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港漫‧九龍城寨】 十二吉、洛信洛(女體有)都是叉蛋飯惹的禍。下 〔贈友人‧Ying生日賀〕

 

大手一揮,伏上她的頭殼、溫柔地順髮絲。

 

有點受寵若驚、她條件反射抖了一下。既是驚又是喜。小臉微仰,對上他的眼眸。

 

是一雙讓她沉溺已深的瞳孔。溫柔且堅定。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記不清受了

 

他多少的恩惠。大概就跟天上星星一樣數之不盡,但卻清清楚楚的烙印在她的心

 

裡。所以她發過誓,不論發生什麼事,也不會離棄他—

 

一生追隨。這就是『他』韋小吉的忠誠。

 

她為人是衝動、腦子不好使,但縱橫江湖都有好一段日子,什麼風浪都遇過。頭

 

一遭碰到如此荒謬至極的事—人不怕一萬,最怕就是『萬一』。『萬一』她真的變

 

不回來,到時她跟十二少的關係將會產生何種變化,實在無法想像。說好要保護

 

十二少,無奈女生的身體行嗎?她可不想成為他的累贅。越想就越不安。

 

「藍 信一!放開你的手!」洛軍一手撐住信一的臉,另一隻手就抓緊自己的衣

 

服上的扣子。生怕對方的『魔手』又來襲擊。「人家開玩笑的啦—你害羞?」相

 

比十二吉和吉祥倆人的氣氛,這兩人之間氣氛一直處於歡樂狀態。信一似乎逐漸

 

習慣現有的身體。

 

「什麼『人家』!很噁好不好!」聽到對方那種嫵媚的女性腔調,洛軍不禁一寒。

 

曾一度認為聽到阿柒的一席話,對方就會安份的待著,怎料反而變本加厲。於是

 

他用盡力把信一壓在牆上,反手的扣住對手的手腕。將求教的目光投向十二少:

 

「別坐在那裡!來幫我一下!」十二少意味深長的嘆氣。心想這兩人的危機意識

 

未免太低。

 

「你們就沒想過......有可能會變不回來嗎。」他輕鄒眉頭,表情好不認真。「我相

 

信阿柒先生,但就能夠恢復本來面貌的男溺泉水一事孰真孰假,還沒明確的肯

 

定。也很有可能找不著那位師弟。是時候考慮若變不回來的對策。」

 

聽著十二少的一番分析,覺得不無道理。信一停止胡鬧,神色沉重起來。洛軍也

 

識相的放開扣住對方的手。

 

頓時整個空間陷入沉默的局面。除了偶爾在廚房裡頭傳來阿柒的說話聲,剩下的

 

就只有天花板上頭古舊電風扇轉動的嘰嘰聲。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

 

信一默默的再點燃一支新的香煙。郁悶的抽著。洛軍則無趣的拉開附近的一張椅

 

子坐下,雙手擺在桌上,整個頭在手臂之間。本來滿懷雀躍的心情瞬間即逝。

 

看著如此沮喪的三人,吉祥總覺得要說點什麼。「洛哥、信一哥。很明白你們的

 

心情,但阿大從不會說謊。他只是說出認為有可能會發生的狀況而已、所以—」

 

「小吉…….」十二少感動的看向她,她的話就像暖流注進他的心。

 

「—所以請你們不要這樣吧。」她站起身子來,大力的拍打桌子。「我們出來走

 

江湖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什麼風雨沒見過!」最後還要作出一個勝利手勢鼓勵他

 

們。

 

「噗。」看到她那副趣怪的樣子,信一不禁笑了出來。「嘛、其實我們也不是責

 

怪十二少什麼。」

 

「那你們、」

 

「嘛、其實我跟這傢伙只是有點羞愧。」信一不好意思的撇頭用下巴側向洛軍的

 

方向。「身為現任龍城幫頭領的我竟然會如此鬆懈,真難看。對嗎,洛。」

 

「嗯…...抱歉。」洛軍仍將頭埋在手臂之間。「都是因為我才讓你們那麼煩惱。」

 

信一走過去,一把抓住那他亂髮,好讓他能直視自己。「陳 洛軍。」豐滿的雙唇

 

吹出了一個煙圈,煙圈拂上洛軍的臉。「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如果連你也沮喪起

 

來,那我跟吉祥怎麼辨。拜托,今後如果我有什麼事—」

 

「不會的。」洛軍眼神變得銳利起來。一手捉著頭上的那隻小手,緊緊的握著。

 

「我發誓、一定不會讓你有事。」本來銳利的眼線轉為柔和,一臉兒嬉的笑著。

 

看到如此無邪的笑容,信一竟然有股衝動想去抱住他。另一隻手抬起,打算伸前

 

觸摸對方。但下一秒又收回,握緊。『他』不明白剛才的自己是怎麼一回事。是

 

當女生久了,內心也跟著改變?手就這樣停在半空,僵持著。

 

「幹嘛、樣子怪怪。」看到對方那隻停在半空的看,不解的問。「被我的話感動

 

了不成?」還不知道自己快踏進危險的領域,洛軍仍不怕死的開玩笑。這傢伙只

 

不是普通的遲鈍。信一心想。不過就是他的優點。勾唇,溫柔地撫摸對方的頭。

 

