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 天馬的微笑。7


 就是沒法保持平常心去觀看這場比賽。她甚至相當惡質的希望這場比賽不要比好

 

過。坐下,神情憂傷。淚在眼腔中打轉,幾乎快要決堤。腦中不斷重複著剛才所

 

發生的一切,土門所說的話、一之瀨悲傷且冷淡的表現;她從來沒想過足球有一

 

天也能變成如此傷感的東西。

 

再次的會面並非好開始,而是看不見底的深潭。一想到那所謂的『真相』,她就

 

無法打從心底裡支持閃電日本隊(Inatsuma Japan)。好討厭有這種惡劣想法的自

 

己,臉色越發越難看。幸好眾人都在各忙各的,誰都沒發覺她的異樣。除了一人,

 

圓堂。從秋回來後就注意了她很久。他慢慢踱步的走向秋,蹲在她前。還故意走

 

得大聲一點,怎料對方還是沒發覺他的存在。於是他決定開口叫她:「小秋。」

 

 

「圓、圓堂君!」看來想得太過入神,被圓堂這麼一喊她嚇得幾乎要站起來。

 

「怎麼了?從剛才開始就覺得你有點怪怪的,好像在意些什麼。」這句話一語道

 

中秋的內心。她遲疑。在想應否把得知的『真相』說出來。但一之瀨慎重請求不

 

要說出去。她應該如何是好?柳眉一鄒,陷入兩難。但最後選擇隱瞞。她可不想

 

連圓堂也被『那件事』影響到。

 

「沒那回事。你多心了。」她還附上一個開朗燦爛的笑容,以免對方懷疑。「真

 

的沒事?」直覺告訴圓堂不是那麼簡單。儘管對方掩飾得很好。「我......

 

「圓堂!時間到了!」當秋正想找點藉口胡混過去,不遠處的風丸恰好替她解

 

圍。「知道了!」圓堂喊回去。「小秋,那我先走。」

 

「嗯!好好加油!」她那無力的笑容幾乎快要撐不下去。幸好風丸適時的叫走圓

 

堂。要不然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能撐多久。光是坐著觀看比賽也感到相當沉重。她

 

雙手作一個祈禱的手勢,凝神的看著站在會場裡的一之瀨。輕閉眼睛,把頭抵在

 

緊握的手上,內心默默的祈求一之瀨能夠順利的完成整個比賽。

 

 

 

球場上兩隊人馬各站在一方,互相對峙。緊張、興奮、不安等心情充斥在雙方之

 

間,感覺一觸即發。『雙方敬禮!』他們嚴肅的互相敬禮。『禮成!比賽開始!』

 

球證伸手、哨子聲一響,示意這場賽事正式開始。先是由獨角獸隊(Unicorn

 

率先發球。

 

前鋒‧迪倫(Dylan)接過隊員的球,就急不及待的傳給一之瀨:「就讓他們見識

 

you的實力!」使勁一踢,力度恰好讓一之瀨能不偏不歪的接住。

 

Nice!」迪倫興奮的叫。一之瀨微微一笑。不急不徐的帶球進入敵方陣地。見

 

狀,閃電日本隊的眾人都不禁加緊防守。風丸嘗試上前攔截,可惜卻被對方漂

 

亮的假動作輕輕帶過。「太、太快了!」就連身為速度皇牌也跟不上他的動作。

 

一之瀨速度之快,讓他連續甩掉背後跟隨的基山、還有前面打算包抄的飛鷹。日

 

本隊的攔截顯然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他憑一人之力直衝敵方後場位置,迎面等

 

待的是防守厲害見稱的吹雪。

 

「絕不讓你過!」吹雪堅決的說,決心要擋下他。不過一之瀨毫無動搖,動作反

 

而越來越敏捷。先是跟吹雪紏纏一番,用一連串假動作吸引他注意;然後趁空隙

 

把球夾緊,輕輕一個翻身跳繞到對方背後,然後繼續盤球往前。動作幾乎是一瞬

 

間完成,吹雪甚至來不及意識。同時亦理所當然的繞過正想攔截他的壁山。

 

