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白石】 無配對 河水與井水。下

 

哪怕再瞄准一點兒,想必那『完美』的臉龐上就會出現讓人眼看也覺得疼的傷痕。

 

白石立馬掙開眼睛,先是瞄了一眼背後那可憐的牆壁,再看向女孩。女孩什麼也

 

沒說,默默的拍掉拳頭上的石灰,一臉若無其事、彷彿剛才那一拳只是家常便飯。

 

白石狐疑的打量她的拳頭,表情帶點不可思議:「為什麼要避開。」還以為死定

 

了。當然也不是希望自己的臉會變成跟牆壁一樣的下場。

 

女孩停下手上的動作,瞪著他。然後他倆就這樣對看持續了一會。白石嚥下口水,

 

在想難道自己又說錯話。總之先試著搭話再算。

 

「還以為你要揍我。」從女孩的表現,她應該不是存心要讓自己吃苦頭。是想讓

 

自己知難而退而已。不然不會還站在這裡。

 

「我其實……」良久,女孩終於開口。白石突然有點眼前一亮的感覺。可能女孩

 

表面比較難相處,骨子裡其實蠻體貼。「其實真的想揍下去。」

 

「欸?」

 

「我說,」以為自己表達方式出問題,女孩又重申一遍。「我真心的想揍你一拳。」

 

聽到她的話,白石只差沒昏倒。但卻鐵青了臉。這女孩似乎是上天派來當他的剋

 

星。然而招惹對方的是自己。

 

「呃、這…….」鮮少露出苦惱的表情。他揉揉太陽穴。一直都在找一個好時機跟

 

她說話,沒想到再一次正式的聊天,居然是這種狀況跟回應。

 

「就這樣。」目無表情跟他揮手,打算就此離開巷子。

 

「等一下!」條件反射,白石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發覺她的手指因剛才撞擊而擦

 

傷。手指跟關節的部份都紅腫起來。感覺來自手腕的觸感,女孩不悅的狠瞪。

 

「你真的找死嗎。」

 

「不,是妳的手。」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指了指她受傷的拳頭。「就像你是圖

 

書館委員一樣,我身為保健委員、都有著對自我職責的堅持。」不急不徐的提起

 

她的手。「你看,都腫掉。」

 

「不干你的事。」眼神更為深邃,帶點空洞。

 

「沒錯、的確是。」他乾脆的承認。「不過沒法不管。就讓我多管閒事吧。」

 

……隨你便。」意思是表示不反抗。因為知道眼前的男孩,現在是相當認真。

 

從他雙眸中,感覺到誠懇。她也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於是這次就依他,反

 

正她的『秘密』都被看光,沒差多少。

 

白石抬起她的手,仔細的觀察著。那種表情跟平日笑臉迎人的他判若兩人。

 

……幸好只是表面有點紅腫和擦傷。慎重起見,先把傷口洗一下好了。」

 

她沒回答,任由對方繼續。覺得這人真的很古怪,讓她摸不著頭腦。說不在意他,

 

是騙人。畢竟在學校內,白石 藏之介的名字都頗有名。特別在女生之間。那一

 

次圖書館的接觸,印象其實蠻深刻。覺得這人的性格,不是這樣的。但卻又說不

 

出所以然。是命運嗎,居然會讓他撞破今天的事。本來她還想過一些平穩的生活。

 

不知不覺盯著那隻大手,想到出神。

 

…….員。圖書館委員!」

 

「欸?」

 

「果然沒聽到嗎。」白石感到很沒力。叫她好幾次都沒反應。「我說,要不要去

 

超商買點OK繃之類處理一下傷口。」她瞪大眼睛看著他。沒回答。嘆氣,還是

 

由他親自代勞好了。「算了,我去買。妳先待在這。」

 

「我在河邊的草地等你。」像是血心來潮,女孩主動提出要求。白石一副難以置

 

信的樣子,思考是不是自己聽錯。看穿他的心思,她連忙補上一句:「不會跑掉。

 

我保證。」看到她那帶點誠懇的態度,都沒懷疑太多,點頭表示明白之後就消失

 

