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L〔6918〕 2011雲雀生日賀文

 幾縷髮絲稍稍撥在胸口前,隨室內的空氣流動而微微飄揚。配上似笑非笑的鬼魅

 

臉容,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有種莫名的性感,甚至帶點陰陽美。「一、二、三、

 

四、五…….」修長的手指輕掃掛在房間牆上的月歷。恰好的在印有『五月五日』

 

的格子上停下。富有興味的說:「曖呀曖呀、原來是兒童節—」故意拖長語尾,

 

挑逗重點人物的注意。而對方正以半臥的姿態待在和式的大廳。逗弄著掌心上的

 

雲豆。

 

「恭彌知道嗎。」又自顧自的說下去,明知故問是其作風。很可惜的是,對方並

 

沒有任何回應。頭也不回,眉心也沒動一下。明顯是採取無視的態度對抗著六道。

 

或者說是習慣成自然,見怪不怪。認真對待只會苦了自己的腦細胞。

 

「那又怎樣。」隨意附和一句。對雲雀而言,五月五日是『校慶所以記得自己的

 

生日』。除此無他。不過在雲雀內心深處其實都有默默記住這天,是六道 骸向他

 

求婚的日子。當然他並不會有任何表示,嘴巴硬是他的個性。一年前,雲雀

 

彌二十五歲生日當天,六道 骸在他最重要、最喜歡的並盛裡求婚。所以就各方

 

面上,都是蠻有意義的一日。「我是說、」六道不懷好意的勾起嘴角,從後抱著

 

雲雀。還故意把嘴巴湊向他的耳朵說道,對方吐出的氣息讓雲雀感到有點濕熱的

 

酥麻感。「兒童節看來跟我們兩個『成年人』沒什麼關係呢。」低沈的氣音充滿

 

色氣。「……你想表達什麼。」直覺告訴他應該是沒什麼好事。

 

「要不要….. 在那天幹點『大人的事情』?」他燦笑,態度像是在談論天氣一樣

 

輕鬆。但說著的卻是帶點限制級的話題。「……骸。」雲雀的聲線明顯壓低了不少。

 

隱隱若若透露出些微的怒氣。「嗯?我親愛的恭彌。」把臉蹭在對方的鎖骨,完

 

全沒意識到對方的怒氣。還是一臉樂得悠閑的樣子。見狀,雲雀終於按捺不住。

 

拿起放在背後的拐子、抓緊、轉身攻擊。眼看拐子快要跟六道的臉來個親密接觸—

 

然而撲了個空。六道的身影消失,剩下的只有縷縷輕煙。「….. 幻術?」

 

「哭呼呼,恭彌暴力反對啊—」本來已經消失的六道,卻再度出現在雲雀後方,

 

「恭彌的頭髮好香呢。總是讓我有種難以排解的衝動…..」修長的手指撩起雲雀

 

數根髮絲,湊往唇邊,輕輕留下一吻。此舉讓雲雀的怒火有增無減。「六道 骸!」

 

此時此刻,六道家還是依舊歡樂得很。

 

 

 

太陽冒起,晨光從窗簾的縫子鑽進來。掃上六道 骸的眼皮,讓他禁不住微微撐

 

開本來已經累透的眼皮。畢竟平日的工作太累了,跟雲雀打鬧後總是睡得很沉。

 

今天亦不例外。「恭彌?」把身子轉向床的另一邊,卻看不到熟悉的身影。只殘

 

留些餘的體香跟髮絲。他把手放在對方睡過的位置:「……還暖的。」即是說離開

 

不久。他心想。扶額,把放在床頭的手機打開。螢幕上顯示著『五月五日(四)』。

 

「原來是今天。怪不得恭彌一大早就跑出去。」說畢撐好身子梳洗,準備出門。

 

 

咯咯咯咯。堅硬的皮鞋跟敲打著水泥地板,發出清脆的聲響。雲雀 恭彌,此時

 

此刻同樣在五月五日回到並盛。相信這個習慣應該能夠永錘不巧的繼續下去,直

 

到他生命終結之時。這是雲雀 恭彌的堅持與執著。慣性的往天台的方向去。幾

 

乎是條件反射,腳就這樣自動的走著。連雲豆也很識相的不像平日般的吵鬧,

 

安份的待在雲雀的肩上。看來它也本能的察覺到這天的重要性。

 

喀喳—

 

雲雀推開那扇日久已修、甚至因生鏽而有點脫落的門。他需要很小心輕力的才不

 

至於把門毀了。罕見地他也有那麼小心翼翼的一面,相信也是因為『並盛中』的

 

存在對於他來說相當的特別吧。推開門,外來清風輕拂他的臉。即使春天還是帶

 

點涼意,讓他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好冷。」不過剛好來的清風讓他睡意全

 

消,畢竟擁有低血壓體質要一大早起來始終有點無理。爬上去專屬的特等席,那

 

是在天台更高的位置。坐落在儲水箱旁邊空置的地方。那裡自初中時代開始已經

 

是他午睡休息的好地方。然而現在就變成另一個別具意義的地方—

 

是六道 骸跟他共偕連理、充滿回憶的地方。想到那個人,眉頭不經意的跳動。

 

