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914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 天馬的微笑。全終章 後篇

 

 

「一、一之瀨君?」她帶點不確定的問。連頭也不敢抬起,慌張的緊閉雙眼。生

 

怕自己的期望會落空。因為心裡很清楚,他沒可能此時此刻出現。「對不起我想

 

弄錯了…….嗯?」忽然被一抹溫暖包圍。「Aki(秋)、是我。一之瀨 一哉。」他

 

用力的抱住她,輕嗅那懷念的髮香。「不記得我了?」半開玩笑的說,然後順一

 

順她的髮絲。這種觸感真的久違了。然而懷中的人兒卻動也不動。一之瀨也因此

 

停手。將目光移到秋後面的圓堂,眼神不解。眼神像是詢問他怎麼做才好。不過

 

對方也是一頭霧水,搖頭聳肩,表示束手無策。

 

……秋?」一之瀨輕拍秋的肩。他能感受到她呼吸的不順,跟哭泣而發抖的身

 

體。哭?是因為他嗎。好像每次惹她哭的原因,都是自己。記憶中的她是一個很

 

愛笑的女孩,她的笑容總是治癒了他。因為這一個笑容他才能繼續支持下去。但

 

如今自己卻成為奪走它的原兇。柳眉深鎖,好討厭這樣的自己。不過這次他再不

 

會放下她,能站在她身邊的人永遠只有他一之瀨 一哉。他稍微放鬆力度,修長

 

的手指想為她抹去眼淚。不過她退後半步避開。一個小動作,一之瀨感到拒絕的

 

意味。「原來我連為你抹淚的資格都沒有?」他臉上浮起一個無力的笑。「對不起,

 

秋。」

 

「不!」秋帶點哭咽的說,似乎也為自己的反應感到不知所措。「我、我只是沒

 

想過真的是你......因為、」

 

「因為我應該待在美國才對。不過為了你我終於—」她衝過去他的懷裡,拍打他

 

的胸口。不過那軟弱無勁的力度,對他而言不過是抓癢。「—終於回來。」他露

 

出滿意的笑容。原來她只是一時太過激動才……也罷。最重要,她原諒他。「……

 

一之瀨君你好狡猾。」秋順好呼吸,又繼續說。「還以為你不回來。」嘟起臉頰,

 

故作生氣。一之瀨一臉寵溺拍拍她的頭:「我答應過你的一定做到。」然後溫柔

 

的牽起她的手,湊近自己的唇,輕輕落下一吻。「所以,我回來了。」

 

圓堂在一旁看到很不好意思。不過他想應該是時候打擾他們:「嘛、感動的會面

 

就在此打住。」他拍一下手示意,「一之瀨你可不要忘今天還有『那件事』!」

 

提起那件事,圓堂語氣也不自覺熱血沸騰起來。秋心裡有個底,大概是跟足球有

 

關。一之瀨一下子好像被人潑了冷水。似乎仍沉醉於感動的會面之中。有點

 

不情願放開秋的手:「……我記得。」

 

「你們在這裡啊。」社辨的後面傳出一把男聲,暗角處讓他們沒法看清來者的容

 

貌。然而稍微露出的藍色披風十分醒目。來者是鬼道 友人。他挪開身子,繞過

 

草叢,走到他們面前。一邊拍掉披風跟衣服沾上的樹葉,說:「嘿—」眼神側目,

 

焦點先是放在一之瀨跟秋兩人身上,最後定在站他倆中間的圓堂。護目鏡逆光,

 

嘴角微揚,大概推測到剛才的狀況。「沒想到比預期的早。一之瀨你實在太心急。」

 

語氣中有著雙關的意思,帶點調侃的說。一之瀨並沒反駁,因為這次的會面主要

 

是靠鬼道斡旋才能完事。儘管對方擁有跟美國隊隊長‧馬克同樣帶點玩弄人惡質

 

的性格也好,他還是抱有謝意。「呃、對不……

 

「這個時候應該是說謝謝才對。」不等一之瀨回答,鬼道就擅自的接下去。「圓

 

堂、一之瀨還有木野,去球場吧。」擅作主張的個性依然讓人火大。圓堂無奈

 

的聳聳肩。雖然對鬼道高傲的態度有點不滿,但還是老實的遵從指示。「秋,走

 

吧。」他牽起她的手,算是對於剛才各種打擾的小小抗議。「嗯。」她抓緊對方

 

