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仁王】 Coffee or tea, police?

 「啊咧啊咧…...」不抖擻精神可不行。位居學年首席可不是玩笑。同時,不想被

 

某個人看扁。文系的她跟理系的他,她永遠都下意識的去分優劣。真無謂的對抗

 

心。伸手打算再喝多口咖啡。「啊、沒了。」馬克杯不知不覺變得空空如也。證

 

明專注力多高,咖啡都喝到底才發現。撐起身子,打算移身去廚房添飲多一杯咖

 

啡。

 

打開電源,等待咖啡泡好。等待這空白時間正好拿來歇息。

 

抬頭,剛好對上時鐘。十一點五十六分。

 

這天快要結束。

 

……過得真快。」沒想到一天就這樣快的過去。驚歎時間的流逝如光速。想著,

 

不禁出神。

 

喀喀喀。

 

「誰?」被意外的敲門聲挽回思緒。印象中,這時候不該有人來找她。拿了一件

 

薄衣隨意套在身上,好讓這身狀似就寢的衣物能看上來體面一點。

 

「警察。」一把低沈的男音,從門的另一邊傳出。「繁請開門協助。」

 

她沒聽錯,是警察、還要找上門!

 

穩住步伐,讓腦子冷靜。絕不可能有警察找上自己。犯法的事可從沒做過—挺多

 

是在踏腳踏車時硬闖交通燈而已。總之就沒理由會有這種情況出現。腦子瞬間閃

 

過無數的假設,然而沒得出任何結論。嘆氣,只好先靜觀其變。

 

「來了。」深呼吸,扭動門把。外頭微涼的空氣流進,讓她禁不住顫抖。「請問

 

警察先生深夜登門造訪有何貴幹。」官腔式的問候,打算先發制人。

 

「有人投訴你這戶吵嚷。」警察拉了拉帽子表示。是一位年輕的警官,戴著金屬

 

製的眼鏡。更分斯文,且眉清目秀。穿著整齊乾淨的制服,頭髮剛好長到耳際邊。

 

—徹頭徹尾是女孩喜歡的類型。

 

跟年輕的警官對看,女孩頰上泛起淡淡的紅葷。「怎、怎麼可能!」可不能被美

 

貌迷惑,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一點。「我一直都待在房間裡寫習題。」雙手抱在胸

 

前,一副理所當然。

 

「怎樣也好。」警官沒因此放棄,「有人投訴就有必要記錄你的姓名跟個人資料。」

 

警官不為所動,反倒一臉慵懶像是公事公辦的要求著。

 

這種態度可真沒說服力。她心想。

 

……那你等我一下。」跑回房間,在包包翻找錢包。再跑回玄關,「給。是我的

 

身份證。」

 

「謝謝妳的合作。」勾起淺笑,接過。然後在褲子的口袋裡掏出一本小記事本。

 

……妳。」在紙上記錄著,突然叫住人。

 

「請問還有什麼?」已經配合對方到這種程度,還想要求什麼。盡量讓自己的

 

聲音聽起來是有耐性。身穿睡衣、被冤枉已不好受。

 

 

 

 

 

 

 

 

 

 

 

 

 

 

 

 

 

 

「生日快樂。」四個字,清晰的鑽進她的耳裡。

 

「什麼嘛、唔!你!」捂住口,訝異非常。「你怎麼……

 

「—會知道?」把話接下來,警官笑著。「身份證上有寫。」用鋼筆戳了戳她的

 

身份證表示。「很難不發現—就寫在這裡。而且…….時間剛剛好不是?」將左手

 

腕遞過去,手錶的分針跟秒針剛好搭在十二的時間點上。

 

「謝、謝謝……」沒力的抽一口氣。才驚覺自己的生日來到。「非常、感謝。」過

 

於忙碌的關係,壓根沒注意到自己的生日。居然需要別人提醒才能夠想起,有夠

 

糟。「記錄完畢?」道謝同時想起應該快好了。

 

「還沒行。」

 

「嗯?」

 

「我改變主意了。」警官勾起一個跟容貌不符的邪魅笑容。「這、」修長的手指

 

輕彈身份證。「可以還你、不過—」

 

「不過?」怎麼覺得這位警官怪怪的。

 

「要有代價。比如說、」擅自踏進玄關,讓女孩不其然往後退。「—你今夜的時

 

間。生日快樂,噗哩。」手指抵上粉唇,暗示是兩人間的秘密。

 

「仁、仁王雅治—!」

 

「喜歡吧、這驚喜。」

 

這下子,真的要投訴了。然而、這次輪到她來。眼角餘光瞄了瞄對方側面的大門。

 

條件反射的、壓低身子,迅雷不掩將手扶上門把,使力的打算趁對方滔滔不絕之

 

