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G 【仁王】 2011生日賀文



 微昂首,雙眸對上冬陽。清早的晨光燦爛得讓他下意識的瞇長眼睛。整個人放空

 

的愣。難得的星期天就這樣泡湯。明明是假日,卻要跑回學校進行什麼網球練習

 

也太不合時宜。偏偏碰著讓人提不起勁的天氣—雖然他從來沒認真過就是。

 

打球的時候也沒例外。他只是享受那種在球場上欺砟對手的快感。以及真相曝

 

光、被拆穿時對方絕望的表情。沒有東西比玩弄人心更好玩。這也是他會待在網

 

球部的原因。

 

想到這裡,才發覺自己呆在路中心有一段小時間。自嘲的輕笑一聲,套某人的一

 

句話、太鬆懈了。

 

伸懶腰,抖擻精神往學校的方向去。如想象中,沒半個人在。

 

推開主校舍的半透明的玻璃大門。

 

咿呀—

 

太過寂靜的關係,連門上螺絲之間的摩擦聲也能清楚聽見。

 

「早,仁王君。」打開門,是自家的拍檔。紳士‧柳生 比呂士。「…….比想象中

 

還要早。是冬天的冷風把你吹來?」優雅的扭動左腕察看時間,同時不忘在言語

 

上揶揄對方。

 

「今天的風的確蠻冷。」聳肩,不以為意的走過對方身旁。「看你、就知道。」

 

漂亮的嗆回去。

 

「那真是失禮了。」對方意味不明的泛起淺笑,然後優雅的從鞋櫃拿出屬於自己

 

的室內鞋。「也請你今天也小心一點。」

 

「小心什麼。」

 

「鞋櫃。」不知道是因為柳生現在是背著門,讓他的眼鏡逆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別說我沒事前沒警告過你。」說畢,往後退開一小步。仁王帶點不確定的鄒眉,

 

瞧看對方戒備的詭異行徑,不明所意。鮮少看到紳士會好心的勸告,似乎事有蹺

 

蹊。本能告訴他,這一扇小小的門扉背後有著連紳士也會卻步的東西。還是小心

 

為上。

 

很沒骨氣的、故意繞到另一排的鞋櫃旁邊。好讓有什麼事情也不會正面影響到自

 

己。將身子稍為拉後一點,手則伸過去,修長的手指牢牢扣在手把。深呼吸、屏

 

息、一口氣打開它。

 

劈劈啪啪。

 

從食物到小禮物,甚至書信一湧而下。散落在鞋櫃前的踏板上。雖不能稱之為『海』

 

量,但稱之為『山』也適合不過。沒等仁王的反應,柳生率先拾起距離他腳邊最

 

近的一封信。醒目的桃粉色封套跟心型貼紙—寄件者的目的也相當明顯。上面還

 

清楚寫著『給親愛的仁王君』。柳生內心暗爽,喜歡他的都不是狂熱份子。加上

 

信件散發微甜的香氣,更讓人不寒而慄。

 

「比想象中還要多呢,仁王君。」柳生意味不明的推眼鏡,把手上的信遞給他。

 

「沒想到假日沒滅卻大家對你的愛慕。」最後還要給對方一個似笑非笑的表

 

情。仁王目無表情的接過信件:「嘛、那真是太感謝大家—是說為什麼會有人知

 

道我回來的事。」說著,眼神閃過一抹銳利。「網球部的練習應該是臨時決定。」

 

柳生搖頭,「是某些有心人吧。真貼心。」話雖好聽,語氣卻充滿嘲諷。仁王

 

嘴角微揚,「多虧某些有心人。才清楚了解到大家有多喜歡我。」蹲下身子,盯

 

著地上的禮物『山』。「…….柳生。」

 

「不用想。」

 

「我可什麼都沒還說—」

 

「你們在這裡幹嘛—嗚哇—超厲害的!」一抹豔紅的身影突入。「這些是?」

 

