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 火神夢 虎與兔

 
「唔、」突然一陣風拂來,灰塵吹進他的眼框。條件反射的闔上眼睛,站在原地。
 
「讓開。」風中夾帶著一把女聲。火神下意識抬頭,半瞇眼往上看。猜想聲源是
 
來自放置大水糟的平台那裡。
 
「欸?」火神半瞇著眼,想要看清上方—
 
然而映進眼簾的是一條印有兔子圖案的內褲。
 
「唔!」不看還好,一看就是非常刺激性的畫面。不擅長面對異性的火神,就算
 
跟師父‧阿克列斯相處過還是不大習慣。加上是毫無心理準備下發生。
 
「安全著陸。」裙擺在空中劃過一條弧線,隨風飛揚後再次垂下。女孩絲毫沒發
 
現到自己的內褲會有被看到的可能性。拍拍身上的灰塵,修長的腿一躍、再踏步。
 
很快的就消失在火神的視線內。
 
……到底。」臉頰上的紅暈還沒褪去,就連對方的身影也看不到。一臉無奈愣
 
在原地。眼睛的灰塵總算弄走,不過卻留下一個讓他難以遺忘的經驗。
 
不小心看到女生的內褲。然後連對方是誰也不知道。
 
 
 
 
還是很在意中午發生的事。
 
托下巴,無焦點的盯著玻璃窗子發呆。反常的舉動惹來坐在前面的黑子好奇。按
 
著每天的慣例,火神只要吃飽就會開始犯睏。特別在午後的課堂上。所以到現在
 
還是醒著讓黑子很在意對方到底怎麼了。趁老師在黑板上抄寫筆記,馬上轉過
 
去、小聲的說:「火神君。」
 
…...褲。」沒聽到黑子的叫喊,火神沒頭沒腦的自言自語。
 
「褲?」聽到意外性的單字,很疑惑。「什麼。」
 
「就內褲……啊!」被插話讓火神大喊出來,才發現黑子的搭話。叫喊引來班上
 
的側目,還有老師的責備眼神。
 
「火神!給我出去罰站!」
 
「火神君,讓大家困擾了。」見狀,黑子馬上坐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黑子你、」被同伴徹底的背叛了。「為什麼只有我—!」火神懷疑黑子是不是
 
每次都偷偷在用視線誘導(Misdirection)。不然不可能每次只有他被發現。
 
 
 
 
「可惡……」總算熬過這堂課,結束懲罰。回到座位上,繼續想著那一件事。說
 
實在,他對內褲不怎麼有興趣。只是那一刻的景象難忘,同時對長相不明的女孩
 
勾起好奇心。回想起來,腦海只是浮現印著兔子圖案的內褲。
 
「我、唔!」揉揉火紅的頭髮,想把這種歪思想甩走。
 
「火神君。」
 
「嗚!你什麼時候在!」紅色的瞳孔擴大,又被黑子的神出鬼沒嚇到。
 
「一開始就在。」黑子冷靜的回答。「我想說下課了,要去社團。」
 
「呃、嗯。」總算回復平靜的火神,這才看到對方擱在肩上的書包。原來在他恍
 
神間已經下課。於是收拾好桌上的東西,拿起書包跟黑子前去體育館。
 
 
 
 
「唉。」輕嘆,遊走在校園的庭院。手上捧著好幾個今早在超商買回來的麵包,
 
物色著一個合適的地方好好享用。因為現在這種心情,大概上課很難專心準被罰
 
站—倒不如翹課比較乾脆。反正跟黑子交代過要給什麼藉口,因此不用顧忌什
 
麼。連拍檔黑子都看出他心不在焉。晨練不是漏接幾球,就是投籃失誤。甚至監
 
督‧麗子都叫他休息。實在說不出原因是因為看到女生的內褲。
 
覺得樹木大概能夠阻隔聲浪不受打擾,於是他走進叢林。這樣就能安靜下來,不
 
用再想些有的沒的。隨意的找了一棵樹,靠上樹幹然後在陰涼位待著。
 
陽光從葉子的縫子間透下,葉子的陰影打在他的臉上。風輕輕吹拂,好不愜意。
 
遠離人潮跟煩囂,頓時整個人好像放鬆不少。
 
「嗯—」伸伸懶腰,享受此處的寧靜。這裡有著不遜於天台的舒適感。撕開麵包
 
的包裝紙,開始吃起來。
 
就這樣待一會,小睡一下就回課室。內心如此盤算著。
 
 
 
嗖—
 
是某種東西劃破空氣的聲音。
 
「風?」停下吃麵包的動作,覺得這場景跟很熟稔。「該不會…...
 
