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8503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港漫‧九龍城寨】 十二吉、洛信洛(女體有)都是叉蛋飯惹的禍。中

 

「藍信一,小吉可是昨晚應約然後『出事』。」十二少走上前,扯住信一的衣領

 

吼道。眼睛瞪著他不放。「哎呀哎呀,男女授授不親。你可不要靠太近,還有、」

 

信一心情也相當不爽,明明她也是受害者,對方還要找碴。

 

「『手』,放開。我現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請、自、重。」信一狠狠的回瞪他。

 

「什麼—」

 

「等等等等等等—」突然一雙手將快要幹架的倆人分開。是一直沒發過言的洛

 

軍。「洛、別阻止我。」十二少冷冷的說。「不然連你也會被牽連。」眼睛仍死盯

 

信一不放。「十二少!大家不是兄弟嗎?別這樣……」難得交到能交心的摯友,洛

 

軍可不想就此失去。「那你答我,當兄弟的,會故意設局陷害對方嗎。表面誠意

 

拳拳的邀請我倆來城寨一聚,結果讓小吉變成這樣—」

 

「阿大!不要這樣對信一哥!」吉祥趕緊從門那邊跑過去,


抓著十二少的手臂阻止他進一步的行動。

 

「等等!十二少你先聽我說!」了解到情況,洛軍也決定不再隱瞞下去。心虛的

 

瞥倚在桌邊,沒好氣的信一。「其實、」

 

 

 

 

 

 

 

 

 

 

「害她們變到這樣的人,是我。」

 

嗒嗒嗒。頓時房間內沉默得只聽到時鐘的聲音。信一別過臉,看來一早就知道事

 

情的真相。也不願多作解釋。吉祥則不可思議的來回看著十二少跟洛軍。前者眼

 

睛瞪圓,顯然被『真相』嚇倒。後者低下頭,明顯心裡有鬼。「……陳洛軍。」十

 

二少把聲音壓低,吉祥感覺到他內裡的怒火。「…….是。」洛軍戰戰競競的立正。

 

「你作好受死的心理準備嗎。」是肯定非疑問,是告知不是詢問。洛軍有點錯覺

 

對方的背後有股黑氣。「等一下!你先聽我解釋!」

 

「都變成這樣!」他指住吉祥跟信一,「還有什麼好講!」而且,還害他差點變

 

了染指自家好門生的大變態!雖然沒出手,但心存歪念已跟幹了無疑。正直嚴己

 

的他,絕不容許有這樣的事發生。「等等。十二少。」本來都打算讓洛軍好看的

 

信一,始終還是有點心軟。加上十二少那副快要殺人的樣子,讓他更加覺得事態

 

嚴重,因此不再袖手旁觀。因為號稱最冷靜的人,已經幫不上。「你沒覺得事有

 

蹺蹊嗎。」拿起香煙,吹了一口煙圈。「我跟吉祥的確是變成女生沒錯。難道你

 

不覺得有什麼疑點?」然後繞過去洛軍的前面,換她跟十二少『談判』。洛軍像

 

是意識到什麼,很乾脆的配合信一:「十二少你相信我,這次真的是一個意外。

 

絕不是陰謀什麼。」十二少看到他們一唱一和,頓時氣也逐漸消了不少。側頭睄

 

睄背後的吉祥,再把目光掃到眼前的二人。他突然靈機一觸:「該不會、」

 

「對,總算察覺到。」信一又吹了一口煙圈,「明明我們四人昨晚同時在場,但

 

變成女人的只有我跟吉祥。就這點,我跟洛已經仔細的『研究』過。對嗎、洛軍。」

 

她溫柔向洛軍微微一笑,是一個相當曖昧且詭異的笑容。洛軍不禁顫抖了一小

 

下。

 

「對、對。」『研究』就要脫人家的衣服嗎。吉祥內心吐糟。害怕若說出口,信

 

一也會來跟她『研究』。「初步估計,洛軍帶來的那兩盒叉蛋飯※(註—)就是原

 

因。想想看,吃過叉蛋飯的只有我跟吉祥。而你跟那傢伙只是喝酒跟吃花生,所

 

以我很肯定,『問題』是出自它。」信一摸摸自己的下巴,說得頭頭是道。十二

 

少默不作聲,顯然在思考對方的猜測是否合理。他先是狠瞪洛軍,然後再看回信

 

一:「就假設你說的是真的,陳洛軍間接上是原兇。不過—」

 

「十、十二少!」看到對方得出如此的結論,洛軍也開始急起來。今早已經被某

 

