿是驚訝。「怎麼知道…...我要問的是什麼。」
 
「因為是火神君。」黑子勾起一個意味不明的笑。「不過。」
 
「不過?」
 
「這種事最好問當事人。」語落,黑子將東西全數收好、鎖在儲物櫃裡。「我是
 
這麼認為。」然後留下一臉茫然的火神在更衣室裡。
 
……當事人嗎。」若有所思的重複黑子的話。
 
 
 
 
嚴峻的冬季已經完全敗退,春天的腳步漸漸踏進。這是一個陽光和熙、暖洋洋的
 
下午。
 
「那傢伙…...應該在。」
 
雖半信半疑,但腳已經在動。野性的直覺讓火神覺得『她』在後庭的可能很大。
 
他可是很有自信—
 
「會抓到。」
 
而不是『找』到。
 
因為對方是相當的隨性。就像是一隻過度活躍的兔子,撲朔迷離。永遠都猜不透
 
她接下來要幹的是什麼。而他,是一隻踏上尋找獵物之路的老虎。從何時開始,
 
尋『抓』已經變成他們相處的模式。但這種感覺倒是不壞—獵物那麼容易到手,
 
就沒其意義。
 
 
 
「啊—嗯—」打著呵欠、不怎麼有儀態的半盤著腿,半躺的在草地上。暖冬讓她
 
徹底完敗。淋浴於陽光之中,整個人被溫暖包圍。午飯過後讓倦意有增無減,她
 
漸漸的闔上眼皮欲要進入夢鄉。
 
「汪嗚—!」可惜有一位小小的不速之客打斷她的美夢。黑白交雜的毛色、稀
 
有的冰藍色瞳孔—是黑子的愛犬‧哲也二號。
 
「二號?」女孩維持原來的姿勢。「怎麼在這。」伸手,二號馬上撲過去。在她
 
的腰間蹭著。
 
「噗。」雖然被打斷好事,不過多了一隻狗陪睡倒是不錯。「乖乖。」指腹輕輕
 
摩挲小腦袋。
 
「汪…...」被按得舒服,二號伸展身體粘在女孩身上。似乎已經完全把女孩當成
 
熟人了。
 
「果然在這裡……唔!」一個高大的影子阻擋了上方的陽光,是擁有火紅色頭髮
 
的少年‧火神。「怎怎怎麼牠也在這!」他的天敵二號,居然同樣出現在這裡實
 
在沒料到。臉色為之一變,退後了好幾步。
 
「噗。」被火神的舉動逗趣,女孩忍不住噗嗤一笑。「你啊、明明那麼高大,居
 
然會怕這麼一隻小東西真的想也沒想到。」將二號牢牢的抓好,以免牠太過興
 
奮撲上火神。
 
……你管我。」沒加以掩飾,火神不好意思的撇頭。
 
「嘻。」她又笑了。果然火神是一個率直的人。她最喜歡就是他這點。「對了,
 
你找我?」盤腿而坐,而二號則安置在大腿上。
 
「這當然吧。」刻意不去注意裙下若隱若現的春光。因為在春光之上的毛茸才是
 
重點所在。「喂、你可要抓緊那傢伙!」
 
「是、是。」雙手抓好,將二號擁進懷裡。「這樣好了?」
 
