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648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番外 土門飛鳥的憂鬱(土門中心)

 ……明明還很年輕。」摸摸自己的頭髮,自我安慰的說。晨練時突然就下起大

 

雨,害他整個人都被淋濕了。馬克(Mark)見狀,馬上就中止練習。於是大家

 

急忙跑到宿舍裡的浴室洗澡。先是趕著拿點乾淨的衣物,一不小心就忘了拿洗髮

 

精。只好隨便借用不知道誰留下來的洗髮精。

 

洗髮精的氣味嗅起來不錯,猜想大概是什麼好東西。沒想到用完之後,越是擦拭

 

頭髮越覺得不對勁。髮絲一根一根的落下,最後整塊毛巾都沾滿自己的髮絲。雖

 

說掉髮是新陳代謝的一環,不過如此的數量已不是普通可言。

 

「不過才十四歲、我……」絕望的看向映照在鏡中的倒影。「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雙手摀住臉,惆悵得很。幸好現在浴室裡只有他一人,不然被人知道就大條。

 

不是被取笑就是關愛。特別他隊上的惡質隊長‧馬克。

 

「土門☆」在土門思量如何是好之際,背後傳來一把爽朗活潑的嗓音。

 

土門聞言立馬將毛巾摺疊藏好,轉過去:「迪倫(Dylan)你怎、」眼神心虛的飄

 

移,「怎麼回來了。」要換過氣才能繼續說下去。

 

「就是—土門你結巴了。」緊張的神色,就連粗神經的迪倫也能感覺到。「嘛、

 

其實Me還有點事!」

 

土門吞口水,本來還打算默默的快速溜回房間。怎料馬上就殺出程咬金。「什麼

 

事。」把毛巾混進剛脫下的髒衣服堆裡。萬一被發現那條沾滿自己頭髮的毛巾就

 

難以辯釋。

 

「弄髮型啊☆」迪倫理所當然的表示。那奇特的髮型可是每天要花三十分鐘才能

 

完成。可惜今早因為一場雨就化為烏有。「剛才Me忘了拿定型的噴髮劑,所以

 

只好回去房間一趟。」抓著噴髮劑在土門面前晃了晃。「沒它的話,me帥氣的髮

 

型可是弄不出來啊!」

 

「知、知道了。」推開在眼前晃來晃去的東西,「先走。」將髒衣服拿走,頭也

 

不回的離開滿是水蒸氣的浴室。

 

「呃、土門!」伸手想抓住人,還打算想聊久點。「算了☆反正看雨勢這樣,相

 

信馬克應該連下午的練習也會取消吧!」將噴髮劑放在鏡子前。然後發現到某個

 

『東西』。「這不就是我的……」提起那瓶東西,放在燈光下仔細端詳。

 

「居然連洗髮精也忘記帶走!Me真是的、哈哈☆」沒察覺到箇中的差異,哈哈

 

大笑。「唔?」拿了拿,才發現好像比起自己在用的時候輕了點。「真奇怪。」脫

 

下眼鏡,「該不會是誰偷用過吧……」開始弄著頭髮。不其然腦海閃過某人的臉。

 

「土門!」不用猜,剛才鬼鬼崇崇的、犯人大概就是他。

 

 

 

總算把髒衣服扔進洗衣機裡。土門無焦點的盯著玻璃圓蓋子裡正在攪拌的衣物。

 

心裡仍然介懷頭髮的事。習慣性的伸手、搔頭—

 

「不!」意識到後馬上停下手上的動作。要是讓掉頭髮的狀況惡化就糟糕。

 

轟隆轟隆—

 

看來要待衣服洗好還要耗多一會。坐著等也不是,先到大廳去好了。發覺自己

 

生活的重點幾乎都以足球為中心。一旦失去,整個心思都不知道往哪好。

 

依存真不是一件好事。

 

撇頭,伸展胳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閒下來,愛操心的個性又來了。之前

 

擔心一之瀨跟秋的事已害他損耗不少腦細胞。那倆人不急,偏偏他這個太監急—

 

這形容也不對,因為他不是太監。

 

搖搖頭,打算甩掉自己腦裡無謂的想法。推開大廳的門,打算稍歇。

 

「什麼嘛,原來是土門。」一進去,迎面就是自家隊長‧馬克。知道來者是土門,

 

繼續埋頭閱讀放置在大腿上的足球雜誌。同樣悠閑起來。畢竟練習已成為生活的

 

中心部份,融入其中。

 

土門點頭,「可以坐下?」指了指對方對面的位置。

 

馬克沒答腔,沒拒絕就是默許的意思。土門如此的理解,坐下。馬克專心閱讀,

 

難得的沒跟他串門子。土門好奇的瞥了一眼雜誌的封面。醒目的字樣,清晰的印

 

著『是次FFI大賽優勝隊伍 閃電日本隊』。

 

怪不得馬克如此專心,原來是因為日本隊的報導。「…….那些傢伙真能幹。」洞

 

悉到土門眼神中帶著某些訊息,「畢竟是將我們獨角獸隊(Unicorn)打敗的隊伍。

 

嘛、是理所當然的事。」

 

