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做人不要太狂妄。
關於部落格
【自介】
仁王/火神廚,鬼道總帥夫人,一之瀨(閃11)我兒子
主為coser,副為寫手(夢小說)

【近來狂熱中】
YOI、柯南、網王/舞、血界、鐵血

螞蟻創作: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824
WC:5494769
FB:米菲xcosplay
  • 8961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閃11】 BG 一秋 天馬的微笑。1

 蹲下,定睛看著那個曾經與他並肩作戰的足球。它仍然老樣子,但不同的,是他。

 

到底以前那個在球場上行雲流水的自己去了哪?一之瀨忍不住質問自己。

 

……Aki(秋)。」右手按著胸口,腦海不由自主的浮現起那個人的臉。她的名

 

字有一種很特別的魔力,也可以當作一種甜蜜的咒語?即使遇上失敗,只要輕喚

 

她的名字心情就不自覺的好起來。「Only you is the one who I hope for─」他不想

 

讓她看到一個連控球都做不來的窩囊廢。希望重生的自己,還是她記憶中的那個

 

足球天才。練習然後變強,就是他的選擇。

 

 

天生擁有踢球天賦的他,加上持續不斷的艱苦練習,讓他的球技很快就猶如

 

昔。但沒有實戰的經驗,始終還是不能確定自己的實力。於是他開始嘗試參與

 

美國國內各式各樣的少年足球比賽。良好的控球能力、體感、速度以及華美的技

 

術,讓他得到「球場上的魔術師」的美名。在美國裡幾乎沒人不知來自東洋的天

 

才足球少年Kazuya Ichinose(一之瀨 一哉)的名字。甚至美國國家青少年代表

 

隊都邀他成為候補隊員。該支球隊不論在歐亞各國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加入絕對

 

是百利而無一害;可以說得上是美國青少年們的憧憬,沒有一個不想藉此一舉成

 

名。然而,這一位來自東洋的少年足球天才很不識相的拒絕了。

 

Why?」驚訝於對方的拒絕,代表隊教練表示好奇的問道。大好機會放在眼前,

 

相信沒人笨到會拒絕吧。然而一之瀨 一哉卻幹了讓世人都跌破眼鏡的選擇。他

 

拒絕了這一個邀約。「Thank you so much. However, I have to go.」他鞠躬鄭重的表

 

示歉意。「Because someone is still waiting for me.

 

 

 

 

 

「這一天終於到了。」輕笑看著手中機票。一想到就快要回去日本,興奮的心情

 

讓他臉上有著明顯的愉悅。查看機場裡的飛行顯示板後,再確認手錶裡的時間:

 

「看來還有少許時間呢。」隨意在等候區內找個位子坐下,靜心的等待登機。

 

「雷門中……嗎。」沒頭沒腦的彈出一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解開放在地上

 

的旅行用背包扣子,左翻右翻,拿出一份封面印有「Raimon(雷門)」的淡黃

 

色資料夾。打開資料夾,快速的翻閱內頁,翻到了某個頁數然後停下。快速的用

 

食指掃過一段段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條件反射的停在印有「Aki Kino(木野 秋)」

 

的那一行字上。一個對他意義重大的一個名字。臉上泛起濃濃的笑意:「─終於

 

找到你了。」合上那份厚重的資料夾,踏進離境大堂乘搭前往日本的航班。

 

 

 

 

God hand〈神之手〉!」

 

橘黃色的柔光,伴隨著一隻半透明的大手顯現在龍門上方。一記充滿力量的

 

射球,輕易的擋下了。而擋下的人,是雷門中守門員兼隊長圓堂 守。

 

 

「欸─」在一旁遠遠觀看的一之瀨覺得很有意思,雙腳亦開始技癢起來。不知是

 

否聽到他的意願,一顆球剛好的滾到他的腳下,他下意識的拿起它。

 

「喂─!」圓堂向他揮手示意。「可以麻煩你把球扔回過來嗎─!」看了看手中

 

的足球,再看看跟他揮手的圓堂,一之瀨想到一個好主意。

 

「好啊!」說畢,隨即把手上的球放開,讓它筆直的落在腳邊,然後看準球掉下

 

的時機用腳尖挑起;順勢帶球前進。動作一氣呵成、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精湛的

 

球技,吸引著雷門眾人的眼光。一之瀨露出滿意的笑容,似乎是非常享受別人注

 

視著的目光。彷彿球場就是屬於他的個人舞台。

 

左一下假動作,右一下跳起轉身運球,就這樣輕鬆的繞過了好幾個人的攔截,幾

 

乎是氣不喘、汗也沒流下一滴。一直朝著龍門的方面前進,很快就來到禁區的

 

前面停下。對龍門前的圓堂微笑,像是示意對方迎戰。此舉讓圓堂既興奮又好奇:

