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 紫原/冰室夢 紫色的外套

 
「好—!練習到此為止!」在紫原將最後一球投進同時,場外傳來陽泉的監督‧
 
荒木雅子的叫喊。
 
「呼……」將頭上的髮圈解開,拿了放在一旁的毛巾拭汗。紫原緩緩的走向更衣
 
室。
 
「今天狀態不錯呢。」背後跟隨著的是冰室 辰也,同樣也是陽泉的主力。「敦的
 
心情好像很好?」把手裡的其中一瓶清水遞給對方。
 
「謝謝小室。」紫原接過水,扭開蓋子。「因為今天有約會喔—」表情依舊慵懶,
 
但當提起約會時、嘴角微揚。整個氛圍馬上陷進桃色之中。將水送進嘴裡,心情
 
大好。
 
「約、約會?」本來還在喝水的冰室,被對方的發言嗆到。「咳、敦你剛才說是……
 
蹙眉,他應該沒聽錯。但始終有點擔心,所以還是確認一下。「該不會是指dating
 
一男一女的那種約會?」
 
「沒錯—」紫原想也沒想,馬上回答。外加一個甜蜜的笑容。「姆—約會—好
 
期待。」興奮的往前跑跳,沒理會背後一臉茫然、站在原地的冰室。
 
「難道是……」思考著會有可能跟紫原去約會的『嫌疑者』。既然是一男一女的約
 
會,對方想必是異性。想來想去,可能性只有一個。就是跟他同一班上的某人。
 
「她啊。」內心不其然有點小打擊。「唔?」摸摸自己的胸口。內心湧起詭異的
 
郁悶感。大概是累壞了。一定是這樣。冰室如此的催眠自己。
 
「才不是對敦跟她…...有什麼想法。」因為是他倆的事,管不著。
 
 
 
 
「好。」總算把最後一份課室日誌都整理好,女孩不禁鬆了一口氣。「是說,今
 
天的工作還真多.......」今天的值日生本來是冰室還有她同時當值,由於冰室最近
 
都需要加緊社團練習的關係,最後大部份的值日工作都交給女孩處理。
 
「本來還打算、呃,不對!」連忙搖頭,撇開腦內帶點不純的想法。而且,今天
 
跟某人約好了。待對方社團完結後請吃東西。「唉…...
 
簡直自掘墳墓。不過就道理上,之前下雨的時候得到紫原的幫助怎說也欠對方一
 
個人情。儘管自己受到幫助是非自願的情況下。
 
整個人攤軟在課桌上,臉頰貼上冰冷的桌面。初冬的陽光從窗子透進,恰好灑在
 
女孩身上。跟夏日時的陽光不同,冬天有種暖洋洋的感覺、不會過於猛烈。
 
整天的課業讓她有點疲憊,眼皮越來越厚重。沐浴在和暖的陽光下,女孩不敵倦
 
意的闔上眼簾進入夢鄉。
 
 
 
