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648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 天馬的微笑。6

 
「真想快點跟他們比賽!」連遠在另一邊練習必殺技的虎丸,也禁不住大聲表達

 

他的熱情和期待。

 

「欸……能讓大家熱血到這樣的程度,」她佩服的說,「到底是怎樣的人呢。」語

 

氣中充滿著期待,看來她也被眾人的熱情所感染。巴不得馬上就比賽。

 

「是同伴啊。」

 

「欸?」

 

「即使到了其他球隊,一之瀨跟土門永遠都是我們重要的伙伴。」說到他倆的名

 

字,圓堂臉上的笑意更深。跟昔日的伙伴較量,比任何一場比賽來得有意義。看

 

到如此雀躍的圓堂,冬花泛起笑意,表情好不溫柔。默默的接過他用過的毛巾。

 

「好!再練習多一會!不能輸給一之瀨他們!」

 

「是!」受到隊長圓堂的熱情渲染,其他隊員也全力的和應。每個人都出盡全力

 

練習,希望做到最好。眼見眾人都跟他有著同樣的心情,圓堂禁不住感動:

 

「如果讓一之瀨知道我們那麼熱血,想必一定會大吃一驚吧。對嗎,小秋?」然

 

而卻沒預期中的回應。轉身,卻沒在經理人的座位看到對方的身影。「她人咧?」

 

「秋學姐的話,說是去買繃帶的樣子。」春奈回答說。坐在旁邊的冬花卻一臉惘

 

然的樣子。「欸?但是…..」冬花打開放置在身旁的急救箱。「繃帶的話這裡還有

 

很多啊。」

 

「小秋到底跑去哪了?」看一看裝滿著繃帶的箱,圓堂顯得相當的不解。但腦中

 

只有問號,毫無頭緒。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非做不可吧。雖然是如此的想著,但

 

總覺得事有蹺蹊。因為撇下正事非秋的作風。

 

 

 

秋走在美國區的大街上,盡量不用跑的。希望自己不要太過緊張。但步行速度卻

 

比平時高出好幾倍。不消一會就越過人來人往的繁華街道,來到美國代表隊‧獨

 

角獸隊(Unicorn)宿舍門前。「哈啊哈啊…..」胸口不斷上下起伏,看來走得太

 

急,讓她一下子呼吸不順。「這、這裡就是吧。」眼角餘光瞧見代表美國的旗子。

 

應該沒弄錯,她心想。

 

吞口水,讓自己保持平常心的。突然造訪始終覺得有點突兀。雙腳不由自主定住,

 

完全動不了。「秋?」這時候,她背後響起一把熟稔的聲音。一名高大瘦削的少

 

年帶點疑惑的走向她。雙手捧著裝滿日用品的紙袋。「土門君?」秋掙大眼睛,

 

表示訝異。「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本來應該待在日本區的秋,此時此刻卻在這

 

裡出現,讓他覺得相當突然。「這、這個……」土門的出現,讓她頓時不懂得如何

 

回應。看到這個表情的她,土門靈機一觸:「找一之瀨嗎。」想必是這個原因吧,

 

他想。但對方卻回他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

 

「不,」她側過身來,「我是來找你的,土門君。」昨晚她考慮了一整夜,覺得

 

還是找土門比較好說話。因為她認為就算質問當事人,他也不會老實回答她、或

 

是告知她任何事。反倒是眼前的土門,可能套出一點兒真相也說不定。畢竟自她

 

跟一之瀨分別後,土門就是他最親近的人。秋就是看準這一點而來。

 

「找、找我?」沒想到跟自己預期中的有所出入,土門差點沒錯愕得把手上拿著

 

的袋子鬆開。「嗯。」她點頭,表情好不認真。「但你也說對了一半。是關於一之

 

瀨君的......昨天跟他稍微見了一下面。」土門不語。秋又自顧自的說下去:「怎樣

 

說,有點在意他。呃、我是說他看來有點不一樣,但打電話給他又不接...... 所以

 

