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港漫‧九龍城寨】 十二吉、洛信洛(女體有)都是叉蛋飯惹的禍。上

 

—一名素未謀名的年輕女孩躺在自己的床上,還要睡在自己的旁邊!一向寡言的

 

他,此刻更啞口無言。拍拍自己的腦袋,好讓大腦能快點運作起來。

 

......好。」他撐起身子,緩緩的爬下床,生怕吵醒那位仍然熟睡的『女孩』。

 

翹起雙手放在胸前,表情相當動搖。大點大點的汗水滑過臉頰,然後落下床邊。

 

束手無策,他心想。要他去打架或是收保護費還好,現在竟然遇上本世紀的大難

 

題。無奈的扶額,心中盤算著下一步應該如何是好。叫醒她?等她自己醒來?

 

「嗯……」突然床上的人兒翻動一下身子,整個人就呈『大』字型躺著。十二少

 

這才看清『她』的容貌。染有一頭鮮紅的頭髮、掩著左眼的黑銀色眼罩跟黑色皮

 

夾裝束……總覺得好眼熟,跟『他』好像。「小吉?」下意識的輕喚腦海中浮現的

 

名字。「阿大?」然而回應著他的卻是床上半清醒狀態,容貌、裝束跟他好門生‧

 

吉祥相似的女孩。「咦?我又不小心在你這裡睡著?」是一把嬌俏、甜軟的聲音。

 

說畢,揉一揉自己的眼睛。身上不稱身的衣服讓她半露出香肩。

 

十二少盡量控制著自己的理智,畢竟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始終不大好。「給你,穿

 

好然後出來。我在客廳等你。」十二少將已洗好的立領上衣遞給她,然後頭也不

 

回『呯』的一聲大力摔上門。「阿大今天真奇怪。換作平時應該會大罵一頓。」

 

抓抓那頭亂髮,『女孩』貌似搞不清狀況。「也罷,只要阿大說的我吉祥就會做!」

 

 

 

十二少坐在沙發上,開始整理剛才一連串發生的事。不得不否認,他下了一個相

 

當荒謬的結論—連他自己也不相信—但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所有的事就能說得

 

通。吉祥、他的好門生變成女生!壓根沒想到這種荒謬的事會發生在他身上。「嗚

 

呀—!這到底!」門另一邊,傳來一把把凄厲的尖叫聲。「果然、」來自房間的

 

尖銳聲音讓十二少更加肯定自己沒推斷錯。「阿、阿大—」『她』用力推開那扇門,

 

不稱身的衣服讓『她』看起來更嬌小、更瘦弱。完全很難跟那個令人聞風變色的

 

吉祥劃上等號。白皙的大腿也隨著她過度誇張的動作而若隱若現。

 

十二少盡量無視他好門生的春光,一臉冷靜的說:「…….小吉。你先坐下。」他

 

指指在自己旁邊空掉的位置,示意對方坐過來。然後揉一揉自己的太陽穴。由睡

 

醒到現在,從頭顱的深處就一直在痛。胸口也有郁悶的感覺。察覺到對方的不對

 

勁,吉祥擔心的跑過去。蹲下,用由下而上的視線看著十二少:「阿大,你怎麼

 

了?不舒服嗎。」順勢把手覆上對方的額,近得十二少幾乎能看清她翹長的睫毛。

 

他不禁往後縮,輕拂開她的手:「不、我沒事。小吉有心。」不經意的肌膚的接

 

觸,所碰處都有點微微發燙和柔軟的殘留感。十二少告戒自己要認清對方是『吉

 

祥』,他的『好門生』。「真的嗎。我就有點渾身不舒服。」她撐起身子,一股兒

 

的坐在他旁。「自我剛發現自己、身上的異樣之後就覺得……

 

「覺得什麼?」

 

「覺得胸前的『兩個東西』真的好妨礙。」她拉拉那寬鬆的衣服,帶點好奇的說。

 

似乎覺得『麻煩』多於『驚嚇』。十二少別過臉,心想自己這種關節位就更加

 

應該要冷靜。對方是小吉,是小吉,是韋小吉。如此的催眠自己。他托下巴,思

 

考著下一步如何是好。沉默不語讓吉祥有點擔心,因為她鮮少看到十二少露出困

 

擾的表情。不過她深信,她的阿大一定會想辨法讓事情得到解決。是因為變成女

 

生還是怎樣?總覺得自己對於眼前的人,萌生了一種不同的感覺。穿著背心汗

 

衣、悠閑長褲的他,有著一股成熟男人的味道。儘管是普通到不行的居家打扮,

 

也能突顯出他的那獨一無二的魅力。等等!這樣『他』根本跟一個『女生』沒兩

 

樣!