在她視線之中。直到白石離去,她才把視線移開。「……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

 

十五年裡,還是頭一遭。遇到不怕她的人。

 

 

 

 

「哈啊哈啊……」汗珠沿著他俊俏的臉龐滑下,「幸好—」怕她會跑掉,結果還是

 

趕快跑回來。「你還在。」對於女孩,有說不出的執著。總覺得透過女孩,能發

 

現另一個不一樣的自己。本是好奇,然而現在已轉化成另一種的渴求。

 

「我說過不會跑掉。」這次並無鋒利的言辭,「所以不用太緊張。」拍拍旁邊的

 

位置,示意男孩坐下。

 

「啊、等一下,你先站起來。」瞄一下腳下的草坪,「就這樣坐下不大好。」然

 

後在褲子的口袋裡翻出一條乾淨整齊、若草色的手帕。將它平放在草坪上:「好

 

了、請坐。」最後還要附上一個迷人的笑容。

 

—結果還是一個體貼非常的人不是?雖說女性主義的態度已成習慣,但對女孩們

 

如此細心也是值得讚賞。所以還是老實的循對方的意思。將後面的裙擺拉好,用

 

另一隻沒受傷的手支撐坐下。

 

白石確認她真的完全坐好,才緩緩坐在旁邊的位置。翻開書包,拿出裝有消毒藥

 

水、OK繃等急救用品的塑膠袋子。「伸出手。」將所有東西放在大腿,「要先替

 

你消毒,才能、」

 

「呃、這…….

 

「這時候就不要鬧彆扭。」不等對方的意願,一把捉住她的手腕。「很好。那先

 

用清水洗一下傷口、然後……..」熟練的做著每一個急救步驟,認真的表情、跟平

 

常笑臉迎人的樣子不同。感覺這才是真實的他。還是她根本從來都沒認真去了解

 

這個人?盯著看,熾熱的眼神幾乎要刺穿他似的。

 

「請問、」感受到來自前方的視線,他禁不住詢問。「我臉上有什麼嗎。」說著,

 

又掛上公式化的溫柔笑容。

 

「有,有很多。」從來不會懂得婉轉,女孩很直球的回答。「比如說,現在覺得

 

你這臉很欠揍—」

 

「哈。」失笑,就知道自己已經徹底被眼前的女孩討厭,不過要扔下受傷的人不管,他可做不到。

 

「—但不討厭。」

 

「啊咧?」被她的爆炸性發言嚇倒,停下手上正在貼OK繃的動作。「那個、」

 

指了指那懸在半空,粘在他手指上的OK繃。「先貼好。」

 

「呃、抱歉。」

 

「其實、白石。」第一次,從她小嘴中聽到他的名字。看著正低頭替她貼上OK

 

繃的他。「做回自己就可。」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

 

白石這次沒被嚇倒,大概是習慣她不時爆發的直球發言。「此話何解。」好奇於

 

她的問話。雖然是帶點跳躍式的對話,但他清楚她每一句都是發自內心。

 

「沒必要回答。」

 

「隨便拋下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又不加以解釋,有點過份呢。圖書館委員同學。」

 

決定要跟她來個硬碰硬。既然來軟的不行的話。「難得我好心留下為你療傷。」

 

沒想到對方居然會來這招。女孩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眼神改變了。正盤算下一步

 

應該怎樣對疊,起初實在不應該小看眼前的他。感覺對方那一瞬間的停頓,白石

 

認為總算扳回一成。她內心非常扭結,一方面覺得到了這份上、再隱瞞下去也是

 

徒然;另一方面個性好比較倔強,不願被人反過來將一軍。扶額,不經意瞥見手

 

上的OK繃。說到底白石替自己療傷,還很貼心的跑去老遠買東西,從這點她就

 

應該坦白。剛才那場架,很多事情想必對方都猜到不少。

 

「我是番長。曾經。」看來是最不想提起的往事,她臉色一沉。

 

「只是這樣?」直覺她還有隱瞞什麼,於是嘗試引導她。這樣做可能有點惡意,

 

