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GO】 BG 鬼道夢。時間差

 

能讓下任鬼道財團的主席兼帝國學園總帥變得如此不像『自己』,相信從來只有

 

她。自跟她在一起,自己生活也一點一滴逐漸改變。開朗的她、活潑的她、單純

 

的她、愛撒嬌的她—通通都充斥在他心裡。原來自己除了足球之外,也有一樣熱

 

衷的『東西』。一樣他百看不厭的珍寶。

 

颯颯颯颯—

 

想到這裡,又不自覺加重了油門。想念她的心情隨著引掣的聲浪越發越大。

 

好想她。

 

 

 

咿呀—

 

他輕輕推開那深色的黑桃木大門,盡量不要發出過大的聲音。畢竟夜已深,大家

 

都應該熟睡。

 

『嘟嘟—嘟嘟—』

 

口袋忽然傳來震動和響亮的訊號聲。

 

「嗯?」鬼道好奇的拿出摺疊式的深紫手機,猜想都這個時候,還會有誰找他。

 

用姆指彈開手機,「簡訊?」他把簡訊打開:

 

鬼道:

 

深夜打擾你真的萬分抱歉。

但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說清楚就是…….原來今天才是她的生日!這次糟了!

想必是我在時間上安排的缺失。

希望你能趕得及吧,祝你好運。

 

佐久間 次郎

 

 

鬼道差點以為他的眼睛脫窗。他立馬看向戴在左手的鋼帶手錶。

 

十一點五十三分。

 

「還好……不對!」連鞋子也沒脫好,鬼道幾乎用上媲美昔日在球場上奔跑的速

 

度,往自己的睡房跑過去。長至及膝的黑色西裝外套隨之飄揚,下擺略過一個又

 

一個房間的門把。他此時自怨,為何當初要選那麼遠的房間當睡房。儘管原因是

 

不希望讓其他無謂人打擾也好。他又再低頭看向手錶。

 

「還有五分鐘!」喃喃自語的提醒著自己似的。然後在走廊盡頭的最後一間房間

 

前停下來。從門的裝飾以及花紋來看,比起其他房間來得高級、質料姣好。想必

 

就是主人房。「……好。」他順好呼吸,緩緩的按下門把。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

 

生怕有可能吵醒熟睡中的人兒。都半夜三更,她應該睡了吧。他心想。於是移步

 

床邊。

 

—很可惜卻沒有他要找的人。只有凌亂不堪的床鋪。

 

街燈的光從窗簾的縫子穿透,剛好打在他的手錶上。現在是晚上十一點五十七

 

分。還有三分鐘。此下鬼道可急起來。因為一切都是他預料之外。她到底

 

跑去哪?本來說好的約定,要在她生日當天回來但現在卻…….

 

......卻變成這樣。」自嘲的咧嘴輕笑。拿起沾上她氣味的床單,懊惱的握緊床

 

單,純白隨之鄒在一團。

 

沙沙沙—

 

不遠處,傳來一陣與寧靜的夜色不符的摩擦聲。而且還伴隨嗚咽聲。

 

該不會那麼猛吧?因某人而大受打擊的鬼道,開始出現一些不曾有過的天馬行空

 

猜想。「…….不!」像是想起什麼,他立馬放下手上的床單。推開房門衝出去—

 

 

聲源是從走廊的另一頭,設有落地大玻璃的窗台發出。

 

喀喀喀。高級的男裝皮鞋跟發出的聲音,在走廊迴響著。

 

咿呀—白色的玻璃門大開。而在大門後,有一小小的身影瑟縮。鬼道二話不說的

 

抱著那個小小的身影。似乎待在窗台也有一段不小的時間,突然如來的溫暖讓她

 

不禁顫抖了一小下。

 

「誰?」臉上也帶有明顯哭過的淚痕,她不清醒的詢問。「......還會有誰。」緊抱

 

著手腳冰冷的她,不忘脫下外套套在她身上。逐漸恢復溫暖的她,意識也開始回

 

來。「有、有人……?你不是……?」

「是。全是我的錯。」輕撫她的頭,手輕揉她的髮絲。順勢看了看手錶—

 

剛好是十二點。「Mi dispiace.(對不起)我應該早一點回來…….」說著,不自覺

 

加重抱著她的力道。「Ti amo.(我愛你)」

 

......果然是這樣。」她忍住淚水,好讓自己能夠正常的發話。「欸?」鬼道不解

 

的抬起頭。「不動說的話原來是真的!你果然外遇了嗎?」

 

「等等。你說什麼。」這下更讓他摸不清頭腦。「關不動什麼事?」鬆開懷中的

 

她,眉頭一鄒。他內心同時又抽動一小下,每次聽到『不動』這個名字就盡沒好

 

事。「他跟我說,不用等你回家......因為你已經、已經…….