「是丸井你啊。」被突然如來的人聲吸引,知道來者是認識的人,仁王沒好氣把

 

視線拉回禮物山上。

 

……丸井君?」柳生喃喃細語。像是察覺到什麼。「你—」

 

「—對。我是故意早一點回來。」丸井搶先在對方的問話之前回答。「因為有好

 

幾個便當沒吃完,但又怕遲到會被罰跑圈—所以還是回來才吃。」

 

沒理會在上方自顧自聊起天來的二人,仁王緩緩的翻開書件跟禮物,在尋找著

 

某個特定的東西。

 

「看來你挺忙呢,仁王。」然後又將一顆新的吹波糖放進口裡。「口渴了—先去

 

中庭那邊的自動販賣機買點喝的。就醬—掰掰!」

 

「等等,丸井君、」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剛才的那個『丸井』是……但主角居然會如此的鬆懈,想必

 

主謀花了很大的心思。當然,也考慮到當事人是情緒上相當的不穩而且空隙百

 

出。慣性的推眼鏡。不過他要做的,就是作為『局外人』沉默待在一旁就可。

 

「來幫忙?」仁王保持原來的姿勢,動也不動的往上看。

 

「這是請求?」雙手翹在胸前,居高臨下的樣子。

 

「是『要求』。」

 

「我跟負責清掃的校工算是有點交情。」

 

「那麻煩了。」說著,一邊左右手並用撐起身子。「我先走。」

 

「先走?我可沒說過你可以走。」又推了推有點滑落的眼鏡,視線掃過地上的貢

 

品,再移回對方身上。「自業自得。」

 

「欸、」

 

「我只打算替你跟校工借點清掃用具,然後由你本人收拾殘局。」

 

仁王沉默了一會,半倚在櫃旁。

 

……那真是謝謝你。」頓時覺得,眼前的紳士不但意外地記仇,而且喜歡公報

 

私仇。

 

 

 

 

「早,辛苦了。」幸村燦笑,坐跟剛進球場的仁王揮手。坐在教練席上悠閑的翹

 

著二郎腿,頭上還撐有一把大陽傘遮擋陽光,好不愜意。單手托下巴,臉朝向仁

 

王同時,眼神不忘觀察在球場上的各人。

 

「聽柳生說,你好像有點『事情』。所以這次破例讓你遲到。下次可要罰跑圈,

 

嗯?」臉上雖掛著溫柔的笑容,話中卻帶有嘲笑和揶揄。

 

「嘛、能得到部長的體恤跟關心。實在感激不盡。」不甘示弱嗆回去。皮笑肉不

 

笑,微微作了像是一個鞠躬的動作。「那我先去熱身。」

 

「別那麼心急。」幸村叫住他。「在這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明一下今天的行程。」

 

優雅放下二郎腿、拉好肩上的正選外套。站到網球場中央的位置。雙手翹在胸前

 

深呼吸,大喊:「集合—!」

 

「欸?剛才不是已經開過了?」還打算再發多一記指彈發球的切原,不滿的說。

 

「難得我開始熱血起來—!」

 

「赤也,有些事最好不要問。」站在對面的桑原,繞過球網,走去切原旁邊。用

 

沒拿拍的手搭上對方的肩,湊近小聲耳語:「特別是今天。總覺得很有問題。一

 

不小心可能就—」

 

「就?」切原提高手中的球拍,隨意的擱在肩上。聽不懂對方暗示的是什麼。

 

桑原無奈的嘆氣:「難道你沒察覺幸村他們怪怪的?」看來不說明白一點是不會

 

懂。

 

「部長、副部長跟柳前輩一向都怪怪的吧。」直球。切原幾乎沒經過思考說出自

 

己的想法。「說起來丸井前輩去哪?」

 

「還有臨時說星期天要回來練習也真的…….」已經不打算跟切原解說目前的情

 

況,桑原也開始自話自說的吐起苦水來。

 

