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648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謙也】 當星星碰上河水時

 想到這裡,停止自己無謂的思考。發覺心思已由古文報告逐漸移開。拍打自己的

 

頭,抖擻精神。他的重點應該放在報告上才對。而不是那個『圖書館委員』身上。

 

……說到底,還不是白石那傢伙害。」小聲喃喃,抱怨著。自己忘了提交報告

 

的日期是不對,但身為朋友這時候應該要扶他一把才對。借來抄寫一下也沒差。

 

居然回他一句:『自作自受』。

 

只好先跟老師道個不是,再把報告浪速寫完就好。他並非不擅長古文,但相關的

 

文獻也是有必要用來參考—結果在圖書館待了幾乎一整個下午。他沒像白石那樣

 

受異性歡迎,反倒相識滿天下;偶爾途經圖書館的人都會跟他打招呼或是串門

 

子。有好幾次稍微聊得有點兒過火,差點被圖書館委員口頭警告。所以還是安份

 

一點。一來是為了趕快完成報告,二來是不敢開罪那位圖書館委員。野性的直覺

 

告訴他,這人不容小看。開始對她起了好奇心。

 

—好奇心會殺死貓,不過他不是貓就不用怕?閃過一絲無聊的想法,打算走過去

 

搭話。嚥了一口口水:「請問—」

 

嗒嗒嗒嗒。

 

一瞬,他看見女孩把四、五堆厚重的硬皮書本分類,整齊的把它們放在回收書本

 

的木櫃子上。有些書本光是面積也比她的臉還要大,到底怎麼辦到?而且同時還

 

要拿好幾本。那種參考書籍可不是普通的重量。直到最後一本放到正確的類別之

 

中,她才注意到一直被人盯著。眼珠子上下打轉,充滿疑惑。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謙也連忙說下去:「呃、唔……請問跟古文翻譯相關的參考書

 

籍在—」

 

「在最後一排靠牆壁由上數下來第三個櫃子。」一口氣回答。儘管有多不喜歡打

 

交道,她的職責就是要處理圖書館裡的業務,有需求就要伸出援手。

 

好浪速—!

 

謙也只差沒說出口。頭一遭遇上比他浪速的人。還要是如此毫不起眼的女生。不

 

過說起來,眼前的女孩讓他覺得很眼熟。照道理今天才是第一次見面。但那語氣、

 

氛圍完全沒陌生感。腦瓜兒晃了晃,像是想起了什麼:「該不會!」

 

「該不會?」被他這樣一吼,不禁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你你你你你該不會就是白石說的—嗚!」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堵住。冰硬的

 

觸感、潮濕的味道襲來。一本硬皮書剛好貼上—正確點說是『撞』上了他的臉。

 

「閉嘴。」女孩目無表情的說,但眼神閃過一絲銳利。看來是被說中心事。

 

「痛痛痛痛痛—」那一擊似乎也撞到謙也的鼻子。畢竟硬皮書碰上鼻子,想當

 

然最終遭殃的是鼻子。「被撞了一下好難不會叫痛吧—!」

 

女孩皺眉,「難道就不能安靜一點才叫痛。」依然一臉冷靜。「而且你不是有事要

 

辦嗎。」

 

「什麼事。」揉揉自己已經發紅的鼻子,表情充滿不解。她感到很沒力。沒好氣

 

的,用力把手上其中一本書摔在他前方的桌子上。「欸!」謙也嚇了一跳。連忙

 

倒退幾步,恐怕又遭女孩襲擊。「你沒事幹嘛嚇人—」

 

「妨礙蟲……

 

「欸?」

 

「說你妨礙到我工作,沒事就快滾…...唔。」說著,氣勢逐漸減弱。她按著肚子,

 

臉容開始扭曲起來。見狀,謙也放下了戒備的姿態走過去她的身邊。接過她手中

 

的書扔到一旁的書櫃上。失去手中的重量,女孩乾脆半倚在旁邊櫃子。好讓身子

 