……」說著,眉頭鄒起來。表情相當難看。看著這樣的她,土門頓時想起昨天

 

對他大吼的一之瀨。『這倆人……就某方面而言還真像呢。』他心想。但有關『那

 

件事』現階段還是不能跟她說。畢竟還是由本人來說比較好。不然某人會從此跟

 

他絕交也說不定。

 

 

...... 所以就來這裡找我?」土門把未完的話接下去。「嗯。」她也老實的點頭。

 

「你不覺得他最近有點奇怪嗎。」直接了當的質問。「我想身為他好友的你,應

 

該或多或少知道點什麼。」說著,眼神一直正視著對方,透露出渴望真相的心情。

 

糟了,土門內心吶喊。完全沒想到秋是意外的敏銳,更加沒想到她竟然會親自上

 

門質問他。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決定裝傻到底。

 

「呃….. 這個我想要令你失望了。」

 

「欸?」秋錯愕。土門心想:上勾了。於是他趁機說下去:「你想想看,離比賽

 

的日子都剩下不到兩星期了。大家不是做自主練習就是一味討論戰術什麼……

 

呃、不,是開會議才對。甚至下雨天也不例外。基本上很少有能夠自由活動的時

 

間。」說到這裡,他也禁不住捏一把汗。想起那斯巴達式的特訓,一之瀨總是

 

自願比其他人做到一倍。「到了晚上,大家都累到連話也不想說...... 」雖然說得

 

好像有點誇張,但大部份都是事實。畢竟能夠屹立在世界的舞台上,獨角獸隊也

 

是付出過不少血汗。「所以昨天的會面,我想是一之瀨特地騰出吃飯的時間來……

 

電話不接,是因為他太累。」『說到這地步總該相信吧。』土門內心祈求著。

 

 

「不、他是隱瞞著什麼……你『真的』不知道?」對於土門的話,秋還是半信半

 

疑,於是她試著用更強硬的口吻,希望問出一點兒真相也好。「嘛—對我來說,

 

他一點沒變啊。」他打哈哈的說。「可能你太久沒見他才會有這種感覺。」害怕

 

再說下去就會露出馬腳,土門乾脆背向秋,以免穿崩。

 

「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土門君。」

 

「沒、沒有。什麼都不知道。」沒想到對方竟然沒因此放棄,反倒咬住他不放。

 

「說謊的時候就不正視人的習慣。」真不愧是秋,當那麼多年的青梅竹馬也不是

 

白當。「你覺得我認識你多久了。」只憑一小動作就悉破對方。此舉讓土門亂了

 

陣腳。令他也不得不又把身子轉回。「才、才沒有那回事呢。總、總之一之瀨

 

一齊安好就是—」

 

「土門君。」她硬生生打斷了他的話。語氣中有著不容拒絕的氣勢。「我是認真

 

的,很希望你能老實回答我。」她用著充滿誠懇的眼神看著他,連眼都不眨一下。

 

可見她是多麼渴望真相。土門百感交雜。到底告訴她好,還是告訴她不好。『那

 

件事』老實說也不能再拖了,他用力的抓緊手中的紙袋。內心相當掙扎。越抓越

 

緊,掐到手心也冒出汗來。他深呼吸,說:「秋,我始終不能告知你任何事。」

 

他決定了,答應了的就是答應了,絕不能出爾反爾破壞跟摰友的約定。儘管『時

 

間』已經不夠。

 

「但是…..

 

「我只能告訴你一件事。一之瀨正以他自己的方式在努力著……所以你也不要太

 

過擔心。作為朋友的我們,就應該在一旁的守護著。」土門溫柔的笑,能看得出

 

他有多珍惜跟一之瀨、秋之間的友誼。不過,他很清楚另外兩人之間並非只是存

 

在『友誼』那麼簡單。「我能跟你說的就只有這些。嘛、我也要先走了。再見。」

 

咿呀—

 

推開宿舍的門進去,只留下還沒來得及反應的秋。

 

『結果還是沒問出結果。』在聽過土門真摰的剖白之後,秋覺得自己猜測果然沒

 

