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 天馬的微笑。5

 
一直所認定為對的道路,都是靠這雙腿走過來。然而,『它』現在卻變得跟一個

 

會隨時爆的炸彈沒兩樣。蹲下,雙手環抱著雙腿。自嘲的笑著:「的確很難行。

 

就各方面。」鄒眉,表情能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I just wanna be with you......Aki.

 

But why?」語氣帶點苦澀,音調甚至歪掉。

 

雨點落下,沙沙沙。

 

滴在傘上,嗒嗒嗒。

 

兩者和應著,奏出天然的旋律、美好的自然樂章。但對現在的他來說,是魔音。

 

像是擺脫不掉的陰霾一樣,纏擾著他。就讓這一場大雨沖走所有東西吧,連同他

 

的淚水與一切的不快。「然後就這樣重新出發……行嗎?」站起來,仰天長嘆。

 

拿開傘子任由冰冷的雨點打在臉上。希望確認自己只是在作夢,然而這一切都真

 

實得可怕。

 

 

 

土門相當不安。因為他實在太過擔心他的摰友‧一之瀨。自從那裡對方得知『那

 

件事』後,擔憂就沒有停止過。從剛才躲在杉樹後偷看,到現在返回宿舍,還是沒有看到一之瀨的身影。


道理對方應該比他早一步回來。大廳、房間、玄關,

 

甚至連足球場都跑過一趟,都找不著。結論就是待一之瀨自己回來好了。不過他

 

實在太過憂心忡忡,下意識從大廳到玄關徘徊走著。來來回回不已經下數十次。

 

 

受不了土門頻頻的腳步聲,坐在大廳裡休息的迪倫(Dylan)忍不住出聲:「Hey

 

土門!」語氣相當不耐煩,因為下雨取消練習已經讓他很掃興。「You夠了!Me

 

都快被你煩死!」激動的揮動雙拳,雙腿上下踢著表示對土門的不滿。「呃、對

 

不起。有看到一之瀨嗎。」沒回答迪倫的問題,卻反問對方一之瀨的去向。然後

 

無視迪倫的抱怨繼續來來回回走著。「土門!Me都說叫you…..

 

「等一下,迪倫。」站在一旁的馬克(Mark)似乎察覺到什麼,把手伸在迪倫

 

前面示意他先別說話。「一哉他怎麼了?」眼神顯得相當銳利。彷彿能夠穿透

 

土門的內心,洞悉他的想法。真不愧是獨角獸隊的隊長,有相當程度的觀察力。

 

倒過來被詢問的土門語塞不懂得回應,此舉亦讓他停下腳步。刻意迴避馬克的視

 

線,不願正視他。帶點心虛的說:「這個嘛—」他想了想,『那件事』絕不能曝光。

 

決定隨便找點藉口胡混過去就算。「就是…..

 

 

「你們都在啊。」突然話題中的人物回來。三人都不約而同往玄關的方向看去。

 

一之瀨右手拿著被雨水弄得濕透的深藍傘子,正在把傘面上的水珠弄掉。「也對,

 

都下雨了怎麼可能還在練習。」他輕鬆的說著,跟平常沒兩樣。但土門卻認為那

 

不過是強顏歡笑。至於其餘兩人倒是沒發覺到什麼,馬克一看到一之瀨回來就馬

 

上放棄繼續追問土門。連迪倫都怒氣全消,愉快的歡迎著一之瀨:

 

Welcome back!一哉!」興奮的把手搭在對方的肩上,「Me沒你在好悶!」

 

「哈哈、今早不是已經見過了嗎。」聞言,一之瀨也不知不覺露出笑容。看來迪

 

倫的愉快也感染了他。「因為下雨天路不好走,所以擔誤了一點小時間。」

 

Oh、說起下雨Me就想踢球了!」對於練習取消這一事迪倫還是相當的在意。

 