能撐起來。「嗚......」臉色刷白,看起來虛弱得很。跟剛才罵人的樣子判若兩人。

 

「你沒事吧、」謙也擔心的問,因為女孩的樣子越來越不對勁。臉色就跟紙一樣

 

蒼白。「我想你還是先去保健室比較好。」伸手打算抓住女孩的手腕。

 

「少、少管閒事……」拍掉對方的手。然而力道相當的輕,女孩已衰弱得連力氣

 

也發不上來。

 

看了一下被拍掉的手,她的拒絕讓他感到受傷。不過相比之下,他覺得若果現在

 

退縮,恐怕女孩就此倒下。「不。」眼神堅定。「我不放。」再一次用力抓住她那

 

纖細的手腕。然後一把將女孩拉往自己的懷裡,好讓她有了倚靠。

 

沒予測到謙也的堅持和行動,女孩愣住來不及反應。「很好,接下來、」沒注意

 

自己的行為有多麼爆炸性,腦中只盤算著如何把女孩安全無恙的帶去保健室。「混

 

……」她意識開始有點糢糊,已經沒法再掙扎下去。然後她看到眼前的他越來

 

越遙遠,所有景象都化成白。最後,漆黑一片。

 

「圖書館委員—」

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所以,你就把她帶來了?」正在收拾著保健室的,是保健委員‧白石藏之介—

 

謙也口中所說的損友。同時也稱得上是女孩的點頭之交。「你也超猛。」說著,

 

把最後一個急救箱子清理好,放回整齊的玻璃櫃子裡。然後優雅的輕輕關上。「居

 

然會用『那種方式』…….我應該佩服你的傻氣還是勇氣?」

 

自把女孩送進來,謙也的目光就從沒她的身上移開過。「什麼『那種方式』,情況

 

危急我才會那樣做好不好。還有!我哪裡傻!」撇頭,白了他一眼。「我這叫紳

 

士。可不像你老是假惺惺的。」

 

「是嗎。」對謙也近乎挑釁的言辭不以為意,反倒一臉興味的來回看著他跟躺在

 

床上的女孩。此時女孩的眼鏡已經摘下,露出鮮少曝光的臉。理由好像是謙也認

 

為,戴著眼鏡躺著好容易弄壞,結果就把它摘下來。

 

—嘛嘛、說穿了。是好奇心作崇。

 

白石心想。

 

拉了一張椅子坐在謙也旁邊。撐首看著。他倒很期待這位『河水』小姐跟傻氣滿

 

點的浪速之星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謙也皺眉,貌似不滿白石的介入。

 

「你怎麼還在。」

 

「擔心『朋友』。」指指在床上的女孩。「而且,保健委員出現在保健室裡也很合

 

理。真要說的話—」

 

「什麼?」謙也挑眉,很不爽。

 

「比起我這位委員,你這位『同學』的存在才奇怪。人都送進來了,你怎麼還不

 

離開。」一語道破。

 

「我、我在擔心她而已!」開始結巴起來,謙也頓時覺得胃裡有什麼滑過似的。

 

臉上的熱度不斷。「始終都是我害她—」

 

「你害她?這話怎麼說。」本來還想再逗弄一下,沒想到下一秒對方就拋給他一

 

個詭異到不行的答案。

 

「因為我問了她古文相關的書籍放在哪。」

 

「啊咧?」白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若是真的,這原因也太好笑。「我倒覺得

 

不是。」

 

「那為什麼當提到放在哪之後,她臉色會突然蒼白起來?」

 

「嘛嘛、雖然你的頭腦還不算差,但對於『某方面』……我應該說你太嫩還是沒

 

自覺?」白石沒好氣的扶額。謙也則是滿臉問號。「看來你還不明白。」他決定

 

要扶眼前這傻瓜一把。「接下來,照著我的說話去做。」

 

「欸?」半瞇著眼睛,充滿不解。

 

