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648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金色琴弦】 火日 驚魂變奏曲。下 ※幼化有


一而再,再而三。
 
第一次巧合乃偶然,第二次巧合乃自然,第三次就是必然。
 
到底他上輩子幹了什麼壞事。他現時處於前進困難,後無退路的宭態。只好先
 
爬回沙發上坐好。眼看日野已經進來,逐步往裡面、也是自己身處的地方走去。
 
他繃直身子,小手緊抓沙發不放,手心因緊張而冒出汗來。她每行一步,他的心
 
臟就像是漏跳一拍。
 
「學長—火原學長—」日野開始到處張望,尋找火原的身影。
 
「糟了……唔?」意外聽到自己的名字。愣住,停止逃跑。
 
「火原學長你在嗎。」日野再喊多遍。「奇怪、明明剛才有人說他來了這裡。」
 
總算走進去沙發那一頭。既然燈是開著,證明不久前曾有人來過。加上從一進門
 
就看到滿桌上放有樂譜、大小提琴的盒子,還有放置在椅子上的長方形黑色皮製
 
箱子。不用猜想,大概是她認識的那一群人。輕抬下巴,思考眾人的去向。
 
長方形箱子裡的,想必是火原的小號。樂器在,人卻不在。實在不像疼惜樂器火
 
原會幹的事。那表示應該發生了點什麼。
 
視線開始移到下方的沙發。然後很自然,跟坐在上面的火原眼神交接。
 
「你、」大小瞪小眼的互相對看著。「你是?」日野彎下身子,好讓自己的話能
 
清楚傳達。很可惜,沒預期中的回應。火原呈半放空的狀態一直看著日野,完全
 
無法作出任何反應。小小的身軀就這樣保持著剛才的坐姿,動也不動。
 
他打算靜觀其變。所謂敵不動我不動—雖然扯太遠就是。畢竟突然他的出現是一
 
件相當匪夷所思的事。
 
久久沒等到回應,日野無奈的搔了搔那頭棗紅色的頭髮。「你好,我是日野
 
穗子—呃、這樣不好說話呢。」乾脆蹲下。「小朋友,你為什麼會在這。跟媽媽
 
走失了?」補上一個溫柔的笑容,希望藉此讓對方能夠安心下來。因為打從一開
 
始,小孩的看她眼神很慌張。像是被發現幹了虧心事一樣,不過也有可能是她的
 
錯覺。不過無故有一個小孩出現,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她有必要讓對方回到父母
 
身邊。
 
「噗、禾……」如此親切、溫柔,教他如何沉默下去。女孩的溫柔,他比任何一
 
個人都要清楚。不論是受傷時為他送上OK繃,失意時給予鼓勵,甚至乎到現在
 
的一刻—她的溫柔都是一種救犢。
 
突然眼睛一腔熱,一股燥熱湧上心頭。然後開始有什麼溫熱的液體從眼眶湧出。
 
「禾、嗚啊啊啊啊!」他哭了,已分不清是因為女孩的溫柔、自己的不安還是察
 
覺到喜歡女孩那一份心情。
 
「啊咧?」火原的哭聲讓她出乎意料。「我、我……」直覺認為原因出於自己,
 
她不禁有點手忙腳亂。連本來抓在手上的樂譜也不小心因此散落到地上。弄哭
 
小孩、弄扔樂譜、該找的人又找不到。今天的她可真倒霉。但是目前先安慰小孩
 
比較首要,一直這樣哭著怪可憐的。
 
「乖。」伸手摸摸小小的頭,希望藉此能安撫對方的情緒。「不怕不怕,有姊姊
 
在。」輕柔的語調,配以憐惜的撫摸、哭聲一瞬就停下來。
 
火原圓圓的大眼眨了眨,再茫然的往上看。
 
他彷佛看到天使。如果世上真的存有天使的話,大概就像日野的樣子。他心想。
 
沐浴在陽光下,顯得她那棗紅色的及肩長髮閃閃生輝,讓人有眩目的錯覺。略帶
 
無奈的笑容、臉上因不知所措而冒起的淡淡紅葷;都像是挑戰著自己的理智無
 
疑。
 
很可惜自己還是小孩,不然早就上前抱住她。
 
「唔?」小孩停止了哭泣沒錯,但現在一臉呆滯的盯著自己的臉—倒有一種說不
 
出的尷尬。日野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看看是不是臉上沾了點什麼奇怪的東西。
 
「奇怪、我早上明明有好好的洗臉啊……
 
「很漂釀……」連小動作也很可愛,迷糊得讓人迷戀。害火原不自覺吐露出真心
 
話。
 
「釀?」眼前的小娃兒一發話,馬上吸引了她的注意。他的發言讓她感到疑惑。
 
「你現在好了點?」
 
「嗯、沒只了!」聞言,馬上舉起手。
 
「噗。」火原逗趣的反應惹得她噗嗤一笑。「很好的回答。」表示讚許的摸摸頭。
 
「然後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禾、禾其實是—」終於被問到重點,火原已經找不到能夠轉移對方視線的方
 
法。「我—」
 
「我知道了!」像是想到什麼,日野興奮的雙手合十。「是迷路對吧!跟你的父
 
母。」
 
「沒、沒錯……」到了這地步,只能承認。心裡祈禱著土浦他們快點找到莉莉。
 
 
 
 
 
