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網王短篇 【白石】 無配對 河水與井水。上

 —『完美』。這詞似乎是特地打造出來形容少年無誤。白石 藏之介,正值花樣青

 

春的十五歲。乃四天寶寺中學校有名的網球部部長,外表、品行、學業甚至網球

 

的技術—也是以一百分滿稱。

 

少年正專注的在圖書館內閱讀書本。卻不時要跟向自己投以熱情目光的女孩兒

 

們—甚至連男孩也是。總之就是要用笑臉回報。可謂沒一刻得以安寧。

 

嘆氣,把看到一半也不到的推理小說合上。擱在保養良好的學用書包上面。

 

「居然連看個書也不行。」小聲的說,順便拿起書去辦理借閱的手續。對於人們

 

的熱情示好,從不拒絕,也沒特別抗拒。但最近莫名感到有一點兒的厭倦。

 

「是所謂人生的低潮期嗎。」伸懶腰。不過一個小小舉動,又惹得附近的女生們

 

一陣的小騷動、心花怒放。沒好氣的收回伸懶腰的動作。拿起書包,打算去借閱。

 

怎料,有股聲音打斷女孩兒們的春心。

 

「你們。能不能安靜一點。」用力的把一大堆書本放在貼有『回收圖書』標籤的

 

木櫃子上。殘舊的櫃子因撞擊發出嘰嘰聲。一位樣貌樸實—與其說是樸實,倒不

 

如說是平凡,足以讓人過目即忘的程度。

 

眼鏡、過於合符規格及滕的裙擺,沒刻意打理好的頭髮,只是隨意讓它披在肩上。

 

絕不能跟『可愛』或是『漂亮』劃上等號。但反讓白石提起意外的興趣,當然,

 

不是大家所想那種一見鐘情的浪漫情節。只是好奇心作崇而已。而且女孩勉強

 

算是替他逃離別人熱情的關愛之下,先靜觀其變。

 

「你們懂不懂『安靜』的意思。」托了一下厚重眼鏡。「很遺憾地,身為圖書館

 

委員絕不會坐視不理。」言下之意,再不閉嘴就會行使公權的意味。聽到這話,

 

女孩們都紛紛識相的離開。因為眼前的女孩出名的職責為首,絕不留情面。

 

「真是的。要說到這份上才閉嘴。」一邊嘮叨一邊收拾著還沒整理好的書本,抱

 

怨著。並沒發現背後的白石正在接近。

 

「請問?」好聽的嗓音傳進她的耳裡。

 

「嗚!誰!」一下子被嚇倒,結果手中的書本全數跌落在地上。「混帳!」下意

 

識首先開罵,然後蹲下身子打算收拾。

 

「呃、讓我來幫你吧。」基於紳士的態度為上,女性是不能怠慢。這是他一直以

 

來的態度。同樣蹲下幫忙。

 

「哼。」沒正面的回答,隨意的應了單音表示『隨你便』。白石禁不住輕笑一聲,

 

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沒受到他的魅力影響的人。

 

「來,給你的。」把收拾好的書本交到女孩的手中,再補上一個電力十足的迷人

 

笑容。

 

……謝謝。」對於那疑似示好的笑容沒特別回應。只是順理成章接過書本。熟

 

練的將書分門別類,像是大小、種類、名目都分列得井井有條,能看出她的心思

 

細密之處。「然後、」看著女孩工作,居然看到出神,完全忘了要借閱的事。

 

「然後什麼?」挑眉,態度惡劣。似乎不想再有人打擾她的工作。

 

「其實我想借書,能請你替我辦理一下手續?」又泛起一個溫柔的淺笑,優雅的

 

將書遞上。

 

「嘖、早點說嘛……」一手搶過對方手中的書,快速、敏捷地不消一會就把弄好

 

繁複的借閱手續。白石定睛留意著女孩的一舉一動。發現她語氣雖帶著不善,但

 

該做好的就很認真的在做。

 

—很有趣。跟自己很不同。因為自己只是被錯誤冠上『聖書』之名的普通人。所

 

謂的『完美』也是各方的吹捧跟推崇,跟本人的意志無尤。什麼時候開始,自己

 

反倒被這個名號倒過來牽住走?

