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財前】無配對 Troubles killer

 

本來麻煩少理為妙,也是他做人的原則。她的事絕非他自己主動去打聽。而是這

 

一號人物,因為白石跟謙也而聲名大增。

 

很麻煩。

 

他唯一的評語跟感想。

 

各式各樣的傳聞四起,連他不怎麼有關係的學弟也被牽連其中。甚至有其他人來

 

問他有關那女孩的事,比如說是不是前暴走族或是跟白石和謙也其中一人在交往

 

之類。

 

「我很困擾。」擱下狠話,作為話題的結束。風波雖暫沒影響到他,但真的讓他

 

覺得很麻煩。特別是謙也,一天到晚都亂掰一些藉口要去圖書館。

 

「前輩自己一個去不就行。」直球。「不然可以叫白石部長跟你去。」燙手山芋

 

理應是要白石接才對。絕不會是他這位後輩。

 

「我一個人不行、只有白石不可以!」謙也馬上激動的反駁。

 

財前差點沒翻白眼。

 

「我不要。」直接回拒,馬上溜掉。

 

「喂—財前你這傢伙—居然拋下我就跑!」

 

「誰管你。」小聲喃喃,沒理會對方繼續走。背後仍然傳來謙也大吵大嚷的聲音。

 

財前慣性的無視,反正司空見慣。

 

同時,對那位話題中的人物產生莫大的興趣。

 

 

 

 

有一句話,好奇心會殺死貓。

 

不過他不是貓,那就沒什麼好怕。

 

午休時分,財前吃過午餐決定去一下圖書館一睹本尊的風采。踏著細步,腦海裡

 

浮現多種的幻想。到底是怎麼的一個女生,會讓謙也為之著迷、白石產生無窮興

 

趣。謙也跟白石人是有點奇怪,但好歹都是校內的人氣者、對此不為所動的女生

 

應該不存在。但這一位居然沒一絲的迷惑,證明—

 

「真的很怕麻煩。」自言自語的說著。

 

正午的陽光照進圖書館的玻璃門前,散射出耀眼的光柱。他幾乎要半瞇著眼才能

 

看清門把的位置。

 

伸手,總算摸到。用力往後一拉—內外空氣的流動,刮起微風。

 

故意挑謙也沒空的一個午休過來。目的是怕對方壞了自己的好事。雖然他只是出

 

於好奇才來,實際上從沒想過要做什麼。

 

環視四周,開始尋找目標人物。放眼過去,幾乎沒半個人。始終還是吃飯的時間,

 

沒人會特地跑過來。大概是白行一趟。但就記憶中,謙也曾在午休的時候跑過來、

 

所以絕沒可能會吃閉門羹。

 

喀。

 

是什麼重物互相撞擊的聲音。

 

似乎真的有人在。姑且再進去裡面看看。財前心想。

 

緩緩踱步,盡量不發出半點聲音。屏息,將身子隱藏著一個木櫃子後。稍微挪出

 

身子,頭顱伸出、想要偷看聲源的真相。

 

是一個頭髮蓬鬆得很、戴著厚重眼鏡的女孩。眼鏡的鏡片之大幾乎要覆蓋她半

 

張臉。她抬著一大疊書本,而且每一本看起來都相當有厚重。不論是大小還是厚

 

度。很難相信是那雙纖細的手腕能承擔的重量。

 

財前正扭結要不要上前幫忙,但這樣就跟本來的目的背道而馳。

 

「混帳—」咬緊牙,女孩將手上的書捧好。「我就不相信幹不掉了你們—」

 

聽到女孩奇怪、自言自語的咒罵,讓自己本來已經踏出去的腳停下。不知為何很

 

想繼續觀察對方。雖然這樣做很不紳士,但直覺告訴他將會發生不得了的事。

 

嚥下一口口水,挺直身子、等待著。

 

女孩把身子往後挪,手腕往下使力—把本來在手中的書往上拋、之後刮起微風。

 

動作之快讓財前看不到發生了什麼。只感覺到空氣的流動跟變異。最後當風停

 

下,就看到書本已排列整齊、安放在不同的木櫃子上。

 

揉揉雙眼,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一瞬所發生的事、看不見的動作—最後書本

 

就整齊的排好。到底是怎樣才能辦到。

 

「好了。」完全沒注意到躲在角落財前的存在。女孩拍拍手上沾有的灰塵。一

 

臉滿意的觀看排列得井井有條的書櫃。不過還有一大堆沒整理、大大小小的書本

 

擱在桌上。「……真有夠麻煩。」

 

聽到麻煩這兩個字,財前內心像是起了共鳴。

 

原來也有人跟自己一樣,討厭麻煩。

 

……不對。」喃喃自語。他怎麼默默的認同這位陌生女孩來。應該先去找傳說

 

中的圖書館委員才對。舊校舍的圖書館比起新建造的實用面積來得小,所以一眼

 

就將整個空間盡收眼底。「真麻煩。」表示要開口詢問那位女孩才能得知圖書館

 

委員的下落。主動搭話這種事很少做,但既然到了這地步只能硬著頭皮上。

 

「請問、」從櫃子後面跑出來。

 

「嗯?」剛好蹲下打算捧起另一堆沒整理好的圖書。聽到財前的話,女孩抬起

 