土浦們依然在校園裡尋找著莉莉的蹤影。「哈啊哈啊……」喘著粗氣,在校園的庭
 
院間穿插。翻找莉莉有可能會出沒的地方。雖說已經快進入初秋,但白晝還不是
 
普通的熱。大概是夏日的餘韻未散。不出一會,土浦已滿頭大汗。汗水浸濕了黑
 
色的制服。「再不快點……就趕不上。」像是自言自語,似乎相當擔心火原的狀況。
 
停在校園的中心點‧廣場前歇息一下。
 
「土—浦—!」在不遠處,加地朝他揮手。在後面的是依然一臉不爽的月森。「你
 
那邊有發現嗎!」總算跟土浦會合上。雖說體力也不下於對方,但土浦賣力的程
 
度、加地真的自愧不如。
 
土浦搖頭,「什麼也沒有。」然後用衣袖擦去汗水。「不知道柚木學長他們結果
 
如何。」
 
「結果,大家的目的地都是在廣場呢。」柚木優雅的踱步到眾人的身邊,志水
 
則慢慢的跟隨在後。
 
星奏學園廣場,佇立在校園大門的正中的方向。是每一個學生進校舍前必需經過
 
的地點。有廣場中央設置一個噴水池,池中央放置著一個長有翅膀的小精靈銅
 
像。
 
「總覺得……」志水抬頭看向池中的銅像,難得的發話。
 
「覺得?」加地繞過土浦身邊,打算聽清志水的話。
 
「銅像……跟莉莉很像。」語調依舊的緩慢,但道出了要點。聽到志水啟發性的
 
發言,眾人不約而同朝著銅像的位置看去。雖說不是百份百的相像,但就有長翅
 
膀這點足以顯示銅像象徵著音樂小精靈的存在—也就是莉莉。
 
「這麼說真的蠻像。」土浦率先上前察看。明明每天都會途經的地方,居然會看
 
漏了眼。
 
「難道,莉莉打從以前就像這銅像一樣……」月森雙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的說。
 
「什麼意思。」鮮少跟月森除吵架以外對話,土浦表示疑問。
 
「就是精靈的存在本是自然,而是人類沒去注意、遺棄了他。」抿唇,繼續說下
 
去。「莉莉,可能一直很寂寞。」
 
「月森、你……」沒想到高傲的月森居然會說如此感性的話。大概是日野改變了
 
他。
 
「當然,這只是我的臆測。」月森補回一句。他可受不了土浦用那種怪異的眼
 
神看他。「然後、莉莉大概就在這裡。」不知為何,從剛才接近這裡開始內心就
 
有一股小騷動。下意識按著左胸口心臟的位置。
 
「唔?」像是察覺到月森的不對勁,柚木走上前。「怎麼了?」伸手打算搭上對
 
方的肩。
 
「我沒事。」不怎麼禮貌甩開對方的手。「莉莉……我肯定你在這裡。」一定是同
 
樣喜歡音樂的心情讓彼此的心起了共鳴。「莉莉!出來吧!我肯定你在!」
 
「欸、那個月森居然……」跟月森相識不久的加地也很清楚對方是一個惜字如金、
 
寡言的人。如此的激動的他,想必被什麼觸發。
 
接下來是一席沉默。只剩下風在流動跟葉子落下的聲音。
 
「可惡可惡可惡—!」在空無一人的位置,響起一把熟悉的童音。「可惡的月森
 
蓮—」本來還在鬧脾氣打算沉默多一會,但是月森的心似乎牽動著他。害他不得
 
現身於人前。
 
「莉莉!終於找到你了!」土浦大喊,衝過去。「我們需要你!」
 
「行啦!都說過別再在我耳邊大叫大嚷!」蹙眉,怎麼每一個都在煩他。先是火
 
原,現在又來多好幾個人。「想我解除魔法是吧。」
 
「不然咧!火原學長他、」
 
「嘿嘿……」莉莉勾起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其實解除魔法的方法是有。」
 