「好多了。」雙手抱在胸前,火神才願意往前踏多一步。「然後我、」欲言又止,
 
思考該怎麼開口才好。
 
「然後你?」昴首,視線正好對上火神的。「有什麼想知道。」順了順毛的,擅
 
自開啟話題。不難猜想火神來這的目的是什麼。
 
「我跟黑子同學的事?」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心想應該是黑子言語上的小技
 
倆。不然眼前的男孩不會那麼積極的來找人。不過看上去也很有趣,所以沒戳穿
 
乾脆的把這玩笑延續下去。
 
「是。」沒退縮,也沒因此不好意思。火神直勾勾的注視著女孩,然後緩緩的蹲
 
下。「告訴我。」表情誠懇,甚至忘了女孩懷裡二號的存在。
 
這下糟了。原來他是這麼的認真。
 
女孩心想她是不是有點玩過頭。輕嘆,沒好氣的說:「我跟黑子同學,只是剛好
 
遇到。」這下子只好將真相說出來,因為沒料到火神會那麼認真。「加上……當時
 
二號也在。」說到二號,往懷裡看了一眼。「該不會,火神同學吃醋了?」
 
「唔!什麼東西!」可疑的紅暈泛起,「我才沒特別…...算了。」沒好氣的嘆息。
 
不論是黑子、她還是二號,大概都是他的天敵。
 
「是?」每次看到他沒輒的樣子,就樂了。雖然很過份,也是因為覺得有趣而已。
 
「去約會吧。」火神沒頭沒腦的說。
 
「欸。」
 
「我說……」反應居然是這樣。他不其然有點小失落。「去約會,就我跟你。」
 
「也不是不可以、」坐好,換了一下坐姿。「去哪?」
 
「一個我很喜歡的地方。」
 
「籃球場?」
 
「不,」他勾唇。「海邊。」
 
 
 
 
「—我還以為,你要來游泳。」
 
放眼看過去,是一望無際的蔚藍汪洋。天海幾乎連成一線,只能說是天公造美—
 
可惜季節上稍有差異。
 
「怎麼…...可能。」火神尷尬的別開臉,實際上他也沒考慮到季節錯誤的問題。
 
只是想到什麼,就做。雖然除了籃球之外,衝浪就是他的愛好但也不是說想玩就
 
去玩。冬天的海可是冷得要命。
 
「噗。」就知道火神根本沒考慮到這點。「嘛、不過天氣那麼好,散步也可以?」
 
「啊、嗯。」很乾脆就順從女孩的意見。「先脫鞋吧。」語畢,坐在一旁的石水
 
管上、鬆開鞋帶。
 
「欸?幹嘛?」大眼睛眨巴,不解火神的用意。
 
「你不是要穿這種鞋子走在沙上吧。」伸手,指了指女孩正在穿的糖果鞋。「明
 
知道來海邊還要穿。」火神沒好氣的說。
 
「因、因為你說是約…...算了。」
 
「哈?」
 
「沒、什、麼!」於是坐下,同樣把鞋子脫下放到一旁。
 
 
 