「是感動得快要吐了。」

 

「欸!難得剛才我覺得自己有點帥耶……

 

「你想耍帥還早一百年。」

 

十二少單手托起下巴,一言不發的觀察著那兩人之間的互動。

 

他很在意。

 

在意信一看洛軍的那種眼神。是一種滲有極度寵溺的目光,他清楚得很。因為就

 

跟自己看某人時的眼神是一樣。既是甜蜜又帶點危險的感情,儘管他萬般的不願

 

承認。不過阿柒若能真的找到解決的辨法,問題就此迎刃而解。他倒不用浪費腦

 

細胞去想有的沒的。果然擔心成慮也是一種病。吉祥乖乖的閉上嘴,隨意的把頭

 

伏在十二少的手臂上。也跟他一起看著那又在打鬧的倆人。

 

十二少不知道,上天總是愛作弄人的。他好死不死的直覺,接下來將會引起一場

 

小小的風波。

 

 

 

咿呀—

 

突然廚房的門被打開。

 

連接門跟牆之間帶點生鏽的螺絲摩擦出尖銳的聲音。

 

「喂、安靜。」出來的人是阿柒。他神情微妙,臉部表情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誰讓你們在這大吵大鬧。」說著,拿起身上的圍裙抹了抹臉上的汗水。看來待

 

在焗熱的密實空間太久,汗水大點大點的從頭頂滑過他的臉頰,滴落在瓦磚地板

 

上。

 

「阿柒!你終於出來!」洛軍想也沒想,一手推開眼前的信一,一個箭步衝過去

 

阿柒那兒。「等你很久知不知道!」緊張的吼道,甚至無視背後信一傳來的殺人

 

眼神。

 

......我有待那麼久?」阿柒眼神飄忽的往別處睄,故意避過洛軍的眼神。

 

「阿柒。」洛軍雖說性格有點少筋,但畢竟曾是『暴力團』裡的當紅人物,他可

 

沒笨到完全注意不到對方的異樣。「從剛才開始你就沒正眼看過我。」

 

「是嗎。」他將臉轉回,「是你多心了。」阿柒露出一個扭曲的笑容,一看就知

 

道不是發自內心。「不。我向來看人很準的。你是有事。」洛軍斬釘截鐵的說:

 

「該不會、」可不要告訴他剛才十二少說的猜測全中了。

 

「就是那個『該不會』......

 

「不、」

 

「不—!」直當洛軍想回答對方之際,另一把更大的嗓音搶先蓋過了他的。信一

 

發出刺耳的慘叫。「我不想聽!」信一雙手捂著耳朵,「本大爺我的帥氣豈不以後

 

沒了?」纖細的身子背靠牆壁,沒力的沿牆垂下,半蹲坐的地上。

 

「信一哥!」看到信一如此失控的樣子,吉祥飛快的走過去扶著她。洛軍語塞,

 

瞪大雙眼的瞧著信一。說到衝激,十二少也不下於信一。本來以為是自己想太多,

 

沒想到真的那麼邪門。好死不死讓他猜中眾人心目中最不希望的結果。

 

……阿柒先生。」十二少盡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你的『該不會』指什麼。是

 

表示找不著你那位師弟,還是找得著人卻沒法得到解決的對策?」他逐一提出問

 

題,將自己推論的一個又一個說出。「兩者差別可是很大。能請你明確說明?」

 

阿柒又抹了額前的汗,心想幸好有這人在。不然連他也開始失控。

 

「算是各佔一半。」阿柒推開站在前方的洛軍,好讓自己能跟十二少清楚的對話。

 

「人倒是找到。」聽到這句話,被晾在一旁的洛軍又湊向阿柒:「你這傢伙!還

 

以為找不到人!別嚇人好不好。」他一手勾住阿柒的肩,作勢要用拳頭揍他的臉。

 

「是你沒讓我說完。」阿柒白了他一眼,同時推開貼在臉上的拳頭。

 

「好了!這真的太好了!」不知何時已走到過來的信一,一聽到找到可以讓他復

 

原的人就馬上回復精神。

 

「藍 信一我還沒—」

 

「陳 洛軍你給我閉上嘴。我在跟阿柒說話。」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摸了摸藏

 

在身上的刀。「是不是又想幹架。」

 

「你!」

 

「好啦好啦!」吉祥插進兩人之間,防止兩人又再度吵起來。

 

…….你們兩個就不能夠安靜下來嗎。不會聽人話啊。」十二少實在看不過眼。

 

已經擔心懊惱一整天,現在難得算是叫作找到一絲的希望,眼前這兩人又來搞瞎

 

和。十二少像是有點怒火的發言,洛軍倆人也不是感覺不到,所以都識相地閉上

 

嘴。「現在總算可以說回正題。阿柒先生請你繼續。」

 

「嗯、嗯。」同樣地,阿柒也被其氣勢壓倒。但很快又繼續說下去:「我就你們

 

兩人的情況告訴了他,但結果的是—」

 

 

 

 

 

「現階段他也不清楚出什麼問題。」

 

轟隆隆隆—

 

好巧不巧的,冰室外頭傳來貨車駛過的聲音。正好填滿了眾人無言的空白。

 

…….此話何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