「那你快說吧。」被吊胃口感覺很不好受,加地不滿的挑眉。
 
「真的要我說?可不後悔?」莉莉心裡有個底,這群人對於『某人』的存在最沒
 
輒。
 
「我拜托你快說。」土浦可不是個很有耐性的人。
 
「少女的吻。」莉莉瞬速回答。「被施魔法的人,只要跟最心愛的女孩親吻就能
 
得到解脫。」
 
「什……!」
 
「嘿嘿,很震驚嗎。」莉莉一臉得意,總算讓這群人閉嘴。「呃、剛才—」
 
 
 
 
 
 
 
 
 
「—我好像看到日野 香穗子跑去練習室了。不去看一下?」
 
很可能,這絕非是偶然。而是必然的事。
 
 
 
 
「—真可憐呢,跟媽媽走散。」貌似跟眼前變小的火原已經熟絡起來,日野萌生
 
同情的感受。
 
……只的。」情急之下,火原只能亂掰自己跟母親走失然後迷路。說謊可是情
 
非得已,沒可能說出自己就是火原的事實。在土浦還沒回來之前,不論用任何方
 
法也得先拖延時間。因為日野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打發走。絕不能露出馬腳。「謝
 
謝姊姊陪禾。」
 
「當然吧!」聞言,日野嫣然一笑。天曉得這一個笑容是多麼的可愛。火原心
 
想。平常的身高差逆轉,倒過來要他從下而上的視線看她。「好吧、讓姊姊帶你
 
出去找—唔?」伸展肢體,日野站起身來打算出去。忽然有一股小小的力道拉扯。
 
往下看,一隻小手抓著制服的裙擺。
 
「啊、唔!抱歉!」迎面是日野疑惑的眼神,火原才發覺到自己幹了不得了的事。
 
居然有種去拉扯對方的裙子。「禾其實、不,禾噗只想......」現在辯解也是徒然。
 
火原腦子一片混亂,開始胡言亂語。
 
「不要緊。」沒想到沒被嫌惡,反倒被安慰。日野摸摸他的頭:「你是害怕吧。
 
姊姊還是留下來陪你。」完全沒察覺到問題所在,日野就是這樣的人。溫柔、體
 
貼,同時很沒防備。
 
「謝、謝謝……」頭上的觸感很舒服,莫名的希望獲得更多—但這樣實在很不公
 
平,恃著自己變成小孩就為所欲為。知情的自己,卻被蒙在鼓裡的她。
 
不其然陷入自我厭惡之中,火原低頭盯看木地板。
 
突然感覺自己的視線跟地板距離拉遠,狐疑抬頭、是日野放大了好幾倍的臉。愣
 
住,沒能作出任何反應。任由對方將自己抱起。
 
接下來,火原只感到自己坐在一雙溫暖、軟軟綿的大腿上。
 
「一起坐著等吧。」日野雙手環住小火原,「這樣就不會怕了。」背部有什麼柔
 
軟貼上。火原直覺是某個不能觸及的部份,臉頰也不自覺的發燙。終歸是血氣方
 
剛的十七歲少年。即使外表是小孩,心智還是少年。被自己喜歡的女孩抱緊,教
 
他如何自控。再一次慶幸自己變成小孩。盡量不作過大的動作,生怕自己觸碰到
 
不應該觸碰的地方。
 
「唔?」感覺到懷中的小人兒在挪動,「別緊張,有我在…...」說著,輕闔眼簾。
 
大半天的勞碌,讓日野開始感到有點疲憊。睡意侵蝕她的意識。軟綿綿的沙發讓
 
倦意有增無減,暖和的室溫有著催眠作用。「一定會……等到你媽媽來的……」就
 
這樣維持抱住火原的狀態下睡著。
 
「等、」很可惜,日野已完全陷入昏睡狀態。火原嘗試掙脫她的懷抱,然而變成
 
小孩的他根本沒法做到。
 
說實在日野的睡臉還是第一次看到。忍不住伸手撫摸她的臉。「小香穗、真的很
 
沒防備。」假設她知道自己是誰,絕不可以這麼做。內心暗喜因禍得福。「真的、
 
很喜歡你。」額頭抵上她的,闔上眼睛。「不過—」
 
 
 