 

看著旁邊的人兒由陶醉變到慌張的表情,情緒變化之大,讓他覺得眼前的她很可

 

愛。不過這想法倒是挺不妙就是。「小吉。」

 

「是、是!」她立刻收回熾熱的花痴眼神,挺正腰背坐好。「阿大有什麼吩咐!」

 

看到她如此熱烈的回應,十二少感到欣慰的回望。嘴角微揚,心想小吉就是小吉。

 

不管『他』是男或女也好,仍然保有對自己的那份忠實就可以。性別什麼的,從

 

來只是『形體』上的問題。他寵溺的揉亂她的紅髮:「阿大沒有東西吩咐你,但

 

是覺得要為你做些什麼。」

 

「為我?」大眼眨著,睫毛隨之晃動。顯然不明白對方的意思。「不過首先我想

 

要你……

 

「我?」可能變成女生的關係,吉祥連性格也比原來遲鈍了好幾倍。甚至有點女

 

生的樣子出來。「我希望你能換一套好一點的衣服。」

 

 

 

砰砰砰砰。光是由外頭傳出的急促腳步聲,就知道來者多麼的心急。

 

咚咚咚咚呯—

 

不出所料,隨著一股巨響,大門猛然打開。那一下聲響,嚇得坐在沙發上的吉祥

 

抽動了一下,旁邊的十二少倒是一派淡然。已經換好一身平常的打扮,他拉一拉

 

印有星星印記帽子的下擺,對著門的方向說:「辛苦你,細寶。」

 

「—阿大,這到底?」他氣喘如牛,似乎是用趕的過來。然後把手上的袋子遞過

 

去:「吉、吉祥……呃,我現在應該怎樣叫你才好。」細寶無奈的順手整理好因太

 

匆忙而弄亂了的頭髮。「不用那麼見外吧,我只是換了性別之外什麼也沒變。這

 

是?」吉祥接過袋子,小心翼翼的上下打量,好像裡面藏有什麼爆炸性物品般。

 

「這是我、的、舊、衣、服、啊。」細寶背後傳出一把開朗明快的女聲,醒目的

 

豔紫馬尾、大膽新潮的露腰裝扮—是架勢堂掌上明珠‧小靖。「細寶可是接到十

 

二少的電話就飛快的趕來!」不問細寶的意願,她擅自挽著對方的手臂,想要湊

 

近一點看清吉祥。被觸碰的一瞬,細寶臉上浮起可疑的紅葷。

 

「看來你應該穿得下。」翹起雙手,若在所思的上下掃視吉祥的『身材』。明明

 

本來就是一個大男人,現在竟然被一個女生用著曖昧的眼光盯著,真的枉為架勢

 

堂十二少第一門生。吉祥心想寧願『工作』的時候被人打半死、或是拷問好過。

 

想到這裡,不禁嘆氣。到底他做錯什麼?完全沒發覺吉祥那副想撞牆的表情,

 

小靖還專注的盯著『她』不放。被看得很不好意思的吉祥,終於忍不住:「小姐?」

 

……是說你的皮膚真的好得沒話說。」小靖說著,伸手想摸吉祥的臉頰。可惜

 

細寶早已快一步捉住她的手腕,阻止其『暴行』。「細寶?」細寶的突然如來的

 

動作成功讓小靖轉移視線。細寶輕鄒柳眉,表示有點不太認同小靖的做法:「小

 

姐,再下去就是犯罪。」稍微施加力道,把她拉離吉祥身邊。小靖並沒有在聽他

 

說的話,反倒甜絲絲的看向他不知不覺牽住自己的手。「阿大我跟小姐先走。相

 

信你們應該還有事要『解決』。」一隻手牽著小靖,另一隻手則抵在門把準備

 

離去。「吉祥,祝你好運。我們永遠都是好『兄弟』。」

 

「什麼嘛。不是『兄弟』,現在是『兄妹』才對……..」吉祥苦笑目送細寶倆人離

 

開。「難道我真的要永遠當女生?」手沒力的放下,袋子也隨之跌落地上。十二

 

少見狀,眉頭比平時鄒多一倍。「小吉,你別擔心。」他溫柔的拿起在地上的袋

 

子,拉起吉祥白嫩的小手,輕輕將袋子放在她手裡。「先換好衣服,然後阿大帶

 

你去『解決』。」大手順了她後胸杓的反翹髮絲,表情柔如水,眼神充滿憐愛。「害

 

怕?」

 

「不、一點也不。」吉祥堅定的回望,儘管變女生、變成蟲什麼也好,『他』的

 

心意還是不會改變。因為自己發誓,一輩子也要效忠眼前的人直到生命的末了。

 

「因為阿大從來沒騙過我。」不安的臉換上笑意,對方的話猶如一支強心針。「那

 

我先換—」拉起過大的立領,打算『就地』換衣服。十二少眼看鈕子一個又一個

 

被解開,連對方的酥胸似乎也看到了一點點。「韋、韋小吉!你現在可是女生!」

 

他連忙緊閉雙眼,半推半拉的將對方趕回房間。「阿、阿大等—」

 

呯—!

 

十二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關上門。「哈啊哈啊—」

 

「—真危險。」可惜臉上的溫度卻出賣了他。這種狀況根本是在折磨他不成?此

 

舉讓他憶起那個很大機會是始作俑者的人。

 

「藍信一,你給我記住。」

 

 

 

轟隆隆隆—

 

吉祥坐在十二少的專屬機車『MK12』後座,手緊緊抓實對方的腰間。由離開家

 

裡到現在,他們幾乎沒說過一句完整的話。只是用單音『嗯』、『啊』、『好』來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