碰。
 
一個身影從學校的圍牆上落下。惹得草地上的樹葉因衝力而飛揚於空氣中。
 
然後,火神再一次從漫天的綠葉中看到—
 
兔子圖案的內褲。
 
臉頰瞬間刷紅,連原本抓在手裡的麵包也一併掉下。
 
「你、」火神嘴巴微啟,想說話但無奈話卡到嘴邊卻說不出來。
 
「唔?」女孩維持著地時的姿勢。直到聽見火神的話,才發覺對方的存在。「你
 
是誰。」淡金褐的瞳孔中夾帶驚訝的情緒,站起來、再伸手拍掉粘在裙子上的樹
 
葉。把掉在一旁的書包拿好,再走到對方的面前。
 
「我說、」跟冷酷的外表不符,女孩的聲音聽在火神耳裡是軟軟的。很難想像是
 
跟剛才從牆壁上跳下來是同一人。
 
「什麼事。」火神沒站起來,維持本來的坐姿。然而背部挺直了不少。
 
「剛才你什麼也沒看到—」稍微壓低身子,好讓能跟坐在地上的火神平視。「—
 
就這樣。」甩甩淡金的及肩頭髮,留下還在愣的火神就走掉。
 
 
這是他們第二次會面,第一次的交談。
 
在風吹拂之時就會出現的女孩。或者本來就是她帶動著空氣流動。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臉。
 
這種感覺很不可思議,彷彿要一觸即發。胸口不時發起小絞痛。
 
不明白這感覺是從何而來。只知道,憶起那天、她的臉就再次浮現在腦海裡。
 
「—戀愛。」水藍色眸子蕩漾,依舊目無表情。「火神君。你戀愛了。」黑子淡
 
淡的說。
 
「哈?」聽到黑子的發言,火神不自覺的握緊手中的咖啡牛奶。牛奶從飲管洩出。
 
見此黑子馬上退後幾步避開。
 
「你說的是…..love?」
 
「也沒去到那種程度。」黑子繼續分析。因為從對方的描述中,顯示出火神對女
 
孩的好感。「至少我認為,你很在意。」
 
「不可能。」撇頭,火神繼續埋頭喝著手中的咖啡牛奶。什麼一見鐘情,二次傾
 
心這種事絕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
 
「順帶一提,剛才你提及的那個人…...」突然想到什麼,黑子再次發話。
 
「啥?」
 
「是我們的班上的同學。才剛轉校不久。」
 
「欸—!」
 
一股巨響,劃破誠凜校舍的上空。
 
「火神君,這樣大家很困擾。」捂著耳朵,黑子決定要跟火神保持距離。「不過
 
她很少露臉。所以大家都記不住她。」
 
「你怎麼不早點講!」火神大吼,不滿黑子的隱瞞。沒想到之前讓他好奇非常的
 
女孩居然是班上的人。
 
「因為火神君沒問。」黑子毫不客氣嗆回去,逕自繞過火神走進速食店裡頭。
 
「喂!你真的沒聽人話—」火神仍然滔滔不絕的吵著,跟在後頭。
 
走進食店,是充滿起士跟肉香的氣味。被食物的香氣吸引,馬上就讓火神轉移了
 
視線。二話不說的就跑去點菜。
 
「來十客起士漢堡。」面對笑容親切的店員,火神慣性的點了自己的最愛。「麻
 
煩你了—唔?」低頭打算結帳,怎料從速食店的玻璃窗子瞥見一個熟稔的身影—
 
那女孩。
 
「抱歉、不要了!」當意識到的時腳就在跑,他衝出去了。留下一臉茫然的店員
 
跟黑子。
 
「啊。」本來還有點小驚訝,但當看到窗外的身影。黑子隨即弄懂火神的行動。
 
「果然是戀愛。」
 
冬天還沒逝去,春天卻率先來到。
 
 
 