在一之瀨腳下,所有攻勢攔截根本不管用。他一口氣來到圓堂面前。「來了!圓

 

堂!」盤著球,大聲吶喊。「來吧!」圓堂大聲回應,也準備好要擋下對方的球。

 

一之瀨又來一個漂亮的向後翻身跳,然後把右腳使勁的往前抽踢—

 

Pegasus Shot(天馬飛射)—!」

 

天藍柔光包圍著球,球上方隱約浮現出狀似天馬的生物,向著龍門的方向射去。

 

圓堂毫不膽怯,說到渴望勝利,他自認不下於一之瀨。他磨擦雙拳,跳起:

 

Ijigen The hand(異次元之手)!」

 

右拳揮向大地,出現一個橘黃的呈半弧形結界。一之瀨的射球剛好碰上它,雙方

 

的力量在磨擦著。「好強大的力量!」圓堂像是支撐不去。結果球突破而出,粉

 

碎了結界,直飛龍門。「什、什麼!」看到在背後的停下球,圓堂了解到一之瀨

 

的力量已經不足以用『強大』來形容。還有存在一種『必死』的決心。

 

 

『美國代表‧獨角獸隊率先拿下一分—!』

 

日本隊開場不久就進入窘境。秋不禁看得屏息。讓她注目的並不是日本隊的失

 

分,而是剛才拿下漂亮一分的一之瀨。當時人正跟隊友興高采烈的擊掌。從一

 

開場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那個人身上,他的一切,她都看在眼內。她知道,他的

 

決意。但她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在一旁祈禱著。

 

 

 

比賽繼續猛烈持續著。雙方互不相讓,氣氛越趨越緊張。美國隊的攻勢有增無減,

 

讓日本隊相當吃不消。即使搶到球,要得分還是相當費力。就連皇牌射手‧豪炎

 

寺也不易搶攻成功。

 

「豪炎寺!」鬼道成功憑他的『Shin Illusion Ball(真魔幻之球)』守住球不讓敵方

 

得手,把它傳給豪炎寺。「謝啦!鬼道!」豪炎寺接到球,立馬使出必殺技:

 

Bakunetsu Screw(爆炎風暴)—!」

 

一個被火焰包圍著的旋球朝著美國隊的龍門去—

 

「別忘了增強實力的不只一之瀨一人!」說話的是土門。他上前奔跑,同時使出

 

必殺技:

 

Volcano Cut V2(熔岩斷層V2)!」

 

右腳一揮,在球的前方劃下一條火炎,土地隨火炎突起。火勢不斷加大,形成一

 

道火牆,阻擋豪炎寺的射球。球的威力因此而有所減弱。最後球被美國隊守門員‧

 

比利(Billy)輕易而舉的擋下。

 

『可惜—!閃電日本隊還是沒能得分!』隨後美國隊的支持者們在觀眾席的爆出

 

一陣強分貝的歡呼聲。「今天不能輸。」土門眼神堅定。不只一之瀨,土門今天

 

也是卯足勁來比賽。豪炎寺毫不示弱的回敬他:「我們也沒打算輸。」

 

氣氛推到更白熱化的狀態。美國隊仍然領先,但日本隊的猛頭狂追的攻勢也不容

­


小看。在不遠處同樣聽到土門的話,一之瀨淡笑,心想果然沒認識錯這位摰友。

 

 

這個局面仍然延續。一之瀨直到現在還是大活躍狀態,再加上有土門的後援,他

 

更無後顧之憂。秋每當看到他這樣勉強自己,心就一陣陣的抽痛。腦海中亦不浮

 

現之前重逢的美好時光。上天真的很殘忍,既然讓他倆重逢,那為何還要面對這

 

樣的痛苦?

