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仁王】生日賀文 失物認領處

 然而,壓在她身上的溫暖跟濕潤的氣息卻相當真實。不論他的臉還是呼吸都清晰
 
得過份。「仁王雅治。」
 
「我怎樣。」仁王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看向自己身下的人兒。
 
「移開、快滾。」她盡量讓自己的嗓音聽起來是平靜。因為只要亂了一步,接下
 
來只有被牽制的份。
 
「既然都進來,沒必要逐客?」他笑意更深。「而且時間到了。」
 
女孩不語,雙眼瞪圓。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吶、不祝我『生日快樂』?」
 
 
 
事源,要追溯到早上。
 
 
 
 
昂首,女孩專注的盯著掛在牆壁上的月曆。月曆上充滿女孩的筆跡,記錄著各式
 
各樣的行程跟備忘。
 
「—終於來到。」話落,馬上用圓珠筆刪掉其中一格—『十二月三日』。
 
畢業習題最後遞交的日子,也是一年的勞苦修成正果的一天。總括來說,進展
 
都非常順利。前提是沒人來打擾的話。
 
扶額,頭顱深處傳來一陣痛楚。想起一個不怎麼讓人暢快的回憶。仁王之前疑似
 
求婚的宣言,老實說對心臟不大好。雖不時都有來騷擾自己,不過自那次之後就
 
再沒提起『那件事』。算是鬆一口氣之餘—
 
又有點可惜。
 
連她自己也解釋不到,這種莫名的失落是從哪來。那天跟仁王的對話在腦海裡逐
 
漸浮現。那雙金褐眸子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包括那隱藏在深處的情感,一一誘發
 
出來。所以她才一直躲避他、連同他的心意。就是不想去承認那一份感情,因為
 
她很害怕。感情事是很苦惱,但眼前的畢業習題才是最先要處理的事。
 
平靜、寧靜、還有冷靜。怎能被一個仁王雅治而打亂了自己的步調。
 
伸手拿起放在書桌上裝有咖啡的馬克杯,好讓心神能安定下來。杯口快要湊到唇
 
邊,停住。
 
…….太大意了。」剛想起,就連杯裡的咖啡也跟某人有關。嘆氣,將杯子放回
 
原處。就如仁王曾說過的『真實』。現在『真實』裸露,偽裝的『大膽』沒了、
 
那剩下的就是『現實』。是她不得不去承認的『事實』。
 
......混帳。」結果還是被他牽著鼻子走。沒好氣的再次提起杯子。一邊喝著咖
 
啡,打算用電郵傳送習題給教授。「呃。」隨即想起,習題的文檔存在外置的記
 
憶體裡。於是伸手往抽屜裡翻了翻。
 
「啊咧?」本來藏在裡面的東西沒了。「不可能的。」明明之前做好、儲存後就
 
一直放在抽屜裡好好放著。
 
以自己謹慎的個性,應該不會隨便亂放。更不用說會否遺留在校裡某處。所以事
 
有蹺蹊。腦海馬上閃過某張不怎麼讓人愉快的嘴臉—仁王 雅治。
 
光是存在就讓她心神不定、六神無主。
 
「不會的。」像是給予自己安慰,故意自我催眠的說。怎樣也好,千萬不要跟那
 
傢伙扯上關係。
 
這是唯一的希望。
 
 
 
 
……還是沒有嗎。」幾乎來回校內的失物認領處不下數十次。女孩臉上盡是失
 
望。每返回這一趟,心裡都存有新的希望。就是死心不息,覺得不能就此而回。
 
儘管希望多麼的渺茫。
 
「同學你還是待幾天後再來吧。說不定你不見了的東西會送來。」失物認領處的
 
阿姨好心的建議。面對如此沮喪的女孩不禁加以幾分憐憫。「看你來來回回的跑,
 
都怪可憐的。」的確如阿姨所說,女孩在各校舍來回跑了好幾遍。不論是社辨、
 
中庭、圖書館—只要有可能的地方都徹底搜尋過。無奈天意弄人,失物還是沒找
 
到。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
 
「抱歉,麻煩了。」跟阿姨鞠躬表示謝意後,就離開失物認領處。越過門扉,停
 
下腳步。腦裡開始重新思考、重組事件。認真的構築整件事的可能性—雖然結果
 
很明顯。
 
首先她要打一通不太想打的電話。
 
嘆氣,幾乎不經過思考隨即熟練的在手機鍵盤上打了一組號碼。畢竟這一組號碼
 
熟悉到不行,就連翻查電話簿的時間也省去。當然很多情況都是非自願下打出。
 
嘟、嘟嘟—
 
明明只是普通的通話聲,此時卻變成讓人煩躁的聲音。至少對她而言,跟仁王對
 
話是需要極大的忍耐跟容忍。
 
『日安。』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慵懶的嗓音、夾帶著愉悅的氛圍。劈頭一句就是問候語,表示
 