 

失笑。這就是『聖書』的真面目。

 

不知不覺陷入沉思,完全忘了眼前女孩的存在。

 

「喂。」小手握緊,在硬書皮上敲打。喚起對方的注意。「你要愣到什麼時候?」

 

「欸?」

 

「後面。」指著排在對方背後的人們。「人,很多。」

 

「抱歉、」馬上露出殺死人不償命的燦爛笑容。儘管知道對女孩無效,但習慣終

 

歸習慣。「給妳添麻煩了。」

 

「下一個。」暗示『不送了』。見狀,自知快要妨礙到她,於是默默的把辦好手

 

續的書拿回。打開書包,好好的放進去。踏步往圖書館的出入口,推開門扉那一

 

瞬,回首、瞥見女孩的姿態。

 

「圖書館委員嗎。」半瞇眼睛,好讓她的容貌烙印在腦海。

 

 

 

 

那次之後,白石開始有事沒事都跑到圖書館。是對女孩萌生愛慕之心?非也。他

 

很清楚,那種絕非是『愛情』。只是一種『寄情』。

 

他可真是太過空閒,才會如此認真的去觀察一個人—還要是一個世人認為根本不

 

入流的。但直覺認為,女孩擁有一股特質,是他從來沒有看過的。至少,活到十

 

五年為止。

 

不過,從來沒機會跟女孩搭話。儘管自己三番四次的利用借閱的機會,女孩都是

 

用著簡單、且公式化的回答。可能期望著,覺得女孩會讓他『完美』的生活帶來

 

衝激。

 

 

 

「—這不是很過份?」

 

「欸?謙也你在說什麼。」沒注意到站在身旁的謙也。順手打開了裝有皮鞋的櫃

 

子。「聽你的口吻。那女生就像你觀察日記中的植物一樣。」浪速把鞋帶繫好,

 

「不是嗎。」單純地把自己的見解道出,這就是謙也的優點。不會想太多有的沒

 

的。

 

「是這樣啊。」半是承認的口吻。也不像是給予正面的回答。並沒覺得自己有任

 

何問題。「先走。」

 

「欸!你什麼時候穿好鞋子的!」還在穿第一隻鞋子,半蹲著看向正要踏出校舍

 

大門的白石。

 

「在你發表偉大言論的時候。就這樣。」背著他揮揮手,然後離去。

 

「好砟—!白石 藏之介我才不會承認輸給你了!」

 

 

 

 

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平常其實都會跟謙也、其他部員一起回去。但最近就是想

 

一個人。可能因為那女孩。難得有人讓自己會有挫敗感。可能如謙也所說,自己

 

是一個頗過份的人。打從一開始自己是在沉悶、一成不變的『完美』生活之中,

 

找點樂子而已。旁人都在猜想,是不是開始了一段浪漫的男追女的愛情故事。

 

很遺憾,他可從沒那個意思。純粹,覺得無聊。

 

「的確很過份呢。」無聊的到處張望,街上熙來攘往,行人不斷。不少路人從自

 

己身旁擦過,也會偷看一、兩眼。不經意勾起一抹淺笑,又被路過的女生們誤會

 

成送秋波。

 

「別小看人!你這小妮子!」

 

不遠處傳來一股巨響,夾雜著幾名年輕男子的嗓音。似乎是發生爭執的樣子。本

 

來事不關己,沒必要理會—但白石卻下意識的循著聲源走過去,還故意加快腳

 

步。

 

—總覺得有什麼。直覺是這樣告訴他。

 

是前面網咖轉角的小巷。基本上沒認真留意,是不會發現有那種地方。

 

小巷兩旁塗滿塗鴉的石灰牆,明顯是附近的小混混、不良少年或是暴走族之類會

 

聚集的地方。從巷口,看不清裡頭的狀況。聲音倒是能聽得—清二楚。放輕步伐,

 

以免被人發現他的存在。若果因為好奇心,而害苦自己就不好。屏息,慢慢踱步。

 

「言下之意,是不妥協?」聽到熟稔的嗓音。但細想之下,沒可能在這種地方會

 