的手,用力的回握。

 

 

 

「喂—你們真慢呢!」春奈在球場的揮手示意。「大家都快準備好了。」鬼道不

 

好意思的抓抓後腦杓:「抱歉,春奈。是我不好,我應該早點去找他們。」

 

你只會對音無老實的吧—一之瀨內心吐糟。不過卻不敢說出口。倒是旁邊的秋終

 

於禁不住問:「圓堂君這到底?」然而圓堂已不知何時溜到哪裡去。鬼道上前,

 

說:「木野,不好意思一直瞞著你。」從秋的反應上,鬼道猜想圓堂大概還沒好

 

好解釋整件事。雖說是給她『驚喜』,難道事後就沒解釋清楚?自家的隊長老是

 

讓他擔當善後的角色,但這種不拘小節的性格也是他優點。「之前跟圓堂、豪炎

 

寺商量,打算在世界賽之後來進行一場友誼的感謝賽。由雷門的十一人對上後期

 

加入的外援球員。」

 

說到這裡,眼睛睄向一之瀨。「而日子就定在今天,亦即是畢業禮。我們一致認

 

為沒有其他日子更適合。希望此舉為我們的國中生涯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雷門

 

是一個特別的地方,沒有雷門我想帝國的仇也沒法報到。所以雷門不但是原點,

 

也是轉捩點。至少我跟圓堂、豪炎寺三個都這麼認為。」鬼道雙手翹起,放在胸

 

前。提起往事,感觸良多。「因此選定在雷門足球場進行友誼感謝賽。而至於一

 

之瀨,是想給你一個驚喜而已。希望你能體諒。」

 

「—正如鬼道所說。大家、一起踢球吧!」不知什麼時候回來的圓堂,衣服也換

 

上守門員的隊服。手上還拿著一個球,興奮的走行鬼道旁邊。「真是敗給你們。」

 

秋沒力的扶額,不過這個『驚喜』的確讓她很開心就是。所以她也沒生氣:「很

 

多謝你們,圓堂君、鬼道君還有豪炎寺君。這一個『驚喜』我確確實實收到了…….

 

提起牽著一之瀨的手,笑得好不燦爛。一之瀨也一臉幸福的把身子湊向她。「對,

 

我也要多謝你們。特別是鬼道。還要你動用到家裡的私人飛機萬分的感謝。不然

 

真的趕不上。」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嘴巴雖這麼說,但那明顯挑高的眉跟上揚的嘴角已出賣

 

了他。能幫上忙他其實也相當高興。「今天到底吹什麼風,竟然全員集合!」是

 

一把開朗明快的聲音。「不過比起大海,這點算不上什麼!」小麥膚色,加上狀

 

似太陽花的粉髮,頭頂上醒目的潛水鏡,想必是—

 

「—綱海!你來啦!」圓堂情緒高漲的大叫。「即是說大家都到齊!」

 

「嘻嘻、我才剛碰到立向居跟土方。其他人應該還在換衣服。」綱海指了指後方

 

不遠處的更衣室。「非常好!那很快就可以踢球!」圓堂摩拳擦掌,今早的畢業

 

典禮已悶他很久,是時候發洩一下!

 

「不枉我千里迢迢從美國回來。」突然一隻稍黑、修長的手臂搭在一之瀨的肩上。

 

「土門君!」好久沒見的朋友一個又一個出現,秋無比雀躍。「唷。你好嗎,好

 

久不見。沒想到連土門君也來了。」土門移開勾在一之瀨的肩上的手,並排的站

 

在他的隔壁,方便說話。「因為上星期收到鬼道的來電,說要在雷門畢業禮當天

 

進行友誼賽。我當然求之不得,問題是站在我旁邊的傢伙……」土門假裝生氣的

 

鄒眉,「都說下午就能見面,還要撇下我自己先來。真是急性子。」雖在抱怨,

 

但土門的臉是在笑。「才不是!是圓堂叫我早點來!」可惜臉上的紅潮出賣了他。

 

「你敢說你不想快點見到秋?」土門惡質的反駁。「土門,你什麼時候變得……

 

變得跟馬克那傢伙一樣惡趣味。一之瀨內心默唸。看到這對活寶貝,秋也不禁笑

 

逐顏開。小時候那段美好的歡樂時光終於回來了。天曉得她等這天多久?