頭:「你什麼時候在。」劈頭就是詢問出現的因由,而不是問候語。

 

「就在你剛才將書……」本來想說『整理』,但是回想自己什麼也沒看到。「就是

 

收拾的時候,不好意思打擾。於是先等你做完。」淡然的解釋。

 

女孩不語,盯看這位不速之客。學校的圖書館是開放的場所,所以有學生都自由

 

進出。照道理他的存在是很平常的事。不過女孩就像是地盤被入侵的樣子。表情

 

有如猛獸般露出獠牙,對入侵者流露出強烈、排斥性的敵意。

 

……不對。」怎麼會有這種錯覺。馬上掩著嘴巴。對於自己有將真心話說出的

 

口癖感到失敗。希望最後一句沒惹來她的注意。

 

「不對什麼。」很可惜女孩都聽進耳裡。狹小的空間加以兩人距離之近就算多麼

 

微小的聲音也能聽到。表情不悅的瞪著他。

 

「沒什麼。」財前平靜的說,目無表情的回望。呼吸絲毫沒被打亂。就這樣跟

 

女孩對峙著。

 

這樣的舉動,她認定是對方在找她的碴。找上門的碴,不好好的『回應』可不行。

 

她如此理解著。不過對方沒動手,表示自己也沒必要動手。所謂敵不動我不動。

 

就這樣保持原來的站姿待著。待其中一方誰是先將視線移開。

 

財前突然萌生一個想法—她跟他這樣,很像小時候的某個互瞪的遊戲。當然他知

 

道,女孩是認真的。

 

……那個、」結果是財前先來結束這無謂的抗爭。因為此行的目的快要偏離。「我

 

有點事想請教妳。」盡量顯示出誠懇的態度,讓女孩放下戒心。

 

「什麼。」每說一句話彷如帶著刺,女孩依然擺出一副不善的態度。「有話快說。」

 

還故意退後一步,生怕對方會對她做什麼。

 

怎麼好像他說了髒話一樣。財前無奈的嘆氣。

 

他很想吐糟現下的狀況。在一堆沒整理好的舊書本中,一男一女在對峙著。男

 

的目無表情,女的一副隨時要揍人的樣子—這狀況真的相當可笑、詭異。

 

「其實、我想打聽一下在館內當值的一位圖書館委員。」幾經辛苦,總算將來意說清楚。「不知道她在不在。」其實他也知道自己在說廢話,因為這裡的空間一

 

眼就看完。除了他倆,別無他人。但基於禮貌,還是詢問一下好讓大家有下台階。

 

畢竟剛才發生一連串莫名奇妙的事,他絕不能簡單的全身而退—至少他覺得女孩

 

不會就此罷休。

 

「這裡只有我一人。」不拖泥水,她直接回答重點。「從來沒有其他的委員在。」

 

正確點來說,沒人有能耐跟她合作。她也不屑跟別人合作。

 

…...是妳啊。」財前差點沒驚訝得大叫出來。沒想到白石感興趣、謙也看中的

 

女孩原來是長成這副樣子。他不怎麼禮貌的在心裡評頭品足。茫然的眼神出賣了

 

他。

 

女孩蹙眉,不難理解財前此時的想法。

 

「很失望吧。」這句話沒有任何傷感或是憤怒,只是單純的把她所看到的說出來。

 

「不。」財前承認有那麼一點兒嚇倒,但是並沒要看貶對方的意思。雖然很麻煩,

 

但也開始對這位充滿謎團的圖書館委員提起興趣。

 

「但你表情是這樣告訴我。」她總算沒挪開身子,開始走近財前。看來已逐漸放

 

下警戒。「那你問完話,可以走了。」言下之意不送請回。明顯的逐客令。

 

「午休還沒完。」暗指自己有權利繼續待著。

 

……隨你便。」她實在太小看他。相比起那個白石藏之介跟忍足什麼也,這黑

 

髮男孩的嘴皮更厲害。話語雖短,但往往都戳中要點。彎下身,伸手往距離自

 

己最近的一疊書。「別礙到我。」然後順著書號將書本排列。「麻煩死了。」

 

財前沒答話,只是默默的往後退。騰出空間好讓女孩能進行整理。他了解到女孩

 

並不是刻意要兇人,而是不希望自己的工作受到任何打擾。她口中的『麻煩』,

 

其實是出自個人的執著。

 

男孩內心起了莫名的共鳴。

 

覺得『麻煩』,但都不曾放手。如果不理會,『麻煩』就不會發生。

 

說穿了,其實這才是最麻煩、任性的表現。

 

……居然是這樣。」財前小聲喃喃,自言自語的自我吐糟。沒想到女孩讓他想

 

通這點。這麼平凡的一個女孩—至少表面上是—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吸引著

 

白石、謙也跟他,是因為他們都從她身上找到自己。發現到自己的本質所在。

 

她不像一面鏡子,鏡子是直接將表面的影像倒映出來。只是單純的硬性表象。

她是河水。源源不絕的河水。永遠只會往前進,而不會逆行,一直帶領人到最後

 

的目的地。

 

「河水、嗎。」他開始理解到白石為何一直稱呼她為『河水小姐』。的確是名符

 

其實。本來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