 
 
 
 
 
 
 
 
「—我還是想變回原來的樣子。」然後再一次的堂堂正正跟她表明心跡。
 
內心有股暖流湧進。感覺到什麼力量在體內凝聚著。「小香穗……」昂首,恰好就
 
對上她的臉。上下起伏的胸口憭人,從粉唇呼出的濕熱氣息惹得他臉上發癢。
 
「都是妳不好。」雙手托起她的下巴,湊近。「都是因為妳這樣……
 
輕輕將唇覆上,蜻蜓點水的一吻。
 
「唔、嗚……」突然覺得呼吸很困難,精神恍惚。身體很熱,有種枯燥感。感覺
 
就像變成小孩時的感覺。「該不會—」
 
強光包圍著火原,他的四肢隨著光芒增大拉長;原本打算推開日野無奈已經趕不
 
及,只好緊抱住她,免得兩個人都跌落在地上。身體瞬速成長,原本坐在日野大
 
腿上的姿勢如今逆轉,換成回復原來的火原將她壓倒在沙發上。
 
火原和樹終於恢復成本來的面貌。但是在火原身下的日野居然沒被吵醒,依然一
 
臉幸福打呼再繼續睡。
 
……很好。」接下來趁對方還沒醒來之際,偷溜就可。火原慢慢將身子挪開,
 
害怕驚動到日野。打算就此草草了事胡混過去,不過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碰。
 
練習室的門扉大開。聲響貫通整個空間。
 
「唔…... ?」很自然,本來熟睡的日野被吵醒,「怎麼了、火原學長!」伸懶腰
 
同時視野對上火原。「你怎麼在、不!那小孩呢!」
 
「小香穗、我其實……」火原抬高雙手,想表示無辜。
 
「你們已經……那個。」土浦無力的看著這兩人曖昧的姿勢。
 
「日野同學—!」加地馬上衝過去,「你跟火原學長已經…...
 
「欸?」日野一臉搞不狀況,還沒從火原的驚嚇中恢復過來就被一大群人詢問。
 
「不、剛才我的確跟一個迷路的小孩在一起的啊。」說起來,從剛才就沒看到小
 
孩。
 
「啊—那個小孩是—」最後一個進來的是志水,「是—唔。」想說出真相,卻被
 
旁邊的月森捂住了口。
 
「什麼事也沒有。」月森淡然的表示。本來對火原親了日野的事實感到莫名的枯
 
燥,但就目前的狀況還是不要說出真相較好。當然,有同樣的想法不只是他一人
 
而已。
 
「好了。」柚木笑嘻嘻的拍打掌心,「是時候練習?」言下之意鬧劇到此為止。
 
當然,他可不希望日野知道事實的真相。包括火原的心意。
 
「呃、也是呢。」火原馬上從日野身上移開,「小香穗很抱、抱歉我剛才、」
 
「嘿—火原和樹你恢復本來的樣子了啊。」不知從哪裡冒出的莉莉,打斷火原的
 
話。神色愉悅的在眾人間飛翔。最後在飛到火原前,小聲湊近他的耳邊說:「然
 
後—日野 香穗子果然是你最心愛的女孩子?」
 

「唔!你為什麼!」
 
「因為,只有最心愛的少女之吻才能將你回復原狀。」
 
 
 
 
 
「火原和樹真下流呢—日野 香穗子!」
 
「欸?」日野來回看著正在你追我逐的倆人。
 
「莉—莉—!」火原發誓,下次絕不能讓對方再次胡亂施展魔法。
 
 
 
 
 
 
倒是被晾在一旁的人們,正在思考自己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發覺每次後記都是大喊收場?)
我終於把友坑完成了\^q^/(血淚)結果火日的片段還是不多(擦淚)因為變成小孩很多事都不能做(?)
 
故事基本是火→日,然後All日。眾人知道火原喜歡日野的事,為什麼不說出口是因為覺得會讓火原先捷足先登(?)然後小孩的去向之後都是一個謎(爆)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中秋節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