「嗚啊!真的是沙!」女孩感動的大喊。赤裸的雙腿踏上細沙,有種難以言喻的
 
觸感。稍稍施力於腳掌上,跳躍起來。被腳底的衝力牽引,連同底下的沙子也一
 
併刮起。惹起小小的沙塵暴。感覺就像是在沙地上奔馳的兔子一樣。
 
「喂、你!」火神馬上用手肘半掩著雙眼,以免遭受牽連。「真是、」不過女孩
 
看上去很高興,就任由她繼續。畢竟在冬天裡有如此暖和的時候實在難得。
 
而且遊人不多,更能放鬆心情。
 
「嗯—」火神張開雙臂,感受著空氣的流動。空氣中飄送鹹鹹的氣味,是屬於大
 
海的味道。「真的好久沒來……」漸漸沉醉於海風的懷抱之中。
 
在火神沒注意的時候,女孩已經在背後砌起沙堡來。
 
「看來、很喜歡呢。」一邊觀察著火神的舉動,手不忙繼續堆砌沙堡。看著寬大
 
的背部,就萌生起了惡作劇之意。於是緩緩的撐起身子,悄悄的踱步到對方後面。
 
伸手,打算搔癢對方的腰肢。
 
「嗯?」然而,不敵火神與生俱來的野性。馬上就敏銳的轉過頭來。「唔!」一
 
個轉身,恰巧手肘就要撞上女孩—她往後退,卻不慎的被沙子滑倒—眼看她快要
 
往後倒下—
 
「嗚!」女孩驚呼,條件反射的將身子蜷縮。「欸?」但是卻沒預期中的痛感,
 
有什麼暖暖的東西墊著。在她眼前的是火神寬闊的胸膛,抬頭是羞紅了臉的他。
 
「呃、」意識到現時的姿勢有多曖昧。幾乎整個人埋在火神的懷裡,手也不自覺
 
的抓住了對方胸前的衣服。心跳加速,距離甚近之故讓她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以及
 
身下正上下起伏的胸口。
 
—很不妙。直覺如此告訴她。
 
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總之稍微移動都相當困難。
 
不過似乎苦惱的人不只她。在她身下的火神何嘗不是天人交戰。
 
非常在意的女孩在機緣巧合之下跌進懷中,深信沒一個男生不覺得高興。不過作
 
為一個男人,人救到了、是應該要紳士的放開人才對。
 
然而,不想放開。說他自私也好,就是不想放手。情不自禁的把人抱更緊。
 
……唔。」這下女孩可慌起來。這樣的火神從沒有過。一直以來,倆人都保有
 
一定的距離—如此緊密的接觸還是頭一次。還要在毫無心理準備下發生。
 
「火神同學……?」嘗試輕喚對方的名字。
 
聽到自己的名字,火神抽動了一下。驚覺自身的行為有多曖昧跟危險。女孩軟綿
 
綿的身體、自空氣飄送的髮香—種種皆是誘惑。一不小心,就要忘我起來。理
 
智的破滅不過一線之差。「……我說你、」將人反壓到身下。「這樣,很危險?」
 
勾起不同平常於邪魅的笑容。
 
「火神同學,我、」雙眸掙開,一臉受驚。這樣簡直是平常的逆轉—她被反過
 
來逗弄。
 
原來,老虎還是老虎。兔子始終是兔子。想當捕獲的一方是徒然。
 
靈活的腦瓜兒突然運轉不來。大眼睛眨巴,熱度開始在她臉頰上漫延。
 
她的一舉一動以及表情變化都映在赤色的眸子內。
 
頓時,他感覺到什麼。
 
果然,他對她—
 
「你?」大手毫不客氣的撫上她的臉頰。
 
「唔、就……」本想隨便開個玩笑胡混過去。可是壓在她身上的人不怎麼配合,
 
反倒變本加厲。
 
在他手心的柔軟觸感實在妙不可言,原來這就是屬於異性的『特別』。當然,她
 
的存在也是一個『特別』。
 
「我對妳—」停不下來,滿腔的感情。「唔!」
 
突然,有什麼毛茸茸的東西粘在火神的身上。
 
「什、什麼東西……」該種觸感以及讓人極度不安的感覺,錯不了—是他的天敵‧
 
狗。
 
「嗚啊啊啊啊啊—」看到狗的樣子馬上從女孩身上移開,跑到老遠去。
 
「這、」女孩還處於半驚半恐的狀態。慢慢撐起身子,看到一人一狗正在你追我
 
逐。說白一點,是狗在追著人的屁股後頭在跑。
 
「火神同學的天敵,果然還是狗。」拍掉粘在身上的沙子。不其然鬆了一口氣,
 
狗撲上來的時機實是絕妙。告白未遂的事件才能中止。
 
她很高興火神的心意,不過—
 
「時機、還沒到。」
 
 
 
