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 紫原夢 Just a moment

 
「姆—」無意義的喊了一聲,紫原再一次撕開一支新的美味棒包裝紙。擱在社辨

 

的桌上。眼神飄忽,似乎沒發覺自己那近乎失常的行徑。

 

「敦、」冰室終於看不下去,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腕。阻止對方繼續下去。「這樣、

 

很浪費食物。」眼神認真,甚至帶有責備的成份。

 

「姆、小室—」被叫住,才停下手上的動作。將手中的美味棒放下:「我—」精

 

神恍晃,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你怎麼了,敦。」冰室這才將臉部的表情放鬆下來。溫柔的繼續說:「不像平

 

時的你。」

 

「小室,我最近變得好奇怪—」說著,一邊將打開了的零食撈回自己前面。「老

 

是心不在焉,連美味棒都少吃了。」開始吃起零食來。「我是不是生病?」

 

「唔……我倒看不出你有什麼異樣。」輕抬下巴,冰室開始思考對方平常的樣子。

 

是很奇怪沒錯,但倒不覺得對方身體上出現毛病。打球時的技術雖稍有失準,也

 

不算去到很糟的地步。假設紫原身體有毛病,不只冰室、大概荒木監督就會出面

 

制止他的行動。所以原因應該是出自別的事。「敦,你近來有什麼不開心?」

 

乾脆採取正攻法,直接問本人好過胡亂瞎猜。

 

「沒有啊?」夾一塊洋芋片送進嘴裡。「小室要吃嗎?」將洋芋片遞過去。

 

「不用。」微笑搖頭。「那、」冰室決定要問個究竟。「是不是有人對你做過什麼?」

 

這種年紀的男生,總會有一、兩個煩惱。像是被欺凌之類的問題—雖然他不覺得

 

陽泉裡有人有膽子去動紫原。

 

「啊—這麼說—」被冰室提起,紫原突然想起點什麼。「我覺得最近『這裡』,」

 

指了指左胸口,心臟的位置。「偶爾會有點小絞痛。」皺眉,一臉呆然對上冰室

 

冰藍色的眸子。

 

「痛?心臟那裡?」跟紫原相處的時候不算長,但對方所表達的意思大致能懂。

 

但這次連他也被弄糊塗了。

 

「嗯,心臟。」紫原猛力點頭,抓緊左胸前的白襯衫。「感覺有什麼快要跳出來。

 

心都跳得好快、好急促—」

 

「是嗎。」算是什麼怪病發作前的症狀嗎。冰室如此的想。

 

「特別看到她的時候,跳得更快—」紫原再補上一句。

 

「是嗎……唔?」意外地聽到什麼線索。「敦,你再說多次。」冰室打算確認多次。

 

「就是看到學姊的時候。」歪頭,不解對方的疑問。

 

……敦,你的春天來了呢。」勾唇,拍拍對方的肩。「是『她』、嗎。」能收

 

服這大不透的傢伙,深信只有『她』。

 

 

 

 

叮—噹—

 

「嘿,滑疊成功。」優雅的維持平穩的步伐,女孩踏進鞋櫃前。「今天也很順利。」

 

「那麼精神真好。」背後傳來溫柔的男聲。

 

「唔?」下意識轉過身,「冰、冰室同學!」雙眼瞪圓,意外對方的存在。只

 

差沒讓擱在肩上的書包滑落。

 

在她面前是擁有一雙冰藍色美眸的黑髮男孩。加以右眼角下的淚痣,更突顯對方

 

的中性美。溫柔的笑容,儒雅的舉動。怪不得對方在女孩兒間是一個人氣的存在。

 

同時,在自己心中是特別的存在。

 

「沒事嗎?」眼看對方一臉茫然,冰室伸手想扶住人。「真抱歉,突然叫住妳。」

 

「沒、沒事。」差點形象毀掉。她馬上調整好緊張的心情。「早安,冰室同學……

 

怎料一切卻被某『不速之客』打亂。

 

「早啊—小室—還有學姊—」從後抱住冰室,口中還咬著吃到一半的美味棒。

 

「紫原 敦—!」很不禮貌大喊出來。她下意識的往後退。

 

「姆—學姊居然記得我名字啊—」一口氣吞下剩下的美味棒。「很高興呢—」放

 

開冰室,走到女孩面前。「對了、學姊—」想進一步跟對方接觸。

 

「我先走。」在對方有所行動之前,抽身而退。「冰室同學,待會課室見。」

 

「嗯,待會見。」冰室依舊勾起淡淡的、曖昧不明的笑容。

 

「啊、學姊—」大手一伸,抓空。冷不防,指縫間觸碰到對方的髮絲,可惜卻抓

 

不住人。「姆。」看向抓空的手,頭髮上殘留的些微觸感讓他眷戀。

 

撲通。

 

心跳不律。

 

「唔?」感覺心跳起了奇怪的變化。「小室—」抓住左胸口,一臉痛苦的說:「我

 

的心臟又痛了—」

 

