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L【6918】 2012雲雀生日賀文。下 (H、性轉)

 

「明明是你強行搶走了藥
……」無奈的搔頭,居然惡人先告狀。「總之現在先在這

 

待著,藥只是實驗品,效力持續多久還是未知之數。」拉開一張皮製椅子坐下。

 

「目前還能控制住他的狀況,但之後—」

 

…….之後?」臉色一沉,一改平常詭異的腔調。如今滿腦子都是戀人的安危。

 

「—很難說會怎樣。會繼續昏迷、會醒來都不能確定……

 

「有話快說。」

 

「最糟、是死亡。」

 

「不。你是彭哥列的醫生、你一定能—」激動的扯住夏瑪爾的衣領,已經開始不

 

能自控。

 

「嗚—!」突然一聲慘叫,從幕布後頭傳出。六道跟夏瑪爾同時很有默契的往同

 

一個方向看去。不用想,聲源是來自還躺在病床上的雲雀。

 

「恭彌!」聽到讓人心疼的慘叫聲,六道馬上兩步併作一步跑去,用力的把布幕

 

拉開—

 

瞥見雲雀痛得抱頭,臉容扭曲。床單跟枕頭早就亂成一團。

 

「嗚……」雲雀臉頰發燙,眼眶泛起淚水。

 

「恭彌!」跑往床邊,雙手緊握他的。發覺對方手心的溫度比平常來得更要低。

 

細看之下,臉也毫無血色。六道既是急又是疼;看到戀人如此痛苦卻什麼也不

 

能做,真的好難受。眉頭一皺,馬上將矛頭轉到夏瑪爾身上:「夏瑪爾!你倒解

 

釋發生什麼事!」連敬稱都沒加上,可見他此時到底有多著急。似乎快要失去理

 

智。

 

「這、」夏瑪爾也頓時語塞,發不出話。因為雲雀的情況實在太特殊。胡亂出手

 

反倒害了他。

 

「真沒用!還是讓我來!」捧起雲雀那燙到不行的臉頰,拂開擋前自己雙瞳面前

 

的靛藍髮絲,打算借用幻術讓對方減輕痛楚。

 

「不......」雲雀推開他的手,整個身子往後卧。「我不需要你、你的幫助。」鳳眼

 

仍流露出高傲,不願受對方的欣慰。

 

「我不管。」這可關乎到雲雀的生死,六道強硬的抓住他的手腕。粗暴的將人拉

 

回自己身邊。然而,發覺到自己胸口有點奇異的觸感。圓渾、柔軟的感覺壓在他

 

身上。「恭、恭彌?」六道抓住雲雀的肩膀,發覺纖細了很多。

 

「什麼。」尖銳的聲音低喃,極為不悅的盯看。

 

「你......變成了女生!」六道驚恐的大喊。

 

「女生?女生在哪裡?」聽到『女生』就春心蕩漾的夏瑪爾,本來還怕會被倆人

 

的吵架牽連卻聽到關鍵詞馬上闖進來。「雲雀……變成女生!」也跟六道起了相同

 

的反應。

 

不可思議的事,都一一發生在彭哥列。

 

 

 

 

最後就演變成現下對恃的局面。借用了京子的衣服,看起來有幾分可愛跟嬌羞。

 

「哈啊哈啊……」胸部上下的起伏著,喘氣。雲雀發覺自己的體力沒男生時的好,

 

所以說女生是草食動物也不為過—但偏偏現在自己就變成女生。澤田已經相當沒

 

力,除了讓他倆發洩完畢就別無他法。

 

逆來順受,他當這個十代目可真悲劇。扶額,決定由他倆自行解決:「我不管怎

 

樣,總之你們先返回自家的宅邸。剩下的、我全不追究。行?」澤田提出一個兩

 

全其美的方法,欲將本部的傷害減至最低。

 

「行。」六道爽快的答應。很順手的把人扛起,跟澤田揮手道別。完全無視雲雀

 

的意願,手還要故意撫上他的臀部。

 

「六道 骸!」想當然這樣換來對方的一聲怒吼。

 

Arrivederci(再見),彭哥烈—」語畢,一股濃霧包圍著倆人,最後消失在澤田

 

眼前。

 

「好像發生了不得了的事呢。」一把低沈的嗓音從澤田背後響起。

 

「對、里包恩!」澤田往後看,「你什麼時候在!」

 

「一直都在。」拉下帽子的下擺,帽簷的陰影遮著他的臉,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似乎很有趣。那兩人。」

 

 

 

 

總算返回屬於倆人的大宅。六道單手推開大門,仍然沒意識到要放下肩上扛著的

 

雲雀。雲雀本來就很輕,加上現在變成女的、輕而易舉的就能抱起。不過雲雀依

 

然死命的掙扎著。

 

「放開我,六道 骸。」軟軟、無力的拍打在六道眼中只是抓癢而已。

 

「不放?」故意用反問方式,再偷親對方臉頰。舌頭還故意伸出舔吻。

 

喀喳。

 

雲雀感覺腦內理智破裂。「六道 骸我要殺了你—!」白滑的大腿在晃動,摩挲六

 

道的肩頭。

 

「曖啊曖啊……真讓人困擾。」嘴巴雖這樣說,但臉上愉悅的表情,倒讓人不覺

 

得是這麼一回事。「安份一點?」側過頭,對上鳳眼。

 

「咬殺。」回答還是一成不變。六道失笑,只好改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對方。

 

「胸部應該很痛苦對吧。抱歉剛才強行扛起你。」輕皺眉,表情充滿歉意。再在

 

對方額上落下一吻。

 

「你、」雲雀雙眼瞪圓,一副難以置信、如此溫柔的六道他從沒看過。也可能是

 