 

「來吧!」雙手互相摩擦著,準備迎接對方的射球。一之瀨往後倒立旋轉雙腿,

 

使出自家必殺技─

 

Spining Shoot(螺旋噴射)!」

 

一顆高速旋轉的球正面衝向圓堂,看來一之瀨是想以正面對決來定勝負。像

 

是洞悉對方的想法,圓堂也以全力來回應他的心意:

 

God hand!(神之手)」

 

剛才被橘黃柔光包圍的大手再度出現,擋下了一之瀨的射球。雖然有少許不甘,

 

但對方的實力也讓他大開眼界。雀躍的跑向圓堂:「是你贏了。」

 

「嘛、下次的話,可能是你贏。」被讚的圓堂不好意思抓頭。 「話說你是?」

 

顯然是相當好奇於突然出現的一之瀨。

 

「我是…..」正當他要說明來意的時候,不遠處響起一把熟稔的女聲。

 

 

「欸?怎麼大家都不練習啊?」聲音的來源是雷門中球隊的經理人之一 ‧木野

 

秋。站在她旁邊高大、身材帶點瘦削,皮膚稍黑的少年是土門 飛鳥。「是開作戰

 

會議嗎。」好奇的看向聚在一塊的眾成員。「該不會已經結束練習吧?我才剛回

 

來的耶!好歹也等一下我們!」他半是開玩笑的,用著故作受傷的語氣說。還沒

 

發現隊中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秋!」突然有個人衝破人群,抱住剛回來不久的秋。這樣親密的舉動讓眾隊員

 

都看傻了眼。特別是站在秋旁邊的土門,震撼力更大。

 

「喂、你…..」對於這位「初次見面」就抱著別人的傢伙表示不滿。但是,從這

 

個人身上卻感到一股莫名的親切感。「你該不會是那傢伙吧……」因為不論聲音、

 

行為舉動都相當像他記憶中的「那個人」。

 

不要說土門,連被抱的秋也認得出眼前的是─

 

「一、一之瀨君?」是她一度以為就這樣從人生中消失的那一個人。

 

「好久不見,小秋、還有土門。」鬆手放開秋,好讓她看清楚自己。

 

她杏眼裡的眼珠子上下晃動,像是要再三確認眼前的人就是一之瀨 。因為一直

 

給自己的認知就是,一之瀨已經不在,他死掉了。她本來已經徹底的死心。當看

 

到活過來的他,高興的淚水浸紅了她雙眼,連聲音也帶點哭腔:

 

「真的是一之瀨君……

 

「你這傢伙……」土門有點哭笑不得,需要擦擦眼睛才肯定自己沒看錯。畢竟對

 

方還活著的事實,他做夢也沒想過。「你都騙得我們久了!」

 

「我回來了。」意識到自己好像幹了壞事一樣,不好意思的抓了自己的後腦杓。

 

然後比一個專屬他的招牌手勢。「一之瀨 一哉,在此宣告復活!」

 

「欸?你們認識的啊?」久別重逢的場面是很感人沒錯,但被晾在一旁的圓堂已

 

郁悶得很,終於按捺不住發話。因為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他仍然搞不清楚狀況。

 

「對啊。」秋愉快的說,顯然一之瀨還活著的消息讓她一直藏在心裡的陰霾全消。

 

「他是我小時候跟土門住在美國的好友,一之瀨 一哉。」

 

「好友……嗎。」他小聲的說,既是高興,又是打擊。一方面樂於與心上人的久

 

別相逢,另一方面對於「好友」這字眼感到相當刺耳。不禁有點兒小打擊。

 

「一之瀨是嗎!一起踢球吧!我是隊長圓堂 守!」像是半懂不懂的,圓堂一股

 

兒的作自我介紹,伸手示好。對這位秋跟土門的舊知一之瀨 一哉有著相當的興

 

趣。一之瀨也相當中意眼前的圓堂。說得明白一點,應該說是被圓堂的球技和對

 

足球的熱情所吸引。當然,他也是摻進一點點私心想留在秋的身邊。所以當圓堂

 

說「加入我們吧!」,他不加思索的答應了

 

 

 

 

TBC.

-----------------------------------------------------------------------------------------------------------------
有點架空真的不好意思(抓頭)(真敢講) 因為總覺得這樣才能順利成章的解釋,一之瀨回去日本是為了找秋(土門是附帶的XD)(土門淚目)

之後的對外星學園的劇情應該是輕輕地帶過XD畢竟重點不是外星學園()
里佳事件雖然此篇並沒提及過,但並不是代表沒發生過(聽得懂嗎?)
有關里佳跟一之瀨的關係,相信有機會完此短篇連載才會交代()

(意味著是無底深坑)
因為畢竟一秋的感情開花結果才是此文的首要目的!請原諒本人的任性XD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