早就猜到她的動機。換作別人可能不懂,但女孩一瞬就讀取對方的意圖。
 
「在哪。」女孩直接了當,絕不拖泥帶水。
 
『吶、久違的通話就這態度?』語氣中帶有明顯的失望,然而女孩卻不為所動。
 
因為她很清楚,電話裡另一頭的他說話同時嘴角絕對是上揚。
 
「仁王雅治,別鬧。」特別在最後兩字加重語氣。
 
『鬧?鬧什麼吶。』聲線明顯提高,她知道他現在心情大好。這樣的話,可能性
 
又再提高一點。
 
「不要再裝。」她可沒性子跟他耗下去。「那東西,是你拿走。」光是經常出入
 
她房間這點已足夠讓人懷疑。而且會幹出這種無聊事的人深信只有他。加上在校
 
舍裡找不到,記憶體的下落就很大機會跟他有關。
 
『比想像中還要早發現?』語氣中徉裝半點驚訝,但顯然帶有嘲諷的成份。被拆
 
穿也沒絲毫動搖,還表現出鬆容的態度;這就是仁王雅治。她最不爽的就是他這
 
點。那種被故弄玄虛的感覺很不好受。而且事態嚴重,關乎她學分的問題就不容
 
忽視。
 
「仁王。」她的耐性快被他磨光,要到臨界點。
 
『想要回「那個」很簡單。』洞悉到她越來越沒耐性,仁王乾脆的打算跟對方開
 
條件。他實在太熟悉她的脾性。
 
「說。」不過女孩也不是省油的燈。對方看穿她的心思同時,她何嘗不是理解到
 
對方的目的是什麼。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她耐性全失,從而讓她心甘情願的跟他投
 
降—但動機就不得而知。
 
真是怪人一個。不過能夠弄懂怪人的思緒,她也無疑成了怪人。
 
『快人快語。』電話裡頭的他,勾起了相當明顯的弧度。可惜,她沒能看見他現
 
在的表情是多麼的雀躍。『給你一個提示—「失物」之所謂「失物」,何解?』
 
「我拜托你有話直說。」決定不要跟對方繞圈子,她斬釘截鐵的說。
 
『早就知道妳會這樣。』仁王沒覺得失落,反而覺得這才像樣。因為她可不是一
 
般程度的女人。
 
而是他看上的人。
 
『「失物」是指遺失了,才是「失」物。假如、它從來沒有遺失了,那樣還算不
 
算是「失物」?』仁王輕描淡寫的解釋著,口吻就跟談論天氣沒兩樣。『好了—
 
依照這定義,你不見了的「那個」、又是否「失物」?』
 
「你、」還在想他的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沒想到馬上就來個衝激。「給我在原
 
地待著!」幾乎是用吼的大喊出來。
 
『噗哩、這反應也真的……
 
這次她沒回話,直接把電話掛掉。她真的太大意了,根本從頭到尾是一個局。
 
 
 
 
「哈啊哈啊……」一下車,奮力往家裡的方向跑去。女孩幾乎拚上全力奔跑。
 
從學校回到家裡,坐電車少說也需要用上四十多分鐘。加上車站跟公寓的距離,
 
足足要耗上一小時才能回到那裡。明明都跟每天都一樣的回去,今天的路程卻變
 
得特別漫長。前往家裡的小路,好像距離比平時遠了。
 
要跟時間競賽。是她在得悉仁王計謀之後,一瞬所得出的想法。
 
距離遞交習題還有半個小時。晚上十一時半。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錶,清晰的顯
 
示著現在的時間。
 
一開始她就估計錯誤,結果害自己浪費大半天時間。甚至要到夜幕落下,才能回
 
到家。本來只傳一個電郵就能輕鬆解決的事,結果卻變得迂回曲折。簡單複雜化。
 
不是要去拆穿仁王,而是讓自己徹底的落入對方的陷阱中。
 
「哈…….」總算跑到公寓。緩緩踏上階梯,一邊調整好呼吸。「仁王……」手扶上
 
門把,從口袋裡掏出門匙、插進匙洞。
 
「叫我?」
 
冷不防、一個比自己高一個頭的身影貼上。大手覆上小手,很順手的扭動門把、
 
把門打開。將女孩一併拉進屋子裡。
 
「如你所說,我真的有『在原地待著』。」就算沒看到表情,她也能想像到他的
 
表情。
 
她輸了。應該說,在打通電話那一刻已經完敗。
 
手錶上的時間,十一點四十五分。還有十五分鐘。
 
 
 