自己從來沒發現。變成女生之後的感覺很詭異,不只是生理上起了變化。

 

心理上,也跟過往的不同。

 

至少自己從來都沒認真的留意六道的一舉一動。所以才說女生是草食動物。

 

「—真諷刺。」小聲的喃喃,很自然把頭窩在六道的胸口。「恭彌?」

 

「閉上嘴。」像是撒嬌似的,有意無意蹭著。感覺到懷裡小貓如此可愛的表現,

 

差點想要撲倒她。不過,對方的情緒跟身體狀況都很不穩定,先忍耐一下。反正,

 

他逃不掉。在額上輕吻,代替了一切的回答。「歡迎回家,恭彌。」

 

「不是叫你閉嘴了嗎。」

 

 

 

 

淅淅淅—

 

水珠滑過完美的線條,勾出人兒美好憭人的身段。熱水讓她整個人不自覺放鬆了

 

神經。洗淨之後,隨意的拿起乾淨的大手巾擦乾身子。用毛巾將身子圍起來。

 

翻一下替換的衣服:「……沒有。」墨眸子上下打轉,希望能從浴室中找出可用的

 

遮掩物。盯著門後勾子上的浴袍。「這個。」

 

「恭—彌—需要幫忙嗎—」不耐煩的乾脆堵在浴室門前等人。思考要不要直接推

 

開門。

 

「不用。」用力的將門踢開。六道無趣的看向雲雀。本來以為可以偷個香。

 

「是嗎……恭彌、你!」調整好視線,才發現對方的一身可口的裝扮。明顯過於

 

寬大的、衣不稱身的純白浴袍,還沒擦乾、濕漉的頭髮,熱力還沒褪去而泛紅的

 

小臉,微張的小嘴。

 

—每一處都在挑戰六道理性的極限。

 

在男生時的雲雀本來就很性感,但變成女性後、嫵媚感更是有增無減。六道腦內

 

頓時閃過某人『要忍耐』的口癖。控制自己不要幹多餘的事。不過—

 

「恭彌。」用力抓住對方的肩。

 

「唔?」不解的抬頭看向六道。樣子顯然是沒防備。

 

「我......」吞口水,「過來。」說畢,拍拍鬆軟的大床,示意對方坐下。「頭髮濕

 

濕的,萬一吹冷氣弄得感冒就不好。」瞇眼泛起滿滿的笑意。好讓對方放下戒心。

 

雲雀狐疑。眼前的男人,可是組織內最讓人捉摸不到、看不透。就像霧一樣的男

 

人—彭哥列第十代的霧之守護者‧六道 骸。加上現在的身體狀況,拚盡全力都

 

不一定能打倒六道。本來身為男兒身的時候實力不相咱仲。所以形勢難測。鳳眼

 

細瞇,翹長的睫毛躍動、眼神中發出微微敵意。

 

「曖啊曖啊……恭彌真是的。」六道失笑,他何嘗不知道雲雀的想法是怎樣。說

 

穿了,覺得他會出手—雖然某種程度上的確是『出手』了。「只是吹頭髮?」摸

 

出不知打從哪來的吹風機搖晃。一臉人畜無害。

 

雲雀挑眉,腦內盤算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比方說,六道的話可信性—

 

有多低是無可置疑的事。但是剛才溫柔的舉動,又不像是作假。

 

…..快。」最後還是屈服。一股兒坐在床上,故意背對六道:「快幹。」

 

「是是是……我可愛、親愛的恭彌。」六道再度露出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修長

 

的手指開始穿插在烏絲之間,手指輕輕撥弄著、不經意的掃著頭皮,癢癢的。頭

 

皮上的觸感,讓雲雀不自覺挺直身子、六道滿意的笑了:「弄痛你了?」

 

雲雀不語。「噗。那我繼續。」像是洞悉雲雀的想法,六道改以按摩他的頭皮。「嗯

 

……」下意識的悶哼一聲。

 

六道感到體內某個開關扳動。「恭彌……有感覺了?」

 

「你!」雲雀一臉驚恐的轉過頭來。鳳眼狠瞪,但臉頰上泛起的紅潮卻出賣了他。

 

「說啊……我可以幫你……」放下手中的吹風機,將人攬進懷。將頭窩在雲雀的頸

 

間,開始沿著曲線舔著。「六、六道骸—」軟弱無力的拳頭,拍打著六道的背、

 

可惜現時的雲雀壓根沒半點攻擊力可言。

 

「乖,聽話……」將唇吻上,堵住不讓他再有發言的機會。「嗯、嗯……」雲雀仍

 

死命的的掙扎—獵物越是反抗才有順服的價值。六道就是看中這點。

 

征服慾越發越強烈,恨不得想好好品嘗懷中的人。先是舔吻帶點乾燥的唇瓣、光

 

是一舔已欲罷不能—六道感到自己體內一股燥熱。

 

「恭彌......」語落,舌頭毫不客氣的鑽進雲雀的嘴內、敲打那他的舌尖吸吮他腔

 

內的口液。牙齒還故意的啃咬他的下唇,引發他的慾望。「唔、恭彌……」嘴角洩

 

出血紅,血腥在口腔裡化開—似乎是雲雀的無聲反抗,故意用牙齒反咬他的舌

 

頭。

 

雲雀勾唇,一臉得逞。

 

六道眼神閃過錯愕,但一瞬即逝。真不愧是他看上的人,獵物越是反抗才越有佔

 

有的價值。「恭彌……」捧起對方的下巴,「不知道,男的你比較美味、還是女的。」

 

雲雀不語,只是舔去六道嘴角的腥紅。「唔、」舌尖滑過的地方,惹得六道傷口

 

發痛。「你真壞…...」然後再一次的吻上的對方,這次比較柔、雲雀也相當配合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