 
碰、碰、碰。
 
明明只是普通的踏著步,紫原的腳步聲卻比一般人大。可能連本人也沒注意到自
 
己這個問題。不過對於陽泉的學生來說,高個子的紫原早已是一種近乎吉祥物
 
的存在。已經習慣對方到處走動。紫原總是啃著美味棒,手上捧有一大把的零食、
 
糖果;絲毫沒緊張感可言的臉算是蠻討人喜歡。還有老是站在身邊、像是監護人
 
存在的冰室更是加了不少分。
 
這樣的組合,是陽泉的特色。但最近有點小改變。
 
不是紫原,也不是冰室的問題。是他們之間多出了一個人。
 
「姆。」再啃下一支美味棒,紫原有股莫名的焦躁感。本來到社團為止,心情尚
 
算不錯。但在聽到冰室說要回課室處理值日生的時候,就很不爽。很清楚不是冰
 
室的錯,是自己的嫉妒心作崇。
 
嫉妒冰室老是跟她待在同一個課室、在做一樣的工作、待在同一個年級。不過沒
 
辦法,她比自己早出生一開始就注定,也是鐵一般的事實。
 
「學姊……」荒木一說結束練習後,就馬上換好衣服打算趕出約會。想打電話通
 
知女孩,怎料打了好幾次都沒人聽。待在原地瞎猜、胡思亂想也沒用,還是親自
 
找人最直接。
 
「姆。」在對方的課室前停下,輕輕的拉開門。「學—」迎入眼簾的,是沐浴在
 
橘色柔光下的女孩。夕光灑在中長的頭髮上,閃爍著光點。女孩臉上掛著幸福的
 
笑容,緩緩的打著呼。大概是室內開有暖氣的緣故,小臉看起來紅潤粉嫩、很可
 
愛。他不禁看呆。
 
……姆。」不過還是先叫醒對方好了。「學姊…..睡在這會感冒。」放下零食,輕
 
輕拉了拉對方的頭髮說。
 
沒反應。他沉默著,觀察她的睡姿。
 
只有兩人的課室,還有她一起一伏的微弱打呼聲。
 
紫色的眸子盯看女孩的臉,然後學著對方坐下。同樣將臉貼上課桌、跟她成同一
 
視線。剛好坐在鄰座的位置,距離近得感覺到她打呼的氣息拂上他的臉。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希望直接就親下去。很可惜,這是不被允許。特別他知道
 
她喜歡冰室就更加不可以這樣做。
 
「很不公平。」紫原細語。視線依舊的對著她、沒打算移開。明明近在咫尺,伸
 
手可及的距離。輕易能觸碰,卻不能隨便觸碰的人。
 
「唔……冷。」女孩蹙眉,動了一下身子。
 
「姆。」雖然很想碰她,但是比起這樣更希望能愛惜她。從包包拉出運動外套披
 
在她身上。「……小心著涼。」小聲在女孩的耳邊說。
 
「唔……」女孩表情馬上變得沉穩,得到溫暖後、繼續睡。
 
 
 