 
「哈、哈啊—」火神奮力追趕著女孩。速度加上衝刺,促使空氣的流動加快。
 
風擦過他的臉、頭髮。鼻子吸進冰冷的空氣,剌激著大腦。讓他的腦子逐漸清醒
 
起來。然而,腳還是沒停下來的打算。可能真的如黑子所說是戀愛—不論與否,
 
他覺得就是要追上她。
 
「嗯?」女孩撇頭,停下腳步。從剛才路經速食店開始,內心就莫名的騷動。
 
不知道是否錯覺,總覺得有什麼正迫近自己。「風?」隱若聽到有什麼奇怪的聲
 
音。「錯覺……」打算再次往前走—
 
「嗯啊啊啊啊啊—站住—」
 
怎料面前突然出現一個毫不相識、身材高大的男生。
 
「誰—!」對於突然冒出的人,女孩條件反射的後退幾步。 「我可不認識你。」
 
語畢,上下打量火神。她不禁起了戒心。
 
「呃。」看到女孩警戒的樣子,火神才意識到自身的行為有多可疑。
 
「就……」看到人就馬上跑過來,壓根沒考慮追到之後的事。只能怪一腔熱血作
 
崇。加上不擅辯解,就更顯意圖不明。搞不好已被對方誤會是跟蹤狂之類。
 
「我說……」女孩蹙眉,「沒事的話先走了。」儘管她不是在趕,也覺得被陌生的
 
人叫住有點詭異。特別疑心較重的她。
 
「我、我不是跟蹤狂!」火神大喊。從言辭上,明顯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然而,
 
此舉卻成功讓女孩止住腳步。
 
「哈啊?」她用極其複雜的表情回看他。臉上盡是問號。
 
「呃、不…..」果然他還是不懂得說漂亮的話。「當看到妳,就禁不住追過來。」
 
於是實話實說,總好過胡扯惹人懷疑。
 
女孩有點哭笑不得。還是頭一遭遇上這麼老實的人。
 
一般來說,如果有人這樣說跟她是絕不可能會相信。但當對上那雙炯炯有神的赤
 
色眸子,她就有一種可以相信他的強烈感覺。眼神中沒帶著任何雜質,而是清澈
 
的直視她。
 
「是麼。」她再沒往後退,反而往前靠近。她對他開始萌生好奇。看到人就追過
 
來,然而追到後卻是沒任何目的還是意圖。始終好奇心會軀使人做出反常的事。
 
不論是眼前他還是她。
 
「那、有想過追來之後要怎樣?」抬頭,視線對上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火神。故意
 
反問對方。
 
「這……」被問到重點,火神頓時語塞。「沒想過。」
 
「噗、真的服了你。」她被他的回答惹笑。沒想到眼前的他不只身體誠實,連個
 
性也一樣。「這樣的話—來陪我散步?」自然的邀請火神。儘管這莫名奇妙的偶
 
遇是由對方發起。
 
「啊、嗯。」火神應聲附和。始終是他沒頭沒腦的追著對方跑,再叫住了人。所
 
以沒理由要拒絕邀約。而且他仍然對女孩充滿好奇,也沒想過要離開。
 
「走吧。」女孩踱步,示意對方跟著。
 
「你要去哪。」
 
「一個只屬於我的秘密地方。」女孩眨眼,調皮的說。「我的寶物。」
 
 
 
