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648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G【柳生】 2011生日賀文



 「很好。」他富有興味的勾唇。她感到背後有股涼意。不知為何,每次看到這人

 

在笑就覺得很詭異。但又說不出奇怪的點在哪。「那、祝你好運?」

 

「啊、嗯。謝謝你。」

 

「你是頭一個呢

 

「嗯?」

 

他聳肩不語,轉身揮手道別。她看著他的背影,不解。「好!卯起來!為了比呂

 

士。呃、我應該要小聲點才行。」自言自語的自我打氣,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落入

 

某人所設局之中。

 

 

你是頭一個呢。


跟欺砟師道謝的人。

 

 

 

柳生 比呂士,今天一如往常當值風紀、上課、下課之後參與網球部的練習。不

 

同的是,今天是他的生日。號稱『紳士』、模範學生想當然爾表現得平時沒兩樣。

 

就算是自己的生日,該要做好的事就要做好。他是這麼想。別人的祝賀跟禮物,

 

都是一臉淡笑或是道謝回應。禮貌得體大方。

 

一如往常就好。他是這麼想才怪。

 

據某位自稱網球部王牌的學弟提供情報,今天的柳表現得比平常更『紳士』。

 

跟他進行練習賽都幾乎要動真格才行。而且不時用英文跟他說話,某學弟

 

強烈表示:『聽不懂』,卻仍遭受對方熱情的『關愛』。

 

今天整個網球隊部的練習都被柳生帶動得『有聲有色』。連自家的拍檔

 

球場上的欺砟師也禁不住讚好。

 


「仁、仁王學長!」受害者切原 赤也受不了紳士的英文攻擊跟『關愛』,把求

 

救目光移向對方的拍檔仁王 雅治求救。「救救我!」

 

「噗哩。」言下之意並不打算理會。慵懶的躺在觀眾席上,動也不動。

 

......切原君。」好不溫柔、屬於紳士的嗓音。「是時候練球。」切原死命的

 

抓住仁王的衣服:「不不不不不!救命啊!」他覺得再這樣下去遲早小命不保。

 

啊咧?對方背後好像有股黑氣他是不是看錯?

 

「雖然很殘酷,」柳生勾起扭曲的笑容,「但這就是比賽。切原君。」

 

「欸、不——!」

 

尖銳的慘叫聲,劃破立海大附屬中的上空。

 

「噗哩。」欺砟師勾唇,心想果然跟預期中的好玩。進行得很順利。接下來就要

 

看女主角的造化。

 

 

 

「真開心吶、今天。」仁王倚在隔壁的儲物櫃、神色愉悅的說。柳生剛扣好最後

 

一顆襯衣鈕扣。「仁王君。」柳生輕托眼鏡,「你是不是

 

「啊咧、」仁王聳聳肩,「謝謝你讓我看到一場好戲。沒想到紳士也會有頻臨發

 

颯的時候吶。」修長的手指把玩著自己的小辮子。

 

「那真是失敬。不過你倒是該好好解釋『她』的事。」雙手翹在胸前,聲調低沈

 

了不少。「哎呀,你是不是搞錯什麼吶。」仁王的神色越發越愉悅,跟眼前的人

 

差天共地。「就、提供了點小小的意見?」

 

.......仁王君。」雖然沒特別說些什麼,但仁王知道他已經生氣。「嘛、不過

 

想在親愛的拍檔生日裡加點額外娛樂而已。」依然表示自己沒做錯,他攤攤手故

 

作無辜狀。

 

「好啦,再說下去就晚。」他指指掛在更衣室牆上的時鐘。「要她等你可不太

 

......?」

 

柳生不語。因為很清楚對方絕不會輕易解釋一切。想知道,還是親自去確認比較

 

好。再耗下去也只會是浪費時間。柳生拿起裝有球拍的袋子跟書包,鎖好儲物櫃,

 

就走出更衣室。當他踏步走出門的一剎那

 

「生日快樂。噗哩。」

 

「謝啦。」頭也不回,只留下一句簡短道謝的話就離去。

 

......真是不坦率呢。」仁王自言自語的,像是說給自己聽。

 

「不過我倒挺羨慕你們就是。」

 

 

 

其實他並特別跟她約好。但直覺她一定會在自己的家。難得地,紳士也會不優雅

 

的奔跑。對方這幾天的冷淡,足以讓他著急有如熱鍋上的螞蟻。這是從未有過的

 

事。打從小時候認識至今,他們幾乎天天都在一起,風雨不改。

 

儘管倆人距離這麼近,心還是離得好遠。長大後的情況更加變本加厲。他應該早

 

就要注意到。不能一直把理所當然的事當作是必然的。特別這女孩,總是做些出

 

乎意料之外的事。

 

就仁王這次的插手,雖說尚未證實,足以證明女孩真的相當的沒防備。一不注意,

 

漏洞百出。幸好仁王只是想看他本人驚惶失措的樣子,並無其他意圖。萬一是其

 

他人,真的想也不敢想。風吹拂他的臉,弄亂額前本來整理好的髮絲。他的心也

 

同樣的亂。此時的他,很難想象是被稱為『紳士』的本尊。

 