「我跟弦一郎,還有精市都很奇怪……嗎。」不知哪來的一把聲音加進了二人的

 

話題之中。

 

「對,很奇怪…...不對!」桑原驚慌的往後看,來者正是立海大參謀‧柳。對方

 

目無表情的提起圓珠筆猛寫,將剛才得到的『數據』記錄在筆記簿上。

 

「柳你什麼時候在!」桑原不敢相信的指著對方。

 

「就在『難道你沒察覺幸村他們怪怪的』、那裡開始。」柳老實的回答,但並沒

 

停下手中的工作。「得到不錯的數據。」

 

「喂、不要記下!筆記給我!」桑原抓住對方的手腕,打算阻止對方進行數據收

 

集。切原則一臉茫然的看著倆人。

 

「太鬆懈了!都說集合還不快過來!」真田用力吼道,「還在閒聊成何體統!」

 

聽到真田的命令式的語氣,所有人都乖乖的過去集合。桑原也停下,不再打算搶

 

掉柳筆記。還是真田最厲害,一句『太鬆懈了』就讓事情得到解決。

 

「很好。」幸村滿意的掃視眾人,勾起淺笑。「看來大家都到齊。」

 

「等等、」仁王慵懶的舉起手,「好像那位嘴饞的天才先生還沒回來咧。」

 

既然自己今天都倒霉,乾脆再拖一些人落水好了。「嘛、剛才貌似溜到中庭之

 

後就沒回來—」

 

「丸井的話,不用擔心。」幸村稍將身子微傾向仁王的方向,搭在肩上的外套甩

 

了一個漂亮的弧線。「他今天被邀請到冰帝跟芥川君進行友誼賽。」

 

仁王鄒眉、不語。大腦開始運轉,思考今天所發生過的一點一滴。得出一個結論—

 

就是自己被設計了。

 

「那我先走。」他猜想那個主謀應該還在校舍內,而眼前的幸村肯定是共犯沒誤。

 

現在去找的話,大概還能見面。雖然他想不通整件事中關鍵就是。總之先溜再算,

 

已不容許他再浪費時間。頭也不回的衝出球場。除了幸村、柳跟柳生、其餘三人

 

都傻眼。

 

「為什麼丸井前輩不來,仁王前輩就要走掉?」切原滿臉問號。

 

「這個嘛…….」同樣也是一頭霧水的桑原。

 

「太鬆懈了!」說畢,真田將自己的帽子壓低。

 

「很不錯的數據。」柳看到這情況又猛頭記錄數據,絕不放過任何機會。。

 

幸村則泛起笑容,目送仁王的身影直至對方離去。

 

「這應該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吧、仁王。」

 

 

 

「別說我沒給機會你。」

 

 

 

 

仁王用盡全力的跑。他感到在從耳邊刮起的寒風。身子不其然冷得發抖。看看自

 

己還是在穿短袖,居然會心急得連正選隊服也來不及換。甚至連運動外套也沒穿

 

上。幾乎是漫無目的到處亂走。但再這樣耗下去,可能人都跑掉了。停下腳步,

 

決定要靜下心來思考對方的行動。還有可能會出沒的地方。

 

突然想到了什麼。

 

腳下意識的走著,直覺覺得可能是那個地方。越過主校舍,走到中庭。庭中放置

 

了一些休憩用的歐陸風長椅子。站在庭中央的位置,環視四周。然後在叢林中瞥

 

見一抹赤紅。

 

他不懷好意的勾唇。盡量不發出聲音的接近。小心翼翼踩進草地的範圍裡。

 

…….可惡!」是一把尖銳的女聲。聽到之後,仁王的笑意更深。趕緊加快腳步,

 

朝向那抹鮮紅坐下的杉樹。仁王躲在大杉樹後。那人身穿男生制服,留有一

 

頭鮮紅的頭髮。就外表來看,完全是徹頭徹尾的男生。不過考慮到剛才所聽到的

 

尖銳聲音,想必是女生才能發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