 
女孩逕自走在前,帶領火神穿越無數巷子。走過大道,也途經不少捷徑跟狹路。
 
害身材高大的火神差點被卡在途中。離開住宅範圍,他們走到了比較偏遠的後
 
山。然後在一個小山丘上待著。冬天白晝時段較短,到達時天空早已染成橘紅色。
 
夕光染紅了大地,高處眺望房子感覺很有趣。在這山丘上幾乎能將區內的建築盡
 
收眼底。
 
「嗚啊—」火神不禁驚嘆。雖說從美國返回來已有一段日子,但對於學校區內的
 
一切從沒仔細研究或是了解。原來他每天都身處在這麼漂亮的地方。光線打在房
 
子們的屋簷上,折射出無數的小光點。小光點凝聚著的景象,讓火神有眩目的感
 
覺。
 
「怎樣。」看到火神的表情,女孩滿意的笑。「很漂亮吧?我的『寶物』。」
 
火神回以一笑作回答。是一個發自內心的溫暖笑容。有那麼一瞬,女孩被他的笑
 
容吸引。然後不消一會就意識到。甩甩頭,希望甩掉這種『錯覺』。
 
「很不賴呢,妳的『寶物。』」不知是否眼前的景色讓火神放鬆下來,他覺得跟
 
女孩說話時的緊張感逐漸褪去。開始能夠正常的搭話起來。
 
「說到『寶物』我也有—」一邊說著,一邊跳上旁邊的大岩石。捧起手中的籃球,
 
食指戳著球的中心點、然後另一隻空出來則拂弄籃球讓它轉動。「—籃球。我的
 
『寶物』。」說畢,臉上笑意更深。夕光灑在火紅的髮絲上,光線讓火紅看上去
 
就像火焰燃燒一樣。
 
女孩抬頭,對上他的視線。能看出對方有多珍惜手中那一份自豪跟驕傲。
 
甚至乎能跟萍水相逢的她分享,證明這個球給予他的是她無法想像的美好。
 
如此清澈的眼神,只是專注的投放一件事物之中—她曾有過。
 
然而,是她先逃避再跑走。
 
想著,低下頭陷入沉思之中。
 
「唔?」察覺到對方不對勁,火神從岩石上跳下來。將手裡的球抓好,視線落到
 
女孩身上。發覺她的表情變了。就跟第二次見面時一樣冰冷、目無表情。
 
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在意起對方來。然而,這份感覺是情是愛還是什麼他不知
 
道。始終才見過幾次面而已。而且深信對方大概記不起之前兩次的會面。當然他
 
也沒打算說出口。回想起內褲的那一小段記憶,臉頰小泛紅。
 
「我說、」在腦裡搜尋合適的言辭。「妳......冷不冷?」靦腆的表示。
 
「欸?」這話總算喚回女孩的思緒。「還好、呃。」沒回答完畢,肩上就多了點
 
重量。是暖呼呼的制服外套。
 
「別逞強。」火神說,然後別開臉佯裝在看風景。「呃!是說這裡的風景還真漂
 
亮!真沒想到!」
 
「噗。」此舉動惹得女孩噗嗤一笑。對於眼前的男孩,她已經完全放下戒心。「對
 
了—名字。」
 
「啊!而且能看到海邊的樣子—啥?」
 
「你叫什麼名字。」她拉了拉制服外套,微微一笑。
 
「火神大我。」不加思索的馬上回答。
 
「火神君……嗎。」重複對方的名字,讓腦子將它牢記。「很好的名字,我會記住。」
 
說著,將制服拿下、摺疊好遞給火神。
 
「不、這個……」接過制服,對上女孩的眼神、他又再次語塞起來。
 
「我欠你一個人情。」沒讓火神回答,女孩一個翻身、右手抵在岩石一躍—落到
 
山丘下。完美的著陸。「今天真的很感謝你,火神君。」
 
「喂!等一下—」沒想到才接過制服,下一秒對方就要離開。他想抓也抓不及。
 
「妳還沒告訴我名字—」
 
「我叫—」
 
 
 
嗖—
 
一股清勁刮過,剛好將女孩的聲音蓋住。
 
然後,她消失於漫天飛揚的樹葉中。
 
一下子出現,一下子消失。那種跳躍力,就像是兔子一樣—
 
撲朔迷離。無法得悉其去向。
 
「這很有趣不是?」蹲下,火神笑著。絲毫沒覺得有半點可惜—
 
因為他很清楚,他們還會見面的。
 
難搞的兔子,勾起老虎捕獲的意欲。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啊啊啊—好久沒生那麼長的文了!真的快一個月!(真敢說)
好久沒寫的火神夢!明明是本命!
 
先說一下,這篇絕對會有後續。因為女主角的過去,還有倆人的感情其實還沒萌芽。充其量只是互相起了在意的感覺而已。所以真的很認真打算繼續寫下去(?)
 
不忍說第一篇火神夢寫懷孕……我有點小後悔(欸)因為那時候對於黑籃認識尚淺,現在看回、就覺得對角色詮釋還沒很熟……不過現在完全ok了!
最後新年(好意思)第一篇文多多指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