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金色琴弦】 火日 所謂的戀愛是由嘉禾開始

 

火原乾脆整個人伏向唱片機的喇叭上,然後把耳朵貼上。整個好像恐怕聽不清楚

 

似的。旋律又再一次鑽進耳朵。又一次的、想起她可愛的笑容。

 

「啊咧?」摸摸自己的胸口。「這種感覺是?」

 

刺痛。心傳來悶騷,但又有一種甜酸感。活了十七年以來從沒有過。

 

不過倒是不壞就是。剛好音樂又重新開始播放。他卯起來認真細聽。

 

「小香穗……」不由得喚著她的名字。然後才意識到幹了蠢事。「我怎麼會、」此

 

舉讓他不禁回想起自己在之前合宿所作的事。

 

像是不小心將對方壓倒。

 

壓倒!他怎麼會想這種事。

 

還有就是喝錯對方的飲料,間接接吻。

 

間、間接接吻!光是回想都害羞得快要撞牆。

 

用力的使勁搖頭,好讓自己停下有的沒的歪思想。

 

「差點想歪了…….不對!」驚覺自己『想歪了』,用力的將頭叩在唱片機上。

 

希望停下如此『不妙』的想法。不過卻忘了人類是擁有神經痛感。「嗚!好痛!」

 

「和樹!你也太吵了!」樓下傳來火原家母親的吼聲。「還幾點還吵!」

 

「啊、糟了。」火原這才冷靜下來。連忙掩著自己的嘴,同時按下停播鍵。都是

 

這首惹曲子的禍。不過卻再沒法停下—就算沒有唱片機,旋律還在內心繞樑著。

 

如同她的存在一樣。揮之不去。

 

 

 

 

……原。火原。」耳邊傳來一把溫柔的聲音。明顯是男人的聲線。但是很舒服

 

很好聽,像是哄他睡。「嗯、讓我先睡多一下……」火原像個孩子撒嬌,頭還是繼

 

續窩在雙臂之間伏在桌上。睡得正酣。

 

「可是、老師在看你喏。」柚木微彎身子低聲的提醒,豔紫色的頭髮隨之滑下,

 

頗長的髮梢劃出一個微微的弧線。難得他今天做好心,對方不領情也沒法。如不

 

是眼前這爛好人算是生平第一個『朋友』,他柚木 梓馬才不會搭理無聊事。

 

「火原,快點起、」

 

「嗯……小香穗。」

 

『小香穗』。女孩的名字。

 

他最不想聽到、提起的名字。彷佛已經成為禁語。柚木內心莫名的不爽。其他人

 

都算了,怎麼連眼前這傢伙也對她.......

 

「大笨蛋。」喃喃的自語,像是說給自己聽。然後下一秒把身子扭正,決定放棄

 

旁邊早已睡得不省人事的火原。可別說他壞心,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

 

「火原 和樹!你馬上給我出去罰站!」班導的嘶吼聲直斥,連同手中的粉筆一

 

併摔到火原的頭上。

 

嗒。

 

完全正中目標。

 

「啊!痛痛痛痛痛…...」揉揉剛被硬物擲中的頭顱,火原總算掙開一直緊閉著的

 

眼皮。「啊咧?」看來還在睡夢中的狀態,眼神帶點不確定的到處張望。

 

「你剛才怎樣叫也叫不醒。」柚木撐首頭也不回,目光定在課本。「所以別怪我

 

見死不救。」小聲咕嚕。故意不讓對方聽到。

 

「柚木?」好像隱約聽到坐在他隔壁的柚木說了點什麼。

 

「火原 和樹!你有聽我說話嗎!」班導的耐性已經到達極限,只差沒把火原轟

 

出去而已。「欸、欸。早安?」沒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火原舉手打招呼。這種

 

行為可以稱之為『勇者』最適合不過。連班上的學生都不禁替他捏一把汗。居然

 

開罪那位堪稱全學級最兇、最不近人情的班導。如果不是『勇者』,就是一個徹

 

頭徹尾的大笨蛋。當然,是後者無誤。

 

「祝好運。」隨著柚木的低喃,同時火原整個人就被拖出去。

 

 

 

 

「痛痛痛痛…….」撫上剛才被班導修理的頭,上面多了好幾個大包包。

 

「來、給你冰袋。」結果還是陪火原來保健室,柚木細心的遞過冰袋給他。

 

「謝啦、柚木。」火原回給對方一個燦爛的笑容。接過冰袋,把冰袋敷上浮腫的

 

部份。

 

「真虧你還笑得出來。」柚木優雅的一隻手輕托下巴,另一隻手則放在胸前。

 

「是…….作了什麼『好夢』?」

 

「對、不!痛痛痛痛!」下意識回答最直接的想法,但同時卻不小心觸碰到痛處。

 

「—我也不知道。」鬆開了抓住冰袋的手,任由冰涼的塑膠袋子替自己消腫。

 

強烈的刺痛感讓他逐漸恢復清醒。

 

「不知道?」柚木不敢輕笑出聲。雖然知道對方是超級大笨蛋,但這種此話非話

 

的回答,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此話何解?」

 

「嘛、我說出來你可不要笑我......」火原像是做錯事的,羞愧的低下頭。柚木收

 

回笑臉,一臉正經的點頭。「其實、」

 

「其實?」

 

「其實是因為聽音樂很好聽那首歌子聽到連天亮也不知道然後很趕結果沒睡過

 

