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日常 火神生賀。驚喜總是在陰謀之後



 「到底......

 

「真期待呢。」身旁傳來某個嗓音。「會不會是合宿之類。」

 

「可能…….你什麼時候在!」被突然冒出的人嚇倒、連忙往另一邊退開。「你走

 

路就沒聲音啊!」眼角稍微洩出淚水。雖然不是第一次被嚇,但還是不太習慣自

 

家拍檔‧黑子 哲也的神出鬼沒。

 

「從一開始就在。」黑子淡然的表示。「在更衣室、一直跟你在一起。」頭顱往

 

下垂,對著某個東西說。「好期待呢—對嗎。」

 

「你在對誰說……唔!那頭狗!」順著對方的視線落下。不知何時哲也二號已跑

 

到腳邊,舔著火神的腳。還興奮的擺尾。

 

「二號、很可愛。」故意把狗抱起,湊近對方前。擺出相同的眼神。「火神君別

 

這樣,牠很困擾。」

 

「明明我才困擾好不好—!」激動的大嚎,一邊逃跑著。

 

「啊—今天天氣真好—後輩相處也很融洽。」正在用毛巾擦著汗的木吉,一臉欣

 

慰的看。

 

「喂、你確定這是『相處融洽』?」站在一旁,同樣擦拭汗水的日向吐糟。

 

「融—」

 

「好了。伊月你不用繼續說下去。」順手拿起一條毛巾扔向伊月的臉,以防對方

 

又要爆出什麼冷笑話。「嘛、但這樣也蠻愉快就是。我們的後輩。」特別在後輩

 

這字眼上加重語氣。沒好氣的表示。

 

 

 

 

「好了—大家來集合。」麗子清清喉嚨,雙手擊掌。清晰的掌聲在室內體育館迴

 

蕩。

 

「是!」聞言,眾人馬上停下動作、聚集在她前。

 

「是要幹什麼活動嗎!」小金井興奮的跳來跳去,眼神閃爍著期待。「果然夏天

 

就要辦社團活動—是不是聯誼之類!」

 

「夏—」

 

「好了,伊月你不用說下去。」在旁的日向再一次的將汗巾丟在對方的臉上。阻

 

止對方的冷笑話連發。

 

「嘿、聯誼嗎—去海邊的話—」木吉一臉爽朗的說。「表示麗子是要穿比基尼嗎。

 

好期待啊。」一臉人畜無害笑著。

 

「笨、笨蛋—!」聞言麗子馬上羞紅了臉。「你們給我安靜一點—!」大吼一聲,

 

掩飾自己的害羞。「給我安份點!」於是眾人識相的閉上嘴巴。

 

「真是的。」每次都要這樣才行。沒好氣的扶額。「小金井猜的沒錯!是要辦活

 

動!」

 

「啊啊—真讓人期待呢。」黑子勾起淺笑。順了懷中哲也二號的毛。

 

「我總覺得有點不安……是錯覺?」跟黑子隔了好幾個位置的火神,自言自語的

 

說。野性的直覺向來都是最敏銳。

 

「就是『The☆試大膽大會in誠凜』!」果然不出所料,準沒好事。麗子吐舌頭,

 

比了一個勝利手勢。眾人沉默。

 

「那個、監督。」感覺到空氣中的尷尬,隊長‧日向率先發話。「請你用我們能

 

聽懂的語言說明嗎。」語氣平板。

 

「嘖、」微顯不悅,「簡單來說。就是試大膽的活動。」無趣的說明下去。「我會

 

先讓大家抽籤、兩個人一組。然後分別從校裡不同的入口開始進行遊戲。懂?」

 

「我、我有問題。」火神慌張的馬上舉起手。

 

「怎麼了,火神君。」

 

「試大膽、該不會是……靈異、校園七大不可思議之類吧?」不確定的問道。

 

「賓果—你說得對、火神君!」燦笑,「還有、是強制參加—不出席者、給我好

 

好想清楚?」眾人瞬間挺直身子,因為惹怒對方的下場可是相當可怕。

 

「是!」

 

只好硬著頭皮上,別無他法。

 

 

 

 

「—所以,我、我們今晚就要在這進行活動?」火神結巴。向來對靈異類的不擅

 

長的他,連聽個鬼故事也會被嚇得亂七八糟,更枉論要玩什麼試大膽遊戲。特別

 

晚上的誠凜,不知為何看起來格外的幽暗。明明夏天卻會吹來寒風。平日的熱鬧

 

頓時變得暗淡無光,死寂一片。

 

「火神君,這、很有趣。」站在旁邊的黑子,吸著剛才買下的奶昔說。

 

「哪裡有趣!還有你什時候在!」

 

「不只我,還有二號。」在隨行中的包包,有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冒出來。

 

「汪!」

 

「唔!」也是慣性逃得遠遠。見狀,麗子沒好氣的挑眉。繼續進行活動籌備工作。

 

