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金色琴弦】 火日 驚魂變奏曲。上

 肥短的手、跟平常水平不同的視野、還有行動不便的身體。

 

他奮力轉過遲緩的身子,盯看大玻璃窗子中的倒影。鏡中映照出一個小嬰孩。

 

「噗、噗只麻……」摸了摸自己的臉,跟鏡中的嬰孩對看。鏡中人真的是自己—

 

他真後悔今天沒去買樂透。假設一個人類偶爾遇上超自然的現象,或然率會是多

 

少?

 

小小腦瓜兒晃了晃。唯一慶幸的是只有外表變成小孩,心智還是保持原狀。不過

 

待在原地也不是辦法。首先要去找始作俑者‧莉莉,然後恢復原來的身體。這副

 

可笑的樣子給其他人看到都算了,萬一被自己的心上人‧日野看到的話真的糗斃

 

了。

 

「唔!」想到這裡,整個人不其然硬繃起來。握緊雙拳,再將其中一隻手貼上地

 

板、作支點好讓自己能夠站起身來。只要慢慢來,行的。他想。

 

一步、兩步、三步。

 

「啊咧?」怎麼走了一會,跟門的距離還是那麼遠。「唔……」突然想到一個好方

 

法。既然用走不行,就用滾。

 

「嘿、啊。」將背部貼上地板,整個人形成四腳朝天的姿勢。然後再將四肢蜷縮,

 

使力滾到去門前。「噗嗚。」看來這方法奏效。接下來只要繼續就—

 

喀喳。

 

好巧不巧,門同時被某人打開。

 

「呃、危險—!」剛進練習室,就被什麼碰到雙腳。害土浦馬上退後,好穩住步

 

伐。「什麼東西!」他忍俊不住大喊出來。

 

「幹嘛停下來。」冰冷的語調,是被土浦後腦撞到臉的月森。「你礙到我。」劈

 

頭一句就是損人的話。

 

「不、腳下有什麼……

 

「欸—什麼是什麼?」本來還在門外的加地,聞言就一股兒硬擠進房間。連同最

 

後方的志水也一併拉進去。

 

「有…..東西。」還是搞不清狀況,志水很乾脆先將大提琴的盒子安放在一旁。

 

沒再理會其餘的人。

 

「吶、土浦你發現了什麼好玩的嗎?」真不愧為好奇寶寶,加地沒理會從月森投

 

射而來的狠毒眼神,不顧一切就直接貼在土浦身上。

 

「喂,別粘過來!」撇頭,就是加地放大了好幾倍的臉。土浦下意識將臉挪開。

 

「唔、嗚……」一直被晾在地板上,被土浦絆倒的火原,嗚咽的哭著。「嗚啊啊—!」

 

「欸?」這才停下跟加地的打鬧。「這小孩……」皺眉,土浦一臉狐疑低頭看了看

 

身高只來到自己大腿的小人兒。蹲下,跟眼前的他視線成一水平。

 

「你的小孩?」月森話一落,突然整個空間變得鴉雀無聲。連平常吵得要命的加

 

地也很識相的閉上了嘴。

 

「怎、怎麼可能—!」過了半晌,土浦才意識到月森的話。「哪有可能是我的孩

 

子!」

 

「我看他跟你長得蠻像而已。」認真的回答。跟激動的土浦相比之下,月森表現

 

相當淡定。

 

「只是頭髮的顏色剛好—啊咧?」說到這,才發覺小孩的髮色是翠綠色。跟小火

 

原來回對看。對方那雙圓圓、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可愛得很。「你該不會是—」

 

雖然變小了,但這種感覺很像某位自己熟悉的前輩。

 

「大家都在啊。」一把溫柔的男聲打斷土浦的話。

 

「啊、柚木學長。」抱好小孩,土浦站起來。

 

「下午好、土浦…..唔?」優雅的輕推門扉,手指還勾住門把。豔紫的長髮在人

 

移動時,沿肩滑下。「這小孩是?」

 

「是土浦的小孩!」沒等土浦反應,加地馬上代為回答。表情好不興奮。

 

「喂!別胡說!」已被月森無故惡整,現在加地還要踩多一腳。土浦不禁煩燥起

 

來,「柚木學長,其實是我們一進來這小子就、」

 

「我大致懂了。」泛起淺笑,輕托下巴、一臉悠然。「我當然相信土浦—倒是

 

不去找一下這小孩的父母?」走上前,憐惜的看著懷裡的小人兒。「唔?」衣

 

袖被抓住。將視線往下,是一隻肥短的小手。

 

「又、又木—!」似乎想跟柚木表示點什麼,口齒不清的小火原大喊他的名字。

 

「教教禾!」

 

「他好像跟我求救。」表情複雜,食指抵上嘴唇、思考小孩的用意。

 

「怎樣也好。」希望獲得寧靜的月森,沒所謂、也不在意的表示。一群人不斷大

 

吵大鬧,害他都無法練習。

 

「不、真的。」柚木難得收起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認真的撫上小孩軟軟的臉龐。

 

「他—可能是我們很熟悉的人。」無奈的扶額,小孩那副幾乎快要哭出來的稚氣

 