站在一旁的馬克聽到他的話,禁不住笑了:「你還真耿耿於懷。照我看,這一場

 

雨還有得下。」說到因下雨而中止練習,連馬克也有點陏悶起來。因為快要進行

 

跟閃電日本隊(Inatsuma Japan)的球賽。不能不把握能夠練習的時間。「說

 

到不能踢球,不只是你一個。迪倫,給我安份一點吧。」

 

「連馬克都這樣說Me只好待著吧……幸好還有時間!」伸出大姆指,相當的樂

 

天。既然隊長‧馬克都說到這個份上,他也只好老實一點。聽到兩人的對話,一

 

之瀨不禁又想起『那件事』。「不、」小聲的,故意用著壓低聲音。「在我而言…..

 

沒時間了。」

 

What?一哉你說什麼?」隱約聽到一之瀨好像說了點什麼,迪倫表示疑問。

 

「不、沒什麼。」他搖頭,故作開朗的回答。

 

「總覺得今天的一哉很strange。」就算迪倫也察覺到一之瀨『有點什麼』。

 

『果然跟秋見面後讓他開始有點動搖。』土門心想。從剛才一之瀨回來後他就

 

保持緘默。不是不想發話,而是根本找不到對的話題插嘴。只有站在一旁看著。

 

因為有些事不是說幫就能幫得上忙。果然他永遠都只能當個旁觀者嗎?土門微微

 

嘆息。繼續無奈的看著一之瀨跟馬克、迪倫他們聊天。

 

 

「好啦,迪倫。」注意到一之瀨帶點隱性的倦意。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作為隊

 

長的他這時候應該好好的讓隊員作息。「你就放過一哉吧,看他都累了。還有你

 

也要給我好好休息,不是還要踢球麼?那就給我養足精神。」

 

Ok! Got it☆」迪倫比了一個勝利手勢表示了解。

 

「那我就先回房間。」一之瀨點頭跟馬克道謝,然後往房間去。見狀,土門急忙

 

小跑步的追上去。因為終於捕到跟一之瀨獨處的機會。「等、等一下!一之瀨!」

 

「怎麼了?」一之瀨不解的轉頭看向土門,「還有事嗎。」說著,順手把用畢的

 

傘子擱在門把上。儘管回來的時候已經把水珠抹去,但因為撐得太久,耗了一會

 

還沒弄乾。『這傢伙到底在雨中待了多久?』注意到還有點濕濕的傘,土門如是

 

推測著。「土門?」眼看把他叫住的當事人沒繼續說話,只是一味定睛看著他的

 

傘,一之瀨不禁出聲喊他。「我說……你跟秋怎麼了?看你在外頭都待很久。」先

 

裝作不知道他跟秋的對話,土門支支吾吾的表示關心問道。

 

儘管猜得出大概,但怎樣都想確認一下。「有交代過『那件事』嗎?」聞言,一

 

之瀨鄒眉,臉色一沉。顯然對『那件事』這個字眼相當的敏感和抗拒。「不、沒

 

提過。」語氣一下子轉為冷淡。明顯的想結束話題。眼神中更透露出一絲的不安。

 

此舉讓土門更為擔心。

 

「是嗎。那你打算…..

 

「如果是關於『那件事』,我想可以到此為止。」硬生生打斷對方,不給予機會

 

對方說下去。「畢竟這個時候最重要的還是跟閃電日本隊的比賽。那種事就…..