人好好的『盤問』一番,他不想連自己的摯友也這樣對他。推開擋在前面的信一,

 

衝到十二少面前。「相信我!」眼神好不堅定。

 

「洛。」十二少輕聲說,「雖然我不能百分百肯定是你做,但我敢說,這次的意外應該或多或少跟你有關。


」他一口氣說出自己的見解,「我承認剛才是衝動了

 

點。請你原諒,洛。」眉頭深鎖,這也是因為他太過緊張吉祥。才差點被怒火沖

 

昏頭腦,沒法冷靜思考所謂的真實。洛軍咧嘴笑著,看來也沒因對方的態度而生

 

氣:「說什麼傻話!當兄弟的—」

 

「有今生沒來世。」十二少很有默契的把話接下去。「對!這才是兄弟!」洛軍

 

熱血的勾上十二少的肩。十二少像是拿他沒輒的,臉上泛起淺笑:「不過…...還有

 

『一件事』我很在意。我想你也一樣,藍信一。」

 

「嘿—」被點名的信一,點燃第二支香煙,將身子移離桌邊。「看來你也這樣想。

 

真不愧是十二少。」信一富有興味的說。洛軍不解回望後面的她。吉祥也看來跟

 

洛軍一樣,完全跟不上步調,杏眼瞪圓。信一又繼續說下去:「是時候動身去『那

 

裡』。」然後繞過洛軍,往辦公桌旁邊的櫃子走去。「『那裡』是指哪裡?」洛軍

 

還是一頭霧水。可是信一頭也不回,仍在櫃子裡尋找些什麼。見狀,十二少就擅

 

自回答洛軍的問話:「阿柒冰室。」

 

「阿柒冰室!」洛軍驚訝的大吼。弄得本來專注找東西的信一也回頭白他一眼。

 

「咳、對。」十二少尷尬的清清喉嚨。「因為那兩盒叉蛋飯就是你從那裡帶來。

 

所以—」

 

「所以很大可能,會在那裡找到讓我跟信一姐、不,信一哥復原方法也說不定。」

 

終於找到空檔說話的吉祥,作出一個簡單的總結。十二少滿意的笑:「沒錯,就

 

如小吉所說。」

 

「那事不宜遲,馬上趕過去阿柒那!」洛軍一手撿回自己扔在地上的上衣,一邊

 

穿好,一邊走向門那頭。「終於找到!」信一像是發現新大陸般興奮大叫。此

 

舉也讓洛軍停下腳步。「什麼?」

 

「終於找到我前女友的衣服!因為我總不能穿男裝走出去吧。這有違龍城第一刀

 

的聲譽。」信一理所當然的說。然後一邊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喂!藍信一!

 

我跟十二少他們還在的啊!」洛軍別開臉,生怕看到不該看的地方。至於十二少

 

原來早就拉走吉祥在門外等著。「好歹也等等我吧!」洛軍心想,到底他上輩子

 

做錯什麼。

 

 

 

「等等!十二少!」洛軍滿頭大汗的追上走到老遠的十二少跟吉祥。跟隨在洛軍

 

背後的是換好衣服的信一。她倒是保持優雅的姿態走著,輕鬆的樣子跟洛軍形成

 

強烈對比。「喲。好歹也等一下『人家』嘛。」信一意外地習慣自己的改變,彷

 

彿這件事她跟旁觀者沒兩樣。十二少不語,只是瞄他倆一眼就拉著吉祥自顧自的

 

走著。見到如此的反應,洛軍立馬跑在他前:「還是由我帶你們去阿柒那比較好。

 

畢竟城寨的路你知不好行。」在十二少一旁的吉祥也開聲附和:「對啊,阿大!

 

就請洛哥帶路吧!瞎找也不是辦法。」十二少想了一會,覺得還是做正事要緊。

 

心裡雖然很清楚知道不是洛軍的錯,但一不小心就把氣出在對方身上。

 

「那麻煩你,洛。」

 

「嗯!走吧!」洛軍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因為他可不想自己的好兄弟生他

 

的氣。信一則是拿他們沒輒,甩甩頭髮,慢慢的跟在他們後面。良久,眾人終於

 

來到『阿柒冰室』。所有真相、事情的源頭應該在這裡找到想要的答案。

 

「—就是這裡。」洛軍緊張的抽一口氣。四人同時不約而同的往裡面看。洛軍清

 

清喉嚨,大聲叫嚷:「阿柒—你在不在啊—」然而好像沒人在的樣子。「不可能的

 

啊,照道理這時候應該在…….