遇上那個人。總之先躲起來再算。

 

「哎呀,堂堂的番長大人居然會如此。」一名像是頭子的男高中生說道。「沒想

 

到是這樣的一個弱小的女生。而且—」語氣輕佻,「還要是正值花樣時期的可愛

 

國中生咧。」

 

國中生、女生。白石憑著男生所說的關鍵詞去猜測。心想該不會是那個讓自己有

 

挫敗感的圖書館委員。

 

「首先,我已經不再是番長。」摘下厚重的眼鏡,將它安放在裙子的口袋。

 

「第二,請不要以貌取人—」下一秒,女孩壓低身子,兩步併作一步、一瞬就繞

 

到他的後面。步伐敏捷、迅速。「還有,希望你不要再對無辜的人出手。」然

 

後一記手刀,打在對方的後腦杓。

 

「嗚!你!」那高中生馬上就吃到苦頭。被那一記手刀嗆到連聲叫苦。「區區的

 

一個國中生居然、你們上!」眼看一對一不果,只好用群體戰術。以一敵多,任

 

女孩身手多麼好,也不能應付。看到這裡,白石覺得還是先不管如何,先衝出去

 

救人就是。「你們—」

 

「哼。」即使面對狀況,女孩仍然不痛不癢。「太天真了。」勾起不懷好意的笑。

 

微弱的光線下,白石看不清她的面容。但他能肯定一點,就是此時的女孩正散發

 

出一種無人能及的自信。於是他停下腳步,任由女孩獨自完成這一場鬧劇。

 

女孩再一次的壓低身子,用腳踢中一名男生的腳跟,先讓對方步伐不穩;然後用

 

手肘攻擊腹部,好讓他動彈不得。

 

「可惡!」另外一名看準時機打算背後暗算。她微笑,完全沒有驚慌失措。

 

「天真。」把身子往下縮,對方的拳頭揮空,然後小手按在地上作支點,右腳為

 

重點,左腳橫掃、促使對方失足倒下。

 

「這樣又如何—!」剛才中手刀的高中生總算回復過來,撐起身子。從口袋拿出

 

刀子。「小心!」白石終於禁不住大叫出來。聽到他的聲音,她條件反射轉過頭

 

去。

 

「你!」

 

「前面!」他大聲吼道,掙大眼睛指著她的背後。用力將他推開,同時把頭側向

 

另一頭,總算避過鋒利的刀子。「你會妨礙到我,滾到一旁去!」

 

「等、」還沒等白石回答,她人就立馬衝過去。

 

「居然來陰的、我人最討厭就是—」提起右腳,往左面來一記上旋踢,剛好踢掉

 

對方手中的刀子。「—你這種人!」對方眼見刀子被踢掉,下意識馬上打算拿回,

 

可惜已沒那個機會。女孩一個箭步,率先把刀子踢到老遠去。「你!嗚!」高中

 

生回過頭,怎料女孩已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明明是高她一個頭卻能勢均力敵、而

 

且對方還一直處在下風。

 

「有意見?」眼神不帶感情、冰冷得很。力度也不自覺再加重。「我說不要再對

 

這裡的人出手。特別是無辜的人。清楚?」

 

「嗚、嗚……」眼前的女孩開始有點失控,沒注意到對方基本沒法回應。

 

「放手吧。他應該懂了。」白石覺得若這時候不阻止的話,再這樣下去女孩會暴

 

走。她沒回答,只是鬆開手。「知道了就快滾!」幾乎是用吼的。

 

「混、混帳!給我記住!」

 

「老大!走吧!」其餘的人抓住他,然後帶他離開。逐漸那幾名高中生的身影越

 

漸越遠,消失於白石跟她的視線之中。

 

頓時整個空間變得鴉雀無聲,餘下的只有空氣流逝的聲音。白石正思考應該怎樣

 

發話才好。因為這畫面實在太詭異了。『完美』的他,從來都沒遇上這種狀況。

 

不過很肯定,眼前的女孩就是那個臭屁圖書館委員。儘管他從來都沒看過鏡片下

 

的真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