 
「仁王雅治!」半晌,女孩才回過神來、意識到現下的狀況。闊大的臂彎從後環
 
住她,整個身子恰好埋於他的懷抱之中。
 
「我怎樣。」仁王回答同時把門關掉。面對女孩的疑惑跟怒火,態度依然輕鬆得
 
很。「不是很乖的『待在原地』。有好好的聽你的話。」淡淡的說,故作無辜。
 
「快把東西交出來。」女孩不禁白了他一眼。已經沒時間再跟他耗下去。
 
「有說過,在我這?」勾唇,每次看到她緊張不已的樣子就覺得樂了。「話說回
 
來、要一直站在這?」當然,放在她身上的手是不會拿開。
 
「快進去!」沒察覺到二人親密曖昧的距離,一把拉扯對方進客廳。
 
「喂、一下子也衝太快吧……」雖然對方主動牽手非常難得,但意外的沒羞澀的
 
反應倒是有點小失望。
 
「時間快到…….」總算將仁王帶進房間,鬆開牽著對方的手、馬上按下筆電的
 
開關。還不忘偷瞄掛在牆壁上的時鐘。
 
十一時五十分。
 
「很好……」眼看還有十分鐘、時間看來尚算充裕。看著螢幕逐漸浮現電腦介面,
 
女孩不禁鬆一口氣。「好了、快把東西給我。」乾脆拿著筆電坐在床上,她急不
 
及待的準備透過電郵將習題傳送出去。
 
「沒有。」攤手,示意自己並沒拿著對方想要的東西。
 
「仁王雅治。」停下手上的動作,「不是你幹的好事嗎。」
 
「我說、『失物』成為『失』物的前提下,應該是遺失了才對。」
 
「不可能—」因為她可是在家裡跟學校翻了好久,所以一定是不見了。「—我明
 
明、」
 
「明明、『都找了好久』。你是想這樣說?」看穿了她的心思,仁王把話接下去。
 
「但你有沒有想過,其實它一直都在。」
 
「哈?」雖然早就知道對方愛故弄玄虛,但這次也不例外被他弄糊塗。「什麼東
 
西,拜托你直接說。」再看一下時鐘,十一時五十五分。
 
還剩五分鐘。她決定要速戰速決,強迫對方乖乖交出記憶體。
 
「總之就不在我手上。」仁王聳肩,「所以沒什麼可以給你。」
 
「沒時間了……你真的別再、」
 
 
「的確、快到了。」語落,嘴角同時上揚。明顯在盤算著什麼。
 
「欸?」
 
「—十二月四日。」逕自走到她床前,一把抓住纖細的手腕。「我的生日。」
 
稍施力道,很容易就讓女孩往後倒。他將礙事的筆電推到一旁、一下子的重力失
 
衡惹得本來擱在床邊的紙張四散。順勢的將人壓倒,形成男上女下的狀況。
 
「仁王雅治。」蹙眉,態度淡定。眼前的人不過是想讓她驚恐,她偏不讓他稱心
 
如意。
 
「我怎樣。」他知道她的想法,所以不會有所退讓。甚至變本加厲、將臉湊近。
 
他的吐息惹得她的臉微微發癢。
 
「移開、快滾。」女孩耐性快到極限。
 
「既然都進來,沒必要逐客?」跟她的心情有著強烈對比,臉上的愉悅有增無
 
減。「而且時間到了。」
 
「吶、不祝我『生日快樂』?」
 
她後悔當初為何引狼入室。正確點來說,是引狐入室。
 
真的如狐狸一樣奸砟的男人,仁王雅治。
 
時鐘上的分針跟秒針重疊,同時落在『十二』的數字上。
 
剛好十二時正。
 
 
 