表情是他最熟悉不過。是『那個人』。「—火原、」

 

 

 

 

 

 

「你怎麼變成了小孩。」

 

接下來,是眾人驚訝的叫喊。

 

事情追溯到一小時之前。

 

 

 

「嘿啊—果然午休的時候沒人在。」單手推開練習室的門,火原另一隻手則提著

 

裝有小號的盒子。空盪盪的練習室。換作是平常一定擠滿了人。不過比賽已經

 

告一段落,各人都回歸到各自的生活上,練習自然沒那麼頻密。

 

「哈—」沒頭沒腦的對著空無一人的空間輕叫一聲。然後隨便拉了張椅子,將盒

 

子放上去。

 

突然一股寂寞感湧上心頭。

 

「也是呢,畢竟都完結了。」輕彈盒子上的銀扣子,裡面是跟一直以來跟自己奮

 

戰到底的戰友‧小號。一個校內的音樂比賽,將不同關係的人連在一起,甚至連

 

普通科的日野跟土浦一併捲進來。回想起來,每次碰到日野都是相當衝激性的場

 

面。沒想到區區的普通科居然會彈奏小提琴,實力甚至不下於音樂科。眼神自此

 

追逐女孩的身影。她所彈奏的每一句樂韻都打動了他的心。手輕柔的撫上小號:

 

「還是練習吧。」小心翼翼的先拿起小號的主體,然後再伸手將號嘴牢牢配置好。

 

「好—」深呼吸,打算先來個自主的音階(※註)練習。

 

碰。

 

是東西碰撞的聲音。停下手上的動作,火原往聲源的方向看去。

 

「真奇怪……」明明就聽到聲音。難道是隔音的牆壁不夠厚,所以才讓密封的練

 

習室聽到外來的吵雜聲。

 

轟隆—

 

「唔!」這次不同於剛才,聲響逐漸變大。火原只差點沒拿扔手中的小號而已。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小心翼翼的將小號安放在盒子的上面,移步去聲響發出

 

的位置。目標是大玻璃窗子旁邊,裝有樂譜的木櫃子。

 

「難道是……莉莉?」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問。猜想這種怪異、超乎常理的事,除

 

了跟小精靈有關,就想不到其他可能性。不過愛惡作劇的小精靈,豈會乖乖就範。

 

火原深呼吸:「是你吧!快出來!」看第一次沒什麼反應,馬上再喊多遍。

 

「知、知道啦不要在別人的耳邊大叫大嚷!」然後憑空,伴隨幾縷白煙、出現一

 

隻只有巴掌般大小的奇怪小生物。先不吐糟怪異的衣裝,光是擁有跟人類沒兩樣

 

的外貌和長在背上的翅膀就足以讓人驚訝。重點,『他』還真的會飛。

 

「果然是你。」火原雙手抱在胸前,沒好氣的說。早在比賽完結之後,日野跟

 

眾人剖白一切。包括小精靈的存在還有魔法小提琴。

 

—『只有真正愛著音樂的人,才能看到傳說中的精靈』。

 

日野這樣解釋。不知為何,本來比賽結束小精靈的任務也就完結。照道理會消失

 

才對,但很奇怪『他』並沒有消失。『他』依然留在星奏裡,也就是眼前的莉莉。

 

「我說咧……你是不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對方愛好惡作劇的性格,連個性單純

 

的火原也不禁懷疑。「剛才的聲響,不用猜也是跟你有關。」

 

「哈、哈哈火原和樹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聞言,莉莉心虛的在空中轉了

 

好幾個圈。「我只、只是很剛好在這裡午睡而、而已!」

 

「說謊。」明顯的謊話,一眼就能看穿。「你都結巴了。」指了指對方表示。「如

 

果沒事的話,你又怎麼會結巴。」半是試探性的說。

 

「你!沒錯!我是想惡作劇怎樣!」被對方一下子的言語攻擊,莉莉惱羞成怒的

 

發颯。「就只會說我惡作劇……混蛋!你們全都是大混蛋!」揮動手中的魔法棒,

 

進入了隨時暴走的狀態。

 

「呃、等—」

 

「什麼都不用解釋—」莉莉早已哭成淚人,繼續舞揮動手中的魔法棒。魔法棒洩

 

出白濁的煙霧,纏繞著火原。火原開始覺得意識不振,倒下。

 

「我最討厭你了—」

 

「別、別走……」感覺自己眼前的景象糢糊不清,甚至有天旋地轉的感覺。伸手,

 

打算抓住莉莉。很可惜、抓空。然後失去意識。

 

 

 

 

「噗、袖只這樣。」小火原盡量讓自己的話聽起來清楚一點。還沒長齊的乳齒,

 

表達得相當困難。「動、動了吧—!」對眾人露出無邪的笑容。

 

「唔……」土浦一臉懊惱。月森別過臉、志水在愣、加地表情茫然。眾人全是一

 

頭霧水的樣子,除了一人。

 

「嗯,懂了。」瞇起笑意滿滿的雙眸,柚木表示。「就是—莉莉胡亂施下的魔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