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黑籃】BG 火神夢。投籃能力的悲哀

 
然後兩年過去—

 

今天是跟女孩生活的兩周年。兩年後的他,已經成為職業的NBA球手。隨著一

 

年間的努力跟天賦的才能,事業都逐漸上了軌道。不由得忙碌起來,跟女孩相處

 

的機會相對越來越少。

 

不過幸得對方體諒,他也不完全是頑石,女孩的心情哪會不懂。每次當他說要遠

 

行去比賽的時候,那雙眼光頓然暗淡的眸子有多失落、他可是一直看在眼內。

 

其實會感到寂寞的人,不只是她。他也相當的不捨。

 

「就是這樣你才弱。女人啊,是你讓她馴服、對你死心塌地才行—笨—蛋。」

 

這是不幸地跟高中時曾交過手、也當過對方手下敗將,同時也是現役隊友‧青峰

 

大輝對他所謂『善意』的勸勉。意見故然會聽,接不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不語,啃咬一口漢堡、眺望火車的景色。任由青峰在旁繼續滔滔不絕的在發表『女

 

人論』。歸心似箭。

 

 

 

 

「我回來了—」緩緩的推開門扉,一邊把手中的行李放在一旁。

 

嗒嗒嗒嗒—

 

回應他的,是拖鞋擦過木地板的聲響。

 

「歡迎回來。」小臉泛起淡淡的紅葷,表情好不興奮。「大—」

 

二話不說,火神先抱住人。「—我。」了解到對方的心情,回抱。臉龐蹭著他的

 

胸口,感受著懷念的氣味。「怎麼一回家就撒嬌?」

 

…….Miss you.」故意咕嚕一句英文。大概是直接用日文說出『想你』比較困難。

 

男人都是害羞。

 

女孩咧嘴輕笑,就是這點才讓她徹底的喜歡上他。「好了,我也很想你—」附和

 

著,「—不過你要先洗澡、都弄得一身汗水回來。」

 

……不要。」他動也不動。還是維持著一開始的姿勢。

 

「你、你都害我被汗水弄髒了。」沒好氣的說。對於火神每次比賽後回來的舉動

 

都很沒輒。電視上都不時會播放有關籃球的賽事,成為了職業的年輕球員‧火神

 

就很自然曝光率甚高。球場上的他跟青峰都被譽為『猛獸』。具有超級的攻擊力

 

的年輕球員,出道不消一陣子就鋒芒畢露。

 

火神在球場上的樣子—跟現在會撒嬌的他比起來真的難以想像。要是讓他的支持

 

者們知道,應該要跌破好幾副眼鏡吧。她心想。

 

「不要。」他又重複多次。故意將身子壓低一點,把臉頰貼近她的磨著。厚唇還

 

不時的啄吻她耳陲。

 

「唔!」儘管兩年來都生活在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親暱的行為少不免。但是

 

不論多少次,還是會害羞。耳根漲紅,紅潮漫延到臉頰。

 

「我喜歡妳……」偷瞄到她的害羞,害他也被這種氛圍影響起來。已經忍耐不下

 

去。輕捧下巴,彎下身吻上。另一隻手則從後環著她的脖子,不讓她有逃脫的機

 

會。溫柔的碎吻落下櫻唇,繼而啜咬。不能強來,知道會嚇怕她。力道放柔。

 

想起第一次跟她接吻的時候,過於情不自禁、差點讓她嚇到要哭。所以之後他學

 

懂—要讓她習慣。習慣成自然,先給甜頭再逐漸加重力道。比起一開始就硬來,

 

來得有效。至少女孩都挺受落。

 

「大、大我…….」話語繼續,陶醉於他溫柔的親吻。小手抓著他胸前的衣服。她

 

的舉動,鼓舞了火神的行動。他開始用舌頭舔吻粉唇,繼而滑進。她也很識趣的

 

回應,小舌跟他的交纏。「啊、啊嗯…….」她情不自禁的輕吟一聲。

 

在火神認知,那是嬌羞的表現。就是代表喜歡的意味。越吻就越深入,同時用力

 

的吸吮她的唇。手也逐漸滑下,順著臉頰、再落到鎖骨,胸部然後腰間—

 

她感到有什麼伸進衣物裡。

 

「唔!」

 

「嗯?」不解的掙開雙眼看她。「怎麼了……」喘著氣問道。手繼續的在衣物裡探

 

索。

 

「不、不行。」輕輕推開對方,表示拒絕。

 

「啥?」感覺晴天霹靂。這種被拒絕的感覺就跟輸球沒兩樣。雖然他手上的動作

 

停下,但嘴巴倒沒停過,這次改親她的脖子。惹得她發癢。

 

「唔、別!」她再度推開了他。這次還退後了好幾步。

 

他無語。既然對方都拒絕到這種地步,就沒理由繼續。雖然本能上他很想繼續—

 

但她都沒那個意思還能怎樣?無趣的扶額,再把行李提起。沒精打采的越過她、

 

走進睡房。「大、我…….」頭也不回,看出他或多或少有點生氣。她垂下頭,內

 

心不忍。不過,事實上她也有苦說不出。

 

 

 

 

用力的扭開水龍頭。水從蓮蓬頭洩出,水滑過健碩的身材。

 

「啊—!」禁不住大吼。因為剛才被打斷了感覺很不是味兒。故意調用冷水,希

 

望能讓此時的自己冷靜下來。手不斷亂竄揉亂紅髮,想把那種煩躁感甩出去—

 

觸碰喜歡的人難道有錯。還是自己表達愛情的方法錯誤。

 