「監督。」日向輕拍她的肩,「你肯定這真的沒問題?」輕皺眉,狀似話中有話。

 

「我指—」眼角偷瞄火神一眼,刻意壓低聲音說。「—『討劃』。」生怕會被火神

 

聽見,神情鬼祟。麗子不語,只是比了一個姆指給對方。

 

……隨便你。」言下之意,只能放手讓對方去做。默默祝福可憐的後輩不至於

 

會落得最壞的下場。

 

「集合—!」空蕩且寬大的操場不好說話,麗子幾乎要用吼的才能讓聲音傳開。

 

「今天,是說好的來讓大家聯誼的『The☆試大膽大會in誠凜』—」從背後拿

 

出事先準備好的抽籤用的小布袋。「來抽籤吧。抽到相同數字的人要同一組。」

 

隨著一個又一個的抽出籤紙,臉上的笑意不斷加深。感覺手中的小布袋的重量越

 

發越輕。

 

「好、都抽完。」環視眾人,確認是否有遺漏。「先是找相同的數字配對,然後

 

背後會寫上你將要開始遊戲的地方—啊、我忘了說。」瞇眼笑。「除了正選之外

 

的隊員、將會裝扮成妖怪來嚇、你、們。」

 

「唔—監督、我—」火神跑上前,「我可以不、」似乎想要求不參與這次的活動。

 

「不行。」像是洞悉他的想法,「誰都不能不參與,包括你、火神君。」斬釘截

 

鐵的回絕。

 

「唔!」晴天霹靂。不過既然麗子強調到這份上,堅持只會自討苦吃。

 

「有意見?」她挑眉,試探著。

 

……沒事。」反正百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很好—」看了看載在手腕上的手錶。「現在是十點三十分,『The☆試大膽大會

 

in誠凜』活動正式開始!」

 

 

 

 

「那跟平常有什麼分別。」雙手放在後腦杓,火神一臉無奈的看著是次活動的拍

 

檔—黑子。「為什麼會跟你同組。」一邊推開正校舍的大門,一邊抱怨。

 

「抽籤。」簡潔的回答。「機率的問題。」小跑步的走著,對方的步伐過大讓他

 

不好走。

 

「我說—算了。」表示沒輒。「不過……為什麼『那傢伙』也在。」實質不想去留

 

意,但對方胸前的『某個東西』好難讓他不去在意。名為『狗』的存在。

 

「二號?」歪頭,顯然不覺得是問題。「監督說沒問題。」一臉認真。

 

火神嘆氣,已不想深究。「……快點走。」總之,能結束就快點給他結束。「不過

 

你要抓緊牠。」算是唯一妥協的條件。

 

 

 

咿呀—

 

皎潔的月亮懸挂夜空,深夜的校舍裡看著顯得特別明亮。淡泊的光葷透過窗戶打

 

進、映照在走廊的地板上。

 

「居然連燈光也關上。」倆人總算進入了校舍,踏上樓梯、如今是第一個關卡。

 

「這裡、是第一個關卡?」麗子似乎按照傳說中校園七大不可思議的地點作為路

 

線,為各人設下不同的關卡。

 

「是的。」黑子點頭。「火神君,你聽過這七個傳說嗎。」表情依然淡定。

 

「美國沒這種東西。」言下之意,不懂。

 

「這層設有音樂教室。」黑子繼續說下去。「是『無人彈奏的鋼琴』。」火神馬上

 

挺直身子,神色緊張。黑子繼續踏步:「我猜想監督應該是想我們先去那裡。」

 

平靜的說出自己的分析。「走吧。」絲毫沒任何恐懼,越過火神。

 

「喂、別拋下我—!」

 

 

 

「是這裡。」在音樂教室前停下,黑子用其中一隻手抓好懷中的哲也二號。「我

 

開了—」

 

「等等!」火神還沒有心理準備。不過想阻止之時已經太遲。門已被打開。

 

死寂。連半個人影也沒有。

 

黑子將頭探進,環視了一下。「沒人在。」

 

「當然吧……」火神退後半步。但沒人比有人更可怕。「好了、算是過關?」故作

 

爽朗的拍了對方的肩。「所以—」

 

「還沒好。」看穿對方想逃跑的意圖,一秒回絕。「要進去。」

 

「喂!這也—」

 

「進去。」強行拉火神進去。

 

碰。

 

在火神被拉進去同時,門也同時關上。音樂教室中間放置一座黑色的平台鋼琴。

 

一旁的是排列整齊的課桌跟椅子。牆壁都掛滿了好幾位有名的音樂家的畫像。

 

火神好奇的抬頭端詳。淡啞的月光灑落在古舊的油畫,讓畫中人看起來格外詭

 

異。感覺就像跟自己對看一樣。火神感覺到脖子後涼涼的,明明已到初夏。

 

「喂、」終於把視線從油畫上移開。「你有沒有覺得這幅畫……人呢。」

 

回頭,是空無一人的教室。只剩下自己。

 

「黑、黑子?」猜想對方是不是存在感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