錯。一之瀨果然有點『什麼』。雖然她也不知道實際上是怎麼一回事。距離對獨

 

角獸隊的比賽還有一星期多,見到一之瀨時候想必就會真相大白。她如此的想。

 

現在她要幹的事,就是全心全意做好經理人的工作。「好!躲懶時間結束。」拍

 

拍自己的臉,抖擻精神。因為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正如土門所說『一之瀨

 

正用著自己的方式努力著』。那她也要做好本份,全力支持日本閃電隊才行。讓

 

獨角獸隊跟他們來一場無悔且精彩的比賽吧。「圓堂君說得對,有些事要透過足

 

球來傳達才行。」說畢,轉身離去。

 

 

 

一眨眼,一星期過去。跟土門的會面就像昨日發生一樣。直到日本閃電隊對美國

 

代表隊‧獨角戰隊的比賽的日子到來,秋才注意到時間的流逝。這場不論對哪一

 

方也是相當的重要,關乎著能不能進入最後決賽的關卡。『一之瀨君…..』讓人

 

既期待又緊張的賽事終於來了,然而到達會場後還是沒看到獨角獸隊的蹤影。

 

『在孔雀體育館這裡坐無虛席,人山人海呢。今天日本代表、閃電日本隊對美國

 

代表、獨角獸隊的比賽,將會在美國總統凱恩(Kane)的注視下,即將開始—』

 

 

秋細心留意著賽事轉述員的廣播介紹,看來距離比賽還有一段時間。「時間應該

 

足夠。」查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她小聲的說。「秋學姐?」在球場一旁的

 

觀眾席整理各種物資的春奈,好奇的看向她。手也不忙把毛巾疊好。「抱歉,音

 

無、我要稍微離開一會。」

 

「秋學……」不等春奈的回應,秋已經飛快的跑往休息室那頭。「….. 姐。啊咧,

 

走得真快。」想叫住對方的手懸在半空,還拿著一條尚未摺好的毛巾。姿勢相當

 

怪異。「怎麼了,春奈?」換好了隊服的圓堂,剛從休息室出來就看到秋奔跑、

 

還有春奈趣怪的樣子,疑惑的問。「呃、隊長。秋學姐說她要稍微離開一下。」

 

「這個時候?」時機有點不對吧,圓堂心想。不過也沒深究太多:「好!大家來

 

熱身吧!」蓄勢待發的圓堂,興奮吶喊著。「是!」眾人也相當興奮的回應。

 

 

 

秋經過一間又一間的房間,尋找著獨角獸隊的休息室。一邊走,一邊思考著不久

 

前跟土門的對話。還有那次大雨中跟一之瀨的會面。

 

很可疑很可疑很可疑很可疑—

 

腦中除了這想法之外就別沒他想。不管是那天欲言又止的一之瀨,還是不願說出

 

真相的土門,也是一樣『可疑』。所以她決定不再旁敲側問,乾脆直接找本人問

 

清楚。「……電話又不接,土門君又什麼也不說。」她邊走著,自言自語像是在發

 

牢騷似的。因為關於這件事已經困擾著她快有兩星期了。『必須要一之瀨君親自

 

告訴我,感覺現在不問就為時已晚。』握拳,決意這次真的要得個明白。

 

 

「一之瀨,我明白你的決心了。」在轉角某處,傳來一把男聲。『這把聲音好熟…..

 

秋故意躲在轉角前的位置偷看,想弄清楚聲音的主人。「只要你決定了,直到最

 

後我都會全力配合你。」

 

『是土門君?那跟他說話的人不就是…..

 

「謝謝你,土門。」

 

「一之瀨君!果然….. 那就省下我找人的功夫。」說著,聲量也不自覺稍微加大。

 

不過秋決定還是靜觀其變,聽聽他們在說什麼也好。「但希望你給我約定,萬一

 

中途無法繼續比賽的話……

 

「到時候我就會退場。」一之瀨把他的話接下去。看到一之瀨難得的願意合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