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 天馬的微笑。11

 不知不覺想起以前的事。因為在意圓堂?一想到一之瀨快應約而來,秋莫名的

 

不知所措。『解釋』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嘆氣,將一疊洗好的毛巾,拿回

 

去球場。把毛巾安放在觀眾席上,然後開始整理一些無謂的東西。像是把醫藥箱

 

裡的東西重新收拾一次這種再無謂不過的事。明明今早冬花已經很小心謹慎的整

 

理過。要找點事做,她如此的想。不然沒法安心下來。拿起春奈分類得很整齊的

 

書類文件。重新的將文件分好頁數和類別。連麻煩透頂的雜務都做完,秋真的很

 

佩服自己竟可以那麼無聊。「…....我在幹嘛。一點也不像我。」小聲的說,像是

 

說給自己聽。然後把最後一頁紙疊好,好好的放置原處。

 

坐在觀眾席上沒事幹真是多麼的無聊。她此刻才發覺到空閒的可怕。會讓自己亂

 

想多餘的事。抓緊雙肩,不安。當圓堂知道之後,會擺出什麼的表情。她想也不

 

敢想。因為一之瀨不在的期間,圓堂幾乎成為了她的支柱。因為圓堂,她知道足

 

球不是令人悲傷的東西。縱使因為足球,而奪去她最重要的人的性命也好。圓堂

 

的耀眼光芒,拯救埋藏在過去陰影中的她。

 

「別想太多!」遠處傳來圓堂喊叫的聲音。她先是錯愕,後是不解。「心動不如

 

行動!想幹就幹!」原來是圓堂對隊員的忠告。秋還差點以為是對著自己說。「球

 

場上可沒空餘讓你們猶疑知道嗎!」

 

「是!」

 

秋泛起一角淺笑。看來被救贖的,不只是她。「圓堂君……」不自覺吐出其名,不

 

得不承認圓堂總是有一種魔力吸引著每一個人。可惜她心裡已有一個不能騰出的

 

位置。想到這裡,不禁出神。

 

「怎麼了,小秋?」好像聽到自己的名字,圓堂望過去。手中拿著剛擋下的球。

 

「沒、沒什麼。」秋擠出無力的笑容,打算隨便胡混過去。「真的嗎?」圓堂顯

 

然不相信的樣子。於是他走過去。「可是我明明聽到你喊『圓堂』。」

 

「那個、是我不小心叫錯。」

 

「沒事吧,小秋。」圓堂鄒眉,表情擔心。然後放下球,將手放上對方的額頭。

 

突然如來的親密的舉動,讓秋下意識避開他。用力的推開那雙關心的手。「啊、

 

抱歉,圓堂君。」

 

「不要緊。」無情的力,卻意外地踩中圓堂的痛處。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倒是你,天氣很熱還跑到這裡。帶你去涼快一點的地方吧。」圓堂不放棄的拉

 

起小手,似乎要離開這裡。直覺告訴他,將會發生點什麼。

 

「不用麻煩,圓堂。」在他們背後響起一把明亮的聲音。讓圓堂跟秋同時回頭看。

 

圓堂雙眼瞪圓。果然,他出現了—

 

一之瀨一哉。在他跟她心中擁有不可或缺存在的人。「這點小事讓我就行。」他

 

無視眾人驚訝的目光,一把將秋拉往他旁邊。圓堂鄒眉,心情十分複雜。對於一

 

之瀨,他實在有著難以解釋的不解。加上不請自來,讓他更加訝異。不過比起他

 

拉著的秋相當礙眼的手,倒是比較好奇於他的出現。「一之瀨。你沒事了?」

 

「嘛、算是?」一之瀨露出一個俏皮的表情,鬆開拉著秋的手:「球場上的魔術

 

師—一之瀨 一哉參上!」比了一個專屬他的勝利手勢。「抱歉讓你擔心。」他一

 

說完,其餘的人馬上衝去他們那邊。似乎比起練習,眼前這齣戲碼更加讓人關心。

 

一之瀨眼看越來越多人,似乎不好說話。於是他一手拉著秋,另一隻手勾上圓堂

 

的肩:「抱歉!借你們隊長一下!」爽朗的說道,然後飛快的帶走兩人。「喂、一

 

之瀨!」圓堂完全沒反應過來,就這樣被對方牽著鼻走。「你之前真的是病人嗎…...

 

不過也好,他也有好多話想說。所以乖乖的跟著他走。秋則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

 

子,默不作聲。任由一之瀨牽著。

 

 

「欸!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木暮難得地驚惶失措。站在旁邊的綱海聽到,

 

表情帶點揶揄的看向他:「嘿、嘿—!小鬼頭,想不到你也會這種表情!」他用

 

發現新大陸般的語氣說道。順勢揉亂木暮的頭髮。「綱、綱海學長!別弄!」

 

木暮相當不情願的反抗著。無奈身高上就敵不過綱海。「哎呀哎呀,這就是青春。」

 

基山倒是一派輕鬆,托著下巴看好戲似的。感覺對此類事情早就很老練,見怪不

 

怪。「木暮君,你應該是指……」基山瞇起眼睛,笑得不懷好意:「『三角關係』?」

 

木暮不語的點頭,手還在阻止綱海的『攻擊』。「看來很有趣呢。」吹雪用一副人

 

畜無害的樣子笑著,看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三、三角關係!」晴天霹靂,這

 

句話讓本來打算在一旁觀看的立向居,也禁不住大叫。個性純情的他,壓根也沒

 

聯想到那方面去。連很遠處的壁山也驚訝得張開嘴巴,下巴幾乎快要掉下來。而

 

豪炎寺像是完全漠不關心,仍然自顧自的跟染岡在練習射門。看來不想加入討論

 

的行列。

 

本來在指導他們的鬼道,瞄到在球場一旁密密私語的基山眾人,感到相當的不

 

滿。體內的指揮血液讓他決心要阻止:「你們、現在還是練習時間!別再聊天!