「都是因為有圓堂、豪炎寺跟鬼道這幾位核心人物在。」提起過往的隊友,土門

 

內心有股暖流。

 

「所以造就你跟一哉這樣的人材。」馬克毫不掩飾的表示。「是我隊的光榮。」

 

「馬克……」不其然有點感動,平常只有被整的份。沒想到對方也有感性的一面。

 

「—然後,替我買罐咖啡可以?」下一秒,那份感動破滅。「當然,是土門你請。」

 

「欸!」

 

「有意見?」因為雨天害練習菜單延緩,早有不忿。

 

「不。」結果還是敗在對方的淫威之下。反正他早就認了,沒差。越過人,「冰

 

的就好?」

 

「嗯。」隨便哼聲應和。再翻一下雜誌。「土門。」突然又想到什麼。

 

「怎麼了。」

 

「有你、一哉還有迪倫那傢伙在,很高興是真的。」

 

「馬克你、」瞪大雙眼,似乎被嚇倒。

 

「快去快回。」

 

「我也是,身為獨角獸隊一員為傲。」會心一笑。所謂的伙伴,就是這樣。

 

 

 

 

 

跑到廊下,踏著細步往自動販賣機的方向去。

 

回想剛才看到的雜誌封面,勾起過去在雷門發生的種種。本是帝國的一員,被鬼

 

道差遣,以間諜的身份潛入雷門的足球部之中。說真的,從沒打算認真投放過多

 

的心思在雷門上。反正裝個樣子,胡混過去成了。到時候收集到可觀的情報,適

 

時彙報給在帝國的鬼道就可。骨子裡從不認為雷門裡的眾人是『伙伴』。然而,

 

隨著在雷門越久,越是感覺到它跟帝國間的差異。

 

以勝利為首,不擇手段的帝國。

 

以同伴為首,鍥而不捨的雷門。

 

雷門眾人對足球的熱誠跟熱愛,讓他開始感到迷惘。到底自己追求的、尋求的、

 

祈求的是什麼—產生無數疑問。老實說,對自己說謊隱瞞一切這種感覺很不好

 

受。特別對著圓堂那清澈的眼神,就覺得自己被對方徹底的看透。連同愛好足球

 

的心,一同牽引。

 

「居然會想起這些。」往事不堪回目。投幣進機,按下按鈕。「我也買點喝的好

 

了、唔?」

 

在販賣機不遠處,站著一個熟悉不過的身影。

 

是他的青梅竹馬跟摰友‧一之瀨 一哉。被譽為『球場上的魔術師』的天才球員。

 

對方正躲在角落,好像在講電話。表情變化多端,時而困擾時而羞澀。會讓他露

 

出如此表情的人,深信只有一個人—木野 秋。他倆的青梅竹馬,也是一之瀨現

 

在的女朋友。

 

儘管是遠距離戀愛,也是一副羨煞旁人的樣子。幸福、甜蜜的表情比起生病時候

 

的他要精神得多。全靠秋的支持才能讓一之瀨撐到現在,完全恢復健康。

 

提起秋,也是在雷門裡久別重逢。

 

沒想到兒時的玩伴,於多年後會在別的地方遇上。而且對方還當上球隊的經理

 

人。果然足球有種魔力,能將人與人之間聯繫起來。他們幾個在美國的時候,就

 

老待在一塊。閒時幾個小孩就會跑去空地踢球,秋則在一旁看著、吶喊助威。

 

然而沒想到這種美好的時光會有結束的一天。很不幸地,一之瀨遇上車禍。

 

從對方雙親口中得悉他離開人世的消息。晴天霹靂,當時的打擊跟失落是他這輩

 

子難以忘懷。秋哭成淚人、昏倒在醫院裡的樣子到現在還歷歷在目。自那意外之

 

後,大家好一陣子都沒碰過足球或是接觸跟有關它的東西。只要一去到那個熟悉

 

的空地、或是看到足球,腦海都不自覺浮現一之瀨的臉孔。原本吵鬧的空地,變

 

得寂寥。足球擦過土壤的聲音、秋的呼喊聲、一之瀨的笑聲—再也聽不到。

 

然後奇蹟出現。

 

一之瀨再一次出現在他跟秋面前。那靈活的身手、絕妙的球技是被稱為『球場上

 

的魔術師』的一之瀨 一哉才能擁有。他活生生的站在他跟秋面前。

 

「是我,一之瀨。」多麼真實的一句話。

 

聽到一之瀨詳盡解釋,才明白到過去都是一場悲傷的誤會。包括他的隱瞞、傷痛

 

跟經歷。痛苦絕不會比他跟秋的少。過去的陰霾在一之瀨出現同時全數揮散。應

 

圓堂所邀,一之瀨很乾脆的加入了雷門球隊。他們一起打倒了外星學園,為地球

 

解決一個大危機。不過,他知道一之瀨還有更遠大的目標。他要捲土重來。回去

 

他們跟足球邂逅的地點‧美國。重新建立屬於他的足球。

 

「我要重新來過。」眼神堅定,「一起走吧,土門。」一之瀨伸手,對自己說出

 

邀請。「你會來?」

 

答案早已呼之欲出。

 

「廢話。答案當然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