但就很想去了解眼前這個人。當作他是好奇心作崇也好,心血來潮也好。聽到對

 

方的疑似追問的言辭,她不禁深嘆一口氣。「那將會是很長的故事。白石,你確

 

定?」幾乎御下武裝的姿態,放開心懷訴說過去。

 

「嗯。」他眼神堅定。此時再沒有厚重的鏡片擋住她的視線,她這才認真的看到

 

他的臉容。果然如傳聞中『完美』十分的俊俏、動人。不過對於已將世事看得平

 

淡的她,倒是沒有太大的感想。

 

「直到幾個月前,我才回到正常的生活。」雙手交疊,眉頭一皺。目光眺望不遠

 

處的小河流。「因為,厭倦了那種只有鬥爭的生活。兩年前,一個平凡不過的不

 

良少女—不知不覺成為了稱霸這附近一帶的番長。」撐首,側看旁邊的他。驚訝、

 

好奇、緊張出現在他的臉。她突然來勁,享受那種讓他目定口呆的感覺。繼續說

 

下去:「起初只打算當個普通的小混混而已。怎料陰差陽錯之下,最後就當上番

 

長。我的身手在隊上都稱得上是無人能敵、很自然大家就把我推舉起來。很簡單、

 

很幼稚吧?」自嘲的輕笑,「當時我啊,很享受那種被人吹捧、快要捧上天的感

 

覺—認為自己能夠呼風喚雨。總之、擁有『力量』,就覺得什麼都做到。」一口

 

氣說出藏在心底已久的話。「一個又一個的勢力都拜倒我腳下,此舉讓我一發不

 

可收拾,野心、欲望越發越大。然而,到最後才發現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國中

 

女生。有時候過於順利並不是什麼好事。」

 

「是嗎……」沒特別給予什麼回應,白石只是應聲附和。她嚥口水,深呼吸,似

 

乎快要說到重點。「在我當番長、不,應該說是當上不良的生涯的最後一場架之

 

中,我方遭敵方暗算。」掩著胸口,內心郁悶。「一切都是我的錯。自視過高,

 

小看敵人,最後讓自己吃虧。隊友對我的勸告、叮嚀都沒聽進去。結果大家都因

 

為我而受到傷害。」說到這裡,不自覺將頭埋在大腿間,害怕此時的表情會讓對

 

方看到。「真可笑。逃走、把番長之位讓給副手,後來甚至轉學,勢要跟過去劃

 

清界線—這樣誰也不知道那件事。也就可以重新開始,當個平凡、普通的女生。

 

過著跟一般人無疑的生活。」

 

「是這樣啊。」白石撐首,決定就這樣讓對方將所有事全盤推出。

 

「你的回應就不能更好一點?」

 

「嘛嘛、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說。因為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他聳肩,完全一副

 

事不關己的樣子。事實上他不過是一個聽眾,所以她才來氣。每次看到他那張嘴

 

臉,她就莫名的不爽。「難得你為我帶來那麼多歡樂,那就請繼續下去。」笑嬉

 

嬉的伸手示意對方繼續。

 

白了他一眼。只好認了,始終是自己招惹他。早該一開始在巷子裡一拳幹掉他。

 

「不過偶爾還是有人會不怕死的找上我。應該說是自己看不過眼—一些小混混總

 

愛惹毛我。隊上規定,不能對無辜的人出手。犯了,就不會坐視不理。」

 

「辛苦了。」痞痞的勾唇,不怕死的像是損她似的。突然覺得自己跟她有一點兒

 

的相像。對於某種枷鎖,終是擺脫不了。她的遭遇跟過去,不能下太多的評論,

 

始終捲進麻煩事不是他的作風。應該說,一開始跟女孩搭話就已經打破他的原

 

則—不能與人深交。他跟她,就像河水跟井水一樣,互不侵犯。本質上是同出一

 

轍,卻有絲毫的不同。「還好。」開始了解白石的對話模式,帶點小惡作劇但卻

 

不會太超過。所以態度也轉化為平淡。「要說也是自己找來,不能埋怨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