「不用明白,跟著做便可。」

 

 

 

 

好像聽到有人在自己耳邊喃喃。然而對話的內容卻聽不清楚。翹長的睫毛躍動,

 

欲掙開雙眼。嘗試撐開眼皮,無奈卻發不上力來。只能隱約透過眼睛的細縫瞥見

 

一抹褐色。似乎是剛才那個在圖書館裡跟她紏纏不清的男生。很想起來質問他發

 

生怎麼回事,然而身體、特別是小腹讓她有點忍忍作痛。只好待身體的情況緩和

 

一點。現在就先觀察一下。

 

「很好。」謙也照著白石的建議,把需要用到的東西都帶來。「唔……」不過情況

 

顯得相當的尷尬—他應該慶幸女孩還是不省人事的狀態嗎?只少這樣比起她醒

 

著來得方便行事得多。他戰戰競競的走過去床邊。深呼吸,把女孩的被子掀起,

 

然後放了『某個東西』在她身上。

 

換作平常的話,女孩早就將他打到滿地抓牙。不過身體在他放了『某個東西』之

 

後,感覺好多了。就像是有股暖流注入一樣,小腹的痛感逐漸消失。

 

「可以了?」後面又傳來另一把熟稔的男聲。「嗯—絕頂—幹得好,這樣的話大

 

概沒問題。」即使沒張開眼睛,她也能猜得出另外一人是誰—白石 藏之介。

 

這種自戀到極點的台詞,深信只有他才能說出口。「謙也。『那個』也買來了?」

 

「嗯。」謙也點頭。「我居然沒想到那種可能性......真不浪速。

 

這跟浪速沒關係吧。女孩內心吐糟。

 

儘管不清楚現下的狀況。

 

「好了—我先走,接下來交、給、你。」揮揮手,白石頭也不回就推門離去。

 

「等、等一下!你不是保健委員嗎!這工作應該是交給你才對。」謙也驚恐的喊

 

著。「怎麼這樣走了!」

 

房間又再陷入一遍沉默。謙也無趣的坐回女孩的旁邊。感覺到他的動作,女孩乾

 

脆繼續裝睡。他撐首,看著床上的她。細心的盯著她的五官。他發覺,女孩子真

 

的好神奇。怎麼睡著跟醒著的時候差那麼遠?比如說眼前的她,摘下眼鏡前跟後

 

就很不同。他不懂女生,也覺得女孩不算是特別漂亮的類型—但就是對她起了莫

 

名的執著跟好奇。可能或多或少,從白石口中聽過不少她的事跡,所以腦子中對

 

這人並不陌生。

 

看了看剛才被他抓住的纖細的手腕。臉突然起了一抹可疑的紅葷。原來,女孩子

 

的手腕是那麼的細、又白又滑。

 

說起來,自己真的鮮少跟女生有所接觸。這次算是破格。而且,都有好聞的味道。

 

像是頭髮間飄來淡淡的洗髮精的味道。

 

「不!」越想就越不對勁,他用力拍打自己的臉。好讓自己別再胡思亂想。

 

「滾開。」

 

「欸?」就在他還在內心交戰之際,下方傳來女孩的嗓音。

「聽不懂人話嗎。」這次她總算掙開了雙眼,然而身體還是動也不動。不過光是

 

眼神都熾熱得快要把人刺穿。

 

「你什麼時候醒來的!」謙也還是沒意識到女孩的怒氣,繼續保持剛才的坐姿。

 

「就在你掀起我的被子,把『某個東西』放上來的時候。」

 

「—居然那時候已經醒來。」明明只是『掀起被子』,但謙也感覺自己好像『掀

 

起她的裙子』一樣,害羞到不行。半掩著臉龐,掩飾自己的宭態。「嗚、」沒理

 

會這位忐忑不安的少年,女孩用力的撐起身子。

 

「痛…...」按著小腹,臉容難受。摸到某個放在小腹上的東西。「啊咧?暖水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