就上學。」先不吐糟對方說話沒喘息的位置,就語法上整個句子都很有問題。柚

 

木真的很想跟他說『你先學好說話再跟我解釋吧』。但是考慮到對方是笨蛋外加

 

天然的超級爛好人這點—當然相處都蠻久,大致能掌握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嗯……什麼曲子那麼吸引你?」結論就是因為太過沉迷於『某首曲子』,然後聽

 

到不知時候最終弄到自己睡眠不足。柚木是這樣理解。但換來是對方的沉默。難

 

道猜錯?柚木狐疑的猜測各種可能性。

 

Gavotte F.J. (嘉禾舞曲)。」良久,火原才回答。

「啊啊、我記得那首好像是你跟日野—」

 

「—跟小香穗合奏過的曲子。」火原把話接下去。「不知為何,自那次之後,就

 

算沒特別在奏,腦子就滿是它的旋律。」還有對方的臉、聲音、一切一切也是。

 

當然他沒勇氣說出口。

 

…...的確是首好曲子。」柚木帶有一絲的動搖,連他本人也沒察覺到。「那次你

 

跟日野同學的表現相當好。還真想聽多次—火原?」看到對方的頭越發越低,幾

 

乎要埋在大腿。「請你不要說了、我—」火原右手掩著自己的臉頰,臉上染有紅

 

葷。「啊咧?臉為什麼那麼熱?該不會是因為腫到發燒吧!」遲鈍的,還沒發現

 

自己對某人該種的情感。

 

那種名為『戀愛』的強烈情感。

 

柚木苦笑的看向對方,真是單純的人。跟那女孩一樣,很容易讓人看穿。

 

 

 

 

清爽的夏風迎面,夾帶鹹鹹的海水味。還能聽到不遠處海鷗的鳴叫聲。刺眼的陽

 

光掃上火原的眼皮,他幾乎要半瞇著眼睛才能看清前方。

 

…...然後、就是這樣?」明明就是自己一人,火原卻不自覺的自言自語起來。

 

居然會跑到家裡附近的臨海公園。手中還要拿著裝有小號的皮製箱子。環視四

 

周,居然沒什麼人在,真是難得。只有偶爾經過晨跑的人跟在碼頭釣魚的人。

 

可能大清早,任誰都會先睡飽才來吧?不像他這樣逗秀,漫無目的瞎衝出家門、

 

還要很順手把手中的樂器拿出來。有時候他真的很佩服自己。

 

「我到底搞什麼。」揉揉那頭還沒梳好的亂髮,然後視線落在皮製的箱子。「難

 

得來到…....不如來個練習?」老是想些有的沒的可不是他的個性。打開箱子把小

 

號拿出來。光線打在金屬面反射,小光點映照他的臉頰。看著小號,郁悶的心情

 

全解。泛起一抹淺笑,先用小毛巾擦擦號嘴。把嘴唇貼近號嘴,先來吹一段音階

 

練習(※音階就是按照音高順次排列的一串音)。

 

雖然是很常規的練習,但感覺滿足。果然只有音樂才能治癒自己。接下來就是歌

 

曲的練習。側頭,思考應該選哪首曲子才好。

 

Gavotte F.J. (嘉禾舞曲)』。

                                          

又下意識的想起。

 

「不不不不—!」他立馬拍打自己的臉。「這時候應、應該要練習下一次比賽要

 

用的曲子才對!」不由得又自言自語起來。臉也很自然的發燙,他撫上熱度不斷

 

的頰。停不下來,已經停不下來—不論身心甚至大腦都充斥著那曲子的旋律—還

 

有那女孩的臉—

 

「嗚…….啊咧?」是怨念太深還是錯覺,他好像隱約聽到有人在不遠處演奏這首

 

曲子。好熟悉的感覺。熟悉指的不是旋律,而是演奏者的風格。下意識循著聲源

 

走去。雖然就技巧上聽起來還蠻生疏的,不過卻有一種莫名的柔和。讓人聽起來

 

很窩心。不像是管樂器,那就是—

 

「小提琴。」他確信自己的猜測。撥開腳前的草叢,走過去另一邊的廣場。

 

廣場的中央,是一個歐陸式的噴水池。池的中央是拿著水瓶的愛神邱比特小銅

 

像。水從瓶子噴出,水花四濺、在熾熱的陽光相映下似乎瞥見小彩虹。池的另一

 

邊,是一抹棗紅。水把其身影打糊,看不清楚是誰。他很好奇到底是誰,還有為

 

什麼會演奏那首讓他每晚都輾轉反側、 忐忑不安的曲子。

 

「呼—」演奏者終於停下演奏,轉身把小提琴放置在旁邊的悠閑長椅上。看準時

 

機,火原想也不想,衝過去—

 

「請問—」儘管是陌生人,總之先打招呼再算。

 

「嗯?你是—」聞言,那人轉過頭來。擁有一頭棗紅的長髮、巧克力的瞳色、是

 

他朝思暮想的人兒—日野香穗子。

 

「—火原前輩?」

 

「—小香穗!」

 

然後是倆人互相對望,尷尬的一笑。緊接,是一小段沉默。

 

看到熟悉的前輩,日野既是高興又是難為情。一是看到熟人,二是因為自己居然

 

那麼狂妄在公開的地方演那種爛音樂。所以在打招呼之後就沒下文。

 

至於火原,倒是比平常來得有勇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