 
「抱歉,我來遲了—唔?」總算處理好社團的事,冰室也就馬上返回課室。順便
 
把書包拿回,再看看值日的工作進行得如何。沒想到一進課室就看到熟睡中的人
 
兒。先是小沉默一會,然後目光落到披在女孩身上、相當醒目的陽泉籃球部的正
 
選外套。盯看一會,猜想外套的由來。「難道是敦……」不用過於猜測,從外套的
 
大小就能看出來。默默坐上女孩旁邊的位子,盡量不發出任何的聲響以免吵到熟
 
睡中的她。
 
他還是頭一遭那麼近距離看著她。撐首,開始端詳她的臉來。雖稱不上是什麼大
 
美女,但不論在異性還是同性都有著不容小看的人氣。至少在他眼中,都覺得她
 
很不錯、討人喜愛。
 
修長的手指勾起散落在桌面上的髮梢,指腹輕輕的摩娑。髮絲在指腹間的觸感不
 
壞,他不禁湊近嗅一下髮香。
 
「唔……」女孩悶哼一聲,完全沒發現冰室的靠近。此舉讓冰室停下手上的動作。
 
驚覺自己的失態,同時了解心裡某個想法。收回手,扶額。眼角餘光瞄了女孩一
 
眼。小嘴微啟,紅潤的臉頰。
 
—這樣下去不妙。
 
……同學,是時候起來。」貼近她耳邊,還特地用著氣音細語。最後還是按捺
 
不住小惡作劇一下。「想睡到早上?」
 
「唔…….啊!」感覺到耳朵有痕癢感,馬上從睡夢中醒過來。怎料一掙開就是冰
 
室放大好幾倍的臉,害她心跳要漏跳一拍。「冰冰冰冰室同學—!你回來了啊!」
 
女孩臉上有掩蓋不住的驚恐。一是睡相被對方看光光,二是沒想過對方居然真的
 
會返回來。
 
「當然啊?」冰室不解的反問,然後很順手的將女孩剛才壓著上面睡覺的日誌拿
 
好。「因為總不能拋下值日的同伴跑掉。」像是很合理的解釋,同時滲有個人私
 
心。原因有一半是因為對方而折返。就是放心不下她。
 
有想過是因為他一直當著保護者的角色,而不知不覺會照顧起別人來。比如說之
 
前在美國就照料著義弟‧火神 大我。來到陽泉高中也沒例外,在隊上擔當保護
 
者的角色。特別是對著自家的拍檔‧紫原,更是一刻也不能鬆懈。
 
所以對著眼前的她,只是習慣性的行動。他一直這樣認知、認為。然而,隨著看
 
到女孩各種的表情,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情感。很有可能不是個性促使他有照顧她
 
的衝動,這衝動大有可能是來自別的動機和原因。
 
而這個原因或是動機,大概就跟將,將外套披在她身上的紫原一樣。
 
「冰室同學?」女孩總算完全清醒過來。不過這次輪到冰室恍神。整理日誌的手
 
停下沒再動過,只是一昧盯著封面。於是她站起來:「怎麼了—」
 
嗒。
 
有什麼東西掉下的聲音。
 
「欸?」女孩下意識的視線往下。然後發現被她扔在地上的外套。「這是……」蹲
 
下,拿起。鮮豔的紫色還有印著『陽泉』醒目清晰的字樣—她馬上就認出來,是
 
籃球部正選的外套。來回看向外套跟冰室,馬上弄懂什麼。外套一定就是冰室的。
 
因為在課室只有她跟他,而且冰室就是籃球部。拿著正選外套是很正常。如此這
 
般的條件下,為她貼心披上外套的人應該就是冰室。想到這裡,心裡有種甜絲絲
 
的感覺。儘管知道冰室個性愛幫助人,但還是有點小期待。
 
「謝謝你,冰室同學。」臉帶羞澀的笑著說,「外套、我洗好再還你?」女孩明
 
顯的害羞,而且對眼前的冰室好感加深。如此貼心、體貼的舉動,任誰都會感動—
 
更何況對方是女孩一直甚有好意的冰室。
 
然而,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呃、不。」冰室頓時不懂作何種反應。「這個……」想解釋外套不是他的、替她
 
披上的是另有其人。但話到嘴邊卻卡住了。
 
「放心,我不會弄壞的。」女孩泛起甜蜜的笑容,看來是徹底的誤會了。摺疊好
 
外套、整齊的放進書包裡。「唔、你等著要用?那我會盡快弄好。」看到對方呆
 
滯的臉容、欲言又止,猜想大概是因為正選的服裝很重要;但又不好意思開口拒
 
絕才有點尷尬。
 
……會不會麻煩你了。」看到女孩雀躍的反應,冰室也不忍說出真相。只能違
 
心的附和著。不過要是能看到這種表情的她,他覺得即使是違心也沒什麼所謂。
 
本來愛情就不分對錯或是先後。
 
「不會啦。」拍拍胸口,示意對方交給她的意思。「啊。」抬頭,瞥見課室裡的
 
時鐘。想起跟某人的約定。「先走了,冰室同學—」揮手、提起書包,移步到門
 
前。
 
「等、」伸手,條件反射的想抓住對方的手。可惜在碰上前停下。
 
「欸?」聽到冰室似乎在挽留她,女孩轉過身來。
 
……再見。」冰室小遲疑,微笑的跟對方揮手。其實他已經相當狡猾、自私,
 
不能再這樣撒謊下去。而且他沒權利阻止對方。
 
女孩不解的回看他一眼,感覺到冰藍眸子中帶著不捨。大概是錯覺吧,她心想。
 
因為在學校的門前,還有一個人等著她。
 
 
 
 
「哈啊哈啊……」她奔跑著。因為自己不小心打瞌睡之過,耽誤約定的時間。「紫、
 
紫原—」很容易就從遠處發現到對方的存在。醒目的紫髮、異於常人的高度。
 
「啊—學姊—」本來還在啃咬零食,但看到來者是她立馬停止進食。一臉興奮的
 
走向她,大手將人抱個滿懷。「等你好久—」
 
「等等、你好冰。」雖然很想直接將人推開,但她卻感覺到對方的體溫比平常要
 
低。「該不會……站好久?」毫不客氣的伸手摸摸他的臉頰,不出所料、相比起她
 
的手溫度要冷很多。
 
「—無論等多久,我也會等。」那麼一瞬,紫原眼神突然認真起來。彷彿在她前
 
的別人,而不是紫原 敦。紫色的眸子清澈將她的臉映照著。多麼誠懇的眼光,
 
她不禁有點看呆。「笨、笨蛋—好歹也給我先進去校舍等!」沒好氣的捏了他的
 
臉。「站在這裡很容易感冒。」
 
「姆—但這樣就得到妳的關心、嗚!」話一出,立馬被女孩狠狠的扭了一下耳朵。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消一會,回復故態。害她剛才還有點小感動。
 