 

一之瀨又漂亮的以盤下攔截剷掉虎丸腳下的球,讓球掉到界外,成功阻止日本隊

 

進攻。「Great!一哉!」迪倫情緒高漲,顯然十分滿意一之瀨今天的表現。「你

 

的勇氣已很熱血的傳達給Me們了!」

 

「千釣一髮。多虧你才能防住。」一旁的馬克(Mark)十分認同他那決定性的

 

一腳。一之瀨拍拍沾在身上的草,說:「當然。因為今天是場特別的比賽。」

 

「嗯?特別?」馬克不解的。至於迪倫倒是沒想太多:「是嗎。That’s rightYou

 

是因為跟昔日的戰友比賽吧。」一之瀨笑而不語。倒是站在後方的土門禁不住抽

 

了一口氣。『馬克他們不知道……這一場被稱為特別比賽的覺悟。是如何促進一之

 

瀨更強力的場上表現。』土門心想,默默跟隨在一之瀨的背後。哪怕怎樣艱辛,

 

他也要全力配合摰友。

 

 

 

「一之瀨君……」心中不斷瘋狂想著的那個人,秋的嘴巴也不自覺吐出他的名字。

 

坐在隔壁春奈先是有點訝異,但不消一秒就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秋學姐看來

 

沒什麼精神呢。是因為今天的比賽嗎。」

 

「沒、沒有。」春奈突然如來的發話,讓秋來不及反應。看來她沒意識到自己把

 

心事說溜了嘴。「是嗎……但畢竟你跟一之瀨學長他們是青梅竹馬,這場比賽讓你

 

心情覺得很複雜吧。而且…..」春奈把身子稍微湊向秋,故意壓低聲音:「而且秋

 

學姐是那麼喜歡『他』。」秋杏眼瞪圓的看向春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想

 

不到自己的感情強烈到連身為局外人的春奈也看出來。她微笑,點頭。像是默認

 

這一個事實。春奈也露出一副聲援的樣子:「秋學姐,加油啊!我、我會一直

 

支持你們的!」

 

「謝謝你,音無。」秋溫柔的答謝,「你讓我認清自己應該要做什麼。」然後目

 

光落在『他』上。

 

 

 

激戰連綿,雙方各不相讓。在一比一的和局下結束了上半場的賽事。「同分……嗎。」

 

馬克用著毛巾擦擦被汗水的頭,「一哉的前隊友比想象中還要難纏。」他神色凝

 

重,認真的表示。坐在他前的迪倫仍是一派樂天:「Don’t mindMe們可是有一

 

哉跟土門坐陣,下半場只要更奮力的進攻就行!對吧,一哉。」迪倫把臉別去

 

另一邊,卻沒看到預期中的人。「What!他跑去哪了!」

 

 

上半場結束後,一之瀨心情大起大落。能跟圓堂他們交手固是好,但一想到這可

 

能是最後一場的比賽,不禁有點洩氣。中場休息剛開始,就收到從醫院來的便條,

 

即使不看也大概猜到內容。想必是關於手術的事。嘆息,走進了休息區。拿起寫

 

有醫院電話號碼的小紙條,撥出一通電話。

 

 

在會場另一邊的秋不經意看到離開隊伍的一之瀨,於是趁圓堂等人在開作戰會議

 

時借機溜走。決意要跟一之瀨說清楚。因為她不希望再有所遺憾。當年的意外,

 

一直銘記於心。一之瀨的聲音,以為永遠再聽不到。之前的她還對圓堂抱有好感,

 

不過當再一次見到一直思念著的他,發覺原來自己只是從圓堂身上尋找那個人的

 

影子。如今當她確實認清自己的感情,上天卻開這個天大的玩笑。真是諷刺。到

 

底他們還要繞多長的路,才能得到美好的結果?

 

 

「是,我明白了。比賽完後會立即辨理入院手續。」不遠處響起一把男聲。秋猜

 

想是一之瀨。於是她遁著聲音行去。不久眼前出現那個讓她渴望的身影。『—果

 

然是一之瀨君。在講電話?難道是.....』秋慢慢踱步走向他,希望盡可能不要發

 

出任何聲響。想湊近一點聽出所以然。

 

……對於自己的任性,真的很抱歉。」說畢,放下手中的接聽筒,然後轉身打

 

算離去。貌似沒發現背後一直站著的秋。「一之瀨君!」秋叫住他,天曉得她有

 

多大的勇氣。因為她真的很怕面對他的冷淡和拒絕。「……Ak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