 

……已經什麼。」雖看不清鏡片下的紅眸,但從語氣上都能感到鬼道那些微的

 

怒火。但他都盡量忍住。

 

「已經跟一個叫戴蒙尼歐(Demonio)的義大利女孩在一起了…….」她又強忍著

 

淚水,繼續說下去:「不動還說你一定會今天晚上十二點前回來,還會用義大利

 

語跟我道歉、說你已經跟別人、跟別人……..

 

—什麼跟什麼。不動 明王你這混帳。他遲早要這個人好看。

 

「不、」他長嘆一口氣。「不是這樣。不動說的話,你最好以後都不要信。」

 

「但是他真的說中!你真的剛好十二點回來!還有用義大利語—」抓緊他的白襯

 

衫,她用嗚咽的聲音說。「—有人?」鬼道難得地除了睡覺之外,把那副綠色鏡

 

片的墨鏡拿下。大手輕撫小臉,眼神充滿寵溺。

 

「我愛你。還有—」

 

 

 

 

 

 

 

 

 

「生日快樂。雖然遲了點。」

 

「欸?」她滿面狐疑的側頭。「不是剛好嗎?」

 

「不對,我的確是趕不上。就這件事我跟你道—」鄒眉,總覺得自己老是因工

 

作而冷落了她。雖然她每次都是微笑的說不要緊,不過那淡淡的憂傷騙不過他。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歉。慢著,你說什麼。」

 

「不是剛好嗎。我的生日。」黑色靈眸眨了眨,翹長的睫毛晃動,對上他的紅眸。

 

「十二點剛好就是我的生日。」

 

……不是昨天才是你的生日嗎。二十—號。」明明記得佐久間好好的告訴過他。

 

「我還特地預早一天……該不會!」

 

『嘟嘟嘟—』好巧不巧,口袋裡又響起訊號聲。

 

「偏偏又是這種時候……」他揉揉太陽穴,打開手機。手機螢幕上清楚的顯示著:

 

『一封新簡訊 來自不動 明王』

 

此刻他真想把手機摔落地上。不過理智讓他瞬間打消這個念頭。嘆氣,按下『閱

 

讀』鍵。

 

 

鬼道君:

 

Ciao☆(你好)

看來你已經平安回到家呢。

這個『驚喜』還蠻不錯吧?

算是我跟戴蒙尼歐(Demonio)給你的『禮物』。

 

P.S. 把工作拋給其他人……這樣不太好吧(笑)

還有請代我跟她說生日快樂。

 

不動 明王

 

 

「有人?」看到對方鐵青的臉,她不禁擔心的問。「你不舒服?是因為工作太累?」

 

伸手想撫摸對方的額。「不、我沒事。」一個反手,他反倒抓住那隻不安份的小

 

手。「這次算是我計算錯誤。」對於不動的『禮物』,還有佐久間時間差上的安排,

 

總算弄個明白。不過就結果來說,他也算是贏家吧?

 

 

先是不動事前私下對她言語上的擾亂,讓本來心情有點郁悶的她煩躁起來﹔這當

 

然考慮到她是個相當好騙的人這個不變因素。然後就是佐久間來一個順水推舟,

 

故意神不知鬼不覺趁他忙碌之際,作一個時間差上的小動作。讓他比預定中更早

 

了一天回去,而不是她生日當天回去。還要利用簡訊刺激歸心似箭的他,讓他完

 

全沒法留意正確的時間,很自然的造就現在這個局面。

 

他懂得佐久間是出於好意……但至於前者,明顯地是惡意無誤。

 

「有人?」她又再次輕喚他。他輕笑,然後擁她入懷。「......我愛你。」

 

……總覺得你今天有點不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