 

 

「好了!大家集合!」眼看各人準備都差不多,圓堂大喊。「現在分兩組,一組

 

為雷門十一人,另一組則為外援選手。鬼道,請你當外援組的隊長。」三年之久,

 

儘管臉上的稚氣沒脫,圓堂已成長為一個好隊長。不再是熱血當天,整天嚷著要

 

踢球的小鬼頭。鬼道表示明白的點頭:「了解。」

 

「非常好!預備……咦?」

 

喀喳—

 

正當圓堂想宣告比賽開始之際,忽然有一輛不明的車體駛進對著球場的入口。似

 

乎車速很快之故,惹起了縷縷沙塵,讓本來神秘的車體更加看來糢糊不清。不過

 

車頂掛著的旗幟卻意外的眼熟。還有這種場景好像似曾相識。「該不會是……

 

國?」圓堂帶點不肯定的說著。車體的門緩緩落下,裡面的乘客下車。身穿醒目

 

華麗的黑制服的人們成群結隊的走向球場。「趕上了真好。」源田揮手示意。「鬼

 

道!我們來了—」佐久間本來打算衝過去鬼道面前,可惜卻被源田抓住衣領。「別

 

忘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源田沒好氣的說。

 

「源田!佐久間!」離在他們最近的風丸跟染岡興奮的叫嚷。顯然看到過去的對

 

手,讓他們感到一種莫名的親切感。「什麼嘛、原來是你們—」綱海倒是一派輕

 

鬆的樣子。把手隨意放在後腦杓。

 

「喂—可別忘了我。」比源田略矮一點的不動,從源田的背後走出來。「連

 

不動學長都來了!」虎丸握緊雙拳,情緒高漲。巴不得馬上就比賽。不動咧嘴的

 

笑:「我可是特地來看,不要令我失望。」

 

「哼、這次倒是蠻老實。」鬼道語氣雖有揶揄的意味,不過也看得出帝國意外的

 

拜訪讓他心情大好。「時間也差不多,圓堂君。」雷門 夏未指了左手上的手錶,

 

示意球賽不能誤延。「啊—嗯,能請夏未代替我作開場宣告?畢竟是最後。」夏

 

末先是沉默一下,然後露出一個優雅的笑容。「很多謝你,圓堂君。好—」夏未

 

走在一眾球員面前,「畢業禮的友誼感謝賽正式開始。各選手預備—」夏末不急

 

不徐的宣告。「開始!」

 

 

一眾熱愛足球的少年少女,正在毫不卑鄙揮灑汗水。儘管還是三月,太陽的威力

 

還是不容小看。但是比起這種小事,大家的焦點看來都是在踢球上。你追我逐,

 

我攻你守。足球就是有著如此魅力的東西。

 

四名少女站在一旁專注的觀望。在足球中有所得著,不只限於球員,連當經理人

 

的她們也學習和得到很多。整理練習菜單、球衣清潔、茶水以及急救護理等在球

 

場外的支援也全賴她們。一直以來她們不只單純的守望著,自己本身也萌生了不

 

少想法。「看著他們我就有一種強烈的希望。」不知是否受到球場上的氣氛感染,

 

春奈也不自覺熱血起來。「將來,我要成為老師。而且要當上足球部的顧問!能

 

一直看著別人踢球,這感覺實在太美好!」眼神中帶著閃爍的光輝,似乎對於未

 

來充滿憧憬。「老師嗎。不錯呢!」冬花溫柔的笑,「你一定可以成功!」看著兩

 

個少女對將來如此充滿希冀,秋也開始思考自己的將來。

 

「將來嗎。」秋意味深長的拖長語尾。「夏未同學已經有了將來的目標?」夏未

 

甩甩那頭柔亮的褐色長曲髮,雙手翹在胸前。同樣也在思考。「現在還沒知道想

 

幹什麼,甚至連考慮也沒有呢。」她尷尬的輕笑一下。

 

「不過上到高中以後,我想還是會當足球部的經理人吧。」秋當所當然的說,目

 

光也同時往球場上看。「我也是。」夏未感觸良多,心中想起某個身影。如今,

 

他應該在地球另一邊踢球吧?「就像音無那樣,我也想為真心喜歡足球的人做點

 

什麼。」這樣某程度上算是跟那個洛可可‧烏魯帕(RococoUrup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