「很痛啊—學姊—」
 
「笨蛋,就是痛才能讓你記住。」總算將手放開,她一臉得意的說。「看你之後
 
還敢不敢亂說話。」
 
……姆。」紫原揉揉被扭的耳朵,表情委屈的看她。「學姊真過份……」然後很
 
自然的將身子靠上她。對於這樣舉動尚算習慣,因此沒推開、反而溫柔的拍拍他
 
的頭。
 
「過份現在就不會帶你去吃好吃的。」勾起寵溺的笑容,對上紫色的眸子。「走
 
吧。」
 
紫原先是愣了一會,才微微點頭。將手搭上她的肩,女孩幾乎整個人埋在他懷.
 
裡。基於身高上的差距,在旁人眼中就像是紫原抱著她一樣。也許這樣很狡猾,
 
但任誰也想觸碰喜歡的人。特別她在自己面前露出這麼可愛的樣子。
 
很可惜,只能到這種程度。因為她心裡早有人在。冰室 辰也,他最佳的拍檔跟
 
隊友。想到這裡內心就起了絞痛。原來他已經那麼喜歡她,甚至不介意默默的守
 
在一旁。不過是小小的觸碰就覺得滿足—真的意外地知足。
 
……我說、你在恍神什麼。」昂首,女孩輕輕戳了他的臉。「我在跟你說話耶。」
 
挑眉,故作不悅。
 
「我在想妳的事。」紫原直球的說。
 
「笨蛋、別開這種玩笑吧。」她小遲疑,然後將臉別過去。「前面就是店子了……
 
想轉移話題,她指向前方。「走吧。」語氣滿不在乎的說。然而,發紅的耳根卻
 
出賣了她。
 
……嗯。」紫原隨便應聲附和,大手往前一撈。阻止了女孩的行動。
 
「唔!你幹嘛—」想當然此舉惹來她的驚恐。她臉上紅潮不斷,小手抵上對方的
 
胸口掙脫紫原的懷抱。「放手、」
 
「我不放。」他知道,有些事發生了就不能回頭。包括情感,覆水難收。
 
「你這樣……很奇怪。」終歸力氣上不可能敵過他,女孩放下了手。「明明剛才就
 
好好的……」她再三思考,的確沒做出讓對方不舒服的事。
 
「我很不安。」紫原想也沒想,把內心的想法說出。然後輕撫她小巧的臉龐。
 
「那樣跟你抱住我有什麼關係。」這時候她可不想猜度對方的心思。「而且、你
 
的手……」但比較在意的,還是他剛才撫摸自己的臉頰。
 
「聽說,不安的時候。撫摸別人的臉頰就會好了。」他解釋著,不過對象限於心
 
儀的人。這句他倒沒勇氣說出。現在還不是時候,沒必要因為一時意氣告白讓她
 
感到困擾。老實說她的反應是意料之內,但是沒即時的掙脫、讓他內心燃起了小
 
小的希望。
 
「這是什麼道理。」她帶點沒輒的看他。感覺就像是大一號的孩童。雖然這孩童
 
的身高過於異常。再次伸手拍拍他的頭。「現在好了點?」
 
「嗯。」這一刻,就讓他盡情任性。儘管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不過他確信,終有一天—
 
 
 
 
會讓這股溫暖屬於自己。
 
他可不容許自己有敗北,就算不是球場上。對手是誰也好。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到底在幹嘛(自己說)其實我重申多次,第二本命是青峰!(欸)不過說到青峰,我是支持青桃跟青火這樣、所以夢真的比較少寫(在紫原夢上說青峰好嗎)
 
這篇三人的情感開始浮上水面,像是冰室開始情不自禁發現自己的感情;女主角對紫原很在意,紫原覺得進退兩難之類。我真的很喜歡三角關係!(煩)

然後應該有後續這樣(欸)謝謝看到這裡的你!聖誕節快樂!(還有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