際就關門—

 

咚。

 

皮鞋跟重重擱在門上。

 

「啊、咧。」修長的腿往旁邊一伸,阻擋了。「這是你獨有的道謝方式?」口

 

吻雖帶著失落,不過臉上的表情可不是這回事。

 

「仁王雅治。」抬起頭,對上那金褐眸子。「你這樣是犯罪。」毫不懼色的回以

 

一句。

 

「噗、來道賀也算犯罪?」攤手,不在意的樣子。

 

……我要報警。」女孩開始焦急起來。

 

「我就是警察喏☆」比了一個勝利手勢,故作歡樂的眨眼。

 

「你哪門子的看過有這種警察啊仁王雅治!」

 

早知道,就不要開門。

 

 

 

 

 

「真冷淡,枉我特地來替你道賀。」仁王將警察制服的配件、還有帽子拿下。

 

結果還是讓他進來。女孩覺得頭更重、更痛了。麻煩透頂的論文還沒寫好,就讓

 

另一個麻煩製造者進來自己的家。真是有夠『驚』喜的生日。一言不發,翹二

 

郎腿坐在沙發上。

 

「啊啦、怎麼這臉。」最後,把不含度數的眼鏡摘下。「不喜歡我為你準備的餘

 

興節目?」根據某可靠的情報來源,她應該是相當『這種』裝扮才是。枉他特地

 

去選購,才找到一件比較貼近現實性的制服。

 

「怎樣也好。」嘆氣,調好坐姿。「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不邀請我坐久點?」總算將東西放在包包裡。

 

「我是問,」她沒好氣的站起身子。「…...對了、」依稀嗅到咖啡濃郁的香氣。

 

「咖啡,要喝?」怎麼說也是客人,乾脆拿剛泡好的咖啡來招待。

 

「不加奶精跟砂糖。」

 

……好。」沒想到連口味也一樣。是他看穿了自己,還是根本他跟她是同一類

 

人。拿多一個馬克杯,清洗好、放在桌上。乾脆把筆電也抬出來好了。「你先等

 

等我。」小跑步返回房間,手中捧著筆電。

 

「還真辛苦呢、你。」在空檔的時候已很不客氣將熱騰騰的咖啡倒進杯子。杯子

 

冒出縷縷白濁的水蒸氣。呼了呼,小嚐一口:「這……

 

「幹嘛。」挑眉,本來打算投入工作的氛圍中被打斷。

 

「簡直是我的喜好。你該不會、」

 

「喝,然後閉嘴。」打開筆電,重新找回文檔。手指又開始在鍵盤上舞動。今天

 

的她,很奇怪。居然反常的讓他進來不在話下,就連態度也軟化下來。大概是因

 

為有人還記得她的存在、記得自己的生日—

 

最重要是『那個』跟『這個』。

 

敲打鍵盤,組織論文內容架構同時、腦裡組織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他出現的目的。二、他知道『那個』的原因。還有、『這個』不能讓他知道。

 

就先胡混過去,當作是『巧合』。

 

嗒。

 

最後一下,手用力彈上儲存鍵。

 

「—很好。」自言自語,伸手打算拿咖啡—「唔?」

 

「啊。」原本放杯子的位置,變成了仁王的手。「真主動嘛你。」反握她的手,「有

 

什麼就說—」

 

馬上甩開他的手。「不、不是—!你誤會了!」

 

「是不是誤會,很難說?」臉上笑意更深。就是知道她會有這號表情,才那麼愛

 

逗弄她。機靈的她,居然會有失措的一天—所以他做的才沒白費。

 

「可、可惡……」總算提起了杯子,幸好水蒸氣擋住她的臉。不然那紅得要命的

 

臉更難完滿的辯釋。「所以你快點喝完咖啡就快滾。」

 

「不想我在?」撐首,側頭看她。「難得我來找你吶。」

 

「你的驚喜我確確實實收下非常感謝。」一口氣把話講完。繼續喝咖啡,手指沒

 

停止過活動。

 

「我已經回不去了。」看著她的側臉,他不慌不忙的說。

 

「什、」

 

「意思是,在我剛進來的一瞬間、最後一班電車沒了。」不痛不癢,語氣就像談

 

論天氣一樣輕鬆。「啊、咖啡沒了。請給多一杯。」

 

「你……

 

「不然把你的給我。」沒等女孩回應,逕自拉住她的手腕、將杯子裡的咖啡喝下。

 

「你這杯好像比較好喝、」伸舌舔自己的下唇。

 

「仁王雅治!」警告性的大喊他的名字,「你夠了……」被拉住的手腕微微發燙,

 

他的體溫在自己皮膚上化開的觸感。同時臉上熱度不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