什麼時候被稱為『紳士』、又是誰開始說起的已經想不起。

 

從來他只是想做好每一件事,回應大家的期待。逐漸的,就變成現在的『紳士』。

 

到底真正的自己是怎樣。他追求的又是什麼。都不重要。能幹下去就幹。幾乎沒

 

考慮太多。只有在那女孩面前,他才能做回真真正正自己。

 

「哈啊哈啊......」他停在一間外表簡樸、裝潢有點古舊的房子面前。似乎太過

 

用力的奔跑,呼吸尚沒調整好。他想也沒想,一股兒的用力按下門鐘。

 

『叮噹

 

遺憾地,並沒人出來應門。他有點狐疑,平常這時候她應該會在家,不然她的家

 

人都應該會在。「該不會、」他戰戰競競的把手放在門把上。「......果然。」稍

 

施力度,門就能輕鬆的打開。她的危險意識到底有多低。內心不禁替她擔心著。

 

怎麼可能忘了鎖門。還是小學生嗎。他沒好氣的脫下鞋子,安放好在玄關。然後

 

關上門,而且還要再三檢查好是不是上好鎖。「打擾了。」慣性的客套話,說畢

 

下一秒就從鞋架上拿了客人用的拖鞋穿上。

 

基本是習慣成自然。很明顯經常出入這間房子。看到放在玄關旁邊的女裝學生

 

鞋,他心想她一定在家。只是不知道在搞什麼鬼而已。

 

他無奈的扶額。真拿這小妮子沒法。一眼表露無遺的客廳跟廚房放眼看去園子

 

沒人總不會在浴室或是洗手間。所以剩下的只有房間。

 

踏上往房間的樓梯,柳生小心翼翼的放輕腳步,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他很想窺

 

探她的葫蘆裡賣什麼藥。竟然還瞞著他跟仁王私下見面,這一點倒是讓他最在

 

意。好找不找,偏找著那個欺砟師。

 

當然滲有吃醋的成份。『紳士』真不好當。他又一瞬閃過對於這稱謂沒輒的想法。

 

他在她房間的門上咯咯敲了幾下。

 

「誰!」像是作了虧心事似的,她吼道。「是我,柳生 比呂士。」他語調平板的

 

回答。看來對方的態度讓他很不滿意。

 

「欸、欸欸欸欸你為什麼會在這兒!」就算門外另一頭沒看到臉,都能很清楚

 

她正在慌。「你怎進來的!」

 

「門沒鎖。」又是回答得簡而精。

 

「我進來了。」沒打算得到對方的准許,他推門。「等等等等等不不不不能進

 

來!」從門的縫子看到她緊張的表情,「我還沒心理準備

 

「『心理準備』?」他鄒眉,不解。「呃、沒什麼......總之現在不行!」她用力

 

的使勁掩門。無奈女生的力氣又怎能勝過男生,還要是受過運動訓練的柳生。

 

......失禮了。」柳生決定先小人後君子。不理對方的意願衝進房間。他已經

 

忍耐不了。渴望的真相擺在眼前,已管不得紳士不紳士。儘管對方是他的青梅竹

 

馬也好。

 

呯。

 

門硬生生的打開。

 

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她急忙跳上自己的床,用被子包裹全身。

 

「你、你快點出去!」連臉也埋在枕頭。

 

「不。」柳生態度強硬,「我不出去。」他走過去床邊坐下,對著瑟縮在床頭的

 

她。「......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不要這樣。讓我好好看看你。」突然態度為之

 

一變,軟化下來。生氣也生過,發洩也發過,唯獨只是單純的看看女孩的臉。過

 

去幾天,兩人都沒好好說過話跟見面。

 

「拜托你。」把身子往她靠去。即使隔絕被子,她還是感受到來自對方身上的溫

 

暖,身子不禁抽動了一下。「比呂士.......」她實在太不應該。本來是為了對方

 

才弄那麼多花樣,但到頭來卻弄巧反拙。讓對方失落之餘還弄得一頭煙。實在吃

 

力又不討好。果然還是錯信仁王嗎?

 

「對不起、我.......」她卸下裹住身子的被子。

 

「你.......這是什麼東西。」柳生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就

 

「護士裝啊?」她側頭,不明白對方的詢問的意義在哪。「應該看得出來吧。」

 

她拉好剛才弄鄒了的粉紅色護士服,還有過滕襪子。順便整理好凌亂的頭髮。

 

「你、」

 

「啊啊!我忘了『那個』。」她慌慌張張在床上亂翻亂搜,尋找『某個東西』。

 

「找到了!」別臉戴好那個『東西』,然後擺出姿勢:「生日快樂啊喵親愛的

 

小比、呂、士」先不吐糟女孩的語調跟姿勢。最讓柳生側目的是她頭上的『貓

 

耳朵』。還要是鮮豔的桃粉色。柳生頓時有一個想法。他應該跟仁王拆夥,轉去

 

打單打好了。

 

「比呂士不喜歡嗎......喵。」她表情裝作無辜狀。「仁王明明說過、」

 

「仁王君教過你什麼。」柳生的眼鏡逆光,閃過一絲銳利。「說。」他目無表情

 

的抓住對方的肩。同時盡量避免自己看到那短得幾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