 

今天的練習還沒完!」說著,激動的甩甩披風。聞言,大家都終於靜下來。似乎

 

沒人敢招惹這位司令官。不過不怕死的人倒有一個,不動 明王。「鬼道君,」他

 

富有饒味的,隨便的把手搭上他的肩,裝熟的說:「真不解風情。不擔心隊長?」

 

「這是他們三個的事,我認為其他人沒必要理會。」鬼道並沒因不動狀似挑釁的

 

話被氣到,反而表現中肯。不動有點錯覺對方的護目鏡好像逆光了一下。「對於

 

此,還有其他意見?」被他這麼一嗆,不動也無法反駁。覺得自討沒趣:「嘖、

 

練習就練習。喂!快滾去球場!」不動惱羞成怒,將怒火轉移去基山他們。竟然

 

能夠讓那個不動乖乖就範,讓一直站在鬼道身邊的佐久間,露出崇拜的目光。「真

 

不愧是鬼道!」

 

 

 

 

「一、一之瀨!你要帶我們去哪裡!」圓堂大喊,眼看自己離球場越來越遠。離

 

開球場後,一之瀨就一句話也沒說過。一味拉著他跟秋在大街小巷胡亂穿插,顯

 

然是毫無目的走著。圓堂嘗試湊近秋身邊問清對方的意圖,但無奈秋的反應只有

 

搖頭。所以圓堂也只好認了,待一之瀨自己停下來。良久,來到一個比較人煙稀

 

少的地方,原來他們不知不覺離開城市的範圍。不經意睄見一抹油綠,一之瀨若

 

有所思的頓足一會。「來。」不等圓堂跟秋的回應,霸道的自作主張衝進去。「一

 

之瀨你想去哪裡!喂!」儘管圓堂在後方大喊,一之瀨仍然頭也不回,仍然向前

 

走著。秋的臉色卻反而越發越難看。她低下頭,不希望讓其餘兩人看到。

 

大群生長茂盛的衫樹圍繞四方,沒有任何生物的氣息,只能依稀聽到雀鳥跟禪的

 

叫聲而已。圓堂心想,這裡就是基山和木暮提過的『河童森林』吧。一大片嫩綠

 

映進眼簾,杉樹長得又高又密,若不是隱約從葉子縫子間透進來的光,這裡跟一

 

個綠色的半封閉空間無疑。「……好。」一之瀨放開抓住二人的手,順勢看看附近

 

有沒有其他人。「這裡應該可以了吧。」

 

「一之瀨。」圓堂叫住了他,神情凝重。下定決心要弄清『某件事』。他的直覺

 

一直都很準,相信今次也不例外。對方應該也是為『那件事』而來。「我、」

 

「真抱歉,圓堂。突然把你帶來這裡。」一之瀨先發制人,打斷圓堂的話。「因

 

為這裡似乎比較好說話。」同時眼睛不時溜向旁邊的秋。「希望你能體諒。」

 

他不好意意的抓抓後腦杓,帶點歉意的說。「所以呢?」難得地圓堂態度變得認

 

真。「你應該不只這些要跟我說。」說畢,目光在秋跟他之間遊移,「開門見山。

 

我們之間應該沒什麼好隱瞞。」眉頭深鄒,直勾勾看著一之瀨。

 

「等一下!圓堂君!」由一之瀨出現在球場,直到剛才,秋都沒發話。但到面臨

 

要剖白的一刻,她覺得應該還是由自己親手了斷才行。「秋?」一之瀨帶點不確

 

定的說。「還是由我來……」他伸手打算把她拉回自己身邊。

 

「不。」秋輕輕推開他的手,態度強硬。「這是我的問題。拜托你,一之瀨君。」

 

語氣中帶有不容拒絕的氣勢。她吞口水,好讓自己能夠冷靜地面對一切。她自己、

 

一之瀨還有圓堂。「圓堂君,一直以來很多謝你。」

 

「小秋?」圓堂感到自己的胃好像有什麼滑過似的,那種郁悶的感覺讓他很不舒

 

服。原因是什麼,他很清楚。心裡一早就有了答案。從不久前一之瀨倒下,她哭

 

得梨花帶雨的樣子,但就知道自己不是她心中渴求的那個人。

 

「那時候若不是你,我可能還在埋藏在一之瀨君的陰霾之中。是你讓我了解到足

 

球並不是悲傷的東西、教懂我足球的美好。對我來說,你是一個耀眼且特別的存

 

在。但這種感覺何時變成『喜歡』我也不知道」她抓緊上衣的下擺,緊張得連

 

手也在發抖。「—那時候,的確如此。然而,當見到一之瀨君,我就知道騙不過

 

自己。那埋藏在我心深處的情感,一發不可收拾。」苦笑,右手撫上胸口。擠出

 

一個無力的笑容。跟平時開朗、總是掛著笑臉的她差天共地。真情的剖白原來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