 

「你在逃避。」

 

「不。我沒有。」

 

「你根本不想面對!」

 

「夠了!土門!」一之瀨幾乎是用吼的說。這麼一喊,土門被他的氣勢懾住。「請

 

你不要再管我的事,拜托。」畢竟把氣出在土門身上也是不對,於是一之瀨的態

 

度轉為哀求。因為他真的很累,心情亦煩躁不安。他最氣的就是自己。因此他更

 

加希望這個節眼位上,能夠一個人安靜的待著。冷靜考慮接下來的事。

 

「我怎麼可以不管你!還有秋她—」

 

「拜托!」

 

「不要再提了。」聽到那個讓他心疼又憐愛的名字,悲從中來。但他決定狠下心,

 

絲毫不願作任何讓步。「當作我求你吧,土門。」語氣中亦透露出不容拒絕的氣

 

迫。看到這樣的他,土門知道不論說什麼也沒用。嘆氣,轉身離去。頭也不回。

 

『不論那次的意外,還是這一次我也不能幫上忙嗎。』懷著如此無奈的心情,土

 

門如是的想,走往跟一之瀨房間相反的方向去。一之瀨一直站著,直到土門的身

 

影完全消失為止才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他自言自語的小聲說。這一個

 

道歉是跟已走掉的土門說,還是怎樣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不久後就要跟閃電日本隊來一場激烈的比賽。這一場不論就哪方面看

 

來,都是一場相當別具意義的賽事。加上實力相均,更加不容小看。因為日本閃

 

電隊,是那種遇強越強的球隊。「特別有那個叫圓堂 守的人在。」就讓他踢一場

 

無悔的比賽吧!即使是『那件事』也不能阻止他要踢完這場比賽的決心。他把視

 

線轉向走廊的窗。凝視著仍然呈灰灰暗暗的天色。『雨...... 終有一天會停嗎。

 

Aki(秋)。』內心又不自覺想起那個女孩。

 

 

 

她連自己什麼時候回到宿舍也搞不清。滿腦子都在想有關一之瀨的事。對於他帶

 

來的好消息,她固然是高興,但卻又無法制止自己內心的悸動。可惜那種悸動並

 

非怦然心動,而是一種直覺性的警號。她也不知道自己打從哪來的直覺,但就覺

 

得對方在強顏歡笑、在勉強自己—

 

在隱瞞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不過這一切只是她的臆測。她摸一摸放在裙子口袋裡草綠色的接疊式手機。拿出

 

來,迅速翻查手機電話簿裡頭一之瀨的手機號碼。凝視著手機的螢光幕。「雖然

 

是知道了一個好消息沒錯….」回想下午一之瀨跟她所說時的表情。欲言又止的,

 

又處處點到即止。完全不像平時愉快爽朗的他。「…….但感覺不對勁。」她也

 

沒法解釋自己又為何會有這種想法。輕閉雙眸,腦海又浮現出那個消失在煙雨中

 

的身影。嘆氣,像是下決心的,按下通話鍵。

 

『你好。我是一之瀨。』電話裡頭響起一之瀨明快的聲音。

 

「那個、一之瀨君……

 

『很抱歉,現在無法接聽你的電話。有要事的話,請留言。』

 

『嗶—』

 

本來立下決心的一通電話,回應她的卻是留言信箱。秋頓時覺得鬆了一口氣,因

 

為她完全沒想過當對方接電話時,自己應該用何種藉口打開話題。但卻又感到疑

 

惑。照道理到晚上,不可能是因為練習而沒接電話。讓秋更加為眉頭深鎖。她把

 

手機放置在書桌上,舉頭窺探窗外的月色。清晰無雲的夜空,閃爍著大大小小的

 

星星。感覺之前的大雨不過是一場夢。美好的景緻當前,她卻無暇欣賞,因為內

 

心惦念著一個人。「一之瀨君……」口中吐出這一個讓她忐忑的名字。把整個上半

 

身都倚在窗旁,晚風吹來,有一點兒的清涼。與白天下雨濕濕粘粘的感覺差天共

 

地。晚風吹拂她的臉,讓她總算有點清醒過來。眼神堅定,她決定了:不弄

 

清楚不行。明天就去找那個人吧,那個也是相當關鍵的人。

 

「一之瀨君。」輕閉雙眼,不自覺又喚出那個特別的名字。

 

 

她可不是個只懂等待的人。

 

這次,就讓她去追他吧。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