 
「不……」她幾乎一臉要哭喪的樣子。習題要泡湯了。原因是沒在期限前交出去。
 
明明只差一步就能成功。「什麼都沒了……」決定放棄掙扎,事到如今已於事無補。
 
看著滿臉沮喪的女孩,仁王想惡作劇的心情頓時減半。當然不會輕易罷休。
 
—怎能如此放過看中的獵物。特別是自投羅網的可憐小羔羊。
 
「現在的我,跟你一樣大。」用平穩的嗓音說。修長的手指勾起女孩的髮梢湊近
 
唇邊。「一句祝賀也不給我?」輕皺眉頭,故作失傷。
 
「一樣……大。仁、仁王雅治—!」聞言,她的腦子再度運作起來。意識也逐漸
 
清晰。馬上就想起對方的惡行。「你居然!」
 
「噗。」不同於女孩激動的態度,淡然自若。「反應還真大……
 
「你管我—!」習題沒了,表示她得重頭來過。「怎、怎麼辦……我可不要當留級
 
生。」
 
「嘿—」不理會對方的慌亂,逕自將手覆上她的臉。
 
「唔?」感覺有種粗糙、溫暖的觸感從頰上化開。「你摸什麼。」瞪著他,示意
 
他放手。
 
「沒祝賀,只好自己來要點獎勵?」沒打算將手移開,仁王亂摸著。
 
「仁王雅治......」她快氣炸了。要是現在跑去求教授,還有一線生機。無奈身上
 
粘著一個難纏的傢伙,難以逃脫。
 
「放心,習題我早就替妳擺平。」緩緩的、用著慵懶的嗓音回答。「接下來你只
 
要專心的……
 
「等等!」這下子,她徹底清醒了。推開人,坐起身子。眼神既是驚慌,又是狐
 
疑:「快解釋清楚!」
 
儘管是多麼微小的力度,被她推開老實說感覺不是味兒。假若沒解釋清楚,女孩
 
一定會窮追不捨問到底—雖然喜歡她主動找上自己,但不是這種。微微嘆息:「就
 
是記憶體壞掉,於是妳就把檔案的副本傳送給我作備份、」他慢慢描述著,生怕
 
女孩胡思亂想。特別那眼神,像是要把他殺掉一樣。若是愛慕的眼神就好,他心
 
想。「記憶體我沒拿、是妳拿去維修。」
 
「這麼說……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眼睛眨巴,聽對方一席話、恍然大悟。
 
「然後、我已經替妳傳了電郵給教授。」
 
「仁王雅治……」頓時對眼前的人改觀。「謝謝!」二話不說的抱住對方,難以掩
 
蓋喜悅之情。
 
「你要說的應該不只謝謝?」不客氣的老實接受懷抱,大手撫上她的腰肢。
 
其中一隻手捧起對方的下巴。「應該、還有其他。」
 
……樂。」
 
「聽不清楚?」
 
「生日快樂啦混帳—!」
 
「很好,不過混帳可以省去。」臉上盡是滿滿的笑意。仁王心情大好。「不過就
 
差了……
 
「差了什麼?」
 
「禮物。」
 
喀。
 
有什麼搭上她的手腕。冰冷的金屬觸感。
 
是上次從仁王那裡得來的手銬。
 
「決定了,禮物就是妳☆」說著,將另一邊手銬扣住自己的手腕。
 
「喂!別擅自決定!」看著對方的動作,驚慌起來。
 
「失物要拿回才行。」
 
「欸?」
 
「就是妳的心、我要認領回—」將身子壓低。
 
 
 
 
 
「因為妳是我的。」
 
 
她覺得,這一天一夜是人生裡最漫長的。
 
陪伴混帳渡過的生日。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啊啊啊啊啊—(冷靜)終於把仁王生賀寫出來了(吐魂)真的好難想梗…. 之前課業在忙,結果拖了快兩個禮拜才能更文、真的…..要去撞豆腐才行。
 
這篇的設定是沿用前一篇的仁王夢『Tea or coffee, police?』,就是大學生的架空。那死線簡直跟筆者的生活模式沒兩樣…. (別開始說自己的事)咖啡真的好重要這樣。
 
然後故事就是女主角誤會了仁王拿走她的東西,但其實是一場誤會。而仁王又故意不解釋,結果讓誤會越來越大。結果給仁王有機可乘這樣。
 
最後祝仁王生日快樂!!遲來真不好意思!!(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