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誰。」明明就有一種被人注視著的感覺,然而卻

 

沒看到半個身影。相當不對勁,這是雲雀當下的念頭。握緊手中的浮萍拐,眼神亦變得銳利起來。準備迎接不知名的敵人隨時的突襲。

 

嗒。忽然背後傳來不知名的聲響。雲雀立下轉身打算弄清狀況。怎料映入眼簾的

 

卻是—

 

「櫻花?」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粉色的櫻海。而且隨風飄送帶點甜膩的清香,讓他

 

有點懷疑眼前的盛況並不是虛假。他有點看呆了,完全沒在意到底為何一瞬間發

 

生這種一反自然的事。對於雲雀 恭彌來說,櫻花曾是一大的弱項。因為每當看

 

到櫻花,腦海就浮現那張臉、那個邪魅笑容。他走近圍攔想看清一點。發覺除了

 

櫻花在這個不協調時節盛開之外,『並盛中』又好像產生了一點兒的小變化。

 

..... 怎麼會這樣。」號稱冷靜的他,也不由得的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在他腳

 

下的並盛中,恢復十年前那個輝煌的樣子。彷彿之前跟白蘭之戰從來沒發生過一

 

樣。左想右想,還是想不到所以然。不過若是『那傢伙』的話,一切就『有可能』

 

發生。

 

「滾出來。」說畢,如同等待著雲雀呼喚似的,一大堆櫻花瓣隨著一股小型龍卷

 

風吹到他面前。龍卷風中有一個靛藍的身影想必就是:「六道 骸。」雲雀幾乎是

 

以確定的口吻說出這個名字。「曖呀曖呀,還是給你看出來。」六道 骸語氣表示

 

相當可惜。然後走向他:「喜歡嗎,恭……」話還沒說完,只瞧見一道快速的銀色

 

在眼前掠過。讓他要退後一步才能避過一劫。「…..彌。」

 

 

「真是一個特別的見面禮。但對於這一個表示歡迎的行為我個人相當喜歡。」明

 

明差點被揍,六道還是一派輕鬆的樣子。「廢話少講。」雲雀擺開戰鬥架式,

 

明顯的對於六道幹了多餘的事表示相當的不爽。「不過我說恭彌啊,你的態度跟

 

表情相當不搭呢。」大手撫上他的臉,溫柔的笑。「你明明笑得那麼開心。」修

 

手指了指對方正在上揚的嘴角。嘴巴多硬也好,結果身體還是相當誠實不是嗎?

 

六道心想。這傢伙還真是不坦率。「你……!」被說中的雲雀,一時之間語塞。完

 

全沒法反駁六道。的確是很開心沒錯,縱使這是六道 骸製造出來的『幻象』。一

 

下子放鬆戰鬥的架式。「哼。」他撥開六道的手,雙手撐在天台的圍攔。俯視著

 

整個並盛中。不得不佩服六道的術式越來越出神入化,因為不論視覺還是嗅覺上

 

五感都完全沒有違和感。「……謝。」

 

「嗯?我聽不清楚。」

 

「我說……謝謝你。」

 

「恭彌這次的生日有驚喜到吧?」取悅到心愛的人,讓六道笑意更深。沒有事情

 

比起博君一笑更令他愉悅了。他從後抱住雲雀,力道輕柔。雲雀也不自覺的往後

 

靠著,感受著對方的溫暖和愛意。「….. 恭彌。」

 

「嗯?」雲雀輕閉雙眼,似乎相當享受著這一刻的感覺。難得地六道沒有幹些怪

 

怪下流的事。「我可以吻你嗎。可能靠得太近的關係,你身上的香味讓我忍不住…..

 

本來對於六道這次花盡心思的『驚喜』表示相當感動。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這句話是真的。「….. 可以啊。不過是跟這個。」挑眉,眼神停在浮萍拐上。「慢

 

著恭彌,這時候你不是應該害羞的點頭表示可以嗎。」

 

「咬殺。」

 

「慢、慢著!不吻了不吻了。」六道汗顏,不想難得營造出來的好氣氛一下子毀

 

在自己手上。「咦?」突然一片柔軟落在自己雙唇。「恭彌……?」

 

Grazie……Ti amo. (謝謝你….. 我愛你。)」

 

Kyoya….. (恭彌……)」他笑得好不幸福,希望這樣的幸福能夠一直繼續下去吧?

 

六道 骸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如此簡單平靜的一天。自遇上了雲雀恭彌,改變他

 

往後的人生。「以後的人生都希望能夠跟你走下去。」

 

 

 

 

 

 

Buon Compleanno. (生日快樂。)」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灑花!終於趕到生日賀文出來了!我從悠閑的假期回來了ww遲了幾天發文應該沒問題….. 吧?(真敢講)

希望這篇文沒悶到大家吧,因為老實說6918這對老夫老妻(?)個人覺得平平淡淡的幸褔就很適合了—沿用了去年的舊梗又回去並盛中慶生……連自己都覺得沒啥意思。

 

不過我真的很認真在寫啦!感謝看到這裡的你,請以後繼續喜歡6918吧!

 

意大利文那裡是在google上翻譯,有錯請告知,

因為本人真的不懂義大利文啦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