「敦,你沒想過原因是什麼嗎。」冰室表情似笑非笑,提出問題。

 

「姆?」蹙眉,不懂冰室的意思。「就是、生病之類啊?」明顯沒想到原因。

 

「敦你啊—」伸出修長的食指,指著對方的胸口。「應該問問你自己的『心』。」

 

「小室?」此舉讓他更糊塗。「我的心嗎—」

 

冰室勾唇,「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是啊。」沒聽出弦外之音,紫原依舊一頭霧水。眼神一直沒從女孩離開的方向

 

移開。

 

 

 

 

「—真危險。」沒想到一大早就遇到冰室而且還跟他打招呼。紫原的出現讓她抽

 

一口氣。接二連三的刺激,老實說對心臟不大好。一個冰室 辰也都算了,就

 

連紫原 敦也在—

 

她可不能一下子應付兩個校內風雲人物。特別是冰室,她可是在意到不得了的程

 

度。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喜歡上對方。

 

認識對方的契機,是在最近一次交換座位的時候。很剛好冰室被調到她隔壁的位

 

置。順理成章,就認識彼此。不論上課還是其他時候,只要坐在這個位子幾乎一

 

撇頭就能看到對方。漸漸『理所當然』變成『在意』。她開始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所謂的日久生情,大概就是這樣。

 

至於紫原,自她跟冰室熟絡起來就一直在她的身邊打轉。算不上討厭,但對方怪

 

裡怪氣的性格有時頗讓人困擾。比如說是身上總是帶著吃不完的零食,打招呼

 

都是用擁抱來代替之類。活像一個大孩童,不過這孩童已經十六歲了。起初還想

 

他是不是故意,但後來發現對方的個性就是如此、沒半點虛假。

 

「到底冰室同學是怎樣壓制他。」說是壓制也不對,正確點是『照顧』。大孩童

 

跟他的褓姆。是她對們倆的觀感。

 

「我怎麼了。」

 

「沒有、就是......冰室同學!」突然的靠近,害她弄扔手中的課室日誌。

 

「噗。」被她逗趣的反應惹笑。「我的臉有那麼可怕嗎。」半開玩笑的說,彎身

 

拾起課室日誌。「給。今天原來是妳當值日啊。」

 

「啊、嗯。」對方燦爛的笑容讓她看入迷,快要失神了。「冰、冰室同學也是?」

 

「不,今早有晨練所以很早到校。」瞇眼笑,「是說剛才敦他—」

 

「唔!欸、不!」本來打開安放在課桌上的日誌,再一次被女孩弄扔。「抱歉、

 

冰室同學……」一直都想在對方面前保持優雅的一面,怎料一次又一次出糗。她

 

真想找個洞躲起來。

 

「不要緊。」可能早就習慣照顧人,因此沒特別要責怪的意思。泛起溫柔的笑容:

 

「是我的錯覺嗎,只要提起敦妳就有點……」就在他想詢問紫原的事,她就馬上

 

來反應。所以關鍵很明顯在紫原身上。因為他認識的她,從來是屬於知性、成熟

 

的類型。面對任何事都很冷靜,但每次提起紫原就變了個樣。

 

「不。」伸手打算拾回跌落在課桌下的日誌。頓時她察覺了點什麼。

 

—她發覺話題一直圍繞著紫原。

 

「我跟他什麼也沒有。」這次總算抓好手中的本子,斬釘截鐵的說。郁悶起來,

 

就連呼吸也很困難。很明顯,對方好像誤會她喜歡紫原。

 

「是嗎……」輕皺眉,覺得自己做過頭了。就算為了隊友,也不能太過逼迫女

 

生。「抱歉呢、說了奇怪的話。」

 

「不、不要緊…...」擠出不怎麼好看的笑容。撐起身子,「啊、我先拿日誌去教務

 

室了!就這樣!」隨便亂掰藉口打算緩和氣氛。

 

「但、」她的樣子讓他很在意。條件反射的抓住她的手腕:「我替你交吧。剛好

 

也要去一躺教務室。」

 

「這……」被抓住的手腕上的觸感,很溫暖。是來自冰室手心的體溫。然後她發

 

覺不只手腕,連自己的臉頰也微微升溫。「那、拜托了你。」別過臉,掩飾那臉

 

上的熱度。

 

「嗯。」擅自拿走她手中的日誌。「我走了。」隨即鬆開抓住她的手,「日誌的工

 

作辛苦了。」留下足以融化人心的笑容就走掉。

 

嗒。

 

她鬆一口氣的跪坐地上。臉頰紅得很。雙手掩住臉:「……可惡,我可能真的喜歡

 

上冰室。」始終,身體的反應是騙不了人。「討厭。」

 

 

 

 

 

「原來。」藏在另一扇門後,是一個高大的身影。

 

 

 

 

「呼……」嘆氣,幾經辛苦總算熬到下課。今早跟冰室獨處已不在話下,然後自

 

己狀似告白的發言—雖然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出弦外之音—但是她的確在某程

 

度上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她跟紫原什麼也沒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