 

呯呯呯呯呯—

 

就在洛軍抱怨之際,店內傳出頻密的腳步聲。還有一些清脆響亮的碰撞聲。似乎

 

是由廚房裡頭傳來。「不如進去看看什麼回事。」光是站在門口也是於事無補,

 

十二少提出建議。「我也同意。」信一輕輕舉起其中一隻手和議。於是他們決定

 

進去。洛軍首當其衝站在前。信一一臉看好戲的心態走在他旁;吉祥有點害怕的

 

抓著十二少的手臂,十二少則是內心狂唸自己不要對著某人而失控。然而,店內

 

的燈光是亮著。若說沒人在,總覺得說不通。對此懷疑的十二少用手輕掃店內的

 

桌面上的玻璃。「……沒塵。洛,我想阿柒他應該在這裡。因為桌面很明顯是有被

 

清理過的跡象。」總算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十二少又回復平時的冷靜。

 

「所以阿柒先生應該…….

 

「陳、洛、軍!」一把洪亮的聲音蓋過十二少的話。四人同時很有默契的看向聲

 

音的來源。正是他們尋找的人—阿柒。他滿頭大汗,看來剛忙完店裡的工作,忙

 

碌得很。一向待人和善的他,似乎只有工作時才會露出這種兇巴巴的樣子。「昨

 

天上午我放在煮食爐旁邊的那個瓶子!」他說得上氣接不到下氣,連說話的語法

 

上都出問題。「『瓶子』?是不是有紅布包著瓶身,然後用金繩綁著?」洛軍呆呆

 

的回望他。「那個不是醋嗎。」他不解,然後抓抓有點亂的頭髮。「天呀!你真的

 

用了『那個』?」阿柒當場臉刷白,像是發現不得了的事。他盡量讓自己能冷靜

 

的清楚問完整件事。「陳洛軍我再問你一次,有沒有到『那個』?」

 

「有。」

 

「不—!不、不…….現在還不能斷定。」大手一下擦去額前的汗水。

 

「沒事吧,阿柒。你這樣慌張,我藍信一很少見到。發生什麼嗎。」信一走上前,

 

溫柔的拍拍他的肩。「信、信一!」阿柒差點懷疑自己看錯。眼前的『女人』,是

 

藍信一!於是揉揉自己的雙眼。希望只是自己看錯而已。可惜事實總是事與願

 

違。

 

「天呀!不是做夢!陳洛軍你果然用了『那個』!」

 

「阿柒先生是嗎。你好,我是十二少。之前洛在我面前提及過你。」就知道洛軍

 

跟信一不會老實的好好詢問,所以結果還是自己來較好。「敢問一聲、你說的『那

 

個』,該不會是害藍信一跟我的門生吉祥變成女人的『始作俑者』?」十二少態

 

度從容,淡然自若。雖說自己內心有著數不盡的緊張,但以目前情況所看,知情

 

者阿柒似乎已方寸大亂。若然連他也冷靜不下來,事情只會越弄越複雜。「你、

 

你好。」對於十二少彬彬有禮、舉止溫文的表現,阿柒總算平息了內心的激動。

 

他拍拍自己的頭,抖摟精神,好讓自己回復平常的理智。拉開隔離自己最近的椅

 

子坐下。

 

「你們別站著,也來坐。」拍拍旁邊的椅子示意四人坐下。「那恭敬不如從命。」

 

十二少禮貌性的點頭。吉祥仍然驚魂未定,慌慌張張的坐在他旁。信一冷笑一聲,

 

優雅的拉開吉祥右面的椅子。洛軍想當然就是坐在阿柒旁邊。「…...好。」阿柒先

 

是確認一下四人是否安坐好,再睄睄門外有沒有閒雜人等才安下心。「我接下來

 

所說的,可能你們會覺得很荒謬,但是千真萬確。」

 

「嘿—即是『說來話長』?」信一單手托下巴,另一隻手不安份勾著旁邊洛軍的

 

肩。「你先聽阿柒說!還有、手放開!」受不了對方似有似無的吃豆腐行為,洛

 

軍大吼。「阿柒,快說是什麼一回事。」阿柒嘆氣,雙手緊扣,把下巴抵上。然

 

後深一下呼吸,意味深長的說:「洛,你加在叉蛋飯裡的不是『醋』。是『女溺泉

 

』水。『女溺泉』,是內地一個名為『咒泉鄉』的其一個泉。而信一跟吉祥喝下的,

 

就是『女溺泉』的水。是它害他們變成女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