何者才是正確,他已經不懂分辨。

 

「嗚啊啊啊啊啊—」果然還是打球的時候最隨心所欲。至少遇上強敵,他也有自

 

信跨越過去。女人才是人生最大的強敵。

 

 

 

這是戰鬥澡嗎。他心想。

 

理智跟慾望的交戰。晃了晃頭顱,讓水珠往四周潑去。冷不防剛好潑到把乾淨毛

 

巾拿進來的她身上。

 

「呃、抱歉!」她馬上害羞的轉過身子,緊張的抓緊手中的毛巾。火神無奈的嘆

 

氣,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裸體。但還是覺得好可愛。如果有哪一天她不

 

再害羞,那表示是對他有所厭倦吧?一想到這點,覺得保持現狀較好。戲謔的輕

 

笑一聲,故意從後環抱。彎下身,在她耳邊低吟:「不是要把毛巾給我?」

 

溫熱、帶點濕氣的吐息吹耳裡。她不禁挺直身子。

 

「對、對—」然後馬上把毛巾往後扔就打算拔腿逃跑。

 

「別…….」接住毛巾,再一次溫柔的擁著她。「如果惹怒了你。我道歉。」冰室

 

曾說過,做男人要以退為進。強行只會招至反效果。所以他決定要來軟的。

 

「大我……」感動的轉身,「我沒、沒生氣。」內心似乎扭結什麼,都開始結巴起

 

來。

 

「那就好了……」對了,趁這氣氛接下去。應該就能得到想要的。冰室是這樣教

 

他。提起她的手,輕吻手背。「我絕不是故意的希望讓你露出這種表情。」然後

 

開始演起來。

 

「大我你……」陶醉的看著他手上的動作,已經忽略了對方還是處於半裸的狀態。

 

他用著眼角餘光偷瞄她的神情。

 

賓果—!

 

此刻他多麼想吶喊。不過這是不可能。繼續從手背吻上手臂、脖子—

 

「唔?」直到他髮絲上的水珠滴落在她的肌膚,她才意識到現下的狀況。原來不

 

知不覺她已經被他抵在牆壁。她人很自然的被困在牆與他之間。身高差的關係,

 

她的臉正前方剛好就對上他的胸膛。不知道是否靠太近的關係,她幾乎能聽到他

 

心臟跳動的聲音。上下起伏著的胸口,有意無意都磨擦她。

 

其實,她何嘗不是天人交戰。只不過,是有一點『小原因』。

 

「吶……」他有點不耐煩。「可以?」說穿了就是想繼續。舌頭舔吻她的鎖骨。

 

…….開。」

 

「嗯?」狐疑的抬起頭。

 

「我說滾開—!」語落,推開他。

 

「喂!」第一次都算了,他可以當成是她的害羞;但第二次他都那麼卑屈的來軟,

 

她居然還可以拒絕他,他不由得來氣。「你到底想怎樣!」

 

「沒、沒怎樣。」心虛的轉過身,不欲跟他正面交鋒。「就是沒那種心情……

 

「沒那種心情?」他有點哭笑不得。「明明就很有反應!」冰室所說的那一套,

 

他還是沒法實行下去。有什麼就說清楚,正攻法才是他。女人心,海底針—

 

想問清楚,那又誰明白他的內心?

 

「什、什麼反應!」臉馬上刷紅,「火神 大我你有種說多一次!」

 

「我吻你的時候明明很樂在其中,但之後我想繼續又不行!你是玩老子是不是!」

 

一怒之下,言語就如爆發洪流、一發不可收拾。「我懂,最近是少了回家。但是

 

因為這原因我才想跟你親熱!難道想跟喜歡的人親熱也有錯!」越說就越激動,

 

混亂了。「我的心情,覺得你根本沒考慮過。」

 

她頓時無語。不是不想回應,而是最後那一句話、充份感覺到火神背後的用意。

 

「算了,你還是出去吧。我要換衣服。」垂頭喪氣的拾回滑落在地上的毛巾。擱

 

在脖子,擦著還是濕漉的頭髮:「出去。」

 

「大我、」

 

「都說出去。趁我還控制得住自己。」都別過臉,不想繼續話題。「快點。」

 

「我有了。」

 

「快點出去……啥?」他差點沒驚訝得讓下巴掉下。

 

「我懷孕了。」

 

What—!」

 

一股高亢的尖叫聲,打破了黑夜的沉默。

 

這是投籃能力的悲哀。

 

一擊且即中。

 

 

 

 

嗒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嗒—

 

火神來回的在客廳跟浴室前的門走著。急速的腳步跟被打掃得一塵不染、光潔的

 

木地板摩擦,發出不協調的聲調。充份表達出火神 大我現在很緊張。是初為人

 

父而高興得不能話語、還是驚恐自己的『失策』,已經分不清楚。至於同樣身為

 

當事人的女孩,倒是一臉淡然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手裡還拿著一

 

杯剛沖好的熱茶。

 

跟火神的表現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說…….」終於停下來回不斷的腳步,站在她前。居高臨下的說:「你懷孕了。」

 

「嗯。」斬釘截鐵,沒一絲遲疑。「就是前一週去看醫生的時候發生。」

 

「我……當爸爸了。」

 

「嗯。沒錯。」淡然的回答。

 

……」連忙把身子移開,一股兒衝到客廳一隅。拿出剛充好電的手機,按下號

 

碼—

 

打算求救。

 

至於女主角,倒是任由對方的在找救援。乾脆把身子躺臥在沙發,拿了搖控器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