 
「哈……」喘著粗氣,火神一臉疲憊的擦拭汗水。似乎剛才的逃跑讓他損耗不少
 
體力。「那隻狗到底是從哪冒出來......」害他幾乎繞好幾圈才能甩掉牠。
 
「應該是附近的人飼養?」雖然火神的遭遇讓人同情,但看著還是忍俊不住笑出
 
來。「給、」丟給對方一瓶清水。
 
「啊、謝謝。」老實的接過水。扭開蓋子,再將水送進嘴裡。「唔……」清水宛如
 
甘露,滋潤他枯竭的喉嚨。精神總算回來,剛才的小風波影響可真不少。不時
 
偷瞄女孩,還在意著剛才的親密接觸。
 
「唔?火神同學?」如此熾熱的視線,讓她也禁不住回看過去。
 
「沒、沒事。」臉一瞬刷紅,連忙把剩下的水全數倒進口裡。
 
「還好?」看到對方喝水都快要嗆到,關心的問。「該不會還、」
 
「還?」放好瓶子,火神下意識的挺直身子。
 
「還在害怕剛才的事。」
 
「唔!」女孩的發言讓火神差點把瓶子弄翻,「啊、什麼……事。」嚥下一口口水,
 
心跳怦怦。心臟跳動的聲音在耳腔內迴盪。
 
—被發現了嗎,他的心意。
 
火神心想。
 
「被狗追的事。」女孩神情凝重的表示。「我知道你很害怕,這樣的話不如我們
 
先回去?」
 
「不……」火神重重的嘆氣,就知道女孩的重點不是在告白未遂上。不過如此體
 
貼他人的個性,他倒很喜歡。「我才沒那麼弱—」把瓶子裡剩下的水全數倒在頭
 
上。「呼!清醒了—!」煩惱一瞬全消。
 
「火神同學,這樣也太亂來。」蹙眉,女孩覺得這種做法有點不太適當。「萬一
 
感冒怎辦—」
 
「你什麼時候變得愛囉唆?」火神回給她一個爽朗的笑容。「難得來到海邊—怎
 
麼可以被一隻狗打亂一切!」
 
……算了。」某程度上她對他其實很沒輒。「然後咧?」能幹的事都幾乎做完。
 
「我們接下來要?」叉腰,單手托下巴抬頭看人。
 
「既然不能游泳—逛海灘吧。」
 
「還逛不夠。」
 
「砌沙堡。」
 
「在你跟狗纏繞時已經砌過。」
 
「對了—這次換我。」火神擊一下掌,靈機一觸。
 
「換你?」女孩不解。
 
「讓你看我的寶物。」
 
 
 
 
……還要等多久。」距離黃昏的時間越近就覺得越冷,她不禁蜷縮身子。
 
「快到了。」火神爽朗的笑,閃爍著興奮的眼光。「啊、」察覺到女孩的異樣,
 
於是把外套脫下套在她身上。「覺得冷要說出來……」很自然的摸摸她的頭。
 
「呃、謝謝。」這種感覺很熟稔,就跟初次相遇那天一樣。自外套傳來的溫暖,
 
專屬他的體溫。她不自覺的抓緊外套的邊緣—說實在,她也很喜歡他。
 
滿腔的感情,沒一刻不想不訴諸出來。
 
不過,她決定了。在自己能夠重新出發之前,沒資格說『喜歡你』。
 
「—來了。」火神小聲的喃喃,猛然站起身。「你看—」伸手指著前方。
 
「什、這……」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
 
橘紅色的夕光灑落在海平面上,整個大海被染上同樣的顏色—加以光線的折射,
 
造成無數的小光點在閃爍。
 
「很……漂亮。」小嘴吐出驚歎,此般的美跟山上所看到有著不同的感受。
 
「嘿、這次算是擺平了?」火神笑著,很滿意女孩的反應。
 
「擺平?」
 
「就是、之前你給我看的『寶物』。」他從沒忘記過當天所發生的一切。一直希
 
望有一天也能讓女孩看到他的『寶物』。「怎樣?」
 
她實在太小看眼前的大男孩。原來他的心思比想像的還要細密—
 
小嘴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那看來要給點獎勵。」
 
「獎勵?」
 
 
 
 
 
 
 
 
 
啾。
 
在他的臉上,落下淺淺的一吻。
 
Thank you, Tiger.
 
「你、」難以置信的看著女孩。
 
「獎勵啊,不是?」
 
 
 
—狡兔三窟。
 
看來跟這兔子的競賽,還長得很。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喔耶!(發覺每次後記都是吶喊)終於衝完這篇文章了(哭哭)不過這次更新之後,可能是四月的事了(……
 
因為快要畢業的緣故將會成為失業大軍(不)然後搬家也超忙的說啊啊啊—(抓頭)希望一切能夠順利吧!Pray for me

這篇總算有點火神夢的樣子出來。不過很明顯文章中的倆人是互相喜歡,至於為何久久還沒在一起—是因為覺得火神不是那種很激情,而是很自然的發展那種(?)就是對感情有點鈍感,但實際上全部人都知道的那種。偶爾就會有點小天然,但始終是老虎所以有點危險性。
 
至於女主角兔子喏,就是狡兔(笑)喜歡逗弄對方,當時很認真考慮雙方的感情問題。所以我不主張很早就告白。希望讓感情成熟時就—這麼說,已經變成系列文?會考慮分一個文件夾成為連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